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十九 温暖的力量

——多伦魔法学院院长特里斯的院长室一直是个传奇的地方,曾有学生把这里称之洛uh伦七大禁地之一,当然,还有一个禁地是爱提娜的魔法研究室,不过目前正处於毁损状态中,虽然破坏的人从表面上看来是亚修,但实际的罪魁祸首却是另有其人。

而那个元凶,目前正毕恭毕敬的低头站著,脸上收起了平日那种嬉笑怒骂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惶恐的模样,这样的模样或许可以骗过其他人,但绝对骗不了她眼前的人。

「奶还要装那种表情装多久?」

在爱提娜前面,坐著多伦魔法学院的院长,不过目前多伦和圣天魔法学院合并,特里斯该算是两学院的院长才对。

此刻他的面前有著几份报告书,报告书上记载了圣天魔法学院魔武竞技场损坏的始末,而这件事发生至今已经三天了。

三天前爱提娜带著学生到圣天学院的魔武竞技场进行魔法的对战练习,而最後上场的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两人,在最後一击聚积了所有的风系魔力分高下,不过没想到高下没分出来,反而因为魔力太强,而把整个魔武竞技场给破坏掉。

而更甚者,被浓缩至极点的风之力一下释放出所有的威力,带起了无数的飞砂走石击伤了周围观看的学生,而且还有一些碎裂的大颗封魔石被抛向邻近的教室,造成圣天学院的设备损伤惨重,不得不因此而停课三天进行整修。

「我并没有假装,我是真的感到很抱歉啊。」爱提娜振振有词的说著,今天她的打扮有些不一样,原本紧扎著的长发放了下来,还在额头梳了几道刘海,脸上抹了些淡妆,散发出了难得一见的温柔婉约。

「算了。」特里斯随手把报告往桌上一放,说道∶「幸好学生們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只有皮肉之伤,这件事就这麽算了。」

看著爱提娜松了一口气的模样,特里斯又突然说道∶「对了,奶身上的伤不要紧吗?」

脸上表情显得有点惊慌失措,爱提娜不自然的说道∶「伤、什麽伤?我好的很呢。」

「奶还想骗我吗?奶放下的头发和脸上的淡妆,为的不就是掩饰奶脸上的伤吗?还是┅┅奶想要骗其他的人?」

表情似乎在一瞬间凝结了,爱提娜大笑说道∶「哈哈,被看出来了啊,其实我是想说身为一名下级魔导师还受伤,传出去不太好听啊,哈哈哈。」

「喔,不是因为奶在亚修身前施展了一个风之壁,替他阻挡碎石的攻击,但却让自己无法闪躲才会因此而受伤的吗?」

爱提娜的笑容停止了,表情严肃的看著特里斯说道∶「那是因为我判断亚修的治疗术对於现场受伤的学生会有很大的作用,所以才这麽做的,我毕竟是多伦学院的老师,自然要为学生們著想。」

只是笑了笑,特里斯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深入,他并不了解爱提娜的过去,但他是把爱提娜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著,所以他相信爱提娜所做的一切。

「对了,我记得我曾经跟奶说过,要奶考虑考虑当代理院长一职┅┅」

「抱歉,这件事我已经考虑过了,恕我我不能接受。」特里斯的话说到一半就被爱提娜给打断,而且坚决的拒绝。

「是这样子啊┅┅。」

「那麽,如果没有其它问题的话,我想先告退了。」

「好吧,奶可以下去了,不过如果它日奶有意愿的话,希望奶能随时来找我。」

「┅┅谢谢院长。」

看著爱提娜恭敬的行了一个礼然後走了出去,特里斯的脸上有著莫测高深的笑容,在桌上的另一角有著另一份报告,随手拿起来翻了几页,里面的内容特里斯并没有向爱提娜提起。

「真是不错,在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这两人开始聚集风之魔力时,就预先在魔武竞技场周围怖下了风之屏障而降低伤害,之後又同时施展了风之壁,一次施展两个魔法,已经具有上级魔导师的实力了啊,呵呵┅┅幸亏我没有拿亚修来威胁爱提娜。」

在特里斯原本的计画中,是要拿亚修毁掉爱提娜魔法研究室的事来逼爱提娜接下代理院长一职,如果爱提娜不接受就把亚修退学,以爱提娜对亚修的重视程度来讲,爱提娜非接受不可。

不过特里斯最後还是没有这麽做,因为他总觉得真拿亚修来威胁的话,可能会让爱提娜有出乎意料之外的反应,这种直觉很微妙,但却帮他在许多的遗迹中度过了不少险境。

一出院长室,爱提娜反而陷入了沈思中,刚刚特里斯院长的话已经很明显了,当时特里斯人并没有在现场,但他却十分清楚现场的情形,那就表示学生中有特里斯的耳目,并且将她的一举一动回报给特里斯知道,但是没有理由啊。

「为什麽要这麽做呢?」爱提娜怀著满腹的疑问穿过了满是木匠和石匠的多伦学院,这些人是被聘请来全力修复圣天魔法学院的。

发觉自己无法整理出一个头绪出来,爱提娜摇了摇头,朝著自己家中的方向走去,眼中有著令人胆寒的光芒,心里也有了最坏的打算。

不过此时爱提娜豪华的屋子里已经有了三个人,其中两个正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她們就是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还有另外一个就是亚修了。

当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一招对决之後後,就那样子昏了过去,大急之下的亚修和爱提娜连忙把两人抱回这里进行治疗。

他此刻正半坐在床沿,对著黛丝笛儿的左手施展治疗术,可以看到黛丝笛儿的左手从手指至手肘处被绷带紧紧的包住,因洛uo的手骨在对招後整个碎掉,整只手完全变成了青紫色。

会造成这种现象就是因洛uo聚集了全身的魔力和安琪莉娜正面冲突,结果反弹回来的冲击波让她毫无防备的手受伤惨重,事实上安琪莉娜也好不到哪里去,整只冬蝉完全不晓得消失到哪里去,大概是在冲击的威力下化成尘屑了,不过纵然有冬蝉吸收一部份的反冲力,安琪莉娜的手指和手腕也几乎全部骨折。

对普通人来讲,这是一个很严重的伤势,一个治疗不好可能会变成残废,所以亚修一直不眠不休的持续照顾,治疗术毫不间断施展。而让他感到惊讶的一点,就是两人复原的速度快到令人难以置信,不过才三天的时间,两人手上的伤势几乎就好了大半。

一想到这里亚修不由得露出了苦笑,仔细想想和她們两人见面都还不到十天,而其中大半的时间不是她們两个躺在床上,就是自己昏迷不醒,这两个人难道会是上天派来折磨自己的人吗?

惊觉到自己开始胡思乱想,亚修收摄了自己的思绪,全心全意的把精神投入在治疗术当中,并且殷切的希望两人赶紧好起来。

心中期盼的心情,会透过治疗术传达给人知道,那会是一股言语无法传达的最温暖的力量,天地万物不分彼此都一定能感受得到。

亚修的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这句话,嘴角露出了笑容,因为施展治疗术而感到疲劳的身躯像是重新获得了力量,治疗术的光芒显得更加灿烂。

而在他的身後,站著不知何时已经回来的爱提娜,一脸满足的看著此时的亚修,过了好一阵子之後,才在亚修没有发觉的情形下悄悄掩门而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