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魔乱世缘 > 第一部 之其四 杀机突现

希望各位朋友把自己看过的好书说出来与大家一起分享.谢谢

两个人除了脸上有些苍白,呼吸却已经恢复平稳,张著眼睛有些茫然的看著天上,她們刚刚并没有失去意识,周遭所发生的事物她們都很清楚,包括亚修救了她們、洛uo們施展治疗术,然後被莫名的力量震飞这些事她們都知道,只是没有办法活动而已。

「我有很多的问题想知道答案。」黛丝笛儿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

叹了一口气,安琪莉娜接著说道∶「我也是一样,反正我們现在也不能动,不如我們一样一样慢慢来吧。」

这大概是两个人有生以来第一次这麽的靠近,而且是用这麽和平的口吻说话。

「奶那一招叫什麽名字?」

露出了苦涩的笑容,安琪莉娜有些无力的说道∶「是什麽名字重要吗?它毕竟不能让奶认输,没有作用的招式根本没有取名的必要。」

乾笑了几声,黛丝笛儿讽刺的说道∶「那种烂招当然不能赢我,不过算了,我也是一样。」

这时体内的痛楚让黛丝笛儿冒出了冷汗住口不语,过了一会儿才说道∶「那又为什麽有人类能够进入我們两人合力布下的「封灵空间」呢?照理来说,人类应该没有这个能力进入其中才对。不,连看都不应该被看见才是。」

「我也不敢确定,不过我想也许是我們两股力量的融合之处,有互相抵销的小缺口而产生了破绽吧,毕竟我們的力量是有如水火般的不相容。」

勉强支撑坐了起来,由於身体的疼痛不由得让黛丝笛儿皱了皱眉头,不过她告诉自己,绝不能在安琪莉娜的面前呻吟喊痛。

转头往亚修的方向看了一眼,黛丝笛儿开口说道∶「是吗?那只能说这个人类的运气太差了,如果不是他进入了我們的封灵空间里,也不会枉死了。」

不愿意在黛丝笛儿的面前示弱,,安琪莉娜深吸了一口气後也勉强坐了起来,点点头表示同意。

在刚刚的战斗中,两人因为亚修的突然出现而分心,结果却无法躲过对方的攻击,同时中招,对手强大的力量全部蓄积在体内。而且神魔的光暗之力本不相容,就在身体将要被对方的力量给毁掉的同时,亚修的治疗术恰好施展在她們的身上。

治疗术的力量对她們来说是小巫见大巫,但巧就巧治疗术形成了一个亚修与她們两人的连接通道,而让在她們体内乱窜的力量有了一个宣的通道,结果就是亚修被这两股瞬间排出的光暗之力给震飞,而当场死亡。

「咦?那个人类刚刚好像动了一下。」也回头看了亚修一眼的安琪莉娜发出了不敢相信的叫声。

「可能吗?他等於是正面承受了我們两人的全力一击啊。」

黛丝笛儿不肯相信,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勉强提步走到了亚修的身前,察看了一下。

「这怎麽可能,我們两个人的力量难道弱到连一个人类都杀不死了吗?」看著亚修微微起伏的胸膛,黛丝笛儿不由得喃喃自语。

把手放在亚修的胸口,美目半闭的安琪莉娜收敛了心神,全神贯注的去感受亚修体内的状况。片刻之後,脸上有著惊讶的表情。

「我可以感觉到这个人类的身体内似乎有两股极大的力量保持著平衡,我想,也许是他同时接受了我們的两股力量,而让力量彼此产生中和,才让他还得以活著吧。」

「就跟他进入我們两人的封灵空间是一样的吗?这个人类的运气该说好还是该说差呢?不过┅┅那就是说我們两个人的力量都还在这个人类身体内棉,那正好。」

黛丝笛儿的手一伸,指向亚修的额头,不过没有预期中的魔法出现。无奈之下收回了手,往两旁看了一下,走向旁边的草丛中,搬了一颗石头过来。

「奶想干什麽?」

安琪莉娜满脸疑惑的看著黛丝笛儿,虽不晓得她想做什麽,但直觉得她的意图不善。

「很简单,我要杀了这个人类,取回我的力量。奶应该也是一样吧,我們彼此的一击虽然都没致对方於死地,但现在我的身体内还有奶們神族讨厌的力量在,一天不排除,就没有办法恢复我原本所拥有的暗之力。」

