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五十节 突入

     虫子是否会哭?这个问题大概应该由生物学家来回答,可能会比较实际一些。然而,发散到空中的思感却明白无误地告诉天翔:蝗虫在恐惧,在愤怒,在咆哮。它们甚至在组织发动新的进攻。准备用更加密集的队形,冲破人类布置下的可怕防御线。

   天翔对此并不担心。事实上,他还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这些长着人脸的虫子,究竟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毕竟,从虫群发起进攻到现在,自己一方占尽了优势。盆地内布置的各种武器,对它们造成了巨大的威胁。尤其是那种专门用来对付低空飞行物的空炸弹头,更是收到了不俗的战果。每一发在空中炸开的炮弹,都能夺去数百只虫子的性命。

   它们实在是太多,相距之间的位置也过于拥挤。对于充满死亡意味的炮弹来说,根本就是最好的目标。

   黑云女族长刘顺云也完全被眼前的情景所惊呆。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在床上征服自己身体的男人,居然会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那些武器,那些用金属制成的不知名武器,它们居然拥有如此可怕的威力。难怪他能横扫黑暗世界且兼并那么多的狩猎部族,难怪他的族群会拥有多得可怕的人口,难怪他在面对自己警告的时候,还能笑着炸掉人面蝗的巢穴。这样的男人,根本就是仿佛神一般的强大存在。

   如果天翔能够听到刘顺云内心的呼声,那么他一定会无奈得当场苦笑起来。事实上,那种曾经存在于其身上的悠闲,早在几分钟前就消散得干干净净。因为,眼前的人面蝗群虽然已经被击败,剩下的残留虫子也丝毫不能对狩猎者们造成任何威胁。可是,这些讨厌的生物似乎越杀越多。也不知道它们究竟是从哪里飞来。而且大有一举想要对占据盆地的人们疯狂报复之势。

   警戒哨兵数分钟前发回电报:“残留虫群最外围,发现大量它们的增援部队。具体数量无法估计。据推测,已经超过此前被歼灭蝗群的数倍。。。。。。”

   “这些杂碎究竟还有多少?”这是天翔收到报告之后,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他实在无法想象,在数量如此众多的人面蝗被杀死之后,它们居然还能组织起如此庞大的一支进攻力量。天啊!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生物啊?恐怕就算是那种铺天盖地的褐蚁群,也及不上它们的可观数量。

   从外围飞来的蝗虫虽然距离盆地很远,可它们毕竟是在飞。因此,距离上的远近,对于它们来说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几分钟后,从天际传来的“嗡嗡”声,在人们听来已经响如震鼓。而蜂拥在一起飞来的蝗群也已经无法以乌云来形容。用一名士兵的话来说:“那根本就是从天边四面围拢过来的厚厚黑幕。”

   天色,本来就阴沉。然而,现在据守在盆地内的狩猎者们,更是丝毫无法看到从天空中射下的那一点点光亮。遮天蔽日的密集蝗群已经将盆地四周的所有空域全部占领。只剩下人们头顶上那一片狭窄的圆形天空,尚能保持原来的模样。

   恐惧,无边的恐惧,顿时像一口巨大的锅盖一般,严实地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头上。让他们的内心悸动,使他们的信心动摇,令他们的身体发抖。。。。。。

   龙族的士兵,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精锐部队。更是从尸山血海中拼杀出来精英。饶是如此,天翔也能感受到他们内心的恐惧。毕竟,现在的对手不是人类,而是专门以人为食的恐怖蝗虫。而且,数量多的可怕,多得让人混身直起疙瘩。

   士兵尚且如此,那些刚刚招降没有多久的方石人就更不用说。他们恐怕连做梦都没有看到过如此众多的虫子。周旷,这个素以强悍且不畏死的男人,如今就站在天翔的身边。虽说从其表情看不出任何不妥,然而,脸上抽搐的肌肉,颤抖的身体,还有从密闭嘴唇里发出的牙齿连续碰撞声,无一不在说明他内心的恐惧。

   如果你的耳朵够好,并且能够静下心来仔细听。一定能够听到从众人口中发出的清脆硬物碰撞声。剧烈、急促、且具有相当的节奏。

   那是上下牙齿在打架,激烈撞击后产生的脆响。也是人类因恐惧或寒冷不由自主作出的本能举动。

   能不害怕吗?那可是成千上万头蝗虫啊!它们已经占据了整个天空,整准备朝着这块可怜的狭窄盆地直冲下来。就好像是亿万架前部装有啮咬机器的微型飞机,呼啸着,从空中俯冲而下,想要撕裂所有人的身体,喝干他们的血,吃光他们的肉,啃净他们的骨。。。。。。

   “命令所有炮兵,准备空炸弹头,自由射击。”

   “所有高射机枪延伸攻击,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停止。”

