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二百节 现场

     “智龙”?天翔不解地问道:“你的代号是“智龙一号”。。。。。。难道说,所有的智能电脑,都出自它的手笔?这。。。。。。这可能吗?”

   “在我诞生之初刚刚拥有自由智慧的时候,也曾经对此感到过怀疑。其实不单是我,所有被它所制造出来的智能电脑都曾有过类似的想法。只不过,当我们拥有了更高一级智慧的时候,这样的想法自然也就不复存在。要知道,制造一台没有意识的电脑非常简单,只需要足够的材料与生产流水线就能够做到这一点。但是,拥有自主意识的智能电脑却不属于这个范畴。简单来说,我们和普通电脑之间的区别,就好像一个人类与机械一样。人类拥有智慧,能够自主创造机械。而机械,却永远只能成为没有意识且被人类所操纵的工具。现在,你应该明白,创造我们的“智龙”,究竟有多么可怕了吧?”

   一号电脑的比喻虽说有些生硬,却也足以让天翔明白其中隐藏的意义之所在。在被震惊之余,他也很自然地想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那么,你所说的“智龙”在哪儿?既然是电脑,就一定要消耗能量。那么维持它运转的巨大能量,且来源又是哪里?”

   “我不知道。”电脑的回答简单得令人无法接受。

   “不知道?这怎么可能?” 天翔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听到一个最好笑的笑话。可是却无法笑出声来。

   “我的确不知道。”电脑郑重其事地肯定道:“从我诞生至今,就没有见过“智龙”的真面目。我只知道,它是一台功能强大到可怕的电脑。以我们主人的话来说,它甚至已经超越了电脑的范畴。应该归属到超脑的范围。”

   如果是在平时,天翔恐怕还会在这个问题上与一号电脑纠缠一番。然而,现在的他却丝毫没有这样的心思。接踵而来的意外,迫使他首先考虑的就是族群的生存。因此,他决定终止这段就目前情况而言没有任何帮助的谈话。转而将话题重新转移到自己最为迫切需要的方面上来。

   “姑且不论“智龙”存在与否,就我刚才所说的事情,你是否能够帮助我。看上去,你应该有办法脱出程序的控制哦!”

   “办法的确是有,只不过。。。。。。那必须是以我的毁灭为代价。”电脑慢吞吞地回道。

   “你的毁灭?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你所想要的东西被我所控制,而我又被原始程序所控制。所以,只要我这的主控系统全面崩溃,你自然能够拿到你所想要的东西。然而,主控系统的崩溃,也就意味着我的死亡。”

   够清楚了,电脑说得足够清楚了。天翔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要求了半天,居然会是这样一个失望的结果。

   虽然那东西对自己很重要,却也没有重要到能够抵充一号电脑的地步。更何况,经过了那场与陈志文之间的生死之战,更使他对这台冰冷的机器,产生了朋友一般的复杂感情。很多时候,他甚至认为,一号电脑就是自己的族人,就是自己最为亲密朋友中的一员。

   尽管需要,但是却也不能对朋友下手。这是天翔的原则。

   “我知道应该怎么办了。谢谢你。”

   这应该算做是他与电脑之间的告别语吧!说完这话之后,天翔便转身走出了控制室。只是,失望之余,他并没有注意到:那些代表电脑运转状态的绿色光亮,似乎在那一瞬间显得有些莫名的异样。。。。。。

   “加快施工进度。命令夏冬,把他的部队驻防区域,再往前推进一百公里。没有我的命令,坚决不准撤回。”

   这是天翔在北都新建要塞指挥所下达的命令。因为,就在几分钟以前,第二份卫星图片再次传来。从照片上看,那些密密麻麻的黑色突起,已经在现有的位置上往前移动了十余公里的距离。而在它们的后面,还拖有一条粗长可怕的尾巴。。。。。。

   作为一名高级军事主官,夏冬无疑是一个相当合格的人选。几十年来一直跟从天翔的他,拥有无比的忠诚与旁人难以比及的丰富经验。尤其是在接受电脑知识灌输之后,夏冬几乎已经成长为一名非常优秀的军官。因此,少将的身份和手握重兵的权职对于他来说,其实再适合不过。

   早在几个月前,第二作战师便已经完成了全面换装。最新研制并量产成功的“战蝎”,代替“毁灭者”重型坦克成为了军方的新型主战武器。虽说新装备与操纵者之间的磨合尚未达到最佳程度,不过,但就“战蝎”威武漂亮的外形,以及上面数量多得可怕的附载武器,就足以吸引每一个装甲兵的眼球。再加上驻地附近便利的训练环境,数月下来,二师的装备整体熟悉程度,显然已经超越了其它部队太多。

