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五十五节 索曼

     那一瞬间,天翔只觉得自己的心里似乎被一柄巨大的重锤狠狠砸了一下。他实在无法相信,从秦广口中所说的话,究竟是真还是假。

   “很难相信,不是吗?”秦广没有理会他的表情,自顾说道:“说实话,第一次发现这个问题时,我也被吓了一跳。人体死亡后腐烂,是因为其体内大量细胞坏死所导致。可是,这种细胞居然能够将这些坏死的人体细胞全部吞噬后,再次分裂出同样数目的新生细胞,用它们来补充缺失。你能想象,这是一种多么奇妙的事情吗?呵呵!想想看,这种细胞能够不断再生,甚至。。。。。。能够使你永保青春,长生不老。。。。。。”

   “这不可能。”天翔想都没想便说道:“根本就不可能。”

   “我也知道不可能。”秦广正色道:“可是,按照这种细胞所表现出的的各种能力看来,这种事情虽然听起来很荒谬,却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如果是在战争中,你能想象,它们会发挥出多么可怕的威力。。。。。。”

   “够了,不要再说了。” 天翔猛然挥了挥手,仿佛下定决心一般,沉声道:“这种细胞,你给它命名了吗?”

   “当然有命名。我想过了,就叫“再生细胞”吧!呵呵!一个吞噬,一个再生,简直就是绝妙的搭配。如果不说的话,恐怕根本没有任何人会想到它们之间居然会是如此古怪的联系,哈哈哈哈。。。。。。”

   秦广的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再生细胞。。。。。。行,就叫这个名字也不错。” 天翔神色凝重地说道:“从现在开始,由于我的侍卫队负责你实验室的安全保卫。没有我和你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出这里。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怎么?你怕有人会来盗取这种细胞?”秦广大不以为然。

   “不单是盗取,还有其它更多的原因。想想看,如果今天我们所谈的这些东西流传出去,会在族群当中引起多大轰动?族人们会怎么想?强效治疗药品、再生药素、还有长生不老的功能。。。。。。所有的这些,足以使得任何人为之疯狂。”

   “这怎么可能?”秦广争辩道:“它们的确有这些功能,可那毕竟是理论上的东西,还没有变成实际。。。。。。”

   “理论也足够了。这会在族群中引起一场可怕的震动。” 天翔皱了皱眉:“如果有人告诉你,从此之后,面对虫子你可以不用怕死,衰老也永远不会再困扰着你。。。。。。你会怎么想?你难道不会想方设法得到一点这种药物吗?我就不相信,有谁的思想会那么崇高,那么无畏。”

   秦广没有再说话,看得出,对于天翔的话,他已经开始认同。

   “从现在开始,封锁有关这种细胞的任何消息。我会将所有在方石盆地战斗中受伤的人员全部隔离,让他们重新建立一座新的城市,在那里生活。虽然他们身上现在还并没有显出任何异常状态,可谁也无法保证今后的事情。毕竟,这种细胞的具体功能虽说对我们很有用,却没有经过任何检测与实验。这样做,一方面可以在掩人耳目的情况下进行研究。另一方面,还能对这些受伤者进行观察,获取大量实验数据。相比之下,应该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我没意见。”秦广应了一声,看了看天翔身后的黑云女族长,隐晦地笑了笑:“我的嘴巴一向很牢靠,呵呵!就是不知道有些人会不会也。。。。。。”

   “谁泄密,谁负全责。” 天翔冷冷地瞟了身边的女人一眼:“我的脾气,你应该知道。”

   “既然如此,那我也没有任何问题。”秦广想了想,问道:“那么,对于这种细胞,你认为应该首先使用于哪一方面?药品?还是人体改进激素之类?”

   “哪一种都行。” 天翔看着他,微微一笑:“研究这方面,一向都是你在负责。因此,你比我更有发言权。只不过,有一点,所有生产出来的药品,必须首先供应给****。这是原则,任何人都不能违背。。。。。。。要知道,我们几个,欠****实在太多了。。。。。。”

   从研究室出来,天翔没有急于回家。而是登上气垫车,环绕城市一周后,从市政大厅的后面,径直开到了一处与研究室背面相连接的地下入口。这里,就是龙城的基础——寒水营地最初族长起居室所在的位置。

   这里很牢固,四面外墙均用强化水泥涂抹。数根粗壮的石柱分散在四角,将地面与城市表层分隔出一个宽敞的空间。利用电能驱动的冷光灯散落在墙壁上,将黑暗驱除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中央小广场上一所矮小的建筑。

   那是一间用木头与干草搭建起来的棚屋。其间搀杂了大量石块用于加固。在它附近的地面上,也并没有被水泥封上的痕迹。而是裸露出一片拗黑的土壤,上面还栽满了重重喜欢潮湿阴冷的植物。。。。。。

