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二百二一节 丈夫

     “你就是尤娜?”拥有一头火红色头发的男子朝着高台仰面问道:“那名被困的“探路者”吗?”

   “不错。”放开意识的尤娜疑惑地答道:“我好像。。。。。。并不认识你。”

   “我叫****,也是一名和你一样的“探路者”。”红头发的男子温和地笑了笑:“别着急,我们一定会救你出来。”

   这句话应该算是一种预先给出的安慰吧!因为在那之后的两天时间里,龙族空降部队一直在不停地扫清外围所有异族据点。直到整座城市完全被己方控制后,这才在后继空运部队的协助下,在城市周边建立起一道坚固的防线。将新莫斯科牢牢包裹在了其中。

   以天翔为首的一干上位者,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安然抵达。

   “是谁把你变成这个样子的?”

   尽管在意识空间内早已见过尤娜的惨状,可是当自己亲眼目睹实景的时候,天翔还是忍不住有种想要将这一切始做蛹者狠狠痛打一顿的强烈欲望。他实在无法想象,一个活生生的人类,居然被别人当成可堪使用的工具,在这样的环境下苟延残喘。

   “除了那些把我们视作宿敌的人之外,还能有谁?”尤娜神情木然地答道:“那个时候,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未来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渡过。。。。。。”

   “53号执行体。。。。。。” 天翔狠狠捏了捏自己的拳头,沉声道:“难道,你就没有任何防备吗?”

   “防备?我怎么防备?他的外表和人类根本没有什么两样,如果不是他当面对我道出自己的实际身份,恐怕直到现在我都还被蒙在鼓里。”

   “你是说。。。类人的变异体?”

   “。。。那是你给它们设置的专有称谓吧!可是对我来说,它们就是一群魔鬼,一群最可怕的魔鬼。。。。。。”

   尤娜的噩梦是从五年前遭遇那个男人的时候开始。作为一名具有古代俄罗斯人血统的 “探路者”,尤娜表现得不可谓不称职。相比天翔等人的发展过程,尤娜大概算是所有“探路者”中最为幸运的人吧!刚刚从基因库中诞生的她,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成为了一支当时拥有上万人口族群首领的养女。也正因为这样,程序设定必须经历的很多东西尤娜都是一片空白。也只是在六岁那年,她才从随身电脑的提示中,得知自己“探路者”的真实身份。

   一个数量上万的族群,在任何时候都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虽说北方冰原气候寒冷,但是凭着独特的食物来源,这些由继承了俄罗斯血统的狩猎者多少也还能填饱肚子。再加上从幼年时代便显示出卓越领导能力,并且得到族人一致爱戴的尤娜,在老族长去世后,理所当然成为了族群的新任领袖。

   (对于异族人拥有的食物来源,很多读者大概已经猜到。就算没有猜到也不要着急,老黑会慢慢告诉你。千万不要着急,耐心点,慢慢看下去,嘿嘿嘿。。。。。。)

   那个时候,她只有十三岁。

   西伯利亚,是一片充满神秘和希望的孕生之地。而面积在战争作用下已经大为缩小的贝加尔湖,仍然在发挥着它从远古时代就具有的保温功能。从残留书籍中熟知历史的尤娜,带领族人在这里建立了属于自己的聚居领地。新莫斯科,也因此得以命名。

   族群要扩大,并吞与征服当然是最为理想的手段。爱好和平的尤娜尽管对这样的举动相当反感,也一再严令自己的族人不得以同样手段对待其它族群。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人也能以同样的态度面对自己。无奈之下,尤娜只能按照遗留资料的显示,找到并开启一系列古代军事遗迹。利用风能获得的电力开动那些巨大的古代机械,制造出拥有可怕威力的枪械和武器。机动灵活的三角摩托,还有装甲厚重的巨型坦克,都是在那个时候定型并量产的东西。

   武装到牙齿的尤娜族群仍旧保持着自己和平的理念。“探路者”拥有的知识与古代遗迹中生产的大量武器,使得整个族群实力大幅度提升。对于一群不甘被欺负的狩猎者来说,这当然是一件好事。可是对于其它具有强烈侵略意识的部族而言,这根本就不亚于是给现成的奴隶装备了可怕的牙齿。虽然奴隶本身根本不会对旁人造成任何威胁,可是在恨得牙直痒痒的旁人看来,却也实在无奈。

   于是,大批无法赢得战争的其它部族,纷纷加入了尤娜的族群。当然,这些族群首领的目的完全一致。他们打的如意算盘,就是想要在全族加入对方后,获得各种先进武器的秘密。将之转而自己所用后,从而控制并吞这个可怜柔弱女人手中的所有东西。甚至,还包括她自己的身体。

