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八十一节 充能

     “不错!是我!” 看着眼前尚能保持基本外形的“人”,天翔轻轻摇了摇头。长叹一声:“怎么样?在这里,过得还好吧?”

   “好?哦。。。。。。还。。。。。。还可以。。。。。。”

   只要不是傻瓜,谁都能听出这句话背后包含的辛酸与痛苦。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面对如此境地,陈志文难道还能按照自己的脾气,继续曾经的大闹大骂不成?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刚刚被押解到监狱的第一天,面对狱卒的置疑和索供,自己是多么的不屑一顾。甚至恶语相向,用尽所能威胁对方。这样做固然是解气,也维护了自己应有的尊严。可换来的结果,却是险些把金贵的小命断送在了这个暗无天日的鬼地方。

   犯人没有自由,尤其是那些被严格看守的重犯,更是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他们往往被加装重镣,被捆绑结实。更有甚者,还必须时刻被看守所注意。尤其是像陈志文这样被统治者再三“关照”过的刑讯对象,就越发被狱卒所重视。因此,除了能够在拷打空隙稍微休息之外,他根本没有任何用于安抚伤痛的闲余。漆黑的污垢、恶心发臭的大小便、还有干涸后板结成块儿的血污。。。。。。所有一切最为肮脏的东西,在他的身上,都有着淋漓尽致的体现。

   陈志文的眼睛完好无损,但是却根本挣不开。从头顶上伤口流淌下来的血液,使得那两条能够关合的眼皮,就好像是被世界上最好的胶水紧紧粘连在一起,根本无法分开。为了能够找到天翔所在的确切方向,能够亲眼看看这个给自己带来无比痛苦,却又无法对其指责的男人,陈志文只能用双手紧紧巴住上下眼帘,忍住那种撕心裂肺般的剧痛,咬紧牙关,从中狠狠一拉。。。。。。顿时,在一声仿佛裂帛般的清晰声音中,闭合已久的眼睛终于从强力分开的破口露出,大量的鲜血从伤口泉涌而来,将零乱散碎的睫毛、碎肉、干血块冲刷开,一直分散到脸部。看上去,就好像是用血水做了一次满是腥气的清洁一般。

   “不要那么急,何苦呢?” 天翔无动于衷地看着着番动作,丝毫没有上前帮助并抚慰的意思。只是平静地站在那里,以最温和的口气慢慢说道:“别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

   “求求你。。。。。。求你。。。。。。放了我吧!我愿意说出知道的一切。。。。。。只求你放过我。。。。。。”

   “放了你?没有问题。” 天翔微笑着转过身,慢慢踱到旁边一张宽大的木椅前,反身坐了下来。紧紧地盯着对方那双完全浸泡在鲜红液体间的双眼,久久看了半天,这才悠悠地说了一句:“我现在问你两个问题。至于你的要求能否满足,就看你回答问题的答案来定。是生是死,你自己选择。我绝不强人所难。”

   “要活!我要活!” 天翔说话的声音不大,陈志文的耳边也被各种污垢所大量覆盖。可是,这并不影响他对这句满含深意话语的理解能力。当下,几乎看不到太多生息的他,仿佛打了兴奋剂一般,忙不迭地连声答应下来。

   “问题很简单。”大概是被对方的情绪所影响,天翔冷漠的脸上,也不由自主露出了一丝久违的笑意。只听他轻咳一声,缓慢而清楚地问道:“第一:那种绿色的能量培养槽,它的实际功能,真的仅仅只是用于治疗伤病这么简单吗?”

   “哦。。。。。。这个。。。。。。”听到这里,原本欢喜至极的囚犯顿时一阵哑声。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所问的,竟然是被自己心目中最大的秘密。一时间,陈志文不由得有些张口结舌。他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回答这个问题。

   “怎么?不想说吗?” 天翔笑了笑,以最平和的口气问道:“呵呵!大家都是朋友,我也不会强人所难。既然你觉得不好说,也不想说,那就最好不要说。我有的是时间,慢慢来,总有一天。。。。。。会清楚的。”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闻言,可怜的囚犯顿时感到一阵没来由的恐惧。他连忙忍住从眼部传来的阵阵剧痛,以颤抖和不甚确定的声音,小心地说道:“这个问题。。。。。。我记得。。。你们之前已经问过。答案。。。。。。答案。。。我也都告诉了你们。。。。。。怎么。。。还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重复?那当然不用。” 天翔与身边的秦广对视一眼,以一种戏谑般的口气道:“我的记忆力一向不错。我现在想要知道的,是那些你应该说,但是还没有说的部分。怎么样,我的话,够清楚了吧?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明白。。。。。。”强忍疼痛的囚犯讪笑着,口中忙不迭地道出声声表面上的客套话。而其内心,却在飞快地盘算,自己究竟能够从中获得多少,或者失去多少。。。。。。

   冷场。。。。。。

   对此,天翔似乎毫不在意。只见他把身体转向秦广一边,用刻意遮掩过,但是从方位也角度上来说,又能被囚犯所在位置清楚听到的微小声音说道:“呆会儿还有什么安排?”

