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二百一十节 火腿

     无休止的杀戮,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连续扣动板机产生的后果,就是指头肿胀得仿佛冻红的粗萝卜一般。与之附带在一起的,还有那种从指尖传来的钻心疼痛。

   天翔的手上已经缠上了厚厚一层纱布,指尖也无法伸进手枪的机环。无奈之下,他只能用左手继续这种近乎屠杀一般的审问。十多分钟后,指头肿得无法弯曲的他只能叫过一名士兵,由他来继续自己无法再胜任的工作。

   倒在地上的尸体,已经有六百具之多。这样的“审讯”,使得所有异族人都惊恐无比。整齐的队列也在慢慢地向后收缩。似乎这样做,就能躲开那把吃人的手枪一般。

   谁也不想死,尤其是像这样连对方说什么都听不懂的情况下,任凭一颗子弹在自己脑门上开花。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地面的尸体数量仍旧在继续增加。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木箱里那逐渐减少的子弹。大概是这一点使得众多排在后面的战俘觉得,自己又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吧!队伍的排列,又逐渐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只有那些被迫在前面列队的人们,眼中写满了无法抑制的恐慌和惧怕。

   思感散发开的天翔察觉到了战俘群中的异状。冷漠地微笑之下,他也挥手命令士兵从场地外面直接开进了一辆载重量巨大的卡车。拉开蓬布,上面装载的,是一箱箱满装的枪弹。

   “侥幸的心理没有用。你们对于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用处。与其在你们身上浪费粮食,还不如直接杀了去喂虫。我说过,只要能够回答出我问题的人,就不会死。”

   不知是听懂了话里的意思,还是被无边的恐惧所征服。这个时候,从战俘队列中忽然冲出一名神情紧张,胡子拉渣,且满面污垢的异族人,猛地扑倒在天翔脚下,结结巴巴地嚷道:“我说。。。。。。我说。。。。。。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毫无保留的告诉你。”

   “很好!看来,你们当中,还是有人能够听懂我所说的话。。。。。。”天翔冷笑一声,从士兵手中接过手枪。用左手慢慢抬起,对准面前浑身颤抖不已的俘虏:“你叫什么名字?”

   “格。。。。。。格里高里。。。。。。格里高里。萨维耶夫里奇。”

   “格里高里?格里高里!”天翔重复了一遍对方的名字,眼中的冷色也越发更甚:“说,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攻击我的军队?”

   “我。。。。。。我们是来自西伯利亚狩猎者。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士兵,只知道奉命行事。至于将军们为什么要命令攻击你们。。。。。。我。。。。。。我也不知道啊!”

   “很好!”望着这名身材高大的异族人,天翔不由得轻轻点了点头:“格里高里,我可以感觉到你说的是实话。我也希望你的诚实能够一直维持下去。告诉我,这是什么?”

   说着,天翔解开身边一个用绳索系牢的布袋。猛地一抖,几条从仓库中取出,被腌制过的人类手臂也随之掉落出来。

   “。。。。。”格里高里指了指地上的残肢,强行咽下一口唾液道:“你是问。。。。。。这东西的名字吗?”

   天翔皱着眉,点了点头。手中的枪机再一次拉紧。乌黑的枪口,也微微有些上扬。

   “别!千万别!”格里高里惊慌失措地绕开枪口的位置,连声高喊道:“看在上帝的份上,我告诉你这是什么。这是我们的食物,是一条火腿。”

   “你说什么?”天翔闻言一楞,手中的枪口也随之垂下。

   “这是一条火腿,一条最新鲜的火腿。”格里高里连忙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眼睛也死死盯着地上残肢上附带的手掌。只见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以一种饥渴般的口气道:“这东西很好吃。味道相当不错,尤其是手腕部分的肉,非常细嫩。平时在军队里,通常只供应给军官享用。我也只是在机会巧合的时候,才偶尔尝过那么一两次。。。。。。”

   “火腿。。。。。。火腿。。。。。。”天翔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代表美味食物的名词,居然还有着如此一层含义。如果不是亲耳听见,恐怕打死他也不会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着用死人为材料制成的“火腿”。

   强压下心头的愤怒,天翔再次盯住格里高里的眼睛,冷冷地问道:“告诉我,你们是怎么才到这里的?还有,你们的军队编制具体情况。给我一样一样的说。”

   “大人。。。。。。这。。。。。。这我的确不知道啊!”格里高里有些犯难。只见他哭丧着脸道:“我们是坐在卡车里来到这儿。一路上都没有任何标记。更不要说是记得其中的路线了。至于编制,这我实在是不知道啊!这些东西,恐怕只有那些将军和军官们才清楚。”

   “你们所使用的语言,属于哪一种类?还有,你怎么会听得懂我说的话?”天翔没有强求,而是马上转换了问题的方向。

   “我不知道!大人!”可怜的战俘尖叫道:“我是从一个狩猎者那里学会的这种语言。据说,他来自一条叫做黄河的水源区附近。我说的都是真的啊!”

