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八十八节 成功

     “疯?哈哈哈哈!我没疯,我怎么可能会疯呢?”“怪物”扬了扬手中的刀子,故作惊讶地笑道:“我不过是砍断他的一只手而已,有什么稀奇?怎么?你看不惯,啊?哈哈哈!”

   “你。。。。。。你究竟想干什么?”天翔盯着对方那张笑得已经有些变形的脸!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竟敢这样对待我的朋友,我。。。。。我绝对饶不了你。绝对不会。”

   “饶不了我?”“怪物”轻蔑地看了他一眼:“那你来啊!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有什么本事把他从我手上救走。哼哼哼!基因命令他尊奉我为首领,因此,我对他有着绝对的生杀大权。我能杀了他,也能废了他。他就是我手上的一颗棋子,想放到哪儿就放到哪儿。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算我要他自己割下自己的脑袋,他也只能乖乖地服从。哈哈哈!权力,就是这么一件如此奇妙的东西。”

   说着,“怪物”大步走到笑天的面前,将匕首随意扔到了地上。以一种无法违抗的语气,恶狠狠地说道:“把你的右腿也砍下来。记住,自己砍。作为我的奴仆,你应该明白,违背主人的命令,会有着什么样的下场。”

   手臂断口传来的巨大疼痛,使得笑天脸上的肌肉扭曲紧合到了一起。但是,对于“怪物”这种近乎荒唐的命令,他只能拼命忍受着巨大的痛苦,用颤抖且完整的右手,默默地从血泊中捡起锋利的短刀。高高举过头顶,无奈地闭上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照准屈膝在地上的右腿,狠狠刺了下去。。。。。。

   “住手——”天翔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可怕的惨剧发生。他拼命地挣扎着,怒吼着,想要从战风等人的手中扭脱出来。可是,这样做根本起不了任何用处。同样修炼过“太极心法”的战风等人,拥有着不弱于他的体能和力量。虽说在格斗技巧方面,天翔的确具有他们无法比拟的强悍。可是在完全受制于人的情况下,也只能凭借扎单纯的力量而挣扎。所以,除了凭空损耗更多的体力之外,这样做,对改变自己的处境而言,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自从被“怪物”控制的那一刻起,笑天就已经不再是天翔的忠实手下。对于他的这一声“住手”,自然不会加以理睬。就这样,锋利的刀刃在巨大的力量趋使下,完全没入了肌肉扎实的大腿。一刀,显然无法将之完全切断。在“怪物”无可抗拒的命令下,第二刀、第三刀也随之而来,把笑天光滑的大腿活活砍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缝。断裂的白色肌健、红色簇拥在一起的肌肉破口、以及被硬生生砍开,却尚未完全断裂的骨头一起,在大量血液的包裹下,赫然呈现在众人眼前。

   在连续挥出第六刀之后,笑天便整个人昏厥在地。神经遭受的剧烈刺激,肉体巨大的伤痛,还有大量流失的血液,使他无法在继续支撑着完成“怪物”的命令。只能任由半残的右腿歪斜地耷拉在一边,就好像是一块从身体上尚未完全掉落的残躯。

   “求求你,别让他死,如果你想要权力,那我给你。只要你能放过我的朋友。”

   看着笑天的惨状,天翔实在无法相信这就是自己曾经最要好的朋友。为了救命,他只能这样做。也只能这样说。说到悲伤之处,就连“怪物”自己也有些动容。

   “看来,我的判断应该是正确的。他的确没有强于我的力量。是我多虑了。”

   这是“怪物”脑子里现在的想法。也是长久以来,他第一次觉得,拥有完全安全感的时候。

   命令笑天自残,是“怪物”深思熟虑的结果。他只能用这种方法,来判定天翔是否真是如同表现出来那般懦弱。也可以顺带检验一下,秦广等人是否当真被自己所控制。毕竟,在没有完全把握的情况下,他实在不敢轻易冒险,只能用这样的方法加以试探。而试探的结果,也使他完全解除了应有的戒心。

   躺在血泊中的笑天没有任何知觉。被死死制压四肢的天翔也在声嘶力竭地拼命呼喊。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怪物”预料中的情形发展。整个房间里一片混乱。所有人的注意力也都被半死活的笑天所吸引。这一刻,“怪物”似乎变成了一个与整件事丝毫不相干的局外人。。。。。。

   动手,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无暇多想,“怪物”以最快的速度,从大脑深处发散出一道带有强烈命令意识的思维能量。朝着满面泪痕的天翔径直射去。瞬间便穿透了他的大脑皮层,进而扩散到神经中枢的中央控制部位。肆无忌惮地在不属于自己的大脑中,疯狂地占据着所有能够霸占的空间。。。。。。

