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二十四 无聊的比试

——「喔,魔法学院的学生居然用剑,而且还是用木剑?哈哈哈,奶这个人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啊,还是跟奶的主人一样,是个无药可救的笨蛋?」

看著安琪莉娜手上的冬蝉,伊琴丝发出了嘲笑声,不过安琪莉娜淡然的说道∶「如果奶认为这对奶会有任何不利之处的话,我可以不用也没关系。」

「不,奶用吧,不过奶马上就会後悔了,那麽,我們可以开始了吗?」

「随时都可以的啊。」

安琪莉娜话才一说完,伊琴丝的手上就分别发出了两只火焰矢,一时之间,亚修知道伊琴丝为什麽说安琪莉娜会後悔了,因为木剑再怎样也不可能与火焰相抗衡,这是自然中不变的定理。

而亚修也觉得有点心惊,光看伊琴丝如此自然的就施展出了魔法,实力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伊琴丝射出的火焰矢像是失去了准头,分别朝著安琪莉娜的左右射去,但如果因此而放松戒心就上当了,因为其中的一发火焰矢转了个弯,朝著安琪莉娜的背回旋而去,只不过安琪莉娜依旧美目半闭,浑然不知身後危险将至!

但在一瞬间,安琪莉娜的左手动了一下,冬蝉快捷的出手,而且分毫不差的拨中了背後的火焰矢,木剑对上火焰,照理来说冬蝉会被烧成焦炭,只不过火焰却被阻挡在冬蝉剑身之外,然後随即消失,发挥不了半点作用。

「啊,冬蝉剑上有风之魔力,等於是多了一层保护,难怪不怕火焰。」亚修大感佩服,不过也暗自担心要将魔力附在武器之上虽然不简单,但仍然可以做到,只不过所消耗的魔力是极为惊人的。

而伊琴丝似乎也因洛uw琪莉娜守得漂亮而大感讶异,不由得重新评估起对手的实力。

「怎麽了,奶的实力就只有这样子而已吗?」安琪莉娜用根本不把伊琴丝放在眼里的口气说话。

「┅┅本来只是想让奶受点皮肉伤就好的的,不过奶既然这样子不知死活的话,好!无穷无尽的火焰之力啊,带著妳的愤怒降临於世吧┅┅」

「这个咒语是┅┅伤脑筋,也要考虑到周围的人啊,真是个任性的公主。」

伊琴丝的咒文只念到一半,就看到爱提娜摇了摇头,并且在魔武竞技场周围布下风之屏障,而在这时,伊琴丝的咒文已经吟唱完成。

「┅┅红莲业火!」

以安琪莉娜的脚下为中心点,由地底冒起了熊熊火焰,转瞬间随即把安琪莉娜吞噬,而且火焰的热度极高,即使隔著风之屏障仍然让围观的学生受不了,不断的往後退。

「莉娜,小心啊!」亚修不由得放声大叫,纵使周围温度极高,但他仍然感到背脊发凉,如果安琪莉娜因此而出事的话┅┅他实在是不敢继续往下想。

「这个孩子,真是不简单。」

爱提娜看著红莲业火不由得脱口而出,红莲叶火已经是火系魔法中的中高等咒文了,不是普通的学生能使出来的。而和刚刚伊琴丝所施展的火焰矢相较之下,红莲业火彰显了破坏的力量,而火焰矢则是显示出伊琴丝对於魔力的操控。

火焰矢可以说是这四大元素魔法中最基本的攻击魔法,它容易施展的特性让它几乎成为每个魔法师入门必修的魔法之一,因为这适合用来培养学生的信心,之後再依照学生們的个性或是喜好钻研不同的魔法,所以亚修的导师是专精风系魔法的爱提娜,但他也是从火系魔法开始著手学习。

但是,有一利必有一弊,四种元素魔法各有长短,火系是最容易施展也是威力最强大的魔法,但是它的操控难度却极高,就连有上级魔导师资格之称的特里斯院长,也只能一次自由的操纵三枝火焰矢而已,所以爱提娜对伊琴丝有著极高的评价。

不过这时爱提娜突然敲了一下还在大感不安的亚修的头,大声骂道∶「拜托妳一下好吗,莉娜的实力妳应该是在清楚不过了,不用那麽担心吧?」

「已经不错了,主人以往只要一遇到这种情形,一定会想要冲上去的。」黛丝笛儿也在一旁附和,脸上有著想睡的表情,对她来说,这是一场无聊的比试,不能亲自上场,而又知道结果的战斗有什麽好看的?

