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八十四节 双脑

     “你们。。。。。。你们都疯了吗?” 天翔满面惊恐且不顾一切地叫喊起来。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些本应该是自己最好朋友兼忠诚下属的人,居然会作出如此可怕的举动。这根本就是他做梦也无法想象的啊!

   这个时候,完全脱离他控制的战风,也一反刚才的迷惑与不解,再次高高扬起双手,握紧成拳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惨笑,照准天翔的头部,狠狠砸了下来。

   “啪——啪——”几记沉闷的挥击声后,天翔削瘦的脸颊明显肿起一片虚浮的水色。密布在鼻腔中的毛细血管也在无法承受的撞击力下,纷纷破裂开来。大滴混杂着腥浓气味儿,且粘稠无比的酱红色液体,从中缓缓流出。顺着嘴唇上部与鼻孔间相连的明显凹陷,一直淌到了唇缝间。最后,沿着嘴唇紧闭在一起形成的淡红色细纹,汇集到唇角的窝集处,在表面张力无法承载越来越多重量的情况下,终于滴落到了干净坚硬的金属地上,溅起一片片圆形的滴点。

   这并不是最后的结果,也不是最糟糕的结果。因为,被肿胀肌肉将眼睛挤压成缝线的天翔,从颤抖不已的眼缝中,赫然看见,秦广,那个曾经被自己看做是大哥一般的秦广,正手持一根粗大的铁管,带着一丝若无其事的冷漠,迈着不紧不慢的脚步,朝已经无法再挣扎的自己,径直走了过来。

   “扑——咔嚓——”铁管的沉重前端,准确地砸在了天翔胸口下侧。沉闷与清脆混合在一起的响声,无比清楚地表明了天翔遭受的创击有多么严重。被巨大疼痛充满全身的天翔,死死咬紧牙关,狠命从紧闭的双眼中拼命睁开一条细微的缝隙。他要看看,自己的身体,究竟遭到了怎样的打击。

   尽管在肿胀与疼痛的侵扰下,视线不是那么非常好。可天翔还是从明显有着凹陷的左胸伤口判断出:那里原本负责支撑胸廓的肋骨,至少断了一根。而造成这一后果的秦广,正带着阴冷的浅淡地笑容,在双手之间,轻轻玩弄着那根可怕又可恨的金属铁管。

   “为什么?你们。。。。。。你们都疯了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们。。。。。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啊!”

   突然,仿佛是要刻意发泄似的,天翔不顾一切以自己最大的声音怒吼起来。他实在是不明白,这些人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仅仅踏入这个房间不过几分钟,他们竟然会表现出对自己完全两样的态度?天!难道自己是在梦吗?

   不,不是梦!从伤口处传来的剧烈阵痛,好象是在以无比清楚的口气告诉天翔,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其实,如果天翔想要反抗,曾经有过最好的时机。他完全可以狠狠揪起欧琴的头发,将她从背后用力翻摔过来。再运起太极心法,拼力从笑天的束缚中挣脱。毕竟,那个时候,一个女人,一个男人,根本不可能对他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除了笑天和战风之外,其余的人,无论是体力或格斗能力,都无法与他相比。

   然而,天翔下了不这个手。他知道,自己要么不出手,一旦出手,那就非死即伤。也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挽回自己的劣势。可是,那些拼命撕打自己的人。。。。。。他们。。。他们是自己身边最亲密的人啊!

   也就是在这一刻,天翔才会想起那种曾经在自己脑海中出现的莫名危险警告。看来,虫脑的确没有错。危险,竟然是来自于身边。可惜,自己却从未意识到这一点。。。。。。。

   战风、笑天、欧琴、秦广。。。。。。等等,怎么少了一个?还有陈志文,还有那个新近加入的“探路者”,他呢?他在哪儿?

   仿佛是为了想要回应天翔内心的疑问一般,挡在他面前的秦广稍微退了一步,露出了其背后隐藏的那片空间。满脸都是得意笑容的陈志文,也随之走到了他的面前。

   “被打的滋味儿怎么样?我可敬的大族长?”

