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二百一十四节 情报

     军队的装备来自莫斯科。从大量装备军队的枪支弹药,到威力强大装甲厚重的巨型坦克,无一不是如此。至于那条曾经被提到的“萨姆”生产流水线,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说得明白点,瓦列里这个将军,不过是一个给别人看家的狗罢了。而且,还是一条经常吃不饱的狗。虽然他拥有主人给予的强大武器,却仍然只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角色。只能依靠私下抢掠来填饱自己的辘辘饥肠。

   寒冷,大概是人类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虫子之外最大的敌人。古人在迫不得已之下以“天伞”遮蔽太阳的举动,使得这一可怕的恶魔在地球上肆无忌惮地横行了整整六百年。在摧毁了自然界中几乎所有的生物后,它也在无比的寂寞中,重新筛选出一批经历严酷环境考验存活下来的强悍种群。而这样做,导致的最直接后果,就是食物结构的彻底改变。

   从地理位置上看,西伯利亚平原接近于寒带。虽然那里的土地肥沃无比,千万年沉积在土壤中的各种微量元素,使得这片土地在古代成为了著名的粮食产地。并且在贝加尔湖的调节作用下,那里周边地域的气温也明显要温暖得多。但不管怎么样,在失去了太阳的前提下,所有的一切都只能被冰雪所掩盖。。。。。。

   绝大部分虫子都喜欢寒冷。但是,却没有任何一只虫子能够在那种滴水成冰的地方久待。毕竟,喜欢归喜欢,总不能仅仅因为喜欢而把小命葬送在无边的风雪中。

   这正是天翔问题的关键所在。

   他能够理解瓦列里所在族群能够从大量遗迹中发现并获得众多古代科技,也可以明白遗迹在获得能源支持后重新生产出的各种古代科技产品。可是,所有的一切都必须有一个前提——人。

   只有人活着,才能找到并造出这些东西。三角摩托也好,巨型坦克也好,防空导弹也好,所有的东西,都必须由人来制造并使用。

   扪心自问,换了如果是自己,早就已经带领族人离开另外寻找合适的居住之地。那怕那里有着数量多得可怕的古代遗迹和工厂。要知道,武器的威力强大归强大,却不能在饿得要死的时候,给隆隆作响的肚子提供丁点儿的安慰。

   “你们日常的食物是什么?在那样寒冷的自然条件下,你们靠吃什么活了下来?”

   这个问题在之前的审讯中已经问过多次,对此,将军的回答千篇一律。

   “吃人。我们吃自己人,吃奴隶,吃战俘,吃那些被捉住的肉人。用人肉把小孩养大,再把他们当作储备粮消耗。”

   这样的说法似乎已经被年轻的龙族领袖所接受。然而,现在提起,却使得瓦列里将军在疑惑之余,也从中嗅出一丝对自己不利的气息。

   “亲爱的将军,关于你那些吃人的理论,我已经听得太多了。我虽然不是一名优秀的数学家,但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个道理我多少还是懂那么一点点。依靠吃人来养人,再把养活的人吃掉。我承认这的确是我有生以来听到最可怕理论。但是你也别忘了,我不是傻瓜,就以你现有的二十万族人来计算,要养活他们,需要多少人肉?而获得这些人肉,又需要杀上多少人?其中的数字关系,你不会不明白吧!”

   “我说的是真的。”将军的话有些无奈:“我的确没有骗你,我已经把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告诉了你。我的族群的确是依靠人肉活到了现在。至于那些武器,也完全是由首都莫斯科方面提供。如果不是因为食物短缺,我也不会打上龙族的主意。但是请你相信,我所说的一切,丝毫没有欺骗你的意思。”

   “哼哼!是吗?那么所谓的通讯器材短缺,又是怎么一回事?”

   “。。。。。。那是个陷阱。。。。。。”听到这里,将军脸上的神色颇有些尴尬:“虽然我失败了,但是我也不会甘心做一个俘虏。如果拖延足够的时间,让莫斯科方面或其他领地得到消息。。。。。。或许,我还有反败为胜的希望。。。。。。毕竟,在武器方面,我们掌握的科技应该比你们先进一些。而我们的首领,也知道龙族的存在。”

   “距离你领地最近的军队,需要多久能够赶到那里?”

   瓦列里没有说话。从翕张的嘴唇和躲闪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的内心正在做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的挣扎。最终,旁边龙族看守狰狞的面孔,以及他们手中那些叫不出名的可怕玩意儿,在这场无声的较量中,帮助其中一方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一个。。。一个太阳日。”

   “对方能够投入作战的军队数量有多少?”

