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十八 风之疾走

——第一个上场的是一头金发、唇红齿白,看上去像个贵公子模样的学生,只看到他一上场就先露出谄媚的笑容。

「奶就是最美丽、最高贵的黛丝笛儿小姐吗?小的名字叫做┅┅哇啊啊!」

金发贵公子的话只讲到一半,就被如风而至的黛丝笛儿一脚给踹下台去,他那油嘴滑舌的模样一看就知道不是上来比试,而是上台来巴结逢迎的。

「奶居然在魔法的比试场上动手动脚?」看著自己的学生被踢下台来,康提斯心里自然不是滋味。

「笑话,一个只会在原地呆呆施展魔法,遇到突发状况而无法应变的魔法师,遇到敌人只有陪葬的份!」爱提娜高声反击。

「算了吧,爱提娜老师,既然她們想要接我的魔法攻击,就让他們试试看吧,我会手下留情的,妳們谁要挑战的还不赶快上来吗?」黛丝笛儿斗志高昂,对她来讲,所有人一起上也无所谓。

圣天学院又出来了一个学生,有了前车之鉴,一站上台就高举著魔法杖开始吟唱魔法的咒文,不过黛丝笛儿并没有马上行动,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

「寒冰矢!」

对手的魔法发动,一只带著冻气的魔法箭矢向著黛丝笛儿疾射而来。只看到黛丝笛儿露出了冷笑,狠狠的一拳朝著魔法箭打下去,一旁观看的亚修差点没昏倒,怎麽会有人做出这种事呢?

冻气转瞬间就将黛丝笛儿的拳头冰冻住,一直蔓延至手肘的部位,这是一发威力不弱的寒冰矢,看到这情景的亚修就想冲上前去,不过却被爱提娜伸出的脚给绊倒。

「不要那麽急,妳看她那样子像是有事吗?」

黛丝笛儿原本被冰冻的部位快速的融化,化成了细小的水滴到地上,片刻之後地上就只剩一滩清水而已。

「嗯,这麽一来六大系魔法中就见识过五系了,不错不错。」

黛丝笛儿满意的点了点头,在爱提娜的魔法课程中,有提到魔法分为六大系,分别是地、水、火、风以及光系和暗系。亚修的治疗术属於神圣魔法,而神圣魔法被归属於光系,还有许多威力强大的禁咒或是太过邪恶的魔法都被归类於暗系魔法。

只不过这只是大约的分类而已,魔法的种类以及应用的方式极其庞杂,六大系魔法的分类,其实是相当笼统的。

而现在,黛丝笛儿已经见识过了眼前学生使出的水系魔法,再加上爱提娜的风系、亚修的光系还有特里斯的地系以及火系魔法,六大系魔法中已经亲眼目睹了五系魔法。

「真是的,有必要做这麽危险的事吗?」亚修摇摇头说道,以自己的身体去尝试魔法的威力,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有必要。」身旁的安琪莉娜肯定的回答∶「让我看过两次的魔法,只要威力不强,我只要一点点的时间去理解後就可以施展。而只看过一次的魔法,大概要过个一天才能施展。但是┅┅亲身经历过的魔法,我马上就可以施展!」

还来不及分辨安琪莉娜话中的真义,亚修随即吃惊的看著黛丝笛儿的手上,因洛uo的手上出现了一只如假包换的寒冰矢!

「来吧!」

黛丝笛儿射出了手上的寒冰矢,不过由於速度不快,所以对手很轻易的就避开了。

「真是可惜!」

观看的亚修不由得叹气,不过叹气随即转为惊愕,因为寒冰矢在对手避过後突然转了个弯,而且加快速度一箭刺向对手的屁股!只听到传来一声哀叫,对手就在这屈辱的情形下掉出场外,还传来冰块撞在地上的钝响!

这让亚修和所以的学生吃惊不已,施展出单纯的寒冰矢并不困难,但还要控制它的方向可就不简单了,那已经超越一名学生该有的能力范围了,更何况黛丝笛儿可是首次接触就能施展出来,不过也有人抱持著相反的看法。

「下流!」安琪莉娜愤怒的大叫∶「一点美感都没有的招式,这种人居然会是我的对手,真是可悲!」

「哼,那又怎麽样?现在上场的人可是我耶,没实力的人就在下面乖乖看我大展神威吧,哈哈哈。」

被绷到极点的弦终於断裂了,怒到极点的安琪莉娜脸上反而浮起了绝美的笑颜,一步一步的朝著台上走去,挡在她之前的学生因洛uo散发出来的凛冽气势而让开了一条路。

「真是受不了,干嘛装成那种脸孔?我说的都是实话啊。」黛丝笛儿摊著双手,看著站在另一头的安琪莉娜状似无辜的说著。

安琪莉娜没有反应,只是缓缓的从腰间解下了冬蝉,但在下一瞬间,冬蝉的剑尖已经出现在黛丝笛儿的喉咙前,没料到安琪莉娜的动作变的如此之快,黛丝笛儿虽然躲开了,但却显得有些狼狈。

「等奶死了,再到地狱去说奶的实话吧。」

安琪莉娜足不沾地的浮了起来,和地面有些微的距离,而白色的头发微风四散,像是御风而行。

「┅┅是「风之疾走」吗?这下子笛儿的麻烦大了。」爱提娜完全没有想到安琪莉娜居然在有封魔效果的魔武竞技场上使出这一招。

这个魔法会让风之力遍布双脚,可以让移动的速度提升数倍,但由於是持续的施展,所以魔力的消耗速度也是很可怕的,更何况是在可削减魔力的封魔石上施展呢?

