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四十六节 幼虫

     “你的想法我可以理解。”刘顺云轻轻点了点头:“可是,就连我也不知道他要睡到什么时候。就这么等下去,我怕。。。。。。”

   “不用担心。”天翔返身走到她的面前,看着女人漂亮的面容,笑道:“我有这个耐心。他想睡到什么时候都可以。只要我活着,就一定不会放过他。这样做,既是为了你那些死去的族人,更是为了我自己,为了整个龙族。”

   闻言,女人不再说话。只是慢慢拉过天翔的手,贴在自己光洁的脸上,轻轻地来回磨梭着。。。。。。

   “如果你不嫌弃。。。。。。我想。。。。。。和你。。。和你。。。。。。做一次爱。。。。。。可以吗?”

   女人的声音,颇有几分羞涩。与之前那种已近放荡的魅惑相比,实在是天壤之别。

   “怎么?你现在很需要吗?” 天翔笑了笑,抱着女人的肩膀,贴近了自己的身体。

   “不。。。。。。不是这样。。。。。。我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表明我内心的感激。。。。。。我能够拿得出手代表谢意的东西,大概,也只有我了。。。。。。”

   说到这里,女人的脸色已经通红。声音也越来越小,仿佛最微小的虫子在嗫嚅一般。

   “如果这样,那么大可不必。”突然,天翔将怀中的女人重重推开,神色冰冷地说道:“我答应过你的事情,绝对不会食言。你也用不着为这种事情而愧疚。不错,我是喜欢你,也很想和你上床。不过,如果是用这样的方式,恐怕我不会有太大的兴趣。现在,我想请你带我去看看你所说的幼生蝗虫培养室。走吧!”

   忽然的变化使得女人猝不及防,她颇有些意外地看了看对方,直到确定这个魁梧的男人所言非虚时,这才慢慢从落坐处站起。带着几分失意的落寞,轻轻走上了石室的阶梯。

   比起此前两个人在狭小空间内的宁静,外面的世界实在充满了太多的嘈杂。巨大的工程机械已经挖通了山谷,一辆辆被沙石阻隔甚久的装甲战车,从狭窄的山道内鱼贯而出。被掩埋在石块下面的受损车辆,也在前后同伴的牵引和推攮下,将自己庞大的身躯从中慢慢挪动出来,一直行驶到盆地内的空处,接受细致的检修。而受伤的士兵在经过简单处理后,也被分别抬上了一架架直升机,在震耳欲聋的螺旋桨翼转动声中腾空而起,慢慢消失在了山谷的另外一端。

   当然,所有的这些,都是征服者们目前正在进行的动作。而那些曾经给他们造成巨大威胁的被征服者们,则呆呆地站在一边,大张着嘴,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因为,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已经完全颠覆了这些狩猎者此前的种种固有观念。他们实在不知道,究竟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这些外表看起来与自己无异,但是却又神秘无比的龙族人。。。。。。

   天翔丝毫没有理会旁人的眼光,而是在漂亮的黑云女族长带领下,穿过人群密集的中央空地,径直来到一幢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矮小建筑前,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这是一间表面积不过数十平方的小屋。只是,天翔知道,这不过是它的一种伪装而已。这里隐藏的秘密,就与那些曾经在地球上显赫一时的辉煌文明一般,全部都被埋入了地下。。。。。。

   用“虫巢”这个词来形容房间内的场景,的确有些不太适宜。不过,以屋子里目前所有的东西来看,却又实在是很恰当。

   准确的说,这间用石块和泥土搭建起来的小屋,根本就是一个想要掩盖其下物体的伪装。因为,房屋内的四周与角落,已经完全被昆虫特有的分泌蜡质所填满。形成一层光滑的硬质物体。其中,还有一条宽约数米的椭圆形通道,从地面与屋门的接口处,一直延伸到地底。。。。。。

   这样的场景天翔并不陌生。在龙城附近的虫山上,还有此前与妹妹一切的流浪历程中,他不止一次看见过类似的东西。这是虫子利用其身体分泌物营造出的家园,也是它们在地下世界赖以为生存的根本——虫巢。

   然而,天翔却从未看见过,如此巨大的虫巢。毕竟,在他的印象中,虫巢顶多就是一处不大的地下空间。像这样仅入口就能容许两人并排通过的虫巢,不要说见过,甚至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这里也是他造的。”可能是看出了天翔眼中的疑惑,刘顺云上前抚摸着墙壁上光滑的硬质表面,慢慢地说道:“是他让我们挖出了这个地下巢穴,将之用于养殖蝗虫。只不过,那个时候,谁也不清楚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就这样进入虫巢,那些蝗虫竟然不会攻击你们?” 天翔有些奇怪,按照他的经验,虫子们决不允许任何非自己族类的生物靠近虫巢。一旦发现外来者侵入,马上就会引来大批虫子的围攻。这已经是所有狩猎者人所共知的事情,为什么,在这里偏偏会显得要如此特殊?

