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二百三十节 勒索

     这明显不符合常理。

   如果换了是自己,一件想要的东西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我会怎么做?

   答案当然是抢。不顾一切地上去抢。哪怕为之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可是像这样在别人得手后,再重新提出要求,虽然以强大武力做后盾的要求肯定会获得满足。但是在过程是已经落后。甚至,要求物品也会因此产生意外而不完整。。。。。。

   天翔从不怀疑亚特兰帝斯人的智商。如果这群海族全都是一群没脑子的笨蛋,那么他们也根本不会在地球上呆这么久。更不会想要到在各大生物间挑起战争从中获利。但是,他们为什么偏偏要在时间上如此脱沓呢?

   就这样,满怀疑虑的天翔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个合理的解释。而飞机也在这时候抵达了指挥中心的停机坪上空。

   说是占领,一点儿也不为过。十余名荷枪实弹的海族人控制了整个指挥中心。只不过,他们没有伤害到其中任何人。不过是夺取了必要的通话权而已。

   他们手中的武器模样非常古怪。看上去,有点像是小型化的电能炮。天翔也仅仅是瞟了一眼便不再关注。因为实在没有那个必要。指挥中心里装有大量监视系统,足以从各个角度把这些东西拍下大量照片。等这些不速之客走后,自己有的是时间慢慢欣赏分析。

   笨重而难看的盔甲式服装,丝毫看不到面孔的钢铁盔罩,臃肿庞大的身躯,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改变。如果不是曾经在海底亲眼目睹过亚特兰帝斯人的真实面目,天翔恐怕做梦想想不到,现实中的海族人居然会拥有截然不同的两中模样。

   不知为什么,天翔忽然间想起罗森曾经捕获过的那条人鱼。那种生物不会说话,它们与亚特兰帝斯人之间的关系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不过,看样子海族人对于它们似乎不是那么很关心。。。。。。

   没有太多的废话,直接的要求就是最好的交涉语言。而天翔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惋惜或遗憾,而是高高兴兴地将卸下的冰块直接指给了海族。声言:这就是他们想要的东西。

   亚特兰帝斯人大概对冰块中包裹的金属球很感兴趣。但是,对于冰块本身,他们却好像见到了自己最可怕的天敌。所有海族人对这东西居然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退缩。他们相互推攮着,在距离冰块很远的地方就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把冰块溶化,取出里面的东西装在箱子里。”

   海族人随身携带了一只沉重的铁箱。按照他们的要求。士兵们将多余的冰块用铁撬砸下,直至冰块大小与箱中空间完全符合后,这才把它慢慢放入其中。至于那具镶嵌在其中的古代尸体,也被散乱地丢弃在一旁。随着温度的不断上升,灌注在其中的冰块也慢慢融解。使得整个尸体看上去,就好像是一滩刚刚从脏水中捞起的烂泥。

   天翔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海族人的整个动作过程。直到他们重新踏上传送点再次小时后,这才若有所思地唤过身边的卫兵,缓慢而清楚地说道:“准备飞机,我要马上回龙城。”

   一叠厚厚的照片,几张录制好的光盘,就是天翔付出了几十万奴隶性命换来的所有收获。

   秦广的生物实验室,是整个龙城除了****曾经居所外守护最为严密的地方。第六十四机动战队的精锐士兵们也在****身体完全恢复后,将自己护卫的目标转移到了这里。用句夸张的话来说,哪怕就算是一只没有配戴通证的飞虫想要进入这里,也会当场被数十道密集的死亡光线活活打成筛子。

   至于海族,那就更不用考虑。虽然天翔不知道那种瞬间传送装置究竟是以什么为目的依据。但是不管怎么样,如果没有人给出正确的坐标,恐怕他们根本无法在虚无的通道中前进一步。

   指挥中心可能存在亚特兰帝斯人安插的间谍。是他们给出了海族正确的传送坐标。或者,是那些在外面守护的士兵,也可能,是距离那里很近的其他人。。。。。。

   但是不管怎么样,秦广的生物实验室绝对是一个安全的地方。因为,包括天翔在内的所有“探路者”,现在都在其中一个只有他们几人知道的小房间内,神色严峻地看着挂在墙壁上投放器的画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探路者”也不奇怪。这里就是龙城最为机密的地方。士兵当中可能会出现反叛者。但是对于绝对服从自己的“探路者”,这样的可能根本就不存在。

   “奇怪!看上去,他们好像非常惧怕那些冰。”欧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颇为诧异地说道:“你们注意到没有,那些海族人,他们从头到尾就没碰过那些冰块一个指头。只是在我们的士兵把箱子关上之后,他们才抬上箱子离开。”

   “的确很奇怪。”秦广点了点头:“天翔带回来的冰块样本我已经反复检查过,并没有什么异常。当然,进一步的仔细检验需要时间。不过,就冰块本身来说,除了温度低一些,再也没有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地方。”

   “会不会是里面包裹的那些尸体?”战风插话道:“亚特兰帝斯人所说的威胁,难道是指他们?”

