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五十九节 撞船

     港外的船只在顺序进港。无奈之下的107号船,只能怏怏的驶向自己原本的位置。看来,船只的操纵者已经发现,这样做,只会引起其他人的反感。与其上去挣抢那点不多的时间,还不如老老实实待在队列中,等待轮到自己比较好。

   然而,当107号船重新返回自己所在的位置时,却惊讶地发现,原本自己留出的空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后面的船只所占领。整个船队就好像一条串连在一起的链条一般,再也无法加进。

   人们再一次愤怒,叫骂也再一次上演。而霸占其位置的船只也有自己充分的理由。谁叫你擅自脱离队伍?谁叫你要上去插队?谁叫你争不过人家?既然如此,那么你留下来的位置肯定也就属于我。不高兴?来啊!你问问后面排队的其他人,看看他们又是怎么说。

   毫无疑问,紧跟在其后的船只,当然没有人愿意再接纳107号船。大家都在等待,所有人都同样干渴。凭什么就只有你能搞特殊?凭什么我就一定要让你?就这样,自始至终,可怜的107号船根本无法在加入到队列之中。

   重新排队,当然也行。然而,数百艘等待补充的船只,如果想要轮到自己,恐怕也得是几天以后。诚然,在这期间还会有小船不停地运送淡水以供日常消耗。但是,那种被众人所抛弃的巨大失落感,还有被讥讽与嘲笑引发的愤怒,在那一刻全部涌了上来。最终,造成了107号船的爆发。

   “既然我喝不到水,那么大家就谁也别想喝。”

   这是107号船长脑子里现在唯一的想法。在这种狂热偏狭的意识控制下,他终于作出了令所有人都无法想象的举动。

   倒车——全速前进——撞船。。。。。。

   首先遭殃的,就是紧跟在其后且占据了它原来位置的408号船。相比107船,408船的体积要小得多,而且表面除了木头之外,也没有任何铁皮所覆盖。再加上坚硬的船首与侧面的船弦相比,其坚固程度自然无法同一而论。就这样,在没有任何悬念的情况下,408船从中部被撞开一个巨大的三角形凹口。在一阵巨大刺耳的破裂声中,这艘可怜的木船,瞬间就被折断成两半。伴随着木头因为挤压而断裂的“吱嘎”声,从船舱内部相继发出数道类似爆炸一般的声音后,整条船开始慢慢下沉。。。。。。

   惨叫、惊呼、怒骂。。。。。。所有的人声与船只下沉时,木头发出特有的被挤压声夹杂在一起,使得这片海面变成一口沸腾的大锅。被撞飞的碎木板飘在邻近的海面上下浮泛,就好象是一片片被散落的杂色斑点。那些首先落水的人,只能依靠这些能够救命的漂浮物,在水面上拼命扑腾。慢慢游向其它别的船只。却丝毫没有想到,那条原本搭载自己的408号船,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疯了!他一定是疯了!”

   所有目睹这一切的人,此时都有着同样的想法。而107号船长,也在此时从一名违规者,变成了所有人眼中的魔鬼与疯子。

   没错,他的确是疯了。被干渴煎熬已久的神经在希望破灭的那一刻崩溃。而众人的指责也使得他决意铤而走险。你们不是要骂吗?那就尽量的骂吧!你们不是要把我扔出队伍吗?那就扔吧!你们有你们的规则,我也有我自己的办法。看看究竟是谁怕谁?看看究竟到底谁更惨?

   倒车——全速前进——撞击。

   重复的举动再一上演。这次遭殃的排在起前面的另外一条船。相比即将沉没的408号船,它显然要幸运得多。尾部遭受撞击的它,不过只是裂开一个大口而已。还没有达到那种既刻沉没的程度。尽管如此,它的船身还是被狠狠往前推了一把。完全处于外力的撞上了自己前面的一条船。。。。。。

   107号船早已破烂不堪。连续的撞船使得它自己也遭受了严重的创伤。原本高挺的船首已经不在,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块凹瘪的船头。大量的海水从船体中部的裂口涌入,很快淹没了船舱的底部。在一片惊慌失措的叫喊声中,船速也明显慢了下来。

   “他们究竟想干什么?”站在塔上,天翔目瞪口呆地看着发生的一切,脑子里在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对于这些可怜人的疯狂举动,他其实抱有相当的同情。只不过,现在的他,却在飞快地考虑着另外的一些古怪主意。。。。。。。

   107号船的行为当然引起了众多船只的不满和愤怒。他们分从四面围了上来,将其死死卡在中间。一边招呼人手救治落水者,一边迅速派人越过船弦,爬上107船的船身,想要用这样的方法将其控制。彻底制止这艘失去控制的船只。