「笛儿不一定会处於劣势喔。」

亚修说中了,黛丝笛儿的身体也不示弱漂浮了起来,现在她和安琪莉娜处於相同的条件之下。

「居然被奶的奇袭打的有点措手不及,算是我的失策,不过接下来就要轮到奶好看了。」

「废话少说,纳命来吧!」

身影一闪,冬蝉再度以高速挥向黛丝笛儿,不过这时的黛丝笛儿也拥有不下於安琪莉娜的高速移动力,但她并没有闪避的意思,一直等到剑尖来到了眼前突然右脚踱地,身体一个後翻避过了这一剑,而紧跟著而来的是双脚凌空踢向安琪莉娜的胸前。

不过只看到安琪莉娜快速的双手下沈,以手肘抵挡了这两击,更借力使力的向後退去,重整攻势。只是这瞬间的交会就让台下的学生們看呆了,因为极少有魔法师会近身肉搏的,虽然风系魔法的大多数魔法都非常适用於近身战,但却很少人会这麽做。

毕竟,魔法师所钻研的应该是威力强大的魔法才对,所以专精风系魔法的魔法师并不多。不过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知道她們的魔法目前还没有到达一举击败对方的能力,所以宁愿近身以求一击必杀的机会。

凌厉的交击再度展开,黛丝笛儿赤手空拳硬是在安琪莉娜幻化出的重重剑影中展开屋攻势,但安琪莉娜也不简单,对於几番冲入剑影之中的黛丝笛儿,总是能够将其逼退,只是,她的冬蝉也伤不到黛丝笛儿。

那是一场让人目眩神迷的战斗,在风之疾走的高速移动下,只看到一黑一白两条身影时而紧缠,时而分开,而且由於两人是微微漂浮在地面上,所以没有沈重的脚步声,有的只是衣衫飘抛的声音。

亚修看到这里不由得有些羡慕,她們两个曾经对他说过自己力量全失,这点亚修是相信的,因为他感觉不出她們两个有说谎。

那也就是说,她們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是她們在这短短的数天中重新累积的,如果是这样,那她們的才能也就太可怕了。只是亚修尚且不知,她們现在所进步的一切,只不过是努力在恢复昔日的水准而已,而且距离完全恢复之时还有极漫长的一段路要走。

「老师,如果奶在魔武竞技场内施展风之疾走,奶可以维持多久?」亚修突然开口问道。

「┅┅妳可别小看我了,我可没有兴趣输给自己的学生。」

爱提娜自信满满的说著,不过她也明白,在魔法方面现在或许还不会输,但之後呢?被超越只是早晚的问题而已,不过对爱提娜而言,魔法只是能当作辅助来使用而已。

场上两人的速度开始变慢了,既要维持脚上风之疾走的魔力,还要兼顾手上的攻击与防御,而且再加上封魔石对於魔力的削减,两人体力和魔力的消耗极为惊人,此刻身上已是大汗淋漓,完全只靠不服输的意志力强撑下去。

终於,两人再也无法持续风之疾走的魔力,而双双落到石板上,彼此各聚两方,不过此时爱提娜的眼神却微微一变。

「真是想不到,在我冬蝉的猛烈攻势下奶还能活下来,奶的运气还真不是普通的好?」安琪莉娜大口的喘著气,握著冬蝉的左手不住颤抖。

「是吗?我觉得奶的冬蝉拿来替我抓痒刚刚好呢。」如同安琪莉娜一样,黛丝笛儿的左手也抖动著,似乎是因为力竭而产生的抽现象。

「帮奶抓痒?哈哈,奶那双软弱无力的拳头要来帮我按摩我都还嫌力道不够咧!」

「告诉奶实话好了,奶的冬蝉连只蚂蚁都杀不死。」

看著两人吵吵闹闹,亚修总算放下了心中一颗大石头,因为过度使用魔力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再说,吵架总比打架好。不过原本坐在旁边的爱提娜却在此刻站了起来。

「怎麽了,老师?」

亚修刚刚问完,只看到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又在一瞬间前冲,安琪莉娜的冬蝉一剑挥出迎上了黛丝笛儿的拳头,没有发出预期中的骨裂剑折声,因为拳和剑根本没有相交会,相交会的是两人不断压缩的风之魔力,因洛uo們最熟悉的还是风系魔法。

在刚刚两人吵嘴的时候,也同时把身上仅馀的魔力聚积在拳头和剑上,为的就是等待此刻来一分高下,而这个动作并没有瞒过爱提娜。

交会点产生了撕裂的声音,就像是撕开布帛的刺耳声音,只不过这个声音却大上千万倍,一时之间亚修觉得耳朵几乎快被震聋,然後一股难以抵挡的暴风自两人的中心点狂卷而来,还夹带著无数的碎石,亚修只感到自己有如暴风雨之中不断晃动的一叶小舟,茫然不知天地在何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