   “不可能!”旁边一直没有开口的天翔摇了摇头:“注意看这个画面,这名搬运箱子的海族人,正好踩在尸体的手臂上。但是他却丝毫没有表现出之前那种惊恐和惧怕。甚至他还狠狠碾了碾脚,把尸体的烂肉完全踩碎。就好像那是他的仇人一般。如果要说威胁,肯定不会这样。”

   “难道,问题的关键还是那些冰块?”欧琴有些疑惑。

   “这得问秦广。”天翔无奈地耸了耸肩膀:“他是我们当中在这方面最有研究的家伙。他要是不知道,那么我们就都不会知道。”

   “研究不是一句空话,这需要时间。很多的时间。”也许是对这样的说法感到不满,秦广狠狠瞪了他一眼:“给我一个星期。但是我不保证就能获得最终的答案。不过,对于那些武器,我倒是可以试试仿制的可能。”

   他所指的,正是画面上亚特兰帝斯人手持的怪异武器。

   “尽快吧!”天翔轻轻点了点头:“我得回到莫斯科去,在那里盯着奴隶们干活。如果再发现一个同样的金属球。我们必须抢在海族前面下手。我可不想被别人当成笨蛋和傻瓜驱使。这些资料就留在这里。一旦有所发现,马上向我报告。注意,从今天起,任何机密绝对不能再用电报传递。必须由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当面以思感转达。只有这样,才能避开海族无孔不入的窥探。”

   奴隶挖掘队的损失异常惨重。五十万异族奴隶,活下来的不过一万多人。其余的,不是当场被破碎的冰块活活砸死,就是掉在冰冷的海水中变成了硬梆梆的死尸。这对于想要尽快挖开冰山弄清其中秘密的天翔来说,实在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

   尤娜族中的狩猎者数量相当庞大。五十万人口的损失也不过其中数分之一。可不管再怎么样,他们毕竟都是人,都是能够在建立新文明中最为必须的人类。因此,这样的惨剧,对于龙族来说,根本就是一种巨大的损失。

   与死亡奴隶庞大的数字相比,伤亡士兵的数量显然要少很多。这固然是因为灾难来临之时,很多士兵都聚集在车辆周围得以快速离开现场。更重要的,还是直升机救援的拯救对象,首先以他们为主的缘故。

   异族是人,龙族也是人。但是在人们的下意识观念中,已经具有了相当的局限性。这大概就是国家和民族观的最初体现吧!

   作为一个继承了古代所有知识的狩猎者,天翔很明白这种观念能够对文明的重建起到多大的作用。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几百万异族奴隶的地位还暂时不能更改。毕竟,他们是战败后的被俘者。轻易让他们拥有和正式族人同样的权利,这对族群的整体控制与族人凝聚力而言,实在没有任何好处。

   冰山必须继续开挖。担负主要劳动力的奴隶,也必须狠下心肠来继续征召。

   三十万刚刚抵达北都的异族人,在荷枪实弹龙族士兵的威逼与押送下,从已经抵达的目的地,重新又踏上了曾经走过的道路。只不过,为了节省时间,北都所有的运输车辆与飞机,全都装上了这些面容呆滞的奴隶。在尊敬的大族长看来,只要能够尽快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在这些几乎和消耗品没有什么两样的奴隶身上花费一些宝贵的能源,也算是一种值得的等价交换吧!

