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二百一九节 空间

     几天后,几辆卸除了装甲的轻型汽垫车从北都出发,沿着那条不甚平直的大路,向那座北方传说中的异族城市飞快驰去。

   车上所载的,是以瓦列里为首的一干被俘军官。还有数名龙族陪同人员。他们的任务,除了看押,更重要的,还是负责与异族人建立相关的联系。

   矛枪加虫壳这样的标志,在黑暗世界中所代表的意义本是企求投降。不过在很多时候,却是停战与和平的象征。在没有橄榄枝可用的情况下,这样的组合本身就具有相同的意义。

   派人与异族接触并谈判,这是天翔力排众议后获得的结果。当然,就在使者出发当天,对此不抱任何希望的战风等人甚至直言:“这样做根本没有任何结果。除了白白给那些吃人生番送去几个大活人当点心外,唯一能够收获的,恐怕只有几天后对方大发善心给我们送回来的几根骨头。”

   虽然是笑话,天翔也没有将之当真。可是由此也能看出,对于没有决出战争胜负的谈判,往往不会收到想象中那种实际效果。

   半个月后,派出的使者终于得以返回。他们带回的消息和战风等人的猜测一样,异族人根本就不想进行什么和平谈判。用惊魂未定使节的话来说:如果不是瓦列里等一干战俘极力要求的话,恐怕自己早已被那些可怕的吃人者撕成了碎片。

   “要打就打,没什么好说的。能够用你们的新鲜肉来换换口味儿,实在最好不过。”

   这是异族统治者给出的回复。坚决、彻底、没有任何商量可言。

   然而,这并不是唯一的收获。在说完这番话后,使者以一种相当古怪的表情,从怀中摸出一个形状混圆的金属物件,径直递到了天翔手中。

   “这是离开莫斯科时,一名异族人在城外偷偷塞给我们的东西。具体的作用我也不是很清楚。只不过,那个人当时的神情十分紧张。他一再恳求我们,一定要把这东西当面交给大族长阁下。路上我们已经仔细检查过,里面没有任何爆炸物。至于其中的构造,我也不是很清楚。”

   天翔闻言不由得一楞,在他的记忆中,似乎没有任何在异族方面的亲戚或朋友。不过为了小心起见,他还是按照惯例放出思感,对这团莫名的金属仔细查探一番,确认没有任何危险后,这才饶有兴趣地拿到手中翻看起来。

   “那人长得什么样?”看着手中的物事,天翔突然问了一句。

   “当时天色很暗淡,他穿着一件相当宽大的衣服,相貌也非常模糊。不过从体形和声音上判断,应该是个男人。”

   “男人。。。。。。有意思。” 天翔自言自语着,仔细端详着手上的金属球。似乎想要从中发现什么能够找到的线索。。。。。。

   忽然,天翔脸上一紧,神情也随即变得严肃起来。只见他死死地盯着球状物上一道细小的接口看了半天,这才慢慢抬起头来。不动声色地摒退左右,待到房间里只留下战风、秦广两名“探路者”后,这才带着一种难以置信般的疑惑表情,用微微颤抖的双手将金属球递拉过去。。。。。。

   “怎么会这样?这。。。。。。这是怎么回事?”

   也许是天翔古怪表情的作用吧!在接过圆球的时候,战风一直在猜想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可是,当他伸出的指尖刚刚触及球体表面的时候,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顿时贯穿了他的全身。战风只觉得,自己的所有思维已经和这个小小的金属球结合在了一起,再也无法分离。甚至对于自己脑海中存在的问题,也在这一瞬间获得了解答。那种突如其来其来的惊骇,使他不顾一切地大声叫了起来。

   “你也有相同的感觉?”天翔沉声道:“怎么样?感觉是不是很非常奇特?”

   “是。。。。。。可是。。。这是怎么回事?它好像。。。能够和我们交流?”

   “我也不知道。。。。。。”

   没头没脑的对话让一旁的秦广大为好奇,不由分说地走上前来,一把从战风手中将圆球抢过。同样,在他的手掌刚刚握住球体的瞬间,大张无法合拢的嘴唇,仿佛金鱼般鼓涨的双眼,已经说明他所感受到的同样情绪。

   “这是一个会说话的球?不,应该是一个拥有独立意识的物体?也不对,或者说,它根本就是一个有生命的活物?”