   一切都很顺利,短短数秒钟内,扩散的思感便已占据了对方大脑容量的一半以上。令“怪物”感到惊喜与意外的是:天翔的大脑容量和开发程度,竟然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他似乎已经完成了大脑的全面开发。那种宽敞得可怕的思维空间,使得发散到其中的能量根本无法比拟。相较之下,就好像是一块小得可怜的石头,想要填满一个大得可怕的房间。由于体积上的关系,这块石头就算在坚硬,也无法达成自己狂妄的念头。

   “加强能量,必须加强能量。”惊喜之下,“怪物”完全处于本能地,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他已经感觉到,天翔的自主思维对于能量的外侵,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它们的能力似乎很微弱,无法形成有效的防御线,将自己突入的思感阻挡在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可怕的侵略者冲坡一道又一道薄弱的防线,肆无忌惮地钻到自己所守卫大脑的最深处。。。。。。

   “天啊!实在是太大了。”思维越是往里延伸,“怪物”便越是为天翔的大脑感到惊叹。到现在为止,他已经用上了自己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思维能量,可是在填充占据对方脑部空间的过程中,仅仅只占领了其中极其微小的一部分而已。如此巨大的对比,使得他不由得生出更多贪婪和强烈的欲望。他要霸占,他要强夺,他要把这具堪称完美的身体,完全变成自己的附属品。

   贪婪,往往是清醒最大的敌人。哪怕是拥有强大思维能力的“怪物”,也会在它的面前丧失自己最后一丝清明。被巨大喜悦冲昏头脑的他,显然忘记了一个最基本的要素:无论任何生物,大脑可用容量越大,也就意味着开发程度的提高。而开发程度的多少,却是评价生物进化与否,脑部思维能力强弱的最基本标志。

   试想一下,拥有如此可怕脑容量的一个人,能否就这样轻易让对方占据自己的身体?

   被欲望充斥了所有神经的“怪物”,已经顾不上再考虑这些。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想要夺取和占领。在逐步增加思维能量,却无法获得预想目标的情况下。狂喜中的“怪物”做出了一个几乎等同于白痴一般的最可怕决定——孤注一掷,将自己所有的思维能量,连带最基本的思维意识,全部灌输到天翔的大脑中。只有用这样的办法,才有可能彻底赢得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同时,也为自己获得一个在各方面远远超过目前这具身体的最佳人类躯干。

   然而,就在“怪物”所有的意识刚刚突破天翔大脑防线,得以顺利进入其中的时候,他忽然惊异地发现:天翔原本平静柔弱的大脑意识里,突然出现了一丝莫名的情绪波动。其中隐约带有相当微弱的喜悦成份。更多的,则是一种奇怪的焦虑。

   急躁,没错,就是急躁。感觉上,天翔似乎早已在等候着这一时刻的来临。因而显得异常焦急。

   “怪物”的意识一怔。他实在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按理说,被占据的对方,只可能表现出畏惧和愤怒。虽说急躁也应该当属合理的情绪之中,却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唯一的可能和解释,就是对方并没有被自己完全控制。他甚至还拥有属于他自己的主观意识。

   “不!这不可能!”“怪物”疯狂地咆哮着,以最狂暴的情绪,在天翔的大脑中带起一阵阵强烈的能量波动。他隐隐地感觉到,所有的这一切,恐怕根本不是自己所想象的那么简单。这应该是一个陷阱,一个专门为了自己而制订的陷阱。他的目的,就是想要自己一步步主动地踏进这个肉眼根本无法察觉到的陷阱之中。

   果然不出所料,凭借着与天翔共同拥有身体感觉的意识特征,已经进入到其脑部最深处的“怪物”,赫然听到这具本应该被自己完全占据的身体,正在声嘶力竭地大声喊叫着自己做梦也没有想到的话。

   “琴姐,快,快给笑天止血。战风,快把门打开。卫兵,卫兵在哪?快拿血浆和担架来。快啊!”

