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之其十一 祭塔仪式

——「都怪奶,粗手粗脚的,魔界的人别的长处没有,就是力气大!」

「还敢说我,奶这个神界的人又好到哪里去了?动起手来跟只野兽没两样!」

魔界和神界┅┅那是什麽东西啊?从昏迷状态逐渐苏醒的亚修,有点疑惑的听著熟悉的吵架声,过了好一会儿脑袋才逐渐听清楚,那是黛丝笛儿跟安琪莉娜的声音。

勉强的支撑身体爬了起来,看清了自己正身在小木屋中,然後就觉得两颊传来了阵阵剧痛。

「哇,好痛啊!」

痛楚让亚修完全清醒了过来,也记起自己是为了阻止打架中的黛丝笛儿跟安琪莉娜才会被两拳打昏,只是亚修也没想到,迎接她醒来的还是两人的吵架声。

「亚修妳还好吧?真是抱歉没能保护妳,让妳被那个出手不知轻重的黛丝笛儿打昏,不过没关系,是我扶妳回来的喔。」

听到了亚修叫痛的声音,安琪莉娜急忙的赶来,一开始就把责任推到黛丝笛儿的身上。

「什麽叫出手不知轻重?亚修是被奶这个没有分寸的暴力女给打昏的才是!」

「奶居然胆敢叫我暴力女?」

「叫就叫,难道还怕了奶不成?」

不晓得为什麽,看著两人奶一言我一句的吵来吵去,亚修突然有一种倍感温馨的感觉,心中有些羡慕,只不过也因为这样,亚修忘记去追问昏迷中所听到的魔界和神界所代表的意思。

转头朝窗外看了一下,湖上倒映的阳光灿烂非凡,但这时亚修却突然一征。

「奶們两个先等一下,现在是什麽时候了?」

「现在?」两人对望了一眼,然後同声开口说道∶「现在是白天啊!」

只感到深深的无力感,虽然不相信,但亚修还是试著问道∶「难不成奶們两个吵架吵了一整夜吗?」

「一整夜算什麽?真理和事实比这个重要太多啦。」黛丝笛儿理所当然的开口说道。

「说的好!」安琪莉娜拍了拍手,附和黛丝笛儿的话接下去说道∶「所谓的真理,就是黛丝笛儿是个粗鲁、无礼、没有教养的人这件事!」

「奶太可恶了,安琪莉娜!」

眼看两人又要打上一架,亚修伸出了手阻挡了两人。

「奶們两个难道忘记了,从今天起,奶們就是多伦魔法学院的学生了?」

「啊,对喔,都是安琪莉娜奶不好,因为奶害我忘记了这麽重要的事!」

「那是因为奶的记忆本来就不好了。」

「对,我的记忆不好,只是比奶强一百倍而已。」

知道阻止无用,在吵吵闹闹声中,亚修飞快的整理了身上的衣裳,然後拉著还在互相斗嘴的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往学院的方向直奔而去。

因为今天不是普通的日子,今天是多伦魔法学院中所有学生齐聚一堂,举行「祭塔仪式」的日子,是所有学生都必须到齐而且不能迟到的一天。

经过这一路狂奔,进入学院的亚修已经气喘吁吁有点喘不过气来,但反观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两人,却还是脸不红、气不喘的,让亚修有点怀疑自己的体力是不是越来越不济了?

穿过校舍和一片修练魔法的空地,出现在前方的是有著红色的塔顶的蓝贝塔,这麽近的距离细看之下,会更觉它的高耸和巨大,只不过却有著一道围墙建筑在塔的两侧,造成了塔的一半是在多伦魔法学院的这边,而塔的另一半则是在对面的方向。

「为什麽会有围墙呢?」安琪莉娜问道,因为那道墙破坏了蓝贝塔整体的壮观感觉,而且围墙上还有一道可供往返的铁门,只是铁门现在是打开著的。

「那是因为蓝贝塔刚好矗立在两个学院的校区里面,一个就是我們多伦魔法学院,而另外一个就是「圣天魔法学院」了。为了区别,所以才用围墙给围起来。」

「我虽然不想这麽说,不过这也未免太过计较了吧?」黛丝笛儿也跟著说道,她觉得人类为什麽老是在这种小事上争执呢?

苦笑了一下,亚修回答道∶「那道墙不是我們围的,是圣天魔法学院的人围的,我們虽然也有抗议过,但圣天学院的人却是置之不理啊。」

紧接著,亚修向两人稍微介绍了一下圣天魔法学院,用最简单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圣天魔法学院是贵族学院,因为就读其中的学生不是富豪的子弟就是权贵世家。

而多伦魔法学院则应该算是普通的学院,就读的学生不论在身份或是财富上都不如圣天学院的学生,结果这造成了圣天魔法学院的不满,认洛uh伦魔法学院的学生有什麽资格与他們共享蓝贝塔?

虽然圣天魔法学院曾经想过独占蓝贝塔,但这个城市毕竟是以蓝贝塔洛uW,如果强占即使以他們的势力也可能会引发争议,所以才特别在蓝贝塔旁筑起了围墙,宣示与多伦魔法学院划清界限。

只不过,围墙刚好把蓝贝塔的入口给围在圣天魔法学院那边,使得多伦魔法学院的学生无法进入。

但是每年一度两个学院都要举行祭塔仪式,所以圣天魔法学院才会在围墙上又建筑了一道铁门供两校往返,结果却变成了现在这种不伦不类的古怪模样。

「奶們知道为什麽这塔要叫做蓝贝塔吗?」亚修突然开口问道。

只不过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却是无法回答,因为从塔的外观实在是看不出来。

「如果奶們上到塔顶,会发现到一片蓝色的贝壳座落在城外,而那片贝壳就是我小屋外的月湖。白天在蓝贝塔塔上欣赏有如贝壳般美丽的月湖,而夜晚则在月湖湖畔欣赏月亮美丽的倒影,一天可以欣赏两次美景,那真的是很棒的一件事。」

「是这样子啊┅┅」

听亚修把景致形容的如此美丽,安琪莉娜不由得悠然神往,反观黛丝笛儿是毫无兴趣。

「亚修妳┅┅「果然」又迟到了。嗯,妳脸上的伤是怎麽一回事?」

传来了爱提娜精神饱满的声音,此刻她正神采飞扬的站在铁门旁,和昨天酒醉的情形完全不同,不过话中揶揄的味道却让亚修眉头一皱,不过这次亚修决定不予理会。

「这伤说来话长了,所以还是不说好了。」

亚修决定对这点保密,要是爱提娜知道这是黛丝笛儿跟安琪莉娜的杰作,不晓得她会怎麽想,只是,有人偏偏不能理解亚修的苦心。

「那个伤是安琪莉娜造成的。」

「说那什麽话,难道奶没有打吗?」

短短两句话,就让凶手现形,只看到爱提娜眼睛闪闪发光,兴奋的说道∶「真的吗,是奶們打了亚修吗?」

那种表情,就好像是希望自己也能打上一拳的表情,不过基於尊师重道的古训,亚修决定把这个想法从脑海中剔除,把老师的表情勉强解释成「担心」。只是,亚修的苦心又再度化为流水了。

「真希望我也能参加┅┅。」爱提娜终於忍不住说出了这句话,不过发觉一名老师似乎不该说这种话,所以在安琪莉娜跟黛丝笛儿的耳边,用亚修也听得到的轻声细语说道∶「下次有机会,一定要找我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