   “ 具体的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刘顺云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过,用他的话来说,昆虫是一种利用气息来判断敌我的生物。其中以蝗虫尤甚。只要它们习惯并且认同了黑云族人的气息,自然不会对我们发动任何攻击。”

   “这怎么可能?” 天翔不由自主脱口而出道:“每个人的体内气息都不一样,蝗虫怎么可能会用这样的标准来判断你们所有的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面蝗袭击狩猎者的时间发生。”

   “你说的没错。当初,他也这么认为。”女人颇有些佩服地看了看他:“不过,他还是利用另外一种物质,使这些蝗虫有了判断气息的依据。”

   “是什么?”天翔追问。

   “水。”女人坦言。

   “水?”天翔的眉头微微一皱:“这怎么可能?是什么水?”

   “是我们族群的日常饮用水。”说着,女人从腰间摸出一只盛水的皮袋递过:“喝一口,再洒点儿在你们身上。这样,蝗虫对你们就不会有敌意,自然也就不会攻击你们。”

   “这是什么水?” 天翔接过,猛灌了一口,再捏住袋口,在身上泼洒了一些,随手递给身边的侍卫,动问道:“怎么会有这样的作用。”

   “这里的土壤含有一定的碱性物质,因此,地下水源中也有部分溶解。这种碱水是我们族群的日常饮用水。也是蝗虫用来判断敌我的唯一标准。”

   “居然是这样。” 天翔惊叹道:“能够想到并利用这一点,实在难得。”

   “难得?哈哈哈哈——”闻言,女人发出一阵无奈地苦笑:“就算是这样,一旦我们断绝对幼虫的食物供应,那些成虫那不一样会把我们所有人杀死,用来喂养它们的后代。。。。。。这样的日子,我是一天也不想再过下去。”

   天翔同情地看了她一样,没有多说,抬脚迈下了被蜡质所覆盖的光滑阶梯。他很清楚,刘顺云说的是实话。换了任何人在这样的环境中久待,恐怕用不了多久绝对会发疯。拥有如此坚强的意志,真不知道究竟是这个女人的幸福还是悲哀。。。。。。

   阶梯并不长,不过几十米的样子。完全依靠外里光源的洞穴里,显得相当昏暗。很多靠近墙壁的角落则是一片漆黑。如果不是狩猎者拥有那种在黑暗世界中锻炼出来的优秀眼力,恐怕这个时候已经是和掉进墨缸里抓瞎一样,没有任何分别。

   天翔的视力也很不错,他完全能够看到在黑暗中蛰伏的那些尚在蠕动的幼小虫体。它们是如此之多,多得简直令人看了,有一种想要忍不住呕吐的欲望。

   只是,现在的他,脸上显出莫名的惊讶之色。与之伴随在一起的,还有恐惧、骇然、难以置信。。。。。。

   蝗虫的生育方式天翔相当熟悉。每天都必须要与虫子打交道的他,闭上眼睛也能随口道出各种昆虫的生活习性。对于蝗虫这种肉味鲜美的生物,自然就更加不在话下。只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眼前的“蝗虫”,居然会与自己记忆中的同类生物完全不同。

   蝗,是一种从远古时期就存在的昆虫。它们群居、卵生。幼虫孵化后,就能保持与成虫完全一样的外形。唯一的区别,就是体积上的大小而已。当然,体表的颜色、甲壳的硬度、对外界的感知能力等等也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加强。而且,这种身体表面覆盖着厚厚角质层的昆虫,必须每隔一段时间,就进行蜕皮。用这样的方法,来保证身体的继续成长。

   然而,眼前的虫子,分明就是另外一种生长模式。虽然虫巢内几乎没有什么光线,很多东西也都看得不是很清楚。但不管怎么样,天翔就算是比上不足眼睛光用耳朵听,也能丝毫不差地判断出这些恶心的虫子究竟在干什么。

   蠕动,它们在蠕动。利用自身分泌出的粘滑液体,用柔软的身体,紧贴着地面慢慢地蠕动。

   这当然也属于昆虫的移动方式。可是,却根本不应该属于蝗虫。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有任何一只蝗虫从卵中孵化出来,拥有一只肥肥滚滚的身体,而且只能利用体内肌肉伸缩向前移动的怪异方式。