   这是一所典型的狩猎者居所。简陋、狭窄、居住起来并不舒适。龙城的居民早已将这样的居所完全抛弃。因此,与周围整齐的钢筋水泥建筑相比,这座棚屋实在是显得格格不入。

   尽管如此,棚屋的四周,却守卫着大量荷枪实弹的龙族士兵。甚至在他们的周围,还修建起一个个永备工事。毁灭者战车、重型铁甲龙坦克、改进型GAU449机枪、小口径电能死光炮。。。。。。这些被龙族人因以为骄傲的最强大且最先进武器,也都分布在这四周。看上去,就好像是在保卫某一处极其重要的场所一般。

   非但如此,甚至就连因为动力能源未能解决,产量极低的激光步枪,也在赫然出现在这里防卫士兵的手中。而且,人人均能列装。

   毫不夸张地说,这支约莫仅有数百人的小部队,根本就是龙族军队中的精华。从那些驻守士兵的身上,很容易就能看出他们曾经有过的种种血战与经历。再加上精良的装备,这样的军队,绝对是一支最强悍的力量。

   事实上,这支部队在龙族军队中的编制很多人都耳熟能详。他们就是由从各个部队专门挑拣出来的精英所构成,大名鼎鼎的“第六十四机动战队”。其战斗力远远超过任何一支龙族军队,甚至就连天翔身边的近卫部队也不多承让。

   一支最强悍的部队,自然肩负着最重大的使命。

   看到族长的座车,在地道口守卫的值班军官顿时直立起身体,尊敬地举起了右手。示意卫兵放行后,这才放下手臂,面无表情地转向入口一边,聚精会神地注视着那里任何微小的变化。

   这样的防御线,一共布置了三道。

   通过了最里面的警戒,也到了距离棚屋不远的地方。天翔从车厢里取出一个小包,打开车门走下,昂着头,默默地注视着棚屋看了许久,这才转过身来,朝随车的女人说道:“呆在这里,别到处乱走。这里的士兵不会讲任何情面。除了我和几个最高首领之外,任何人想要乱走,都会被他们当场格杀。”

   “怎么?连我也不行吗?”刘顺云有些不悦,在她看来,自己是族长的女人,又有谁会敢碰自己一下呢?

   “如果你想死,大可以试试。只是,死的时候,别怪我事先没有警告过你。”淡淡地丢下这句话后,天翔便头也不回地走向了棚屋。只留下不知所措的女人呆坐在车上发楞。。。。。。。

   “老朋友,我又来看你了。”步入棚屋的天翔刚一进门,便朝着屋内端坐在火堆前,背向门口的一个人影大声说笑起来。只是,这样的开场白,并没有使得对方有任何回应。

   “怎么样,最近好点了吗?” 天翔没有在意,而是靠近火堆坐下,亲昵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温和地笑道:“看看,我又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

   小包并不大,从里面能够拿出的东西,也不过就是几只中等个头的玻璃罐子而已。只不过,里面装的东西,任何狩猎者看了,都会为之心动,为之发狂。

   一罐锯齿蜂王浆液、一罐啮草虫蛋清、还有一罐用上等虫油加上香料,精心炒制成的蚜虫内黄。

   不要小看这些东西。它们当中的任何一样,都是黑暗世界中不可多得的精品。无论是口感或营养方面,都是其它东西根本无法比拟的。

   锯齿蜂是群居生物。这种由古代蜂类演变而来的昆虫,早已抛弃了自己以花蜜为食的习惯,改食植物茎叶内的的汁液为生。尽管如此,蜂群中的虫后,却还仍然以高贵珍稀的王浆为食。由于太阳的关系,黑暗世界中的开花植物很少,为了维持蜂群的延续,锯齿蜂们只能飞到远处,竭尽全力为虫后搜取那一点点不多的花蜜。再从中提取出数量极少的王浆。因此,这种浆液的数量极其稀少,虫后也只能偶尔能够尝到,其余的时间,大多依靠用蜂群胶液混合的树汁为食。毕竟,王浆的滋味虽然不错,却根本就吃不饱。

   按照狩猎者们的说法,锯齿蜂王浆的很甜,而且具有相当的养生功效。

   一群锯齿蜂每年大约不过能够弄到一、二十克王浆敬奉给虫后。而天翔所拿出的这一罐王浆,足有一公斤之多。

   与王浆相比,啮草虫蛋清虽说获取比较容易,却也是一种非常难得的东西。因为一头啮草虫一次产卵不过十数枚。而其中的蛋清部分,仅仅只是包裹在蛋黄外的那么薄薄一层。分剥出来相当困难,数量也极少。不过,它的营养价值相当不错。涂抹在烤熟的块茎上食用,滋味儿也异常甜美。

