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五十一节 火焰

     “太多了,实在太多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还有什么更好的主意吗?”

   不用回头看,天翔也知道那是黑云女族长的声音。只是,现在的他根本无暇回答。这些该死的蝗虫简直多得数不胜数。再加上它们那种根本不要命的拼死打法,已经使盆地内的防御者们损失惨重。密集发射的子弹,对它们没有一点儿威慑作用。除了将它们彻底杀死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办法。

   “我能有什么主意?尽量杀吧!能杀多少算多少,一定要坚持到支援部队抵达。” 天翔猫下腰,灵活地闪过一只蝗虫的冲击,反手便抄起一只满装弹匣换上,转身照准蝗虫的尾部就是一梭子弹。虫子的压迫使他简直顾不上做出其它回答。

   “坚持?恐怕无法坚持到那个时候了。。。。。。它们太多了。。。。。。我从未见过这么多的蝗虫。。。。。。。它们一定是发怒了。”刘顺云的声音里满是惊恐与颤抖:“怎么办?它们。。。。。。它们会杀死这里的每一个人。。。。。。再把我们扔去。。。扔去喂它们的幼虫。。。。。。”

   “闭嘴,守好你的位置。”天翔反手一枪打爆了一只从女人背后飞来,正准备偷袭的蝗虫,怒喝道:“如果你想死,那就趁早给老子滚远点儿。如果你还想活,那就拿起枪来,能杀一只算一只。快点儿,别站在那里发呆。”

   女人闻言不仅一怔,她实在不敢相信,这就是从昨天晚上还在对自己甜言蜜语男人口中说出的话。事实上,她很清楚,在这样危急的关头,他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照顾自己。然而,这样措词激烈的话语,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

   “你在发什么呆?想死吗?”随着一声怒骂和子弹的射击声,一连串物体破碎的声音从女人背后响起。刘顺云回头望时,却看见一只长着人脸的巨大蝗虫,满是枪洞地倒在自己身后。只有前肢处坚硬的甲锷,还在不住的晃动。。。。。。

   “他救了我!”刹那间,一股莫名的暖意忽然涌上了女人的心头。使得她喜不自胜。再也无暇去考虑男人说过的话,转而端起手中的自动步枪,背靠着男人宽厚的肩膀,朝向空中拼命发射着子弹。

   女人,就是这么复杂,却又这么简单。

   相比之下,天翔显然没有注意到短短数秒钟在刘顺云身上发生的种种变化。就算有心,他也根本没有时间和精神去观察这些。该死的蝗虫接二连三地冲入自己所在炮台,给守卫者们带来了相当大的麻烦。使得原本密集的枪声,逐渐变的稀疏起来。

   它们的动作相当迅速,借助从半空中俯冲下的力量,在掠过人群的瞬间,用强劲后肢的钩爪,拎起目标的肩膀,在剧烈的惨叫声中,把狩猎者带至高空,而后猛然收缩控制爪尖的肌肉,将其狠狠摔下。然后,丝毫不顾从空中掉落在地奄奄一息的人类,转而再次俯冲,扑向刚刚锁定的新目标。

   所有的虫子都会这一招,它们分批、分群,从各个方向对防御者们展开疯狂的进攻。很快,原本密布在盆地各处,仿佛爆豆般的枪击声逐渐消停,取而代之的,则是那种震耳欲聋,且令人惊惧万分的“嗡嗡”声。

   “族长,守不住了。。。。。。快走吧!我已经命令装甲部队冲过来。这些虫子,对它们无法造成威胁。”一名肩膀上扛着少校花饰的军官,脸上带着显然是被虫子后肢划伤的痕迹,跌跌撞撞地跑到天翔面前,大口喘着粗气,语不连贯地说道:“您。。。您先走。。。。。。我们。。。。。。在后面。。。。。。保护。。。。。。保护。。。。。。”

   “你们是我的族人,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们。”望着这名忠心耿耿的军官,天翔嘿然一笑,用左手从地上抓起另外一支M5G43,仰面朝天猛扣板机。顿时,在两道火舌的攻击下,大片临近的蝗虫,也好像冰雹一般从半空中掉落下来。

   “族长,求您了。。。。。。再不走,就没机会了啊!”军官急红了眼,差一点儿就想动手动脚去拖天翔。只是,却被对方严厉的眼神所阻挡。

   “带上那些女人,还有孩子。让她们先走。”天翔昂着头,以不可抗拒的语调大声喝道:“由你负责她们的安全,记住,不准任何男人首先撤退,要是你发现有谁先爬进坦克。给我一枪打穿他的脑袋。”

   “可是。。。。。。族长。。。。。。”军官还想坚持。

   “不要废话!这是命令,马上执行。”天翔的语气,冷酷而坚决。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照他的话做。”忽然间,旁边的黑云女族长也发话道:“放心,有我在,他肯定没事。这些虫子要动我的男人,先得从我的身体上爬过去。”