   “差不多该吃饭了吧!”秦广会意地点了点头,装模作样地想了想:“听说餐厅新来了一种刚刚开发成功的虫肉罐头,滋味儿很是不错。要不,咱们去尝尝?”

   如果有人问起陈志文,他这一辈子吃过最美味儿的东西是什么。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虫肉罐头。那种鲜美的味道,柔嫩的口感,还有浓郁的香气,使得它成为脑海中久久难以忘怀的记忆。再加上监狱本身为犯人提供的饮食数量相当稀少,时刻处于半饥饿状态的他,就更加难以抵挡食物的诱惑。要知道,身体上的疼痛可以依靠今后的更换手术来解除,而胃袋发出的胜利抗议,却是哪怕再坚强的意志也难以忍受的巨大折磨啊!

   那一刻,陈志文几乎要哭了起来。“虫肉罐头”这几个简单的字词,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一种无法忍受的最残忍酷刑。

   不知不觉间,从口角流淌下来的透明涎水,和鲜红的血液混杂在一起,浸湿了他胸口前那件肮脏的囚衣。

   “培养槽。。。。。。它的实际功能,除了治疗。。。。。。还能。。。。。。还能。。。。。。更新人体细胞。。。。。。减少能量的损耗。。。。。。。”

   犹豫了半天,可怜的囚犯终于在内心激烈的左右权衡之下,做出了最后的判断。食物,最终成为了这场拉锯战中决定胜负的关键。

   “更新人体细胞?减少能量消耗?” 尽管这样的答案自己已经猜到了部分,但是如此听来,天翔还是有些惊讶。他不由得连声问道:“你的意思是,培养槽能够减缓人类的新陈代谢,减缓衰老的速度?”

   “。。。。。。不。。。。。。不是这样。”闻言,陈志文猛地直起头,以没有任何保留的口气,清楚地说道:“你理解错了。事实上,它并不是减缓新陈代谢,而应该是将原有的新陈代谢重新更换。以注入能量的方式,将所有衰老的细胞重新转换为新生状态。用这样的方法,实现整个人体的全面再生。。。。。。”

   “再生?”秦广重复了一遍这个词。颇为怀疑地说道:“这怎么可能?。。。。。。躺在培养槽里就能再生?难道说,你自己,也是一个重新的再生体?”

   这样的话,无疑是个笑话。稍有头脑的人都很清楚,这根本不可能。

   “我不是再生体,但是我的身体确实得到了必要的能量补充。”仿佛是为了消除对方的疑问一般,满脸疲色的陈志文解释道:“从电脑灌输的知识中,我知道它的功能。说白了,培养槽其实就是一种专门为特定人体提供生理能量的机器。最初我进入培养槽的时候,的确是为了治疗身体改造的伤口。如果拥有足够能源的话。。。。。。我也想在那里面多呆上一阵子。毕竟,谁都想时刻保持年轻。。。。。。”

   “果然如此。”天翔与秦广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与释然。

   事实上,绿色培养槽的具体功能,在占领光荣基地的时候就已经发现。那些盛放残疾类人的培养槽,以及些许零散的资料,都在隐隐约约地说明:除了治疗,它的实际功能显然要超出人们的想象。天翔也不止一次地怀疑过其中那些不为自己所知的部分。甚至从其中发现的类人尸体上,也能看出肌肉和皮毛有柔顺的迹象。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表明——有了培养槽,生物就能实现返老还童。

   当然,在今天之前,所有的一切都仅仅只是猜想。直到从陈志文口中说出前几秒钟,天翔也都在脑子里不停地问自己,这一切究竟有没有可能。

   现在,事实已经完全可以确定。可是,天翔的心情却没有丝毫的起色。他还有几个疑问没有获得完全的解释。

   “培养槽更新人体细胞一次的能量,究竟需要多少?”

