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二十 主人之名

——爱提娜离开不久後,安琪莉娜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终於醒了过来。

「莉娜,奶还好吧?」

看著安琪莉娜醒来,亚修对黛丝笛儿的治疗术并没有停止,不过脸上却有著欣喜的表情。

「嗯,非常之好。」

安琪莉娜淡淡的回答,用著怪怪的眼神看著亚修。身上的伤势对她来讲不是大碍,严重的是身体内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暗之力,又因为和黛丝笛儿的对招而狂乱起来,那种全身内外,五脏六腑都传来剧烈不断的痛楚才真正让她难以忍受感到恐怖。

但纵使是置身在这有如坚冰寒狱的无边痛楚中,却有著一道毫不间断,细细流至的暖流不断的温润心房,在她几乎无法支持下去的时候给予她新的力量。安琪莉娜心中明白,那是亚修的治疗术。

她并非没有受过伤,但她是被人类尊称为神来膜拜、信仰的神界之人,而且还是拥有强大光之力的王族公主,要在她身上留下伤痕原本就几乎不可能,有的也只是在以往与黛丝笛儿的对战中才有受伤的机会。

而纵使受伤以她的力量也能在极短时间内复原,所以像现在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类治疗,是前所未有的事。而且亚修的呵护与关心,都是她前所未曾经历过的,安琪莉娜心中的感觉其实还不错。

在此刻,突然心里掠过一个想法,也许让这个人当自己的主人也不是一件坏事。而这个念头才一起,首先大感讶异的就是安琪莉娜本人,因为堂堂的神界公主居然会有曲居於人类之下的想法,确实很奇怪。

「奶怎麽了,怎麽用那种眼神看著我?」

「没什麽,连这一次应该是第二次被您所救了吧?而我,似乎都还没有向您好好道谢呢。」安琪莉娜改变了称呼的口气,在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不过亚修似乎还没有发现到。

「不必客气,遇到受伤的人本来就是要给予埙uㄙ涤琚C」

「不,我們的信念向来是有恩必报的,这样吧,妳可否答应我一件事,让我有报恩的机会呢?

「不必了啦,都说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啊,不然,我千辛万苦才学会的治疗术要拿来做什麽?」

「那麽说,妳就是不肯接受我們的报恩,而要让我們两人一生一世都背负著忘恩负义的枷锁,内心满怀愧疚的过完这一生吗?」安琪莉娜头低了下来,肩头微微抽搐著,似乎相当的伤心难过。

而亚修也因此而傻住了,只好支支吾吾的说道∶「那、那好吧,虽然这件事真的没什麽,但是如果奶觉得舒服的话,那就随奶吧。」

「真的吗?妳真的不会後悔吗?妳也不会嫌我們碍手碍脚的吗?」

「嗯,不会啦。」

「那好,。」安琪莉娜脸上露出了笑容,严肃的说道∶「那就请您当我們的主人,让我們服侍您来当作回报吧。」

安琪莉娜才一说完,亚修就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大惊失色的叫道∶「开什麽玩笑,我只是个学生而已,怎麽可以当奶們的主人?」

相处虽然没多久,但安琪莉娜也大约了解到亚修的个性,她非常的清楚此刻该用什麽方法。

「您说的很有道理,只不过┅┅也许下次我和黛丝笛儿在遭遇到这种情形的时候,恐怕就没有人能救我們了,而那时,我們真的就要魂归西天了。」

脸上又是一变,亚修吞吞吐吐的说道∶「奶們两个难道不能稍微节制一点,真的要比划的话,难道就不能不要全力以赴,选择一个比较容易的方法吗?」

「这是您的命令吗?」

「命令?当然不是!」

「既然不是,那我們自然没有遵守的必要,即使我和黛丝笛儿在战斗中身亡,也不关您的事吧?而如果要让我們稍微节制一点也可以,不过,只有我們的主人才有资格命令我們!」

在安琪莉娜巧妙的言词之下,把自己和黛丝笛儿的生死跟亚修当不当主人这件事绑在一起,让亚修根本别无选择,严格说来这是跟爱提娜学的,就是挖个陷阱让亚修跳进去,当然,这个陷阱也只对亚修这种事事把别人摆在第一的人有用。