   “列萨谢辽沙领主的实力在我之上,保守估计,正规部队至少也有十五万左右。”

   兵力的多少,武器的配备,路程的远近。。。。。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从对方口中获得。毕竟,就目前而言,对于这些来自远方极地冰原上的陌生人,天翔所知道的东西实在不多。

   一个人所说的话可能有所偏差,而十个或更多人说的话,其中的可信程度自然也要大为增加。很快,一个由数百名侍卫人员组织起来的临时审讯机构在数万名战俘中迅速展开。他们的任务,就是把那些从瓦列里口中得到的东西,由这些被当作粮食一般的人们加以证实。

   从海族人那里获得必要的帮助。这是战风的提议,也是被天翔所否决的办法。

   “亚特兰帝斯人不会给我们任何帮助。哪怕就算我们以最诚恳的态度哀求也不行。他们现在只会躲在一边看着我们两族争斗,直到有一方从中胜出,才会表示出对胜利者的祝贺。不要忘了,这些龟缩在海底的家伙,他们的目的是寻找能够合作的盟友。在我们没有表现出足够强大力量的时候,他们随时可能把我们像一堆垃圾那样抛弃。”

   对于天翔的话,战风多少有些不理解。在他看来,多年的合作关系本身就是友好的证明。不然,人家何必用那么多的物资一直援助自己?然而,天翔接下来所说的,却让他不得不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看到那些被他们做成咸肉的尸体了吧!几万具尸体,想要全部做成腌肉,需要多少食盐?其中的数字想必你也很清楚。数量如此可观的盐,除了海族,在这个世界上,还能有谁会提供?”

   将军所说的,可能是真的。从大量俘虏口中获得的证词,已经确切地说明了这一点。就这样,在向北方新占领地派出后继支援部队后,天翔也命令各地的城市马上组建新的军队以对付未来可能的战争。同时,他也注意到将军与战俘供词中所提到的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

   食物。

   人肉为食,似乎已经是这些从苦寒之地而来俄罗斯后裔的“传统”。可是,从众多口供中获得情报却显示:那些养活了他们不知多少年的人肉,其来源,却是出自于莫斯科的那位神秘首领。除了因为小规模战争或捕获意外入境者外,养活整族人的大量肉食,完全是从族群北面的区域运来。似乎,那里有着一个庞大无比的养殖人基地。

   这个问题可大可小。说小,是因为这些肉可以通过战争获得。寒冷的天气有助于食物质量的保存。一场规模浩大的战争,足以产生上万乃至上十万的人类尸体。用吃人将军瓦列里的话来说,这不过只是食物的另外一种存在方式。然而,如果说到问题的大,那么其中隐含的意义足以使任何人都感到心惊。

   据战俘交代和侦察小队的情报,异族人的数量足有好几百万,想要顺利养活这些人,需要的食物绝对是一个可怕的天文数字。如果是在气候较为温暖的南方,拥有大量的虫子与其它可食植物的补充,做到这一点当然不难。但如果换在严寒无比的西伯利亚,就算是天翔,也绝对没有把握能够同时养活如此多的族人。

   哪怕是用人肉。

   可惜的是,对于人肉的来源,上自瓦列里,下至普通战俘,谁也不知道其中的究竟。他们只知道,每隔半年,首都莫斯科总会有一批运送肉食的车队到来。那些被冻得硬梆梆冷冰冰的人类尸体,正是被装在那些硕大无比的厚重车厢内,从遥远的地方送来。

   “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曾经感到过困惑。据我观察,那些尸体当中不仅有外貌和我们一样的欧裔人种,也有身材较为矮小的亚裔种族。甚至。。。。。。甚至还有传说中黑色皮肤的热带人类。我敢用我脖子上的脑袋发誓,不,应该是用上帝的名义发誓,我绝对没有说谎,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也曾千方百计想要从那些押运车辆的士兵或首都方面获得解释,可最终的结果全都一样。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些尸体的来源。看上去,他们的出现似乎是那么理所当然。。。。。。”

   这是瓦列里在事后对天翔的坦言。用他的话来说,对这件事情有好奇心的,并不只是天翔一个人。

   尽管没有获得想要的答案,天翔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过多的追问下去。战俘和将军都没有撒谎,他们所知道的,也只是他们能够知道的部分罢了。更何况,自己还有着远比人肉更加重要的问题。

   “你所说的上帝,那是怎么回事?你们从哪里获得了这一宗教的来源?并且将它传播于平民之中?”

