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二百零一节 枪尖

     昆虫的进化程度可能已经相当接近人类,夏冬毫不怀疑,照现在的情况再继续维持数百年。地球上大概就能诞生一群会灵活使用筷子和刀叉的虫子。只不过,对于现在来说,这样的情景,实在太过遥远。远得根本不用去考虑。

   除了莫名失踪的大批物品,地面残留的各种痕迹,似乎也说明了某种问题。

   碎石和瓦砾,是充斥在废墟间最多,也最平常的东西。这些没有生命的物体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然而,细心的夏冬却发现,这幢建筑里的碎石瓦砾,显然要特殊一些。

   血迹在下,石块在上。

   这样的情况看似平常。可是其中所隐藏的意思,却极为恐怖。因为,与血迹成片的地面相比,遍布其上的石块却显得相当“干净”。它们甚至没有被溅落到任何血滴。

   不仅如此,干硬的血迹里,明显还搀杂有大量黑灰色的泥土。看上去,就好像是被人刻意撒放在其中,以便混淆视线之用。

   很明显,石头应该是在事后所撒上。至于泥土,则是为了遮掩满地的血液所用。

   所有的这一切,都好像是一个被故意伪造出来的杀戮现场。

   伪造,对于夏冬来说并不陌生。在曾经的狩猎生涯中,自己也曾使用过各种陷阱对虫子进行欺骗和诱捕。但是像这样极力想要掩饰血腥与死亡的手段,除了那些从古代流传至今的侦探书籍里,他还是头一次亲眼所见。

   “把这里所有的一切记录下来,把所有细节拍照,整理成册后发回龙城。命令各前卫哨所加强警戒。一旦发现任何异状,立即开火。无论敌人究竟是什么,我只要死的,不要活的。”

   和那些对神秘喜欢探究的人不同,夏冬的骨子里可能也有着极端的嗜血与狂热。但是,这仅仅是对敌人而言。在他看来,与其不顾一切去寻找这桩怪异事件里的可怕真相,还不如守好自己目前的防线和阵地。只要牢牢掌握着手中的武器,哪怕潜藏在暗处的对手再高明,诡计再莫测,自己也能站稳不败之地。

   最好的敌人就是死人。这是他从一本古书中学到的至理名言。也是他深以为然的座右铭。

   夏东的报告在一小时后电传到了天翔手中。望着这些充满血腥的照片与现场记录,天翔对于自己内心的判断,显然有了更加肯定认识。对此,他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默默地,将这份来自北方最前线的文件,慢慢递到了一旁的战风等人手中。。。。。。

   时间,在紧张的等待中又过去了一个月。要塞的施工程度虽然每天都在以疯狂的速度往前推进,但是,距离天翔所规定的完成日期,却也只剩下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就在这个时候,一封经过加密的电报,悄然送到了天翔面前。

   电报是由夏冬发回。上面的内容也很简单,不过只有数行字句而已。

   “今日凌晨二时,据空中侦察报告,在我军北面方向八十公里处,发现大量外来狩猎者。大略估计,其数量应该在十万以上。”

   对于电报的内容,天翔没有做出任何评论。只是随口唤过一旁的侍卫,命令将之复抄几份,送给战风和秦广等人之后,便以一种旁人难以辨听的声音,若有所思地自言道:“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

   第二作战师防御线的北面,是一片被称之为“卡吉”的沙漠。据说,这片沙漠自从六百多年前的古人类文明时代便已经存在。也是时刻威胁着亚洲联邦首都北京的一大自然威胁。每年,都会有大量沙尘随风而起,从空中入侵北京。长久下去,这个国际性的大都市,早晚也将变成一块荒无人烟的死寂之地。为了能够将这一令人担忧的可能彻底杜绝,古代环境学者提出了各种解决方案。其中最为引人注目且得到了彻底实施的,当属两例。一是在沙漠与北京之间大量中指树木,用成片的茂密林带,将沙尘阻挡在外。

   而另外一种同样也获得实施,但是功过却众说纷纭的方法,就是利用已经掌握的人工地震技术,在同样的地带实施地下爆破,利用地球自身的力量,重新制造出一片连绵的山脉。成为沙漠与城市之间最大的屏障。

   古人代营造的山脉,成为了北方要塞的基础。而那片据说被死亡所笼罩的可怕沙漠,也在千百年间,阻断了流浪狩猎者们北去的脚步。但是,现在的它似乎已经失去了自己应有的作用。因为,就在电报发出的当天,站在高高警戒塔上的夏冬,已经能够从望远镜里清楚地看到:那些越过茫茫沙漠而来,正聚集在自己军队正前方的异族狩猎者。