   就在所有人都在纷乱之际,突然,一道震彻云霄的巨大响声,从408号船的所在发出。那是一种堪比最剧烈爆炸的声音。就好像数门255毫米加农炮齐射一般,钻进了每一个在场人的耳朵里。将他们的脑袋狠狠拧向了沉船所在的方向。

   那是船只龙骨断开发出的声音。同时也意味着这艘船彻底报废,再也没有挽救的可能。

   “快救人!快!”一位猛然醒悟过来的船长,急忙向手下的人发布着这样的命令。他很清楚,沉船的瞬间,会形成巨大的旋涡。一旦有人被陷入,那么将再也没有生还的可能。

   绳索和各种救生物被抛到了水中,四周的船只也纷纷散开。为了避免被旋涡波及,他们只能选择这样的方法。可是,对于那些被困在船舱里的人来说,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他们只能惨叫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巨大的旋涡所吞没,一直拖到深不可测的海底。。。。。。

   “至少,他们不会在口渴了。”

   望着海面上一片狼籍的漂浮物,一名年纪老迈的船长喃喃地如此说着。眼角还不时泛出些许泪花。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就为了一口水而已,居然会发生如此多的事情,搭上这么多人的性命。。。。。。

   “让你的人都上岸吧!”警戒塔上,天翔向被紧急招来的波德族王子罗森说道:“你也看见了,这样顺序进港的话,需要大量时间,而且秩序也相当混乱。为了避免同样的惨剧再次发生,我建议把你手下的船只全部靠岸,让这些人自由取水。顺便再吃点东西。你看怎么样?”

   “靠岸?下船?”罗森反复念叨着这两个词。脸上一副拿不定主意的样子。说实话,他实在不愿意这样做。尽管这名族长一再表示出自己的好意,从他的身上也看不出任何敌意。可是罗森却并不想接受他提出的条件。毕竟,这是一片异国人的土地。很难说究竟会在这里遭遇什么。。。。。。。

   “再这样下去,恐怕死的人会更多。” 天翔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们缺水多久了?”

   “四天。。。。。。不,应该是五天了。人均饮水量只有一小杯而已。。。。。。”

   说到水,这位王子似乎又渴了。连忙从桌上抓起硕大的木制水杯,仰脖猛灌了一气。虽然,从上岸到现在,他已经喝了太多的水。可他还是觉得渴。

   “五天?”看着他,天翔摇了摇头:“连你都尚且如此,他们的处境,也就可想而知。多为他们考虑一下吧!毕竟,他们都是你的族人。”

   可能是被天翔这句话刺激了一下,罗森手中的杯子也慢慢垂落下来。只见他皱着眉头想了许久,这才转向天翔,正色道:“尊敬的族长,你能保证绝对不会向我们发动攻击吗?”

   “攻击?为什么?” 天翔颇具玩味地问了一句。

   “为了人口,为了并吞。这样的事情我看得太多。事实上,如果不是肩负着重大的任务,我们根本就不会远涉重洋来到这里。因此,虽然我的态度可能对您有所冒犯,但是请您理解,我并无恶意,更没有存心想要与您做对的意思。。。。。。”

   应该承认,罗森的话,的确够直接。

   天翔有些惊讶地打量着眼前的青年。事实上,对于这位“王子”,他多少有些鄙视,可是,从这番话上,足以让他重新审视对方。要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保持如此清醒头脑的人,绝对不是一个傻瓜。

   “你说的不错。” 天翔淡淡地笑了笑:“不过,如果你以为我让你们上岸的目的是想要攻击话,那么你大可不用担心。因为,在海上,我也同样有着足够的能力把你们完全歼灭。”

   对于这样的话,罗森显然不相信。从进港到现在,他还没有发现这个族群拥有任何战舰之类的东西。要知道,为了凑足现有的船只,自己的族群已经耗费了太多的力量。

   有些东西,并不仅仅是是口头上说说就能让人相信。实力,远比大话更加来的直接。

   天翔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对方的态度他丝毫没有介意。他只是唤过一名侍卫,凑近其耳低声轻语一番后,便带着那种惯有的冷淡,抱手站在了一旁。

   “那,那是什么?”半晌,紧盯着海面观察自己船队的罗森,忽然发出了一阵惊呼。顺着他手所指的方向,所有人都能清楚地看到:在船队外侧,从西面开来了另外一支舰队。只不过,它拥有的船舰数量并不多,仅有四艘而已。

   狩猎者的视力远远超过古代人,因此,站在高塔上的罗森完全能够清楚地看清这支舰队上的任何细节。他惊异地发现:这支舰队,居然完全是由那种古代的钢铁战舰所组成。无论是航速、装甲、火力,都绝不是自己手中这支破烂船队所能比拟。