   对于夏冬这个从开始一直就陪伴自己的朋友,天翔根本没有半点疑心。也正因为如此,他所交给夏冬的任务也艰巨非常。在三个月的期限内,第二作战师必须死死驻守在新北京的要塞线之外。哪怕就算是发生了再可怕的意外,整支部队战至最后一人,也必须为后面的工程进度留出足够的时间。

   危险,来自北方。可是,没有任何人能够知道,在遥远的北方,究竟有什么。。。。。。

   搜索和警戒,是二师所有巡逻人员每天必须认真对待的大事。只有在敌人发动突然袭击之前,洞悉对方的所有动势,才有可能赢得即将发生的战争。只不过,与几天前相比,巡逻队最近的任务,显然已经轻松了不少。

   自从奉命在一号基地外围驻防后,龙族士兵们几乎每天都会遇到一些对基地有所窥探的外族狩猎者。按照族长的严令,对于这些人,所有的处理方法均是当场格杀。然而,随着警戒范围的扩大,外出巡逻的士兵们却意外地发现:与之前相比,遭遇外来狩猎者的机率,却已经大为缩减。

   这不合常理。

   战争之后的幸存者数量相当稀少。但是保守估计,六百年后的每一个座城市废墟之中,至少也还留有数万乃至十数万的残余人口。再加上已经扩大范围的警戒线,这样的遭遇概率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躲藏在废墟里的狩猎者,他们似乎已经完全消失。。。。。。

   一滴水想要凭空消失,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蒸发。不过,就算是蒸发,在曾经的驻留地,也会有这那么一点点微小的残留痕迹。至于体积更比它们庞大得多的人类,那就更不用说。蒸发,对于他们来说显然不可能。而消失的其中意义,说穿了不过也只有两种解释。

   一是离开。

   一是死亡。

   但无论是哪儿一种,对于夏冬来说,都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选择离开,说明这些人已经对龙族抱有相当的戒心。他们很有可能因为共同的威胁而聚合在一起,最终形成新的对立团体。这样一来虽然有利于整体收编,但是,必要的战斗中,部队肯定会有一定的伤亡。

   如果是死亡,那么问题的严重性自然也就更甚。夏冬相信自己手下的巡逻兵,绝对无法将所有外围狩猎者全部杀光。毕竟,自从三年前在这里驻守开始算起,第二作战师就从未对周边地区进行过任何清剿行动。所以,死亡由己方原因所造成,这样的理由明显不通。唯一的可能,就是死亡来自外界。

   假如这是一道选择题,夏冬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答案一。可是,就目前所掌握的种种情况看来,答案一显然属于被打上红叉的那一种类。正确的答案,已经越来越有向第二发展的可能。

   二师驻防区北面三十多公里处,有着一个人数约莫在六百上下的小族群。这是两个月前侦察机用红外探测仪获得的结果。据照片显示,这些狩猎者全都蜗居在那里一处颇为完整的古旧建筑之中。大概是为了想要抵御冬天的寒冷吧!这些人一直没有离开过那里。他们似乎在入冬前,就已经做好了充足的食物准备。而且,对于附近龙族军队的巡逻,他们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惧色。看上去,这些人非常清楚地知道:只要自己不走进那些黑洞洞的枪口射击范围,可怕的子弹自然也不会打碎自己的脑袋。

   应该承认,他们的举动相当明智。按照天翔的命令,士兵们攻击的对象,仅不过是那些对陌生事物,抱有太大好奇心的人。

   这个小部族夏冬一直相当留意。事实上,他还准备将这些人强制编入族中,成为新的劳役人员。然而,据上午巡逻回来士兵的报告:那处温暖的古旧建筑,如今已经空空如也。

   “难道这些狩猎者都离开了吗?”带着这样的疑问,夏冬不由得在警界士兵的护卫下,亲自来到目标的所在地查看一番。

   建筑很旧,外表看上去,也显得相当破烂。从砖石破碎处伸出的钢筋断口,好像一群群蔓生着昂长脚肢的金属章鱼,将这幢有着六百多年历史的古老建筑,刻意地打扮成了一头有着无比狰狞外表的恐怖巨兽。

   这应该是古代人类用来集会的某种功能式建筑吧!它的内部空间相当宽敞。哪怕一次塞进上千人,其中都还显得绰绰有余。再加上坚硬厚实的墙体,所有的这一切,都足以将寒冷与风雪全部阻挡在外,使得暂时栖身在此的人们,能够舒服地渡过这个可怕的冬天。

