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六十八节 监狱

     “它们的文明被毁灭?”天柔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哥!你是说。。。。。。它们。。。。。。曾经。。。和那些古人。。。。。。一样?”

   “这只是一种猜测。”天翔点了点头,脸色有些苍白:“如果11号和那些类人俘虏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恐怕到今天为止我们知道的所有东西,都将全部被更换。要知道,按照那种说法,恐怕。。。。。。恐怕类人才应该是真正的狩猎者。而我们。。。。。。人类,不过只是它们眼中曾经的下等动物。。。。。。是它们的食物而已。”

   “就好像人类曾经猎杀其它生物,食用它们的肉。。。。。。”刹那间,天柔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这样一副恐怖的画面:在猪、牛、羊等被古代人类大量圈养并且充坐肉食的动物旁边,站立着数量众多的人类。只不过,这个时候的各种动物身上,赫然都写着一个个巨大的“人”字。而那些站立在一旁手持屠刀的人类,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忽然变成了一群面目狰狞,露着两颗白森森、明晃晃弯曲獠牙的兽头类人。。。。。。

   “历史上,处于统治阶级的地球生物就曾经出现过多次被灭绝的情况。”压抑了一下内心的悸动,天翔继续道:“还记得恐龙吗?那种我们曾经在一些博物馆废墟里看到的巨大骨头,就是它们在亿万年前死亡的时候,遗留至今的残骸。据说,那种生物当初占据了地球自然界食物链的绝对顶端。根本没有任何生物能够与之抗衡。尽管它们没有太多的智慧,然而,凭借着数量与身体的优势,它们仍然成为了当时的地球统治者。但是,它们居然在短时间内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完全毁灭。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也没有在历史和时间中留下任何线索,更无法让后人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就连那些古人对此也一无所知。我们只知道,恐龙灭绝了,一只不剩的全都死了。想想看,这种事情,换了如果是你在探究的话,你又能够想得通吗?”

   天柔没有说话,只是在安静而紧张地听着哥哥所说的每一句话。

   “古代人类也是一样,虽说我们知道,他们是因为战争的缘故,亲手毁灭了自己所建立的文明。可是,其中真正的内幕,又有谁能够知晓?关于那场战争,他们留下了太多的谜题。也留下了太多的遗憾。虽然包括我们在内的残存人类数量还有很多,但是,从那个时代变异过来的昆虫,除了智慧方面尚未达到进化的标准外,它们已经完全可以利用数量上的优势,在地球上占有绝对统治权。关于人面蝗虫的事情,可能你也有所耳闻。它们已经在改变自己的进化轨迹,朝着人类曾经走过的道路进发。想想看,如果真的有一天,铺天盖地的半人半虫怪物好像类人一样向我们发起进攻的话,你觉得,仅凭现在存活在世界各地的狩猎者,又有几个人能够从虫口下顺利逃生?”

   “。。。。。。你。。。你的意思是。。。古代人类。。。他们,他们是被其它的进化势力所毁灭?甚至。。。。。。就连那些远古时代就存在的类人。。。。。。也是如此?”天柔的脸上,已经根本看不到一丝血色。如果说,哥哥之前所说的话尚未能够让她接受的话,那么,后面的这番话,根本就是在描述一种恐怖到了极点的地狱画卷。

   “我所说的,只是属于个人猜测。毕竟,从现在所掌握的各种资料来看。也只有这样的说法才能解释所发生的一切。难道你没有发现吗?所有的这些事情都很奇怪。几十万年前就存在的类人,远古时代就称霸地球的恐龙,还有文明发展到了极高程度,却因为战争被毁灭的古代人类。似乎在这个地球上,不管是哪一种生物进化到了一定程度之后,最终的结果就是走向死亡。在它们之后,很快又会有另外一种新的生物取代原来的统治位置。成为地球上新的主人。其中的规律似乎很简单,不外乎就是以一种生物取代另外一种生物。只不过,谁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会被谁取代。也不知道会是谁来取代自己曾经占据的位置。”

   尽管知道自己的话会给妹妹心中带来巨大的压力,可天翔还是将自己长时间以来的疑问统统抛出,一股脑地全部说了出来。他觉得,这些憋闷在内心已久的话实在无法再遮掩。必须有个人与自己一起,好好探讨一下其中的究竟。

   “难以置信。。。。。。我实在无法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天柔喃喃地说道。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我只知道,这应该是一种合理的解释。”这是天翔的回答。

   “你的意思是,那些虫子。。。。。。它们。。。。。。它们会取代我们的位置,建立自己的文明吗?”说到这里,天柔脸上不由自主浮现出一种恐惧的表情。

   “说真的。。。。。。我不知道。”天翔叹息着摇了摇头:“如果就那种人面蝗虫的进化趋势来看,这种可能性。。。。。。应该相当大。因为,它们现在已经开始朝着人的方面进化。而且,会越来越像人。”

   “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天柔的身体忽然猛地颤抖起来。她一把扑进天翔的怀里,惊惧地连声叫到:“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们,还有整个人类,应该怎么办?”