   “所有人小心戒备,杀光所有虫子。不要害怕,它们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如果是的话,这个世界上的人早就全都死光了。”

   这样的命令加鼓舞虽说听上去有些不伦不类,但不管怎么样,在这种时候,绝对是安定士气的最好选择。毕竟,蝗虫虽然多,却也无法敌过自己手中的武器。更何况,此前两场遭遇战早已说明,对手并不是什么强悍的生物。它们也会死,也一样无法抵挡子弹的攻击。只要能够坚守住阵地,它们也只能落得同样的下场。

   255毫米炮首先发威,一颗颗脱膛而出的炮弹纷纷在半空中炸开,虽然爆炸的声音瞬间就被那可怕的“嗡嗡”声所遮盖,但是它们确实给蝗群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每一次爆炸后,密集的蝗群都要变得稀疏一些,而从半空中落下的残体碎肢,也会伴随着大量横空飞洒的虫血一起,无力地掉落在地上,成为泥土结构的一部分。

   四连装高射机枪的枪管已经更换过两次。连续高强度的射击,使得饱受摩擦力摧残的枪管热度骤升。偶尔有些许虫血落在上面,马上便在“嘶嘶”声中变成一阵滚烫的白雾。如果照这样的速度继续射击,它们恐怕最终将化成一滩通红的铁水。

   太多了,实在是太多了。人面蝗的进攻根本不计任何损失。同伴的死亡也丝毫不能引起它们的恐惧。它们只知道进攻,疯狂的进攻。似乎只要能够突破那道肉眼看不见的防御线,就能够获得最终的胜利。

   事实本来也就如此。

   天翔计算过,如果蝗群能够冲破高射机枪与空炸弹头组成的封锁线,那么单凭盆地内各种武器组成的对空防御网,多少也还能抵挡虫群片刻。但前提是,冲如防御线的蝗虫数量不能太多。毕竟,单兵武器无论在射速或威力方面,都无法与前者相提并论。而且,这一道防线一旦被冲破,势必会影响到火炮与机枪阵地的守卫。到了那个时候,恐怕笑到最后的,就将变成人面蝗了。

   这一刻,天翔才忽然发觉,自己先前的动作,是否有些过于托大?炸毁虫巢的举动,大概也过于冲动了些。如果事先知道人面蝗的报复会如此疯狂,那么,自己也肯定采用另外一种更为安全、稳妥的处理办法。。。。。。

   然而,现在事态已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再怎么后悔也没有用。

   更何况,现在自己的处境虽然很危险,却还没有到那种山穷水尽的地步。毕竟,到现在为止,密集的蝗群还没有冲破防御圈。空炸弹头与如同狂风暴雨般倾泻的子弹,就好象一道坚实的墙壁一般,将它们死死地拦在了外面。就算偶尔有那么几只漏网的人面蝗,得以幸运地冲入,也会在一颗颗子弹的迎面攻击下,被打得粉身碎骨。

   只是,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

   255毫米自行火炮的标准弹药配置,通常是以普通榴弹为主。像这样用于对付低空飞行目标的空炸弹头,仅仅只占到弹药存量的部分而已。如果不是天翔紧急致电辽都,让他们连夜空运过来大批的弹药,恐怕所有部队早在几分钟前就已经宣布弹药告罄。

   辽都方面的空运力量不可谓不强,运来的弹药数量也不可谓不丰足。然而,在铺天盖地的人面蝗群前,它们却简直少得可怜。以至于,在刚刚发射完这轮攻击后,炮兵阵位的指挥官便万分焦急地发来通告:空炸弹头的存量已经不多,仅够再支持数次发射而已。

   这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天翔没有告诉其他人。只是沉着地命令对方节省弹药,尽可能多的杀伤蝗虫。他很清楚,这个时候自己已经绝无退路。这是一片只有一条出口的盆地。在这片区域中至少也有上万人。想要把他们在短时间内撤退出去根本不可能。虫子飞的比人快,它们很容易就能追上逃跑的人群,肆无忌惮地杀死所有人。而且,无序的逃跑,肯定会在人群间引起新的慌乱,到时候,如果盆地的出入口因此被堵塞的话,那将是一场绝对的惨剧。

   因此,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拖。尽量与虫群周旋,拖延时间。

   两天前,天翔就已经电令辽都派出第二批支援部队接替自己,守卫新建的方石城。按照正常的部队出发时间推算,他们可能已经在路上。只要能够拖延到他们赶来,那么也就不必再畏惧人面蝗的攻击。更何况,从蝗群刚刚出现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命令辽都派出空中部队进行支援。所以,弹药的消耗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关键在于,如何能在支援部队抵达前,挡住人面蝗的进攻?

