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二十五 天大耻辱

——「治愈万物的女神啊,请赐给我力量┅┅。」

医疗室中,亚修对著躺在病床上的伊琴丝施展治疗术,她的手上有著因为低温而造成的冻伤以及高温的烫伤,头上有瘀血,右手也肿了一大块,不过亚修知道,安琪莉娜已经是下手非常留情了,否则伊琴丝绝不会只受到这样的伤而已。

治疗术的光芒缓缓洒落在伤口之上时,亚修突然有点同情伊琴丝,刚刚伊琴丝被打倒在地时,旁观的学生甚至是老师脸上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不过亚修知道,这名让所有人厌恶不已的公主绝对不像她外表行为所表现的那样。

大概是感到了疼痛吧,伊琴丝发出了小小的呻吟声,然後慢慢的醒了过来。而当她看到正在治疗她的人是亚修的时候,也回想起了刚刚在魔武竞技场上发生的事情,那种屈辱的场面让她的情绪显得有些失控。

「本公主不需要妳在这边假慈悲,妳给我滚开!」

「再一下下就好,奶的手伤快好了。」

看著自己受伤的右手因为治疗术的力量而快速的复原,伊琴雅丝非但不领情,还重重的给了亚修一脚。

「我说过了,本公主不需要妳的埙uㄐA妳给我滚!」

叹了一口气,亚修明白伊琴丝不会在让她继续治疗,不过至少她已无大碍,正想转身离开时,却突然止步,而且还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袋子,那是昨天伊琴丝丢给他的东西。

「这个还给奶吧,原本应该是昨天就该还的,不过我找不到奶,里头的东西对我来说太贵重了。」

昨天亚修在回家的路上打开了这个袋子,结果却发现里面满满的都是珍贵的宝石,想再回头找那名少年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本来亚修打定今天再去城里找找,不过现在既然知道昨天的少年就是眼前的伊琴丝,那自然要物归原主了。

伊琴丝愤怒的拍掉了亚修递过来的袋子,袋里的宝石洒落一地,不断的在地上滚动著,并且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响。

「笑话,妳以为把这些东西拿来还我,我就会感谢妳吗?免了,这些廉价的东西就送给妳买副埋葬自己的棺材吧,它們和愚蠢的妳实在是在相配不过了。」

「┅┅那麽,就谢谢公主殿下了。」

亚修无言的蹲在地上捡拾起一颗又一颗的宝石,把它們一一的擦拭乾净,然後放入袋子中。

「真是没想到,原来妳也是个嗜钱如命的人,真是笑死人了,我还以为妳有多麽伟大……」

「不、不是的,只要应用得当,这些孩子是可以帮助相当相当多的人的。」

「哈哈,把宝石当成孩子,我看妳真的想钱想疯了。」

伊琴丝看到亚修仍在默默捡拾宝石的背影,对她的讽刺没有半点反应,不晓得为什麽,伊琴丝只觉得更加生气,然後,脑中浮出了一个恶毒的念头。

「喂,刚刚和我比试的那个叫做安琪莉娜的人是妳的仆人吧?」

「她的名字是安琪莉娜没错,只不过她是我的朋友,而不是仆人。」

「是吗,那她为什麽要叫妳做主人?」

「唉,这中间实在是一言难尽,不过她和黛丝笛儿一样,都是我的朋友,不是我的仆人。」亚修有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两人贺自己的关系。

「是朋友还是仆人都不重要。」伊琴丝露出了不怀好意笑容,狠狠的说道∶「刚刚她打伤我妳也有看到了吧?只要我一声令下,我的护卫就会冲进来把她碎尸万段,不管她实力多高都一样难逃一死!」

这一番话,让亚修脸上的表情有些改变了。

「奶們的比试是学生与学生之间的事情吧?」

「对,没错,的确是如此,况且我现在的身份是多伦魔法学院的学生。」

「所以,就算她不小心伤到了奶,也应该没有错吧?魔法师之间的战斗本来就很危险,受伤是常有的事情,不是吗?」

「这句话也没错,只不过┅┅」伊琴丝突然从病床上坐了起来,两只脚悬在床沿边晃边说道∶「我就是要她死!」

「公主殿下这样做,不觉得稍嫌过份了点吗?」

「过份?更过份的还在後头,妳是她的主人,所以妳要陪她一起死!」

「公主殿下是开玩笑的吧?」亚修此刻脸上反而越来越平静。

「不,我坦白告诉妳,我是巴洛雅王国第三公主,我要谁死谁就得死,不管她有错没错都一样,只要我高兴就可以了,妳明白吗?不过┅┅只要妳肯跪下来舔我的鞋子,我可以考虑放过奶們两个,怎样啊?」

伊琴丝往前抬起了脚,脸上有著恶毒的笑容,正当亚修因为伊琴丝这句话而脸上微微变色之时,在医疗室外却已经有两个人怒气冲天,眼神散发出森寒的杀气。

她們就是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在亚修抱著伊琴丝进入医疗室而且开始帮伊琴丝治疗的时候,她們就已经在门外守候,虽然有门阻挡了伊琴丝的声音,但在她們非凡的耳力下,仍然把伊琴丝的每一句话听的一清二楚。

而在伊琴丝最後一句话出口之时,她們两个在心里同时下了一个决定,杀了伊琴丝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只不过,当她們想要破门而入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移动分毫。

「爱提娜,奶居然敢阻止我?」

黛丝笛儿对著缓缓走近的爱提娜寒声说道,刚刚爱提娜在伊琴丝昏倒後便忙著招呼学生各自离开,一直到此刻才来到医疗室。但是,医疗室中伊琴丝和亚修的对话她却透过一个名为「风之絮语」的风系高等魔法而听的一清二楚。

「爱提娜老师,我奉劝奶尽快解开我身上的风之锁链魔法,否则奶也会一同遭殃。」

安琪莉娜也同样冷冷的开口,她在还没接触到人类的魔法之时就曾经凭著天赋解开过爱提娜的风之锁链,但此刻却解不开,代表著现在束缚住自己的是爱提娜倾全力施展的风之锁链。

「抱歉,我不能这麽做。」

在同一时间内对著两人全力施展魔法,爱提娜的呼吸显得有些急促,而额上也微见汗影,不过她并没有就此收手。

「奶担心我会牵连奶吗?那大可不必,我黛丝笛儿一人做事一人当,伊琴丝她居然敢羞辱我的主人,就等於是侮辱到我,我非杀了她不可!」

「没错,原本我认洛uo年纪小所以不跟她计较,但她的个性居然恶劣到这种地步,早日杀了她,总好过日後她胡作非为吧?」

安琪莉娜的冬蝉微微抖动,而黛丝笛儿的手也有部分能够活动,她們已经快要挣脱爱提娜的风之锁链。

「奶們根本不了解亚修,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绝对不能放开奶們,因为奶們想做的事,将会让亚修伤心。」

爱提娜坚定的说出了这句话,然後把身上全部的魔力都灌入风之锁链中,而原本就快挣脱束缚的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在此刻被更强的魔力压制,完全动弹不得。

而在三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在医疗室中的亚修已经做出了选择,一脸平静的缓缓向著伊琴丝跪了下来,而且如同伊琴丝所要求的,伸出了舌头舔了伊琴丝的鞋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