   腐蛆、绿僵蚕、还有蛾类幼虫,都会以这样的方式生存。然而蝗虫,却根本不可能。

   天翔没有说话,从防护服的口袋里,摸出一只小巧的半球状物体。轻轻扳下上面某处按钮后,顿时,一道淡蓝色的光芒,从球体中发出,照亮了黑暗洞穴的四周。

   这是一只利用电池为能源的便携式冷光灯。

   虫,到处都是虫。密密麻麻,铺天盖地,把整个略显狭窄的洞穴,填塞得满满当当。如果不是众人与虫子之间相隔着一道高达米许石台的话,天翔相信,这些肥头肥脑的白色爬虫,一定会沿着自己的脚,慢慢爬上来,一直爬到头顶,爬进眼睛,爬进鼻孔,爬进自己的身体。。。。。。

   莫名的光亮,并没有引起虫群太大的注意。它们只是在同伴粘滑身体组成的缝隙间欢快地爬着,蠕动着自己的身体。在一个个看似不可能通过的缝隙间穿行。那种相互碰撞后发出的微小“吧既”声,在成千上万虫子的共同努力下,最终变成了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古怪音调。在天翔等人听来,就好像是一种硬物在胶液表面,相互摩擦后发出的恶心声音。

   “怎么会这样?” 天翔眼中满是不加掩饰的惊异之色。他猛然转向身后的女人,连声问道:“这怎么可能会是蝗类的幼虫?这不可能。”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但这却是事实。”刘顺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反应和你完全一样。不要说是我们,就连所有与它们有过接触的黑云族人,没有一个人会相信这是真的。因为,这根本就不是我们所熟知的蝗虫,而是另外一种经过变异,而且进花到了相当程度的虫子。”

   “变异?”天翔惊道:“你是说。。。。。。”

   “他改变了它们。”女人淡然道:“他从基因库中获得古代蝗类基因时,就已经改变了它们的生物习性。使得它们具有完全不同的幼生形态。这种虫子会像蛾类一样结茧,经过二次发育后,最终形成成虫。”

   “他是怎么做到这一点?” 天翔连连追问:“这种虫子像人一样的身体特性,也是他所赋予的吗?”

   “我不知道。”刘顺云苦笑道:“尽管他很喜欢我,可是说穿了,就连我自己也不过是他的研究产物之一。他又怎么可能会把其中的秘密告诉我呢?如果接触过,你会发现,他是一个心思相当细密的男人。你所想要知道的切,统统都在他的大脑里面。。。。。。就看你能不能让他说实话。”

   天翔没有再开口,只是默默地注视这眼前着些密密麻麻蠕动的虫子。一种夹杂着愤怒与厌恶的复杂感情,已经充满了他的全身。

   人类可以利用虫子。也可以将之充作食物。可是,改变虫子的固有习性,将之用来对付自己的同类,这样的作法,显然已经超出了人类能够接受的范围。更何况,这些恶心的爬虫,居然还必须要以人肉类喂食。。。。。。

   天翔已经看见,在虫堆间一处略显得有些高起的地方,赫然露出一个枯黑的半圆状物体。从其大概轮廓与虫子爬过后的缝隙间,可以看出,那是一个死亡已久的人类头骨。

   不止是那一处,虫群的四周,都还散乱地丢弃着一些发黄的骨头。根据其大小与形状,不难分辨出它们原本在人类身上的具体部位。。。。。。

   忽然,从天翔的背后,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声音。很快,两名身体健壮的黑云族人,各自捧着一块已经发臭的烂肉走了进来。大概是看到自己新的首领吧!他们连忙丢下手中的物事,忙不迭地行起了礼。

   “这是什么?” 天翔皱了皱眉,没有理会对方的动作,径直弯下腰,指着地上的臭肉问道。

   “人肉。”黑云女族长悲伤的声音从他的背后响起:“这是两天前一名族中老人死亡后的身体。现在,则是用来喂养它们的食物。”

   “你们不是连自己都吃不饱吗?为什么还要供养它们?”

   “就算我们被饿死,也得把饿死者的尸体首先用于喂养这些虫子。”刘顺云恨恨地说道:“只要有一条幼虫被饿死,那些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成虫,就会对族群展开报复。。。。。。现在,你应该能够理解我们目前的处境了吧?”

   天翔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两块被扔在地上的人肉。这是两团很大的肉,虽然有些腐烂发涨,不过,却也能够在饥饿的时候,填饱不少人的肚子。尤其是对于这样一个每天都会饿死人的族群来说,人肉,已经是他们唯一的食物来源。只是,他实在没有想到,饿到极点的人,居然还不得不把这样的食物,颇不甘心地送给别人。。。。。。

   人,会变成虫子的奴隶吗?

   (写完这一节,老黑心情很沉重。要是真的有一天,世界到了这般模样,真的。。。郁闷。。。给点票票安慰一下!)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