深吸了一口气,安琪莉娜一步向前站在亚修身前,看著黛丝笛儿的双眼说道∶「所以,奶打算用石头砸死他吗?」

「没错,就算只能取回一点点的力量也好,只要让我背上的双翼现形,我就可以回魔界慢慢养伤了。给我让开,安琪莉娜。」

黛丝笛儿的口气冷酷而又坚定,不过安琪莉娜仍然没有让路的打算。她知道自己同样失去了背上的双翼,那是光之力到达一定程度以上才会现形的双翼,可当作攻击的武器也可当作防守的盾牌用。

但最重要的是透过这羽翼,可自由的往返人、神两界,也就是这样,她才可以随时和黛丝笛儿在人间决战。

只不过,目前自己的体内仍有残馀黛丝笛儿的暗之力,让她无法恢复原本的力量,自然也就不能回返神界了。

黛丝笛儿说的没错,眼前的这个人类正如一个容器一样,储存了她們两人全力一击的力量,如果能够取回一部份的话,很有可能可以回到原本的世界,而自己如果能回到神界,则要驱除体内的暗之力并非难事。

如果说没她没有对黛丝笛儿的作法感到心动的话是骗人的,因洛uA怎麽说,她会沦落到无法回家的地步也可以说是这个人类造成的。

只不过,安琪莉娜还是不想杀了这个人。

她不愿意欠别人任何东西,那会变成她心里的一个负担,而且安琪莉娜总觉得,如果好好利用眼前情势的话,也许有让黛丝笛儿尝到失败滋味的可能性。

「但是,奶并不能确定,杀了这个人类所取回的力量,可以让奶回到魔界去,不是吗?甚至,在杀了他之後,我們在他体内的力量会完全消失掉也说不定,那不是更加毫无机会吗?」

脸上出现了动摇的表情,毕竟安琪莉娜说的有道理,而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猜测而已,但黛丝笛儿仍然嘴硬的说道∶「但是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不是吗?我再说一次,给我让开!」

安琪莉娜知道,自己的计策有些效果了,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奶想要┅┅违背自己的承诺吗?还是说,魔界的人都是不讲信用的?」

「奶在说什麽?奶居然敢说我是个不守信用的人?证据呢?证据在哪里!奶們神界的人都喜欢诬赖人吗?」

像是被踩到尾巴而跳起来张牙舞爪的猫咪一样,黛丝笛儿愤怒的指著安琪莉娜大骂,安琪莉娜不由得心里暗笑。

「战斗前我們不是有过约定吗?谁赢,谁就是主人。输了的人就要当对方一辈子的仆人,不是吗?」

「没错,但我們的胜负不是还没分出来吗?」黛丝笛儿还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对著安琪莉娜怒目而视。

「谁说没有?在我們失去意识的时候,还能动而且还救了我們的人就是这个人类了,难道这还不算是赢吗?」

黛丝笛儿感到哑口无言,冷冷的看著安琪莉娜,她知道她們的约定是建立在彼此的输赢,而不是在第三者之上,她大可以不理会安琪莉娜这番话。

但是,长久的战斗下来,她們对双方的个性、能力都非常的熟悉,自己在此刻如果杀了这个人,那往後安琪莉娜的嘲讽绝对不会中断。

而更糟糕的是,这个人确实救了自己一命,如果不计後果的杀了他,那会让自己往後在与安琪莉娜的战斗中心灵有破绽可寻,甚至有可能会因此而输给安琪莉娜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黛丝笛儿突然感到心里一惊,在之前无数次的战斗中她从没有想过「输」这个字眼,但今天却首次浮现这个念头。她知道,她已经棋差一著了。

而此刻如果不杀,那就等於是承认安琪莉娜的话是对的,那也会让自己落在下风。杀与不杀,黛丝笛儿都不能全身而退。

我可以死,但绝不能输给安琪莉娜,黛丝笛儿默默的告诉自己。既然连命都可以不要了,那回不回得了魔界甚至其它事又算得了什麽呢?

随手把手上的石头往一旁扔掉,心中下了一个要扳回一城的决定,一个要把「不杀」的理由合理化,而且把眼前的安琪莉娜也拖下水的非常手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