伊琴丝没有注意到她們轻松的样子,脸上是一片得意,不过得意的表情随即凝结。因为红莲业火原本齐聚的火焰突然散开,露出了神情自若的安琪莉娜的身影,可怕的火焰根本无法对有风之盾保护的安琪莉娜构成威胁。

「怎麽了,奶就只有这种程度吗?」

「奶该死!」

接二连三的挫败让伊琴丝无名火发,不顾一切的愤怒往前冲,红莲业火是她目前所能使出的最高等魔法,她也知道,安琪莉娜的风系防御魔法,恰好是她火系魔法的克星,自然可以轻易的破解她的招式,远距离攻击既然行不通,那就近身吧。

打定主意的伊琴丝脸上依旧怒容满面,但心中却已经平静了下来,而且右手隐隐有红色光芒发流泻而出,她这麽做只是要松懈对手的警戒,如此工於心计,却是不能小觑。

可是安琪莉娜并没有被迷惑,她连番的举动意在激怒伊琴丝,然後给予重重的惩戒,但是她也发现到了伊琴丝的双眼一片平静,知道伊琴丝亦不简单,并没有松懈下来。

在两个人只剩几步距离的时候,伊琴丝左手突然往前一伸,手指上两枚魔法戒指发出了明亮的光芒,一团火焰在毫无预警下现身并飞向安琪莉娜,而且伴随著刺耳的闪光,让安琪莉娜的双眼一时失去了作用。

只是安琪莉娜早有准备,闭上了双眼听音变位,满布风之魔力的冬蝉轻轻一挥,就把袭来的火球拍走,而且不晓得是不是偶然,火球高高的越过了爱提娜的风之屏障,由上往下刚好落在黛丝笛儿的头上!

「真是够了!」黛丝笛儿手指一弹,火球又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击成粉碎,那自然也是风的力量。

就在这时,伊琴丝已经贴近了双眼仍然紧闭著的安琪莉娜,距离近的可以感觉到彼此的气息。而且伸出了一直隐藏著的右手,只看到右手赫然有火焰包围著。

「奶完蛋了,尝尝我聚集火焰之力的右手吧。」

但是,安琪莉娜突然往天空掷出了冬蝉,伸出了左手紧紧扣住伊琴丝的右手的火焰,伊琴丝只觉得手上传来烧灼的痛楚,不由得哀叫出声,因洛uw琪莉娜以更强大的火焰迫回伊琴丝的攻击。

而在瞬间火焰消去,换上了奇寒的冻气,刚被火焰灼伤右手的伊琴丝此刻手上有在被冰封起来,连续两种截然不同的痛楚让她痛的几乎晕过去,但她并没有,咬紧牙关从怀中抽出了一把短剑,猛然朝著安琪莉娜一刺!

「真无聊,看到奶这种样子,让我想教训奶一顿的欲望都消失了。」

安琪莉娜之前往上抛掷的冬蝉落了下来,安琪莉娜毫不留情的接住并往伊琴丝拿著短剑的左手猛然一敲!几乎击断伊琴丝的手骨,而这还是考虑到伊琴丝公主的身份可能会为亚修带来麻烦才特别手下留情。

对於深受重创正往後退的伊琴丝,安琪莉娜的冬蝉又是随意一挥,不轻不重的击中了眼中散发著恶毒光芒的伊琴丝的太阳穴,伊琴丝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软倒在地。

「受不了!黛丝笛儿,奶给我滚上来,我现在很想打人出口气!」丝毫不理会躺在地上的伊琴丝,安琪莉娜向著黛丝笛儿叫阵,想要发一下心中未能完全发的怒气。

「好啊,反正我也很久没活动活动了,不过是我打奶才对!」黛丝笛儿高兴的跳上台上,正想动手的时候,不过亚修也连忙跳上台上挡住她們两个。

「不许奶给我动手,笛儿,奶的手伤还没好,给我乖乖休息,知道吗?」不管黛丝笛儿的大声抗议,亚修抱起了晕倒的伊琴丝,连忙朝著学院的医疗室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