而亚修此刻的心中也如安琪莉娜所料的,处在一片混乱里,因为他绝不可能眼睁睁的看著未来的两人这样力拼而死,但是要他当两人的主人,这不是太过屈就两人了吗?但他也知道,自己别无选择。

「好吧,我答应奶,不过奶一定要遵守诺言,一定要把自己的生命摆在第一位!」亚修打定主意,这麽做只是为了两人著想,绝对不是天真的把自己可以任意使唤两人的主人。

「是的,主人!」

传来了黛丝笛儿的声音,还调皮的眨了眨眼,吓得亚修差点从床上跌下来,原来黛丝笛儿早就醒了,只是安静的等著亚修上钩。

不过她心里的感觉和第一次是为了不输给安琪莉娜而要服侍亚修当主人完全不一样,这次的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抗拒,因洛uo和安琪莉娜的感受差不了多少。

「奶們可以不要叫我主人吗?感觉实在太奇怪了。」

「呵呵,这是主人的命令吗?」黛丝笛儿马上就学了起来。

「命令?当然不是。」

「既然不是,那我們自然没有遵守的必要,而如果您下令的话,我們当然会遵从的。」

突然间亚修真的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不知如何是好。

「总而言之,以後我們会在称呼上注意的。」安琪莉娜实在不忍心亚修在这样烦恼下去,连忙出面打圆场。

「那就太感谢奶們了,躺了这麽久,我去端点食物给奶們吃吧。」

看著亚修走了出去,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两人和平的气氛为之一变,变的勾心斗角起来。

「哼哼,我还以为奶黛丝笛儿是个说话算话的人,没想到主人一事还是我先促成的。」

「说这是什麽傻话,像这种卖弄心机,耍阴谋诡计的事当然是奶在行了,我自然只能在一旁观看棉。」

「奶居然敢说我卖弄心机、耍阴谋?」

「哎呀,我可没这麽说,我只是说出实话而已。」

「可恶,看来只让奶断一只手是不够了。」

「奶也是,这次奶手上可没冬蝉了,信不信我让奶和冬蝉一起消失?」

两人的左手都还缠著绷带,就迫不急待的想要再打一场,不过此时的亚修刚好端了食物进来,一看到两人这种模样,不由得气涌如山。

「奶們两个通通给我住手,不是告诉过奶們要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吗!」

「我的手已经好了啊。」黛丝笛儿举著左手说道。

「胡说八道,就算是好了也要好好修养啊,现在没有彻底的治疗,要是留下後遗症以後该怎麽办?十天以内不准奶們动到左手,听到了吗!」

听到十天不能用到左手,黛丝笛儿的脸不由得垮了下来,不过亚修可还没把话说完。

「尤其是奶,笛儿,奶的手伤比安琪莉娜还严重,二十天以内都不准用到左手,明白吗?」

「二、二十天?」

「对,二十天,这是命令!」

「是的,只要是主人的命令,安琪莉娜我一定遵命。」安琪莉娜微微低头,脸上有藏不住的笑意,十天比二十天来得少,这样子比较起来,算是小赢黛丝笛儿一筹,也等於是报了黛丝笛儿在魔武竞技场上对自己冷嘲热讽的仇,自然心中开怀。

不过黛丝笛儿可就不是了,恨恨的眼神死盯著安琪莉娜不放,过了许久才叹了一口气,说道∶「是的,我知道了。」

「喔喔,一下子就收了两个女仆当起主人还耍起威风来了,亚修啊,妳还真是越来越不简单了耶,真不愧是我的好学生啊。」

传来了喜欢作弄人的爱提娜的声音,她刚刚在门口可是从头看到尾。而亚修一看到爱提娜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就觉得大事不妙。

「老师,奶可别误会了,事情不是奶想的那样。」

「是啊,老师一定相信妳的,毕竟妳是老师的学生嘛,哈哈哈。」

爱提娜拍了拍亚修的肩膀,不过并没能让亚修感到放松,因为爱提娜是不会管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麽样的,她只会把事情变成她所想的那样,而且她所想的,通常都会引起很大的风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