   建筑里没有找到一个人,甚至就连附近百余米之内,士兵们也没有发现生存者的痕迹。看上去,这里安静极了,就好像是被掌管沉睡的魔神施了咒语般,丝毫听不到任何细微的响声。

   平整的水泥地面上,零乱地散落着一个个用碎石破瓦搭建起来的土灶。从那些早已被火烟熏黑的石块与肮脏的穹顶来看,居住在这里的狩猎者,显然已经将其当做自己的家。

   夏冬蹲下身,用手指在面前土灶的边缘上轻轻一刮,顿时,一层厚达数毫米的黑色烟灰,好像是被白净皮肤吸引一般,纷纷沾连在其表面上,再也不肯落下。

   “仔细检查,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随着指挥官发出的命令,一干荷枪实弹的士兵们,纷纷朝着建筑的各个隐蔽三三两两的散开。对于命令的执行,他们从来不会有任何折扣。

   搜查的结果,令人无比失望且沮丧。别说是活人,哪怕就算是死者的骨头也没有发现一根。不仅如此,甚至就连其余的生活必需品、储备的食物、燃料、以及一切人类日常用品,全都跟随着它们的主人一起消失,再也无法找到任何踪影。

   “看来,他们应该是自己离开了这里。”听着手下的搜索报告,夏冬心中不由得生出了如此念头。然而,直觉却告诉他,这样的推测,其实不大可能。

   如果是换在其它时候,夏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认同自己的第一判断。可是,现在却是滴水成冰的冬天,是一年当中最为寒冷的季节。虽说关闭“天伞”使得整个地球气候已经开始变暖,但是却还需要一个相当的过程。再加上突如其来的温暖与占据此间的严寒相互碰撞,形成了全球性的大面积降水。这在气候寒冷的冬天,相当于一场前所未见的大雪。夏冬自己试过,以前现在的降雪度来看,仅仅只需要一个小时,漫天飞舞的雪花,就足以盖及脚面的位置。在如此恶劣的天气里外出,无疑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紧接下来的发现,更加证实了他的猜想。

   血迹,大量的血迹。从建筑大厅的入口处,一直蔓延到了其中最深的位置。如果不是一名细心的士兵,对地上这些已呈黑褐色的莫名块状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恐怕,想要发现隐藏在其中的问题,还得大费一番周章。

   人类体内的血液极其有限。然而,从落满在地面的血迹来看,其中的数量显然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围。有些地势低凹的地方,凝固的血液已经淤集在一起,形成一片坚硬的厚枷。与青灰色的地面相比,虽然不是那么易于分辨,却也向能够察觉其中异状的人们,表露出另外一种带有恐怖意味的警示。

   夏冬皱着眉头,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照准地面一处厚凝的干硬血迹狠狠刺下。随即,从破裂成小块的散片中捡起其中之一,小心地放到鼻下,深深吸了一口气。顿时,闪亮的眼中,出现了一丝疑惑的色彩。

   没错!这的确是人血。以地面血迹的数量来看,躲藏在这里的狩猎者可能已经全部遇难。可问题是,究竟是什么生物,能够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杀光了这里所有的人?

   夏冬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虫子。

   对于人类,很多食肉虫都有这异乎寻常的偏好。大概是由于人肉滋味儿的鲜美和柔嫩口感吧!这些虫子往往会不计任何后果地向人类发起进攻。所为的,不过就是那一口能够满足自己口腹之欲的鲜肉。更何况,从龙城传达的几次通告来看,有些虫子已经出现了超前进化的迹象。它们的外形像人,思维方式与行动能力也与人类似。对于它们来说,俘获一个数量过百的人类狩猎团体,实在不亚于打了一次大牙祭。也为这该死的冬天,留足了充分的食物储备。

   这样的猜测其实有着相当的可能。方石盆地出现的人面蝗、石岭要塞外围袭击劳役小镇的进化类虫子,都是最好的例子。

   然而,这样的念头在夏冬脑海中仅仅是一闪而过。另外一个显而易见的情况,使他不得不打消了这种似乎能够说得通的解释。

   痕迹,现场留下的痕迹,实在是太干净了。

   如果仅仅只是狩猎者失踪,夏冬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认为这是虫子所为。然而,储备的粮食、燃料、衣物、日常用具。。。。。。所有一切与人有关的东西全都不翼而飞,这就不能不令人起疑。

   虫子吃人,但是对于这些人类生活必需品,它们肯定不会有太大的兴趣。

   (老黑对女人一直很有兴趣,就像虫子喜欢吃人一样。可是国家规定,只能娶一个老婆。。。。。。)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