   对于天翔的问话,将军一反之前的顺从,取而代之的,先是一种莫名的诧异,。紧接着,马上转变为另外一种近乎疯狂的愤怒。

   “宗教?见鬼,你怎么能把那么肮脏的字眼和上帝这样神圣的存在联系在一起?宗教算什么东西?那不过是古人用来愚弄民众的把戏。而上帝,却是能够带领所有人类重新回归文明的最高神啊!”

   望着情绪激动且大声咆哮的将军,天翔不禁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实在不知道,自己究竟搞错了什么。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也才得以从瓦列里过分激动的话语中,断断续续地得出另外一种结论——异族人口中的上帝,与古代宗教里的上帝,似乎是两种不同类型的存在。它们之间的唯一共有点,不过是名称上的同一性罢了。

   “基督、圣子,这些都是骗人的东西。它们根本就不存在。我所说的上帝,则是大预言中能够拯救这个世界的领袖。也是所有人类必须服从的唯一主宰。你懂我说的话吗?”

   开什么玩笑,就这么几句,天翔怎么听得懂。不过,凭着无限的耐心,他还是弄清楚了其中的关键。

   所谓大预言,是广泛流传在北方异族中的一个传说。其中的主要意思,就是古代人类的灭世之战是由神的愤怒所引发。人类必须在无边的黑暗中赎清自己祖先所犯的所有罪过,再从所有存活于世的人类当中,产生一名具有绝对领导能力的“上帝”。由他去向天神忏悔,使人类获得最后的宽恕。

   “很不错的一个故事。如果在古代,应该有不错的卖点。”天翔撇了撇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在他看来,这不过只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妄想而已。什么上帝,什么天神,如果真有那种东西存在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恐怕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你总有一天会明白,大预言是真实的。上帝也确实存在。只不过,现在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天翔的态度很让瓦列里恼火。但是他却没有一点儿办法。毕竟,自己个人的思维,还不足以影响到对方。

   “通知笑天,命令他率领的南方集群紧守自己的防线。把龙城方向的两个常备师在一周内调集到北都。其它主要城市驻防军也在最快的时间内回归建制。随时准备支援新城方向。”

   从瓦列里和战俘身上能够弄到的东西,看来也只有这么多。想要解开所有的谜团,看来还得到异族人的首都——莫斯科去转一转。

   后方的准备工作在热火朝天的进行,据守新城的第十一装甲师也没有闲着。在建立阵地并将之强化的同时,他们也配合侦察小队,向四周的其它异族领地派出了大量情报人员。虽说因为无法潜入其中,获得的资料会有所偏差。可是在最终汇总后,多少也能从中获得一些有用的东西。

   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异族人的报复始终没有像想象中一样到来。似乎其它异族领地并不知晓这里发生的一切。或者是因为出于私心的缘故吧!瓦列里留在领地上的族人,并没有将他擅自攻击龙族的消息散发出去。要知道,与其和那些闻讯而来的家伙分一杯羹,还不如自己舒舒服服地坐在小木屋里美美地啃上几顿人肉。那么多的腌肉和火腿,足够吃上好几年了。

  

   改装后的“战蝎”已经陆续装备,十一装甲师所有部队也全部抵达。暂时没有战斗任务的军队显得尤为轻闲。除了必要的警戒人员之外,其中最为忙碌的,大概要数那些随队前来的医护人员。

   冻伤,是北方寒冷之地的常见病。这种要命的“小病”会在你最不经意的时候,狠狠咬下你手脚的几个指头,慢慢侵蚀你的身体。直到将你最终变成一块硬梆梆的冰。而医生存在的意义,也因此得到了最大的体现。

   绝不放过任何一个研究的机会,大概是龙族军医们的良好传统。在治疗士兵冻伤之余,医官们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行。不管在任何时候,尸体,总是能够引起他们兴趣的最佳聚合物。哪怕那具尸体是被腌过或冻过。

   被盐份浸透状态下的细胞组合、冷冻尸体的自然环境下的存在模式、还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研究课题,统统都是这群身穿白色大褂家伙感兴趣的目标。虽说这样的“研究”纯属兴趣使然。不过,众多医官们却也从中发现了一个相当古怪的现象。

   留存在领地内的那些冻肉,很有问题。。。。。。

   (关于医生,老黑有个建议,仅仅只是建议,参考而已。大家如果有结婚的念头,千万不能找医生。要不哪天吵架了,医生会告诉你生病了,需要开刀。然后很合理合法地在你可怜的肚皮上划上那么一个无关大雅的口子。割掉健康但是失去也没有关系的盲肠。。。很恐怖的医生。。。继续收票票!)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