   这样的计划,只能以险恶和毒辣一类的词语来概括。但是连计划制订者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显然忘记了黑暗世界中至关重要的最根本原则。

   人,都是自私的。尤其是在连最基本温饱都无法保证的情况下,一顿饱饭所具有的诱惑力,那是任何威胁和死亡都无法比拟的魔鬼。

   合并的要求,尤娜相当赞成。年轻的她毫无防备。只是吩咐手下的族人发给这些新加入者足够的食物。而这样一顿简单的吃食,已经相当于普通狩猎者平常数天的口粮。

   狩猎者生存的最大目的,就是为了填饱肚子。族群间时常爆发的战争,其原因也来自食物的短缺。虽然吃人并不道德,而且在情感上多少也有些不能接受。但那毕竟是能够下肚的食物,是能够转化为身体动力的营养品。总好过一天到晚饿得发慌见了什么乱七八糟都想往嘴里塞的时候。而且,那东西的味道比起虫肉来,也的确好吃得多。

   一时间,加入尤娜族群的外来狩猎者感觉就像从地狱来到了天堂。巨大的生活水准差别与自己前后享受到的两种待遇,就算是一个从幼儿时期连爸爸妈妈都叫不出来的傻瓜,也能分清其中的优劣。

   想要在这种情况下发动政变加造反,自然连门儿都没有。不仅如此,有些对尤娜抱有相当好感的外来狩猎者甚至在吃饱肚子后的第一时间,就将自己所参与的全部阴谋一一检举。他们心里很清楚,与其跟着一个连最基本温饱都无法提供给自己的笨蛋首领造反,还不如趁早将之出卖,让这种难得的幸福生活延续得更加长久一些。而自己也还能够因此而分到几块特别鲜美的嫩肉。

   就这样,在这种奇妙的心理作用下,尤娜的族群在获得武器装备后,非但没有因为战争减员。反而在短时间内通过这种几乎是白白送上门的“合并”,将原本万余左右的人口扩大了近百倍。一个个族群聚集点就这样在白雪皑皑的冰原上建立起来。

   人口一多,耗用的食物数量自然也要增加。拥有庞大存粮的仓库容积再大,也总会被吃完的一天。几年后,在经过与与族中主要人物反复商议后,尤娜最终决定,举族迁移往南,向那片遥远陌生的温暖之地,重新寻找新的适宜居住区。

   尤娜的噩梦,也从此开始。

   迁徙是一件必须经过充足准备和细致查探的大事。因此,尤娜向南方派出了大量侦察人员。他们在带回各种情报的同时,也将自己遭遇到的一些小部族带回合并,成为族群的一部分。彼得罗夫斯基,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尤娜眼前。

   相仿的年龄、英俊的外表、不俗的谈吐、还有与自己相同的古代俄罗斯血统。所有的这一切,都成了让尤娜着迷的原因。而对方在了解这名年轻女族长的一切,尤其是得知她是一个背负重责大任的“探路者”后,拥有金色头发与幽蓝眼珠的年轻男子,便公开向她示爱,在没有任何难度的条件下,获得了尤娜的所有。

   爱情,是令人迷醉的。陷入爱情罗网中的男女也是令人羡慕且无法自拔。不过,以这对结合速度快得惊人的男女来看,女方的专注程度显然要高于男方。甚至,应该说是盲目。

   权力的分化瓦解,也在暗中一步步进行。

   大概是因为从未享受过太多父母之爱的缘故吧!尤娜对于这名叫做彼得罗夫斯基的“丈夫”相当满意。她惟恐对方有任何不满的地方,将自己拥有的一切全都交与他分享。却丝毫没有发现,当自己的权力逐渐架空之时,也就是美丽泡沫破碎之际。

   沉浸在爱情中的女人是狂热的,尤娜也不例外。为了向彼得罗夫斯基表明自己无比的爱意,尤娜将族中大小管理事务全部交给了他。食物的获取、武器的生产、新兴城市的建设。。。。。。所有的责任和义务,全都转换了另外一个拥有者。就这样,当英俊的男人在不动声色间掌握了族群一切的时候,深爱对方的尤娜却在一次从睡眠中醒来后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变得完全僵硬。再也无法像往常一样动弹。

   “亲爱的,我给你做了一次小手术。把你的身体器官重新优化组合。只保留了你最为有用,也是最为聪明的大脑。以及维持你生存必要的食物供应系统。至于别的部分,我已经切断了它们与中枢神经的联系。要知道,我是多么爱你。我要你在床上做一个幸福的,永远也不会为生活发愁的女人。”