   如果你是一个亲眼目睹所有人进入中央控制室全过程的旁观者。一定会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就在“怪物”的身体仿佛失去知觉一般,直挺挺地站立在那里,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生气的时候起。原本被数双大手死死按在地上的天翔,也奇迹般地从众人手上挣脱开。以最为焦急的神情,用他最大的嗓音吼出了上面那些话。而被他提及的欧琴和战风,也急忙按照他的命令,忙不迭地扑到昏死过去的笑天与紧闭的大门前。简单地包扎并用力按下墙壁上的电钮,在阵阵熟悉的电子合成音乐中,关合了数个小时的铁门,终于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中,徐徐分开。

   至于秦广,则恨恨地走到失去所有意识的“怪物”身体前,照准这具已经被抛弃的肉体下部,重重踢了几脚。这才带着稍微解恨后的神情,忙乱地指挥众人对笑天进行抢救。。。。。。

   “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透过天翔的眼睛看到这一幕的“怪物”意识,恐惧地吼叫起来。他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些原本已经被自己所控制的“探路者”,竟然在前后短短数秒钟内,表现出截然不同的两种动作。他甚至在怀疑,自己是否是在做梦,而所有的一起,仅仅只是梦中的幻想场景而已。

   然而,他再怎么想也没有用。事实就是事实,无法变更为想象。所有的一切,都在明白无误地告诉他:你上当了。

   不仅如此,呆呆发了半天怔的“怪物”,还发现自己现在的处境相当不妙。那些原本为自己制服的思感意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挣脱了能量的束缚,在天翔的主动思维引导下,慢慢汇集到了一起,并且连接成一张厚实的大网,正朝着自己铺天盖地般盖了过来。那情形,就好像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巨人,站在一道比自己高出数倍,即将顷覆的高山脚下一般。

   “不!我不相信!”“怪物”怒嚎着,引导着自己所有的能量,迎头撞上这股强大的思维意识。他必须摆脱目前的困境,尽快获得对这具身体的绝对控制权。虽然他知道这样做的胜算并不大。可是,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可走。四面八方涌来的敌对意识,已经将周围所有的缝隙全部填满。使他再无任何空子可钻。

   退后一步看,就算自己能够侥幸冲破这道厚重思维能量网,顺利从天翔的大脑中逃出,也没有任何生机。从陈志文那里抢夺过来的身体已经被自己所抛弃。所有的能大脑能量在离开之时,也被一丝不剩地带走。没有能量,这具身体只能死亡。虽说“怪物”拥有意识互换的强大能力,却也无法进入一具死尸,成为新的操纵者。。。。。。

   能量的撞击并没有起到预想中的作用。天翔的意识能量,就好像是一张棉软的厚网,将巨大的冲击力缓缓化去。在稍微退缩部分后,后继能量再次将撞击产生的破损补充起来。朝着“怪物”的所在继续推进。而“怪物”自己也只能一次又一次,在这个越来越狭窄的空间里拼命挣扎和反抗,无用地损耗着自己所余不多的能量。最终,天翔的意识好像一团粘稠的浆糊般,将“怪物”死死粘连填埋在大脑中一处狭窄的角落里。牢牢固定住,就好像是一张巨大的蜘蛛网,粘住了一只肆意飞舞的蚊虫。虽然猎物在不断挣扎,但结果只能是被越来越多的蛛丝,包裹成一团厚厚的茧。

   与天翔大脑中的激烈争斗不同,控制室内的场景,已经从开始的忙乱,逐渐变的有序而紧张。

   数包用昆虫胶液凝合成的透明血浆袋,已经高高挂在了担架的正上方。被大量绷带包裹得严实的笑天,虽说脸色惨白得看不到一丝血色,却也多少保住了一条命。在秦广等人的连声催促之下,被一干士兵轻轻抬起,小心地送往建筑的出入口。那里已经有一架整装待发的直升机在侯命。只要保证运输途中的血浆供应,抵达龙城后,他将在第一时间接受断肢再植。到时候,重新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将会是一个和从前完全一样的杨笑天。

   这是秦广在临走时,对自责不已天翔所说的宽慰之言。在他看来,只有这样做,才能多少缓解一下朋友悔恨的心理吧!

   “我无法原谅自己。就为了获取那些资料,我最好的朋友。。。。。。差一点儿因此而丧命。。。。。实在是。。。。。。”

   空旷的中央控制室内,只剩下了天翔和战风两人。而他们所面对的,仍旧是这里的主人——智龙一号。

   “我也没有想到。”电脑的声音颇有些无奈和歉意:“他居然会使用这样的方法,来检测被控制者的忠诚和你的个人能力。那个时候,我也忍不住差一点儿想要动手。只不过,你的朋友,确实有着令人敬佩的勇气和决心。实在很难想象,一个人,竟然能够有着如此坚韧的意志。”

   (老黑得向大家说声对不起。昨天因为忙的缘故,没有准时更新,再次抱歉。希望大家继续砸票支持。本书为起点签约作品,请到起点来阅读正版,请到起点来支持本书)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