   天翔紧紧搂住发抖的妹妹,深沉的眼光径直落到了那个被称为“巴图”的半****小雕像上,半天没有说话。只是,在天柔的恐惧感稍微减缓了部分之后,这才以低沉而无比清楚的声音,一字一顿地慢慢说道:

   “或许,我们应该从11号身上下手,重新与那些被俘虏的类人好好谈谈。”

   龙城的监狱,阴森、潮湿,其间的空气也充满腐烂的臭味儿和令人作呕的霉酸味儿。这里所关押的对象,都是那些被龙族首领判定为罪大恶极的人,或者是在战争中被俘虏且顽抗,拒不投降的外族狩猎者。当然,除了他们之外,这里也是众多喜欢阴湿小虫子最爱的居所。对于这些人类囚犯,它们似乎相当欢迎。毕竟,对于它们来说,能够悄悄在对方不注意的时候,狠狠吸上一大口美味儿的鲜血,或者是从肥厚的身体上啃下一块微不足道的鲜肉,然后在对方尚未及时作出反应的时候,欢笑着从猎物的身上飞快爬下,带着口中新鲜的食物缩回自己的小窝里慢慢享受。这样的事情实在难得。尤其是在自己的家里进餐,那种惬意的感觉,更是一种无上舒服的享受。

   类人被关押的区域,位于监狱的西南角。尽管这里的空间对于数量众多的俘虏来说显得有些狭窄,却也还没有达到那种令人窒息的可怕程度。它们或多或少还能在相对干燥的地面上躺下,籍此让因为久站而疲劳的肉体,获得一点放松与休息。

   囚室的外面,是数座约莫五、六米高的小楼。四面开口的楼顶,赫然架着几挺表面闪烁着诱人光亮的多管机枪。而那乌黑恐怖的枪口,也死死指着囚室向外的栏杆结合处,丝毫没有想要扭转开的意思。

   除了机枪,小楼的相互间的空间上方处,还架有数道用钢铁打造的沉重栅栏。这些外表带有尖利铁刺的家伙,被一架转轮和数根铁链牢牢栓紧在囚室出口的正上方,只需要板动控制杆,瞬间就能狠狠砸下,把那些妄图掏出生天的家伙,死死卡在中间,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监狱的看守,是由最为忠诚的退役近卫士兵所担当。他们铁面无私,没有任何情面可讲。除了来自族群最高管理者的命令之外,他们根本不买任何人的帐。

   只不过,今天在他们一贯冷酷的脸上,居然也露出了久违的笑脸。因为,被视为所有族人偶像且最为尊敬对象的族长,亲自来到了这个据说只有死人才有资格出去的地方。

   天翔的目的,是目前为止仍然与类人俘虏关押在一起的11号。自从天柔走后,它就一直与自己的同胞呆在一块儿。乍一看去,就好像是在一群兽头怪物中,赫然出现了一名人类背叛者的身影。

   “看来,这家伙和它们相处得不错。”望着被铁栅栏所隔绝的囚室,天翔自言自语地说道,嘴边也露出一丝似有似无的笑意。尽管对天柔的话事先有所了解,但是,当他亲眼看到11号在一群类人当中处于那种被尊敬地位的时候,内心仍然多少还是有些惊讶与窃喜。

   他看见:一个年迈的雌性类人,以最恭敬的态度,将一把刚刚从角落里抓到的小蟑螂,送到11号的面前。以一种无法说出的喜悦和欢愉,看着这个在外形上与自己几乎没有任何共同点的家伙,一只只将这些难得的美味儿统统塞进了口中,慢慢咀嚼。。。。。。

   监狱里的食物供应只有正常数量的三分之二。想从囚犯嘴里弄到必要的情报,多少就得采用一些惩罚性的手段。因此,这里的关押对象往往都处于半饥半饱的状态。饿得发慌的囚徒们就只有在有限的空间里,自己开拓新的食物来源。那些吸食自己身上血肉的小虫子,自然也就成了他们眼中难得的佳肴。