   这话说的没错,从那以后,尤娜的确过着一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这倒不是因为她自己想要这么做,而是因为完全瘫痪的手脚根本无法再承担起它们应有的责任。

   当权力被完全架空时,族长的存在也就成了一种无用的摆设。但是尤娜不同,她在族人中拥有极高的威望。安排一场意外的死亡,非但不会收到应有的效果,相反,还会引起众多族人的猜疑。所以,彼得罗夫斯基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杀掉妻子取代她的位置。他所需要的只是权力,能够号令全族的权力。而这样的权力,必须依靠尤娜的存在来体现。

   至少,在自己没有完全获得族人认同的情况下应该如此。更何况,对于他来说,一个活着的尤娜,远远要比一具冰冷的尸体更加有用。

   “探路者”的基因与常人不同。独特的组合方式与优选出来的特异种类,使得他们具有超越人类的各种能力。尤其是大脑的进化,更是达到了极高的开发程度。对于某些功能独特的生物机械来说,无疑是一座有着无比潜力的巨大金矿。

   高科技武器的生产、日常人口管理、物资的调拨。。。。。。所有的一切事务都需要进行细致的操作。为了解决这些繁琐的事情,古人发明了电脑并将之大量使用。彼得罗夫斯基手上没有那么多电脑,他有的,不过是几台从遗迹中发现的老旧古董。可是,凭借着丰富的科技知识,以及对生物能力的了解程度,他做出了一个最大胆的决定——以尤娜的身体为主导,辅以各种脑波增强设备。将之与各个需要部分所连接,最终变成一台半人半机械的终端控制器。这样做,既能让这个女人活着为自己所用,也能彻底打消那些对她忠心耿耿族人的猜疑。只要在适当的时候,让其中部分人等进入到那间独特的屋子,与他们的首领小谈一番,哪怕疑心再重的人,也会当场打消自己的所有疑虑。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被蒙蔽。一些对彼得罗夫斯基有所不满的族人,千方百计获得了尤娜的单独联络机会。在得知其中所有秘密后,他们成为了忠于尤娜的心腹。那只信息承载器的出现与引导龙族军队进攻的小部队,也出自于他们之手。

   控制尤娜非常简单。那些取代头发连接其身体与脑波扩散器的电线,能够根据电流的大小产生对身体的部分刺激。加之彼得罗夫斯基异常冷酷地将尤娜体内最敏感的神经末捎全部集中在某个摩擦点,使得这样的刺激也变得越发强烈。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一把迟钝的刀子在割裂你身体最为敏感部分的肌肉。在伤口刚刚感觉到疼痛,并且在剧烈痛感做用下,已经有些麻木之时,忽然停止刺激。数秒钟后,也就是肌肉刚刚获得恢复的时间,同样的刺激再次开始。就这样,周而复始,让你随时保持一种清醒的状态被痛苦所煎熬。

   这样的酷刑,哪怕就算意志力再坚强的男人都无法忍受。更不要说是一个柔弱的女子。

   尤娜也曾经想到过死亡。可是当时的她连自杀的能力也没有。仅仅只剩下大脑能够自由活动的她,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无奈之下,她只能屈辱地活着。以一种俯首贴耳的“忠实”,换来丈夫对自己的信任。并且期待着,能够有一天彻底摆脱这种最为悲惨的生活。而她的实际作用,也完全由一个女人,变成了掌管全族大小事务的中央控制“电脑”。

   电脑,没有自主权。它们只能被属于自己的主人所控制。。。。。。

   听完这段充满辛酸血泪的回忆,在场的所有“探路者”都没有说话。良久,站在高台下仰望着尤娜的天翔这才满是同期地长叹一声,对旁边两名侍卫道:“去,把那个家伙带上来。”

   他所指的,正是尤娜的丈夫彼得罗夫斯基。突击部队在一个宽敞的房间里,发现了他的踪影。那个时候,他正手忙脚乱地指挥一干异族士兵进行还击。只是无法抵挡龙族猛烈的火力而被俘。

   天翔缓步走了过来,仔细端详着面前的金发男子。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曾经亲眼见过类人那血腥独特的生育方式,恐怕连他自己也无法想象,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非人兽类。

   “哧拉——”随着天翔双手的猛然发力,那件罩在对方身上满是血污的灰色大衣,顿时从中分成两半,仿佛一堆没用的破烂一般,摇晃着掉落在冰冷的地面上。

   (结婚幸福的,然而,如果有一天当你从梦中醒来,发现你身边心爱的女人举着一把菜刀在拼命割你的肾,同时用最温柔的声音告诉你,想要养活她,就必须卖肾弄个几十上百万。老天!你会怎么想?今天是十五,手上有票的兄弟,十五十五的砸老黑吧!)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