   “这。。。这些船。。。。。。。它们是什么。。。从哪儿来。。。。。。”罗森用颤抖的手指着海面上的舰队,结结巴巴地问道。

   “它们是我的舰队。” 天翔微笑着,做出了最简单也是最清楚的解释。

   “这不可能。”听到这样的答复,罗森的口齿忽然间变得流畅起来:“这种东西只有古代才有。你怎么可能会拥有。。。。。。”

   “任何事情都有可能。” 天翔满含深意地看了看他:“尽管你不相信,可是这支舰队却是事实。你大可以登上它的船舱,去看看它究竟是不是那种伪装出来的假货。呵呵!等到你亲自确认了这一点,再来继续我们之间的谈话。好吗?我亲爱的“探路者”?”

   “你,你也知道“探路者”?”罗森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惊讶之色。

   “当然,因为我自己就是。” 天翔淡淡地回答道。其实,刚才的话他实在有些言不由衷。虽然这名波德王子身上有些微弱的“探路者”基因反应。但是就其整体而言,天翔自己也无法判断对方的真实身份。毕竟,两个人之间,到现在也还没有出现那种熟悉的基因自我选择状态。

   “原来如此。”罗森喃喃地说着,不由自主点了点头:“怪不得你能拥有这些。。。。。。看来,倒是我有些唐突。。。。。。”

   “呵呵!怎么样?现在可以让你的族人上岸了吧?” 天翔微笑着看了看他。

   “好吧!”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罗森向身边的族人说道:“通知下去,所有船只靠岸,一切听从龙族人的安排。”

   “这就是了。”天翔轻轻点了点头,走上前来,亲昵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笑道:“他们会得到最好的照顾。今天晚上,我会用最好的食物来招待你们。在海上航行了那么久,一定会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呵呵!对此,我很有兴趣。。。。。。”

   东都城外的海滩,平整而洁净。细密的沙子在海浪的吹抚下,层层堆叠在一起,形成一片平缓的小坡。脚踩上去,软软的,有一种相当舒适的感觉。就好像是走在棉软的云端一样。

   从船上走下的波德人,占据了整片沙滩。大略估计,他们的数量足有数万名。只不过,这批远道而来的异域人,却仿佛一群落魄到极点的流浪汉一般。

   恶臭,从他们走下船只的那一刻,便由密闭的船舱散发到空气中。根本挥之不去。

   为了节省饮水,这些人根本就无法进行任何自我清洁。脏、乱、臭也显得相当自然。只是,于周围的一切,显得是那么格格不入。

   一辆辆装满陶罐的卡车早已排列在海滩外的硬地上。它们现在已经被一群群满面欢悦的人所簇拥。因为,罐子里的盛放的清水,是他们目前最为迫切需要的东西。

   纷乱持续了很久。直到所有人都喝饱、喝足,抚摸着涨鼓的肚子,躺在沙滩上直喘粗气才落下了唯幕。。。。。。

   有句话说得好:“天下没有知足人。”这句话用在这群人身上实在最恰当不过。因为,之前还在热切盼望能有一口水喝便已足够的他们,在彻底消除了干渴的威胁后,自然生出了另外一种更加强烈的欲望。

   饿!

   我饿!

   我要吃东西!

   一时间,从数万人腹部发出的隆隆声,汇集在一起,笼罩在海滩上空,成为一种听上去相当滑稽却又意义分明的声音。

   运水的车子早已开走。而另外一队满载货物的车辆,也随之开来,停放在同样的地点。一块块烤熟的块茎,一个个听装的罐头,还有搀杂了香料烤制的虫肉,都从车上卸载下来,从维持秩序的士兵手中,一直递到了满脸不可思议表情的波德人眼前。

   “尝尝吧!这些东西,相信你以前根本没有吃过。”

   塔底宽敞的休息室里,天翔这样对目瞪口呆的波德王子说道。

   “奇迹!这绝对是奇迹!”可怜的罗森拼命揉着眼睛,直到确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之后,这才停了下来。抓起一块颜色焦黄且粘满浓亮油脂的烤制虫肉塞到嘴里。顿时,一股独特的香气,也在其口鼻之间来回缭绕,一直深彻心底。

   “好吃!这东西是用什么做的?怎么会如此美味儿?”匝巴着指头上的肉汁,罗森满面陶醉地问道。应该承认,这是他自打出娘胎以来吃过最棒的事物。

   “呵呵!你想知道?没有问题,我可以满足你的任何好奇心!” 天翔脸上,还是挂着那种令人无法猜透的笑容:“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又到周一了,精华放送时间。你投票,我****!)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