   狩猎者,是战后幸存人类对自己的专有称谓,也是挣扎在死亡线人们的最真实写照。夏冬永远也忘不了,自己在遇到天翔之前,过的那种根本就是仅仅为饥饿而挣扎的日子。当然,也就是那个时候,自己也最适合“狩猎者”这一充满辛酸与血腥的称号。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几小时后,虽然肉眼仅仅只能模糊地看到远处那一片漫无边际的黑色。但是,从望远镜里一直观察对方动向的夏冬,已经能够清晰地看清已经被放大的对方脸上,那被劳累与饥饿所笼罩的凄苦面容。

   很明显,他们也是人类。这一点从其身体五官特征就能轻易分辨。然而,他们却并不是完全相同的人类。因为,外貌上的最基本区别,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高高隆起的额头,深陷的眼窝,宽阔的肩膀,高大的身材,还有那明显区别与黑色的头发,以及眼睛里放射出的异色光采。。。。。。所有的一切都表明:这些莫名来历的异族狩猎者,并不属于亚洲人种。

   他们的衣服相当凌乱,根本就没有统一的着装。其中的作用,大概仅仅用于保暖。夏冬看见:一个胡子拉渣的男人,居然将一件明显是女装的裙子撕开,硬生生地套在他的胸口以下。至于他的裤子,则是用数块颜色各异的破布缝拼而成。其中最令人注意的,恐怕当属“裤子”中央那块异样的白色布料。它所具有的式样,让夏冬为之曾经的功用很是苦思了半天。最后,还是那两条耷拉在裤子拉缝上的细长带子,使得他恍然大悟。

   那是一件胸罩,一件古代女人必需的胸罩。不过,那两块具有防止乳房下垂的三角,如今仅剩半边。而这件破烂不堪的胸罩,它所占据的位置,却恰恰正好是男人裤子两腿中间的最骄傲凸起部位。。。。。。

   像这样不计外表只为求温暖的人,还有很多。他们几乎是将所有能够御寒的东西,全部加在了身上。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件无比臃肿的外衣。至于其中所包裹的身体究竟是肌肉强健,或者瘦骨磷峋,只只有它们自己的主人才能知道吧!

   钢矛、投枪,这些曾经无比熟悉且发挥过重要作用的武器,早已在夏冬的记忆里被淡忘了许多。现在,它们又好象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再次出现在异族人的手中。

   十万,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数字。如果将之用在人的身上,那根本就是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壮观场面。看着那片朝着自己步步逼近的黑色人潮,守卫在掩体工事里的士兵们,也会有些不由自主地感到惊慌与畏惧。他们并不是因为对方的强大而这样,其中的原因,仅仅只是压力。那种由巨大数量所造成,从空气中弥漫开来的莫名压力。令人喘不过气,几乎快要窒息。

   想想看,十万人一起在地面行进,会引起多么巨大的震动?

   “可怜的人们。。。。。。。”

   夏冬喃喃着,轻轻放下了手中望远镜。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所要面对的敌人,居然会是这样一群满面凄苦的狩猎者。看着那些挂在他们身上的破烂布条,再望望自己身上用树皮纤维与虫毛毡混防且笔挺暖和的将军制服。。。。。。那一刻,夏冬实在很想派人打开后勤仓库,拿出存放在里面的几千件军用大衣,给这些可怜的人们,送去一丝微薄的温暖。。。。。。

   可是,大族长的命令,是不让任何人从这道临时防线通过。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哪怕所下的命令再荒谬,再不合情理,自己也只能坚决执行。

   凭心而论,夏冬绝对是一个善良人。虽然他杀过很多人,也曾在驻守期间,毫不犹豫地下令处死过几个仅仅因为好奇而进入防御圈的狩猎者。但那都是因为自己的职业所为。有些时候,为了保证达到目的,只能牺牲少部分人的利益。

   他很同情这些人,也很想帮帮他们。但是没有办法,族长的命令必须坚决执行。

   对面的人群仍然在继续接近。虽然移动的速度非常缓慢,但是却丝毫没有想要停止的迹象。

   “还是给他们送点食物和衣服吧!”在端起望远镜的一刹那,夏冬的脑子里甚至还生出一种莫名的怜悯。自己的任务是驻守,只要不让这些人通过防线,其它物质上的帮助,应该还是可行的。