   蟑螂比罐头香,小水蛆的口感像油炸后用水浸软的块茎条,小吸血飞虫的滋味儿堪比那种军队才有资格食用的香脆饼干,还有生活在积水中的飞天幼虫,更是有着不亚于虫肉酱的鲜美味道。。。。。。

   “饥饿能够给人以动力,创造出无比的想象空间。”

   这是天翔在一次视察完监狱之后,随口道出的感想。也是至今为止流传在所有龙族人口中的一句名言。

   天翔此来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欣赏各种被称之为美味儿的虫子,更不是想要看看那些努力发掘新食谱的囚犯是怎样改善他们的伙食。他的目的,就是当年险些被自己一枪打穿脑袋,现在却俨然一副类人首领派头的11号。

   类人俘虏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被囚禁的日子。对于监狱看守打开铁锁进入牢笼的行为,也丝毫没有什么异议。然而,就在狱卒用手指了指被它们簇拥在当中的11号,示意其出来的时候,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骚动,顿时在所有类人中蔓延开来。

   对此,11号只能尽量安抚。之见他的手臂在空中高高举起,充满力量与威严般地向下压了压,这才将类人中那股莫名的动静稍稍安定下来。继而,在狱卒的指引下,猫腰走出了牢房。

   “看来,你在这里过得不错。”一间干净整洁且非常安静的小房间里,天翔这样对端坐在自己面前的11号淡淡说道。现在的他,对这个当年险些被自己杀掉的异类,显然有着一种浓厚的兴趣。只不过,这并不能够掩饰从他对这个不是人的家伙那种厌恶到极点的态度。

   “还可以吧!”11号不卑不亢地答道:“对于族长大人您的命令,我一定会百分之百的服从。”

   “哦?看来,你对这样的安排,似乎不太满意?” 天翔的双眉一耸,脸上也不由自主多了几分杀意。只要不是傻瓜,谁都能够听出,11号的话里,明显搀杂了太多的不满情绪。

   大概是感受到了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氛,也可能是发现自己刚才说的话的确不合时宜。对于天翔明显带有怒意的问话,11号只能慢慢低下了头,好像分辨一般地吶吶答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天翔丝毫没有想要放过对方,紧逼着问道。

   “我只是。。。。。。我只是。。。。。。希望。。。。。。族长。。。您能。。。能。。。放了它们。。。。。。”

   11号的声音明显带着无法压制的抽泣,还有一种莫名的哀愁与忧伤。虽然在场的天柔与几名侍卫都很明白,这个外表与自己无异的家伙根本不是人类。可是,那种从它身上蔓延开来淡淡的悲伤,还是在某种程度上感染了他们。

   毕竟,人是有着丰富感情的动物。

   “为什么要放?给我个能够说通的理由。” 天翔似乎并不在意对方的表现,而是更加在意自己的目的。

   “它们太可怜。。。。。。实在太可怜。。。。。。您已经杀了那么多的类人,对这些女人和孩子,难道就不能放它们一条活路吗?”11号几乎是在哀求:“我知道,自己不是人类,没有资格向您提出任何要求。可是,求您看在囚禁我这么多年的份上,饶了它们好吗?我会答应您的任何条件。也可以留下来永远当您的奴隶。只是,求求您一定要放过它们。求您了。”

   “你说对了一点。” 天翔的脸上,平静得好像没有任何波纹的水面:“你不是人,它们也不是人。因此,从地位上来说,我们双方根本就不平等。所以,你也没有资格向我提任何要求。”

   这样的话对于11号来说,应该是一个极其沉重的打击。使得他当时就楞在那里,双眼呆滞地望着天翔,根本无法做出一点反应。只有口中在反复不停地喃喃说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天翔忽然古怪地笑了笑:“这个问题问得好。其实答案很简单,我恨你们,讨厌你们。不,是是讨厌,应该是厌恶,无比的厌恶。甚至。。。。。。是憎恨,是仇恨。”

   “为什么?”闻言,11号满脸都是震惊且不可思议的表情:“为什么要恨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你做错了什么?哈哈哈哈!这恐怕是我着辈子听到最可笑的话!” 天翔神经质般地狂笑起来,身体也随之不由自主地颤抖。良久,这才逐渐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微微喘着粗气,面色阴狠地朝着不知所措的11号冷冷说道:“你这个该死的狗杂种,从你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成为了所有狩猎者的敌人。”

   (写到半夜老黑肚子饿了,起来找吃的才想起最后一包面昨天被我啃了。弄得我现在满屋子找蟑螂吃。。。。。。日!)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