   “那么他呢?那个教会你语言的狩猎者呢?他现在哪儿?”

   “。。。。。。他。。。。。。他。。。。。。” 格里高里有些迟疑,似乎对于这个问题有些难以回答。不过,在天翔威严的气势和乌黑枪口的逼迫下,他最终还是开了口。

   “他。。。。。。被吃掉了。被那些军官们当作点心吃掉了。。。。。。”

   天翔深深地吸了口气,手中的枪口也颓然地垂下。瞬间,一种巨大的无力感贯穿了他的全身。虽然在审问之前,他就已经多少猜到一些腌制尸体的作用。可是,从对方口中直接道来的话,却再次将他心底那点不多的信心完全摧毁。

   吃人,不是不可以。绝境之下吃人在所难免,也是一件无法避免的事情。然而,将人肉当作一种美味,当作一种储备食品长久保存,这在他看来,根本就是不可饶恕的犯罪。

   “火腿。。。。。。”轻轻念叨着这个简单的名词,天翔不由得想起了古代书籍中曾经提到过的猪牛等灭绝动物。据说,在古代,只有用猪、牛的后腿腌制的盐渍肉食,才是最鲜美,最上等的火腿啊!

   人腿,也能充当这样的原材料吗?

   望着在火光下闪耀着诱人光泽的腌制人手,天翔忽然有一种很想哭的感觉。如果有一天,自己死后的尸体,也遭到同样的对待。或者,那些可爱的孩子,他们在被人活活割断喉咙后,再将他们幼小的身躯洗剥干净塞进盐缸。在这些以人为食的异族人眼中,恐怕更是任何食物都无法比拟的美味佳肴吧。。。。。。

   “把他们关起来,严格看押。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将其带出。通知军法队,让他们派人战俘中挑选出所有能够听懂汉语言的狩猎者。把这些人单独监管。”

   说着,天翔指了指半瘫在地上的格里高里:“暂时就让他担任挑选出来战俘的领队。至少,他很听话。”

   “能够从这家伙身上弄到的东西,大概也就这么多了”。

   天翔如此想着,一边转身朝对面的战俘营地走去。那里还有几万名尚在沉睡中的异族官兵。据格里高里所说,其中甚至还有两名带队的将军,以及大批隶属于指挥部的中级军官。他们所知道的事情,肯定要比这些普通士兵要多得多吧!

   况且,除了一些必须弄清楚的军事情报外,天翔还对另外一件事情产生了兴趣。对于战俘格里高里所说的每一句话,他都无比关注,尤其是在对方话中曾经提到过的一个名词。

   上帝。

   宗教可以说是人类社会在进化中产生的精神麻醉品。在一些特定时期,宗教的确能够对陷入绝望中的民众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甚至在古代人类社会中,专门有着代表宗教势力的强大机构。古代的宗教类别五花八门,不过,其中影响力最大,传播范围最广,延续时间最为久远的,恐怕还得当属天主教。而天主教所崇拜的最大虚幻神灵,就是格里高里口中所说的上帝。

   宗教的产生需要特定的环境。尤其是像现在这样生活物资极度缺乏的时候,更是孕育各种精神慰籍的温床。十多年前,被龙族并吞的一个小族群,就曾经产生了一种叫作“希望天使”的教派。据那名族长,也就是这一教派的教祖声言,只要信仰该教,人类自然就能获得救赎。因此,人类不可以因为饥饿的关系,滥杀各种其它生物以果腹。

   这种概念听上去虽然具有一定的哲理,但在天翔看来,根本无疑于废话。死人能有什么救赎?不好好争取活下去的机会,却整天幻想能够有什么鬼神来挽救自己。与其这样,不如直接去死。

   就这样,部族内所有极度崇信该教的教众,连同那名整天妄想的族长,统统都被天翔密令杀死。要知道,对于一个尚在重建文明的族群来说,这样的宗教,根本就无疑于是最大的毒瘤。