   各种猜测在三人的脑海中一一冒出。虽然连他们自己都无法判别其中的真实性。但是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实在是没有其它其它更好的解释。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握住圆球的天翔抬起头来看了看旁边两人,只见对方的脸上也和他一样,满是疑惑的思考和惊奇的神色。想要从他们那里获得问题的答案,看来也不会头任何结果。。。。。。

   就在这时,一道明显不属于他们当中任何人的思维意识,突然出现在三道密切交流的脑波能量中。就好像在平静的水面上投下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子,却足以掀起一片密密麻麻的波纹。

   “你好,我的朋友。”

   “你是谁?”天翔三人一惊,几乎同时向手中的金属球问道。很明显,陌生的意识正来源于那里。

   “我叫尤娜,是这个意识承载器的主人。也是一个和你们拥有同样基因的“探路者”。”

   “意识承载器?”

   “我们的同类?”

   “这怎么可能?”

   尽管对方的回答已经非常清楚,可是三人的习惯性思维仍然接二连三的放出了成串的问题。一时间,差点将这道陌生的意识硬生生地淹没在其中。

   “天!你们拥有的思维能量实在太强大了。”金属球中传来的女声惊呼道:“请赶快将你们的能量弱化一些,我实在无法同时承受如此强大的询问意识。”

   闻言,三人心中一凛。连忙收回了自己的交流意识,天翔也适时地将一道柔和的脑波能量释放到其中,将这股微弱的陌生意识安全地包裹在其中。

   虽然仅仅只是意识,但是其中那种异常的亲切感却令三人无比熟悉。单凭这一点他们就已经能够断定:这道意识的主人,的确是和自己拥有同样身份的“探路者”。

   尽管对于面前怪异的物体感到无比震惊,天翔还是强压下心中的种种疑问,用眼色示意战风、秦广二人在自己对面坐下后。这才重新放出一道能量不甚强烈的询问意识,慢慢进入了圆球的思维空间。

   “很抱歉,我也知道这样做实在很无礼。可是,现在我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和你们取得联系。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的话,我也不会这样做。。。。。。”

   “从你的思维能量中,我们的确能够感受到你是一名“探路者”。可是,你的实际身体在哪儿?毕竟,我们所能感应到的,仅仅只是你的精神能量而已。”

   “我的实体距离你们相当遥远,如果不是得知我的族群与你们之间爆发战争的话,恐怕我也不会出此下策,用这样的方法来面对你们。”

   “什么?”听到这里,三人不由得齐声叫了起来:“你的族群?你是说。。。。。。”

   “不错,我就是你们口中异族的最高领袖。也是目前新莫斯科的主人。这个意承载器,就是我用来和你们交流的必要工具。”

   “原来如此。”天翔释然地点了点头。旋既问道:“既然你知道我们的身份,为什么还要和我的族群发生战争?甚至当面羞辱我派出的和谈使节?甚至以扩大战争相威胁?难道说,这就是一名“探路者”所应该做的吗?”

   这样的问题也是战风和秦广两人最想得知的秘密。一时间,原本得知对方身份后油然而生的那种亲切感顿时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则是另外一种充满了猜疑与冷漠的思维。

   “对不起,请相信那不是我的本意。”尤娜的思感节奏急促地回应道:“真的,我绝对没有想要和你们为敌的想法。事实上,如果不是出于无奈,我也绝对不用这样的办法和你们取得联系。我只希望你们帮帮我。同时也是在帮助龙族和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类。”

   “有那么夸张吗?” 天翔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冷淡地答道:“虽然你是“探路者”不假,可是也不能用大帽子压人。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类。。。。。。哼哼哼!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子吗?别以为你的实体不出现我就拿你没办法。这东西不过只是你的精神能量增幅器而已。我完全可以顺着意识来源找到你的实体所在,用纯精神攻击让你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当然,如果你还想让我继续相信你所说的话,那么就必须先拿出一点值得我们相信的东西。至于那些没有逻辑的空话,还是留给你自己慢慢欣赏吧!”