   这一刻,天翔不由得想起临行前,秦广曾经告诉自己,他正在研究一种威力巨大的古代机械兵器——机动装甲。据说,这种武器就算在没有任何弹药补充的情况下,也能依靠纯粹的机械力量消灭对手。如果现在自己手上有一台这种机动装甲,那么。。。。。。

   空想毕竟是空想,对于实际情况根本没有任何帮助。防守部队现在能够做的,只能是在尽可能安全的情况下,大量杀伤人面蝗。

   “拿好武器,我们准备上了。”天翔从身边侍卫手中轻轻接过一支改进型K50P轻机枪,拔出弹匣看了一眼,再狠狠将之塞上。头也不回地向众人说道:“记住,我们是人,是统治这个世界的人。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这一点。”

   僵持,仍然在继续。面对狩猎者们的拼死反击,蝗群似乎也显得越发疯狂。它们根本就不顾忌任何伤亡的向前冲,而大量武器组成的火网却使得蝗群与之的接触点上,仿佛暴雨一般,从半空中倾泻下大量散碎的虫尸与残骸。那种情景,就好像是在空中竖起了一道看不见的墙,任何想要穿透墙壁的虫子,都必须付出血的代价。

   这样的场面并没有持续太久,几分钟后,随着火炮阵地的逐渐沉寂,穿越“墙壁”的蝗虫也越来越多。最终,苦战多时的蝗群终于突破了这条可怕的死亡线,一头扎进盆地的中央,带着刻骨的仇恨,朝着一个个面色惊恐的人类扑了过来。

   “射击!”一声令下,依托建筑而立的各个火力点上,纷纷窜出一条条鲜红的火舌。上万枝步枪同时向空中开火,数万发子弹也在瞬间穿透了蝗虫的身体。把这些自以为得计的异类生物,从空中击落,狠狠摔砸在冰冷的地上。

   突如其来的攻击,使冲入防御圈的蝗群遭受了巨大的损失。然而,后续源源不断的它们,似乎对此根本不在意。数量,是它们的赖以生存的优势,也是它们战胜人类的唯一办法。尽管狩猎者的反击火力依然强劲,蝗群的伤亡依然惨重。可是,它们毕竟已经顺利达到了自己的第一目的。很快,大量蜂拥而至的虫子,纷纷高高扬起胸前的锋利甲锷,照准正下方的人们恶狠狠地扑了过来。

   “交替射击,对空火力千万不要停。” 天翔大声向周围的人们发布着命令,一边将打空的弹匣从枪身上拔出,再从腰间摸出一个满装弹匣用力装上,这才一扬枪口,对准空中的目标再次倾泻起来。

   步枪毕竟不像机枪那样拥有不间断的连续弹带,弹容量不过数十发子弹的它们,必须留有一定时间更换弹匣。俯冲速度极快的蝗虫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绝好机会,聪明的它们往往会在空中来回盘旋,一待对方弹药耗尽,便一头冲下,用强劲有力的前肢将目标一把抓起,带到空中后,再用口边的甲锷狠狠咬下猎物的头颅。

   数分钟内,已经连续有十几个人惨遭蝗虫的毒手。情急之下,天翔这才不顾一切地大喊着,命令手下向四周正在更换弹匣的族人给予火力支援。只不过,与铺天盖地冲来的人面蝗相比,这样的攻击,实在是杯水车薪。

   蝗群在报复,没有了炮火的威胁,它们根本不怕轻武器发射的子弹攻击。蝗虫往往以某一个火力点为目标,成群结队的发起攻击。就算地面火力再强,也只能击落当先几只虫子。而尾随其后的蝗虫,却会趁机一拥而上,将据守在防御工事内的人们死死抱住,利用自己身体与器官上的优势,一口咬断他们的喉咙。。。。。。

   天翔亲眼看到,自己的一名侍卫,就是被蝗虫用这样的方法活活咬死。那具横卧在冰冷泥土间的尸体,上面布满的伤痕,就与自己曾经在李家堆死者与此前受伤士兵身上看到的,完全一样。

   “杀!千万不要停!杀光这些该死的虫子!”

   不单是天翔的声音,整个盆地内所有的人,所有的狩猎者,内心都共有着同样的念头。恐惧与死亡谁都害怕,但是就这样被低等生物随意杀死,却是谁也无法接受的事实。想要活下去,就得拼命,就得抗争,就得在你死我活的战争中尽可能多的杀死对手。

   你不死,我就得死。

   我要活,所以你必须死。

   不用天翔发话,任何人都明白,这是一场关系到自己能否顺利活下去的生存之战。。。。。。

   (今天大扫除,偶然发现几只虫子。老黑大惊,连忙抓过“灭害灵”狂喷,结果很意外,虫子没事,老黑却越来越感到心翻胸闷。。。急忙冲到窗口大口呼吸。。。我日,这究竟是杀虫剂还是杀人剂?)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