   可是,这样念头,仅仅只是一闪而过。很快,被望远镜头所遮盖的眉宇间,也不由自主地拧起了一条紧密的皱纹。

   “怎么会这样?”夏冬在自言自语。显然,他还在对面的人群中,发现了一些代表着不同意义的东西。

   矛枪,那些被狩猎者们紧紧抓在手中的矛枪,正是引起他格外注意的东西。

   大概是因为曾经亲身经历的缘故吧!对于那种用钢筋磨砾出来的矛枪,夏冬一直都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在那些还没有枪械可用的日子里,用钢筋磨出的锋利尖锐的投枪,是能够对抗虫子并获得食物的唯一工具。所以,矛枪的日常保养与维护,也曾是夏冬在空闲时间里,最大的爱好与消遣。

   从废墟的混凝土堆中挖出,表面带有螺旋花纹的粗长钢筋,具有无比的硬度和韧性。用做矛枪,理所当然是最好的材料。然而,想要将钢筋变成可用的矛枪,其中的艰辛,除了那些亲自尝试且有而为之的人们以外,根本不会有人明白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艰巨过程。

   有句古话说得好:“只要有恒心,铁棒也能磨成绣花针。”比起铁棒,钢筋的硬度显然要强得多,而且,在没有任何熔炼设备的情况下,想要获得一支前端完全锋锐化的螺纹钢,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凭借人工,在粗糙的石块表面来回反复摩擦。

   可以想象,这会是一个多么困难的过程。

   作为一名狩猎者,夏冬曾经拥有过不止一枚矛枪。像这种脱手既出的武器,如果只有一支,显然是最愚蠢的行为。他至今都无法忘记,自己花了整整两个多月,才将两根坚硬的钢筋磨出了细长的枪尖。而为了把粗钝的枪头磨出尖锐的利口,自己更在当时的基础上,消磨了无数的时间。

   每一枝矛枪都凝聚着狩猎者的心血,比起生硬的打磨,枪尖的后期保养,显然要更加耗费其主人的心思。毕竟,矛枪这种东西虽然相当坚硬,可同时也极其脆弱。冷热不均的温度,遇水既锈的特性,还有钢铁本身所具有的种种弱点,都使得这种简单的武器必须受到相当的重视。一不小心,它就会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悄然无息地断裂弯曲。或者,那个致人于死命的锋利枪头,也会逐渐在主人的懒惰中,慢慢变得钝秃无比。。。。。。

   有武器才能活命。这个道理谁都懂。

   可是,从高倍放大的望远镜里,夏冬却惊奇地发现:这些满面凄苦的异族狩猎者,手中所持有的矛枪上,居然覆盖着厚厚一层铁锈。还有的,也早已失去了尖锐的枪头。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微秃圆钝的拱形凸起。

   如果这样的情况发生在少数人身上,夏冬或许都还不会有如此的惊讶。然而,从目前的情况看来,似乎这群来自北方的狩猎者,他们所拥有的武器,毫无例外都是如此。这就无法不令人起疑。

   这不正常,极其不正常。

   “会不会,和天气有关?”忽然间,想到这一层的夏冬,开始为自己的所见和疑问,找到了相当不错的借口。毕竟,关闭“天伞”之后,频繁的降雨,已经使众多裸露在空气中的金属制器,产生了可怕的锈渍。至于那种埋藏在地下几百年的古代钢筋,自然更不在话下。

   不过,这似乎也不是最好的解释。心怀疑虑的夏冬反复思量了半天,最终决定:派出一名士兵与对方接触,命令他们停留在原地,不得再往前行进一步。

   载人的气垫车已经派出,随同士兵前往的,还有十余箱满载其中的虫肉罐头。虽然对这些异族人就是敌是友尚且不能区分,但在夏冬看来,他们只不过是一群为了食物而奔波的人类。应该不会怀有什么叵测的念头吧!

   两小时后,联络的士兵已经返回。据他声称,对方已经答应,再没有得到允许之前,绝对不会再作出任何向龙族防御区前进的举动。。。。。。

   然而,对面的人群,依然在缓慢而坚定地朝着这边走了过来。那一刻,夏冬真的非常怀疑,站在自己身边且涨红了脸的士兵,究竟有没有完成交给他的任务?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对方显然属于欺骗的回话,也让夏冬不由得提高了几分警惕。他打定主意,不管对方耍什么花招,只要进入有效射击范围,便马上命令开枪。丝毫没有任何情面可讲。

   黑压压的人群,仍然在不紧不慢地向前移动。只不过,与之前相比,移动的速度已经缓慢了许多。而那些走在最前面的人群,也逐渐变得有些稀疏起来。看上去,似乎那些留在后面的狩猎者,正呆在原地悄然准备着什么。。。。。。

   防御线上的塔台里,操纵六管机枪的士兵,正紧张地注视着对面的所有变化。排列细密的子弹,也随时准备脱膛而出,以无比欢快的速度,飞奔着钻进一个个充满血肉的身体。。。。。。

   (杀!杀!杀!杀!杀!杀!)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