   上帝的教义是什么?天翔不是很清楚。不过,他却知道,就龙族目前的情况来看,宗教的出现,并不是一件好事。因此,必须在这种苗头可能出现的时候,尽一切力量将之扑灭。

   和龙族军队一样,异族人的军服上,也标绣有代表等级的肩牌徽章。因此,很容易就能从一大堆昏迷者中,翻找出需要的目标。对于这些军衔较高的人,天翔也给予了相关的“特殊照顾”。

   脱光衣服扔在一间堆满冰块的小房间里,这就是最大的“优待”。其目的,不过是想要让他们尽快清醒而已。

   一连串莫名其妙的音节从对方嘴里发出。惊奇和诧异的脸色,疑惑愤怒的表情,还有咆哮如雷的吼声。。。。。。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清醒者的第一表现,再正常不过。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也不管你们当中有多少人能够听懂我说的话。我只需要从你们当中站出一个能够和我对话的人。仅此而已。”

   “你是谁?”闻言,几个操着龙族语言的异族人顿时嚷了起来:“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我们可是。。。。。。”

   “你们现在的身份是战俘。” 天翔阴冷地笑了笑:“既然你们能够听倒我的话,那接下来就好办了。我需要。。。。。。”

   “你不能这样对待我们。”没等天翔的话说完,一个干瘦的军官便高声叫道:“我们都是拥有高贵血统的军官,就算是战俘,你也必须给我们提供相应的待遇和照。。。。。。”

   “呯——”一声枪响,说话者的脑门上也出现了一个指头般大小的圆形孔洞。望着地上圆睁大眼的尸体,天翔厌恶地将手枪别回腰间:“最后重复一次,你们的身份是战俘。在这里,我说了算。”

   死人的威胁力,有时候远比一顿鞭子或高声喊叫强得多。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也变得相当顺畅。

   和天翔猜想的一样,这是一支来自西伯利亚平原的狩猎者军队。大概是从幸存者口中流传下来的知识继承吧!这些狩猎者自称为“俄罗斯神”的后裔。他们以北方废墟为家,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族群。其领地的广袤程度,就连龙族也不多承让。

   大概是为了便于统治吧!俄罗斯族群的各个居民城市采取了将军负责制。简单来说,率领当地军队的最高军事长官,也就是所在城市的最高行政管理人员。他们只需要对族中最高首领负责,在领地的统治上有相当大的权力。他们可以主动发起战争,灭绝一个部落,甚至是直接扩张自己的领地。这都是将军们的权力。

   “封疆大吏。”不知为什么,听到这里的时候,天翔脑子里顿时出现了这个古代词语。

   这次与龙族之间爆发的战争,其实也正是一名地域临近北都的将军个人所为。他掌握着一支近十万余人的强大军事力量。临出征是,他又将所在领地内的平民大量编入军队,使这个数字增加了一倍之多。至于进攻的路线,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那是一条从远古时代就留下的地底通道。据说,这条通道最初的用途,是连接古代中国与俄罗斯之间的输油管线。到了亚洲联邦执政时期,这条地下管线已经被完全废弃。在后来爆发的大战期间,亚洲军队为了达到出奇不意的效果,曾经暗中对这条管道进行拓宽和修整。在战争后期,使用这条秘密管道一次性投入了大量兵力,一举占领了俄罗斯首都莫斯科。进而取得了区域战争的全面胜利,最终将俄罗斯并入亚洲联邦。”

   “原来如此。”天翔释然地点了点头。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第二作战师在遭到攻击时,外线布防的哨兵没有发出任何预警信号的原因。一支拥有数十万士兵的重兵集团,拓宽一条地下通道自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用这样的方法达成突然袭击的目的,实在不失为高明之举。

   “我们军队的主要作战力量,是KB25重型坦克。这种战车自重太大,全速行进相当缓慢。如果按照正常路线发起攻击,根本无法达到隐蔽的效果。话又说回来,你们用来对付KB25的那种战术,实在相当精彩。连我们最初的坦克设计师恐怕都没有料到,在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像这样打坦克的办法。。。。。。”

   对于这样的称赞,天翔没有表示出任何态度。他想知道的问题,还没有获得答案。

   “什么要攻击我们?”

   “为了食物。”

   “食物?”

   “对!就是食物。”

   “怎么?你们的食物,已经匮乏到必须依靠掠夺来过活的地步了吗?”

   “差不多吧!说实话,一个月前,我们的存粮数量就已经相当稀少。再不采取措施,恐怕很难熬过这个冬天。”

   (云南的火腿味道不错,有机会,可以来昆明尝尝。鲜红、香美、不像人肉。。。有票,就砸给我吧!)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