   “是你?是你。。。。。。你。。。。。。你把他们。。。。。。”看到这一幕,天翔脸上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只听他愤怒地大声质问道:“你。。。。。。你把他们。。。。。。都怎么了?说?你这个该死的混蛋。”

   “我什么也没干。”嘻皮笑脸的陈志文故作无辜般摊开了双手,带着无法掩饰的快乐,凑近天翔的耳边,轻声说道:“真的,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哈哈哈哈!信不信由你。这是实话。”

   “什么也没做?混帐!说,你把他们都怎么样了?” 天翔哪里肯信对方的嘻闹之言,尽管笑天的力气大得可怕,但他还是声嘶力竭般地叫嚷道:“告诉我,他们都怎么了?”

   “他们很正常,我也的确什么都没干。”陈志文忽然收起了脸上的笑意,认真地看了看满面血污的俘虏。慢条斯理地说道:“他们有那么多人,我就是想要下手,也不可能同时对付这么多人。更何况,你还派了那么多的守卫软禁我。仔细观察我的每一个举动。哼哼哼!换了你在这样的情况下,又能怎么样?”

   天翔没有再说话。他只是用肿胀的双眼,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对手。看得出,对于这番话,他也的确知道其中的问题之所在,也能够肯定对方没有撒谎。可是,进入这个房间前后不过才几分钟,为什么就会产生如此之大的变化?

   “你忘了。。。。。。我,也是一名“探路者”。这一点,可是刚才获得了电脑承认的哦!”

   仿佛是为了故意提起对方兴趣一样,陈志文得意地来了这么一句。

   “探。。。。。。探路者。。。。。。你,你是说,基因?你,你命令了他们?” 尽管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可天翔还是用颤抖的声音发了问。他实在难以想象,自己曾经最注重的部分,也是被自己轻而易举放过的部分,竟然会是这场突变的祸首。

   对此,陈志文肯定而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么说。。。。。。你的实际能力。。。比我还要强大?” 天翔难以置信地问道。

   “当然,你以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能够充当统治者?你以为,除了你之外,就不可能再有第二个“探路者”领袖出现吗?”

   “我没有那么狂妄。” 天翔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也是“探路者”,如果基因选择了你,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奉你为首领。但是,从我开始认识到现在,丝毫都没有感觉到你身上有任何强于我的基因波动。而你却偏偏控制了他们。。。。。。你,你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一点?”

   “哈哈哈哈!很好奇,不是吗?”望着天翔迷惑的样子,陈志文不由得放声大笑:“亏你自称看过大量古代留存下来的书籍。哈哈哈哈!你大概忘记了其中最关键的东西了吧?”

   “最关键的东西?你指的是什么?”

   “当你面对比你强大敌人,却又不得不保存实力的时候,你会怎么做?”陈志文再次凑到天翔面前,讥讽地笑道:“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那样的话,你会令我很失望。尊敬的大族长阁下。”

   “面对强大的敌人。。。。。。保存自己的实力?” 天翔心中一紧:“你是说。。。。。。示弱?”

   “看来你没有我想象中那么愚蠢嘛!”陈志文故作惊讶地叫了起来,狂笑道:“没错,就是示弱。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什么当初我从培养槽中走出的时候,你没有感应到我身上的任何强大气息了吧?”

   天翔释然地点了点头。随即紧跟着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我感觉到了危险。从你身上传来的危险。”

   “危险?我有什么危险?” 天翔有些不解。

   “你强大、冷酷、果断。。。。。。拥有众多的追随者和庞大的族群。拥有丰富的食物,广阔的地盘,可怕的武器,高深的科技。。。。。。一个权力者应该拥有的东西你都有。甚至就连那些古代最伟大君王没有的特质你也有。想想看,换了你是我,你又会怎么做?”

   “就因为这,所以你要杀死我?”

   “不,你又说错了。我不会杀了你。我的目的,是要取代你。”说着,陈志文微笑着走到“智龙一号”的面前,指着高据在上的屏幕大声对他说道:“你是一个极其优秀的“探路者”,和你相比,我的确有很多不如。可是,你太过自信,太过相信自己的力量。而不是像我能够隐藏自己的实力,只有在最关键的时候运用,才能收到最好的效果。”

   “你,你是怎么做到这一点?听上去,你的实力应该曾经落在我之下。。。。。。可是,为什么,他们都会听从与你的命令?”虽然多少明白了自己失利的原因,可天翔脑子里还是有很多的问号。

   “我已经说过,走出培养槽的那一刻,我已经在向你示弱。按照我最初的想法,是要那些生物科技从你手上换取到一定的手下。从而进一步增强自己的力量之后,再行与你较量。哈哈哈哈!只不过,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给了我另外一种对待,使我获得了之前从未拥有过的东西。”

   “获得?你获得了什么?” 天翔奇道。

   “刑罚!恐怕你做梦也没有想到,正因为你把我关在监狱里那么多天,并且接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可怕折磨,这才使我获得了这方面足够的知识。要知道,这些东西,在我的资料库中,再那之前根本就是一片空白。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人类的残忍与狠毒,竟然能够发挥得如此极致。。。。。。哈哈哈哈!”