   “具体的数字,我也不是很清楚。”陈志文摇着头苦笑道:“从资料来看,培养槽需要的能量,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数字。有一种相当古老的能量计数能够代替。据说,它们的单位,就是“K”。”

   “K”?

   “对!古代英文字母表中的“K”。这就是用于能量表示的符号。”

   “那么。。。。。。一K。。。。。。等于多少?” 天翔显然不清楚这种莫名其妙的能量单位。他必须获得更加实际一点的概念。

   “怎么说呢。。。。。。以那种搭配在培养槽上的小型高能电池为例,以它的容量来计算,能量充满一次,应该相当于二百分之一K吧!”

   “那么多?我的老天!”秦广惊奇地叫了起来:“真是太不可思议论了。如此巨大的能量,仅仅只有一K?那么,如果要达到使一个人完全年轻化的能量,又需要多少?”

   “。。。。。。据资料显示。。。。。。。应该是10K。。。。。。”

   尽管听者已经有了相当的准备,仍然还是被这句不甚连贯的话语所惊呆。要知道,这与他们心目中的实际接受数字,实在相差太过悬殊。

   那种小型高能电池属于从远古时代就留下的原产品。因此,它的蓄能远远要超过龙城现在制造的同类产品。换算成实际对比度的话,应该在一比六、七之间。也就是说,想要用培养槽使一个人彻底返老还童,就必须耗尽至少数千乃至上万枚龙族人制造的电池。

   “实在是。。。太疯狂了。。。。。。” 天翔喃喃地念叨着,内心完全被这无比庞大的数字所震惊。可这并不是全部,陈志文接下来所说的话,更加出乎他的意料。

   “以强大的能量更换细胞,并不是所有的人类都能接受。事实上,能够被改造的人类。。。。。。数量相当稀少。”

   “什么样的人类可以达到充能要求?或者说,什么人才能被返老还童?”按捺住内心的巨大震撼,天翔追问。

   “。。。。。。“探路者”,应该是其中之一。剩下的,恐怕只有那位亚洲联邦曾经的古代首领——赵伦。据说,与他有血缘关系的直系后代,能够符合这一改造要求。”

   (关于此节内容,可以参看老黑《翔龙传说》一书。其中对于能量改造人,有着更加详细的解释。)

   “原来是他!难怪!”秦广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这就对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前后所有的事情,也就能够完全说得通。”

   天翔没有开口,也没有做出任何表示。事实上,他正在飞快地思考,究竟需要多少能量,才能再一次为自己的身体进行一次必要的改造。。。。。。

   人都是自私的,“探路者”也不例外。

   “这个问题就此打住。下面我想问你另外一个问题。”良久,已有计较的他再次开口:“对于普通的改造人,你究竟是以什么方法对其进行控制?”

   对于这个突然的问题,陈志文显然没有多少准备。之见他惊讶地望着发问的天翔,楞楞地看了半天后,这才悠悠地叹了一口气:“看来,我们大家的处境都一样。。。。。。”

   “都一样?这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哈哈!还要我说得更加明白吗?”囚犯仿佛神经质般地笑了笑:“我的意思是,在这方面,我们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区别。关于这个问题,我能说的已经都说了。如果你还是不明白,那么最好是回去再重新看看我的那份口供。”

   “你的意思是。。。。。。你也没有更好的控制方法?”秦广大惊失色地嚷道:“这怎么可能?”

   “这是事实。”陈志文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真的没有骗你们。”

   “那么电脑呢?” 天翔插道:“你所说的那台电脑呢?它又是用什么办法控制改造后的生物人?总不至于连这个方法也没有告诉你吧?”

   “它的办法。。。。。。哈哈哈哈!你们究竟是真不知道,还是在故意装糊涂啊?”陈志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们就没有脑子吗?难道,从来就没有人好好想过这其中的问题?”

   “什么问题?”秦广追问。

   “我已经说了,那台电脑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至少也有数百年的历史。自从它具有自我意识开始,就一直在不停地抓捕和改造所有被它掌握的人类。从时间上看,已经过了很久。。。。。。你们,清楚这之间的意思吗?”

   “时间。。。。。。你是说。。。。。。这。。。这怎么可能?” 天翔似乎有所顿悟,但是却没有说出口。惹得秦广不由得朝他多看了几眼。

   “老秦。。。。。。我有点明白了。还记得一号电脑发来的信息吗?那就是最好的解释。”

   (老黑也喜欢罐头,尤其喜欢以前军队里那扁筒午餐肉罐头。连筒用热水煮了,实在是香。。。日,说着说着,怎么又饿了。。。找东西吃去。继续投票!)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