   “我真的没有骗你!”感受到天翔话语中态度的尤娜焦急地喊了起来:“我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你的思维感知能力足够强大,那么,顺着我在承载器里留下的意识坐标,你完全可以感应到我现在处境。”

   这样的要求天翔当然不会拒绝。当下,一道强劲无比的思维能量在金属球的引导下,依靠着那股来自远方若有若无的意识,将探测的触角飞快送向了遥远的北方。在任何实质物体都无法阻挡的情况下,猛然冲进了一个被思维包裹起来的狭小空间。而那些从外界无法感知的东西,也清楚地呈现在他的“眼”前。使天翔看了,不由得将自己故意做态的伪装全部收起。转而以一种惊骇的神情,认真注视着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一根约有十余米高的粗大石柱,赫然矗立在思维空间的中央。就在石柱的最顶端,俨然站立着一个面容娇好的女人。只不过,她似乎是被某种物体牢牢固定在高台之上。身体显得极其僵硬,丝毫看不出任何可能活动的迹象。

   如果仅只是如此,那么也并不值得大惊小怪。真正让天翔觉得震撼的,还是女人头顶上上那一根根细长的“头发”。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他所熟悉的任何一种发丝,而是完全由五颜六色电线构成的一团人工合成物。电线的源头紧密地插拢在那颗苍白混圆的头颅内,而它们的另外一端,则完全发散开,以一种蓬松的状态,径直插进了周边墙壁上那一个个微小的突起中。

   这是尤娜利用思维能量制造出来的虚拟空间。也是她目前身处的现实环境。这样的环境虽然只是能量构成的非实质体,不过,却也是制造者本身所在的最真实反映。

   一个人,可能会撒谎。但是从其大脑中发射出来的第一外界感知意识,却永远诚实。毕竟,充当身体摄像镜头的眼睛,永远也不会做出欺骗大脑的事情。

   “你。。。。。。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天翔尽可能以最为冷静的口气询问着。他很清楚,任何一个正常的人类,都决不会是这般模样。除非,是别人因为某种原因,让她不得不变成这样。

   “意识承载器的能量不多。一时间我也无法告诉你更多的事情。”尤娜焦急而无奈地说道:“我只求你帮帮我摆脱目前的困境。当我们见面后,我自然会回答你提出的任何问题。”

   “你现在哪儿?”

  

   “我的身体在新莫斯科。也就是你所说的异族人首都。”

   “太远了。” 天翔轻轻摇了摇头:“更何况,你的族人对于我们抱有相当的敌意。除了战争,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办法能够帮你。”

   “战争也好,阴谋也罢。只要能够帮助我的人民摆脱目前的困境,你使用任何方法我都可以接受。”

   “接受?”天翔讥讽地笑了笑:“就算所有族人全部战死,只要自己能够重获自由也在所不惜。是这样吗?”

   “我误解我的话了。”尤娜惨然一笑:“我对自己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现在的我和一具行尸走肉没有什么区别。我只希望,你能够解救我的族群,把他们与龙族合并。成为重新建立文明的最后力量。”

  

   天翔皱了皱眉:“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是别人把你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是的。确切的说,他控制了我,也就控制了整个族群。他利用我的思维意识向所有人发布经过修改的强制命令。看到我头上和身后的那些电线了吗?那就是强制命令的来源。而我所在的这个房间,则是一个巨大的思维过滤器。它会把我所有的自主意识全部隔绝在内,再把其它经过修改的命令意识加以散步。用这样的办法对整个族群进行掌控。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就是所有俄罗斯后裔心目中的领袖。同时,也是一个命令意识连自己大脑也无法突破的傀儡。如果不是你拥有意识承载器的话,恐怕直到死,你也绝对不会知道我的存在。”

   震撼,绝对的震撼。

   如果说,之前天翔心中还有那么一点疑虑的话,此时也被对方的这番话打消得一干二净。意识空间内的交流不同于语言模式。尤其是像这样在能量构成的虚幻中,更是必须以真实状况加以反映。否则,因为欺骗导致的最微弱神经波动,都会将整个意识空间全部吞噬。而空间制造者与参与者双方都无法从中脱困。最终只能随着意识能量的彻底丧失,成为两个没有自主意识的白痴。这样的举动,任何一个头脑清醒的人都不会尝试。

   因此,尤娜所说的这一切,绝对真实。尤其是她所说这种被控制方法,天翔也仅只是在古代资料中有所见闻。却连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亲眼见识到这种最为可怕却难以想象的事情。

   “我会帮你。”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说道:“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弄明白一件事。究竟是谁把你变成了现可战胜的神人大军就被消灭了一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