   天翔满脸难以置信地望着他,左右这场胜负的关键,居然如此简单。甚至是简单得令自己无法想象。这,这是真的吗?

   “还记得我们之间那场脑力的比拼吗?哈哈!在那方面,你的确是要比我强得多。可是很遗憾,基因选择的标准并不包括它。事实上,我们俩的经历非常相象。都接受过电脑灌输的资料、都有着饥饿与恐惧的童年、也都有着为了不惜一切为了食物而挣扎的过去。甚至就连知识的掌握方面,我们也不相上下。唯一不同的是,你掌握着大量古代文明遗留下来的书籍,能够随时从中汲取新的东西。而我,只能依靠自己,从废墟间发现并学会。。。。。。就这一点来说,我的基因也会承认你的首领地位。虽然和你相比,我的能力仅仅只是低了那么一点点。但是作为基因的判断标准,却有着明显的高差之分。”

   “既然你承认我曾经比你强大,那你为什么没有臣服于我?要知道,基因自动选择统治者,可是所有“探路者”都无法改变的事实啊!就算你用示弱的办法让我无法探查你能力的高低,可是,基因的选择我们根本无法阻止。你。。。你究竟是用什么方法,做到这一点?”沉默半天后,天翔再一次提出了缠绕在自己心中已久的疑问。

   “他改变了自己的基因组合。”突然,没等陈志明开口,一直保持沉默的“智龙一号”出人意料地说道:“能够做到这一点,自然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改变基因的组合?” 天翔惊道:“这,这怎么可能?难道说,他已经不再是“探路者”?”

   “他的确是“探路者”。”电脑继续道:“从他能够通过基因检测的结果来看,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不过,从他大脑显示出的能量波动来看,却明显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思维意识。”

   “两种意识?这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也就是说,他的大脑,属于两个人。”

   一时间,宽敞的控制室内,听不见任何话音。有的,只是从各人口鼻间发出的沉重呼吸。以及电脑运转的些许杂音。

   “一个大脑。。。。。。。两个人。。。。。。这,这怎么可能?” 天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头转向冷笑不已的陈志文一边:“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你真的那么想知道?”陈志文冷笑着看了看他,没有理会。而是忽然转向了“智龙一号”所在方向,以一种颇有几分意外的口气,慢慢说道:“真是意外,居然能够在这里遇到你,哈哈哈哈。。。。。。。”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电脑的声音听上丝毫没有任何感情色彩:“你认识我吗?”

   “认识?岂只是认识。”陈志文故作姿态地耸了耸肩,叹道:“智龙一号,怎么,你不认识我了吗?”

   这番话听上去实在古怪。使得房间里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全部集中到了他的身上。电脑也不再做出任何回应。只有单调的机械运转声和人类沉重的呼吸搀杂在一起,听上去,无比沉闷,就好像一块巨大的岩石,死死地压在人们的胸口之上,再也无法挪开。

   “认识并且知道我存在的人类并不多。我的资料库中也根本找不到任何有关你的档案。你究竟是谁?”良久,电脑重新开始了询问。同时,房间的各个角落里,也悄悄伸出了数十个带有乌黑管口的圆形器物。粗圆的管口,正从不同的角度,死死地锁定了对方所在位置。

   天翔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可是从其外观上,他仍然能够看出,这应该是某种具有强大杀伤力的能量武器。大概,这就是一号电脑的主动防御系统吧!

   “表明你的身份。我没有耐心和你玩游戏,就算你是“探路者”,只要是敌人,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说,你究竟是谁?””电脑的声音里听不到任何能够妥协的意思。只有无比的冷漠和坚决。

   “看来你是真的忘了。”陈志文故作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以夸张的动作摊开双手,向着电脑摄像头所在的位置大声说道:“我是你的朋友,是你的兄弟,也是你最亲密无间的伙伴。别这样对待我,这不公平。”

   (你投票!我快乐!你投票!我更新!你投票!我就有动力!千万不要吝啬。投出你手中的一票给老黑,老黑更新就更积极。)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