   闻言,军官双眼一热,匆忙地敬了个礼,便头也不回地朝坦克所在的方向跑去。只留下朝着空中拼命射击的黑云女族长,还有脸上挂满古怪笑意的天翔留在原地。。。。。。

   “这个女人,有意思。”

   这是天翔给刘顺云下的定义。

   坦克内的空间很有限。按照天翔的命令,一干满面惊恐的女人和孩子,在众多士兵的保护下,依此钻入了车内。为首三辆坦克在关好舱盖后,这才加大马力,怒吼着向盆地外死命冲去。在它们的后面,则是长长一串面目狰狞的蝗虫。尽管甲锷无法咬穿坚硬的钢板,但它们仍然死死地紧巴在坦克表面,就好像是抓住了一团充满巨大诱惑力的宝藏。

   尽管咀嚼式口器对战车丝毫不能撼动分毫,可蝗虫仍然仿佛没有任何感觉一般,照准坦克表面所有突起拼命啮咬起来。锋利的甲锷也拼尽全力向钢板表面猛砸,响起一阵令人惊惧的“咚咚”声。只不过,两者之间巨大的质量对比,早已注定了它们的举动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可能是发现了狩猎者们的企图,蝗群的攻击速度也变得更加迅速。数十名士兵组成的防御网对于它们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威胁。它们飞掠着,滑翔着,从空中猛扑下来,径直插进密集的人群中,掳走一条又一条鲜活的生命。

   “这样下去不行,我们支持不了多久。得赶快想个办法。”刘顺云的声音已经嘶哑,在她的脚边,已经丢下了厚厚一摞被清空的弹匣,以及数枝滚烫发热的自动步枪。

   天翔何尝不明白眼前的危急,他又如何不想尽快扭转这种可怕的局面。然而,刚刚与辽都方面联系的结果却实在令人沮丧。本该早就赶到的空军中队,因为天气的关系无法起飞。无奈之下,杨易刚只能命令其它城市的留守空军,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事发地点。至于那些可以不受天气限制的武装直升机,则一架也不敢派出。毕竟,与这种漫天的虫群相比,低空飞行的战机,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并不是所有消息都很糟糕。至少,那些早已派出的地面部队,他们已经距离盆地不远。只是,他们的先头部队,想要到达的话,至少还需要近半个小时。

   听了这个消息,天翔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重新抬起手中的MG543,重现向着空中的蝗群拼命扫射起来。。。。。。

   他很清楚,自己根本无法再支撑半小时之久。大量突入的人面蝗已经造成守卫人员大量伤亡。短短十数分钟,至少就有几千名狩猎者被活活咬死。失去火炮支援的盆地,根本就好像是一个脱光了衣服的女人,只能任由对方肆意玩弄。

   照这个样子,顶多只能再坚守十五分钟。甚至,还要更短一些。

   可是,电报已经说得很清楚。支援部队已经在以最快速度赶来。半个小时,无法再少。

   怎么办?

   究竟该怎么办?

   刹那间,天翔只觉得自己根本就落入了无底的深渊。再也无法爬起。。。。。。

   “小心!快让开!”随着一声女人的惊叫,一个柔软的身体重重撞在了天翔身上。将他狠狠撞翻在地。待到清醒回头看时,却只看见刘顺云半跪在地上,朝着一头从空中扑下的蝗虫连开数枪后,这才体力不支,歪倒在一边。

   望着女人那张被黑灰与烟尘蒙垢的清丽脸庞,天翔不禁一阵怜惜。如果不是她,自己恐怕已经被蝗虫撕成了两半。想到这里,他连忙翻身跃起,箭步跨到她的身旁。正待要将她一把搂起,眼睛,却不由自主地落在旁边另外一件东西上。

   那是一具火焰喷射器。

   “火,对!就是火!我怎么把这个忘记了?”

   大喜过望的天翔连忙将之从地上抓起,利用打火器点燃后,将喷口径直对准蝗群最密集的天空,用尽力气,狠狠扣下了扳机。

   “呼——”一团十余米高的火焰,顿时从喷口猛窜而出,以逐渐扩大之势,带着燃烧后无比的畅快,肆意吞噬着被笼罩在其中的所有虫子。刹那间,一股焦臭刺鼻的呛人气味儿,在整个战场上弥漫开来。

   “快,用火对付它们。”族长的命令,随着脑波的扩散,传到了近旁一干士兵的意识中。使得他们忙不迭地从各种武器中翻找出数具火焰喷射器,加入到对蝗虫的反击之中。

   事实上,这应该是天翔的错误。利用小型氢氧分离装置制造的火焰喷射器,其实在龙族军队中早有列装。只不过,这种东西在历次对外战斗中使用的次数并不多。威慑力也远远没有枪支与坦克来得强大。再加上在天翔看来,装甲部队的战斗力远远要强于步兵。因此,这种曾经在人类古代历史上发挥过重要作用的武器,就这样被狩猎者们渐渐淡忘。。。。。。