   挖掘,仍然在继续。没有任何安全保障的奴隶们,仍旧必须面对死亡的可怕威胁。当然,激光器的使用已经被加以限制,可是,谁也不能保证,从冰山上落下的散碎冰块,就能百分之百的好像长了眼睛一样,不往自己光秃秃的脑门上砸。

   一星期过去了,因为落水、坠物等原因造成的非正常死亡,已经使得奴隶挖掘队死亡了数百人。而且,这个数字还在继续扩大。

   付出,当然有所回报。一个同样被埋藏在冰块中的金属球,再次被人们发现。同样,天翔的喜悦仅仅只维持了几秒钟,跨越传送门而来的海族战士也以最快的速度从他手上将之取走。

   沮丧,好像一剂可怕的毒药,充斥了天翔思维的所有空间。使得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愤怒,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激动。他只觉得,自己和海族相比,根本就是一个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孩子。只能任由大人肆意夺取那些本应属于自己的最宝贵玩具。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孩子当然不能反抗大人的意志。可是孩子却拥有属于自己的狡诈和精明。虽然,在大人看来,这样的狡诈就好像一种无用的小聪明一般,根本瞒不过自己的眼睛。

   天翔实在无法想象,在诸多记载中被描述成智慧象征的亚特兰帝斯人,竟然会是这样一副丑恶的模样。他们应该是地球上最为自私的种族。仅仅是为了自己而活。对于他人的帮助,也不过是出于同样的目的。

   但是反观自己,难道不也是这样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天翔实在没有理由指责任何人。生存,是一种最为自私的事情。在这方面,根本来不得任何迟疑和软弱。

   亚特兰帝斯人的态度,实在令他不得不重新审视两族之间的关系。而对于那种神秘得令海族人紧张万分金属小球,也成了天翔最想获得东西。

   冰块肯定对于海族有某种古怪的制约力量。这一点从两次录像中都得到了证实。尤其是第二次,天翔故意在将金属球交给对方的时候,非常“不小心”地沾染上一些半溶冰块所化的冷水。他满意地看到,海族甚至根本就不想去与之触碰。他们只是小心地用一块厚厚的毛毡接过,仔细擦拭干净后,这才把它塞进了厚实的铁箱。

   或许,这是一个值得利用的机会。。。。。。

   北面的冰山很大,大得可怕。一次大面积崩裂造成的倾覆,不过只占到其中相当微小的一部分。如果按照冰山发掘面积与金属球出现的规律来看,这种被亚特兰帝斯人一再夺走的东西,似乎在这片冰山下,应该还有很多。。。。。。

   继续挖掘,继续发现,继续期待,已经变成了天翔最为关注的事情。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将所有注意力全部放在北方。有两条来自龙城的绝密消息,也让他的大脑思维开始了必要的运转。

   两条消息都是由战风从龙城飞抵莫斯科当面向他告知。也只有这样,才能彻底避开海族人那无孔不入的耳目。

   手术后的尤娜已经恢复健康。脑力思维与预期的一样,并没有受到任何损坏。苏醒后的她向欧琴等人提供了一个相当重要的消息——那枚曾经被用来与龙族联络的意识承载器,就是“探路者”必备的应有资源之一。

   “和我们相比,尤娜的应用资源数量相当多。”说到这里,战风脸上不由得流露出一种感慨的表情:“还记得吗?当初我们的应用资源,不过是一台太阳能学习机和部分破烂的书籍罢了。而据尤娜声称,她所拥有的应用资源整整多达数百件。其中甚至包括一整套崭新的单兵战斗盔甲。这和那个时候的我们比起来,根本就是富翁和叫花子啊!”

   “这些东西在哪儿?”对于战风的感慨,天翔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他所感兴趣的,显然是远比这些更加重要的实物本身。

   “就在新莫斯科城下最深处的一个地窖里。说来可笑,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些东西究竟有什么用。以至于从她成为异族领袖后,根本就没有使用过它们。如果不是秦广偶然间问起,恐怕她根本就不会想起这些东西的存在。”

   “马上发报通知秦广,让他把第六十四机动战队派来。这件事情只能有我们几个人知道。绝对不能传到海族人耳朵里。”

   “怎么?你要把东西运走?”战风凝神点了点头:“非得调动第六十四机动战队?别的部队不行吗?”

   “不是不行,而是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其它选择。”天翔神色冷峻地叹道:“我不知道海族在我们当中究竟安插了多少间谍,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用什么方法监视我们。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支部队是我们目前最后的希望。虽然他们数量很少,但却是族中最精锐的武装力量。而且,在当初建立时,他们就已经被我们逐个洗脑。如果连他们都信不过,那么我只能对海族举手投降了。”

   也许是这番话对于沉重,战风也陷入了沉思之中。良久,这才重新开口道:“还有一个消息,你听了,或许会觉得是个意外的惊喜。”

   “哦?是什么?”

   “还记得你派人第二次送来的海族出现录像吗?猜猜看,我们在上面发现了什么?”

   (新的一周到了,大家继续投票砸我吧!不要怜悯我,不要可怜我,尽量砸我,我有快感。。。)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