   蚜虫内黄是一种稀有的美食。每年秋天,雌性蚜虫都会在体内积蓄大量养分,附结在腹部,形成一层薄薄的半固体虫黄。烤食很香,或者用水调开后蘸食虫肉味道也相当不错。然而,对于雌性蚜虫,狩猎者们往往不会轻易猎取。毕竟,这些母虫在来年春天,就能诞下大量幼虫,成长之后,又是一批新鲜的肉食。再加上内黄这种东西并不是每只蚜虫都有,所以,也就逐渐成为狩猎者眼中的珍惜食物。

   所以,天翔拿出的这几样东西虽说很多人都见过,但就那种丰厚的数量与其珍稀的程度,实在足以令任何人为之动心。

   然而,端坐在火堆前的人,自始至终连看都没有看过一眼。

   天翔对此并不在意。他拿起一只在火堆前烘烤已熟的块茎,小心地剥下焦黑的外皮,将之放进陶碗中。再拧开装满王浆的瓶子,用勺舀起部分,与散发着热气的块茎调和在一起。加水慢慢捣成糊状,盛起少许,轻轻吹散热气之后,这才将木勺送到对方的嘴边,小心地喂了进去。

   如果你是一个寒水部族的老族人,一定不会对眼前的人感到陌生,也一定会认出他就是自己曾经的老族长——****。

   现在的****,早已不在是当年那副被绷带裹满全身的狼狈模样。多年的治疗已经将其身上原来的伤口治愈。虽说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仍在,却也不像过去那样腐烂后散发出阵阵恶臭。甚至就连受创严重的头部,也不过只留下些生长完好的褐色疤痕。

   对于天翔所说的话,****自始至终都没有回答。他只是机械地张合着两片嘴唇,慢慢地咀嚼着每一点送入口中的食物。不过,从其眉宇间绽现出的微笑看来,他应该很喜欢这种难得的食物。只是,僵硬的肌肉使得身体的反应过于迟钝。口中分泌出的唾液,也从毫无遮拦的嘴角慢慢流淌下来。

   天翔叹了口气,从衣袋里摸出一块干净的布片,仔细地为他擦去流出的涎水。****保持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整整八年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冲动。。。。。。

   自从龙城建立以来,解放太阳就成了天翔最想达成的愿望之一。率领族人历尽千辛万苦找到“天伞”的所在地之后,他便急忙向那里发起了攻击。却万万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历经战火后仍旧还能运转至今的机械,对于生活在大战六百年之后的人类,究竟意味着什么。

   他永远也不能忘记,自己率领着第一批数量约有两千左右的精锐部队,是怎样在警戒机器人的攻击下,伤亡惨重,仅有不到二百人能够活着回来。

   他也永远不能忘记,自己认为犀利无比的枪炮,对于那些高达两米左右的的警戒机器人来说,就如同是用投枪对付虫兽一般,根本起不了太大作用。为了能够让自己顺利冲到“天伞”所在的建筑面前,那些与自己生活多日且忠心耿耿的族人,又是怎么样义无反顾的抱起盛满********的玻璃罐,冲上去与它们同归于尽。

   就是在那一次,为了抵挡四名冲到面前的警戒机器人,掩护天翔、秦广等人安全撤退,****毅然抱起小型单兵火炮,冲出掩体。将所有机器人轰成了碎片。而他自己,也在瞬间被对方的机枪几乎打成了蜂窝。幸运的是,机枪子弹并没有命中****的头部。依靠着体内吞噬细胞强悍的再生能力,他硬是从死亡线上挣扎了回来。

   可是,尽管拥有被吞噬细胞所更改过的身体,****毕竟不是那种刀枪不入的类人。大量涌入身体的子弹,对他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虽然细胞和肉体能够再生,可瞬间无序生长的肌肉与骨胳也改变并压制了神经中枢的存在。也就是从那之后,****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而天翔对此也感到愧疚不已。如果不是自己太过急于求成,而是彻底摸清“天伞”所在地附近情况的话,恐怕那么多的族人也就不会死。****也绝对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模样。

   幸运的是,****的重伤与族人的死亡并不是没有价值。从驻守“天伞”外围被消灭那三百多名警戒机器人的身上,天翔还是发现了另外一些让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东西。

   (天冷了,弄点发热的东西吃吃,对身体很有好处。推荐道好菜——油炸蜂蛹。香嫩,脆口,下酒最好。只是吃过别抹嘴就走。得留下点东西。。。老黑不要钱,要票!)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