   幸运的是,计划中大规模的裁军减装,应该是在本次行动结束,回到龙城之后再开始进行。所以,这些本不被人们所看重的武器,也才得以保留到了现在。

   这对天翔来说,无异于是一剂相当及时的后悔药。他第一次发现:在对付那种铺天盖地虫群的时候,实在是没有什么东西比火更加来得有效。

   数十团火焰,从血流满地的防御阵地中腾空而起。在剧烈的风声中,仿佛一头可怕的怪兽般,张开巨口,吞没了一堆堆蜂拥而来的人面蝗群。

   “除了人类之外,几乎所有的其它生物都惧怕火焰。”这是一位古代著名生物学家曾经说过的话。当然,这样的说法也有其不尽然之处。至少,地球自然界中的很大一部分生物,就应当被排除在外。不过,火,这种给人类来带温暖与热食的东西,的确曾经被大量生物所畏惧。毕竟,尚不能具备智慧条件的它们,根本无法理解这种没有生命的物质给自己身体带来的伤痛。

   虫子也是生物,相比之下,它们对于火的畏惧恐怕远远没有那些古代猛兽更甚。甚至,对于火焰,它们当中一些种群还有着特殊的感觉。昆虫的趋光性,使得它们有着扑火自杀的本能。尤其是那些尚未完全进化的蛾类。

   蝗虫是否怕火,天翔不是很清楚。不过,他却惊喜地看到:原本盘旋在盆地上空的密集蝗群,因为火的关系,已经远远飞离到了更加遥远的天空。那里已经是它们飞行高度的极限。却也是超出火焰喷射器射程的地方。

   威胁,暂时得以缓解。所有人的心,也才多少得以放下来。这个时候,能够多拖延一分钟,也就意味着距离活命的希望更加接近。

   “千万不要松懈,所有士兵严阵以待。随时检查火焰喷射器,注意补充燃料。只要再坚持二十分钟,我们就能打赢这一仗。”

   族长的话具有无比的鼓舞力。所有人都看见,在最危险的时候,自己尊敬的族长丝毫没有想要先走的意思。他用无比的勇敢与个人魅力,再次赢得了族人的认可。

   战场的空隙,就这样古怪的出现。畏惧火焰的蝗群,高高盘旋在盆地上空,没有进攻,却也没有想要撤退的意思。它们只是密切地注视着那些在人群中时隐时现的微小火苗,就是这种突然出现的可怕武器,夺走了它们当中大多数同伴的性命。

   狩猎者们也没有闲着。在留下足够的力量协助防御后,其余的人,全都加入到挽救伤者的工作中。

   伤员太多,实在太多。粗略估计,至少也有数千人之多。他们当中很多人是被蝗虫从靠空扔下,身体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还有人是被蝗虫的甲锷及锯齿划伤,除了流血,更有那种古怪细胞随之附生在伤口边缘。尽管到现在为止,天翔尚不清楚那种细胞究竟有什么作用,但他还是命令将伤者尽量救治。毕竟,那是自己的族人。是为了保卫自己与他人而受伤的族人。。。。。。

   与他们相比,那些已经死去的人,却显得更加凄惨。他们都是被蝗虫巨大的甲锷拦腰砍断,或者头颅被整个切下。破裂的肢体与碎肉洒满一地。除了那些尸体还算完整,多少能够分得清具体相貌的人外,其余的,早已被疯狂的蝗虫当场啃食得坑坑洼洼,再也无法辨清。

   “这恐怕是最后一股人面蝗群。也是最后的报复力量。”看这天上来回盘旋的黑色蝗云,刘顺云心有悸动地对天翔说道。

   “哦?为什么这么肯定?” 天翔小心地将一把子弹依序压进弹匣后,抬头应道:“你的依据是什么?”

   “我检查过那些被杀死的蝗虫,其中没有一头是雌虫。全部都是雄性虫体。”

   “这怎么可能?” 天翔一惊。

   “的确是这样。”刘顺云正色道:“事实上,从虫巢中孵化出来的幼虫,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只雌性虫体。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它们的生物特征,还是那个男人在沉睡前就已经设定好的计划。”

   天翔正待张口说话,却猛然发现:天空中的蝗群,突然改变了运动的方向。正朝着盆地的北面快速飞去。那种仓惶的感觉,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令它们恐惧的东西一般。

   逃跑,当然是越远越好。天翔颇有些疑惑地将思感向南面延伸,却“看”到了另外一幅令人惊异的场景。

   虫兽,上百头巨大的虫兽,正从这一方向疾驰而来。

   (现在是午夜一点多,老黑写到现在,肚子很饿。在厨房翻东西吃,却只发现几包方便面。。。肉啊!好想吃肉啊!见鬼!这几天每天都在岳母家吃饭,弄的家里什么吃的也没有。。。不知为什么,忽然想起某部电影中有生嚼蟑螂的场面,而且据说那东西比鸡腿香。。。日,口水又流了。。。问题是,老子现在手边除了该死难吃的方便面,连根蟑螂毛都没有。。。凄惨啊!)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