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三十七节 消失

     镜头下的细胞在继续改变着自己的形状。吞噬了所有血液细胞的它们,通体变的微红,体积也增大了部分。这个时候,天翔还注意到,这些不知名的怪异细胞,其身体开始呈现出莫名的凹陷。。。。。。

   这是开始准备分裂的前兆,只是,天翔没有想到,它们居然会分裂的如此迅速,如此疯狂。

   细胞的分裂,通常是从一变二,二再变四,四再变八的一个循环过程。从最初一个小小的原生细胞,进而能够扩张至成千上万,乃至更多。当然,这只不过是古代生物科学对细胞分裂的一种理论,并未经过切实的验证。毕竟,细胞和人一样,在生存过程中,也需要大量的能量与充足的养分为支持。在这个分裂过程中,老化的细胞自然不可能一直持续进行繁殖。虽说分裂是细胞繁衍的基本方式,新生细胞也肯定要比旧有细胞充满活力。但不管细胞如何分裂,它终究会衰老,会死亡。也正因为如此,细胞群的数量,也会被控制在一个较为得体的数字内。

   毕竟,细胞也属于生物的一种,它们也需要生存。在能量和养分不足的情况下,分裂的数量,自然不会很多。这和人需要食物才能生存是基于同样的道理。

   然而显微镜下这种古怪的细胞似乎根本不在乎这一点。它们只是疯狂的分裂,似乎那一点点不多的血液给它们提供了无穷的动力一般。数十秒间,新生的细胞体就挤满了几乎整片玻璃。而且,它们还在继续分裂,密密麻麻,铺天盖地。很快,堆叠在一起的细胞已经重复厚集到了光线无法穿透的地步。镜头下的玻璃,也逐渐由微黄变成微黑,最终,完全被疯狂增长的大量细胞所阻挡,变成一块无法看清楚的模糊切片。

   天翔轻轻地揉了揉眼睛,伸手从镜头下取出切片。之间,原本那层薄薄的细胞涂片,已经在剧烈的生长速度下,变成了厚达数厘米的一团微黄物质。看上去,粘稠,且呈半凝固状。散发出一股腥臭的气味。

   或许是分裂已经结束,也可能是它们已经吃饱。当医官再次向停止分裂的切片中滴入血液时,它们竟然没有再表现出任何动静。似乎,对于这种几分钟前还足以使它们疯狂的东西,现在已经令它们大倒胃口。就好象是一个吃到饱撑的人,再也不想多看食物一眼。

   “感觉很像是吞噬细胞,可细胞外形与分裂方式却又完全不一致。这究竟是什么呢?”看着眼前这团古怪的莫名物质,天翔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族长,那些士兵。。。。。。该怎么处理?”良久,医官这才大着胆子问道。

   “处理?什么意思?” 天翔有些不解。

   “他们的生命已无大碍。可是,您也看到了,这种东西,恐怕是某种生命力极其旺盛的病毒变异体。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其实已经被感染。再这样下去的话。。。。。。我怕。。。。。。其他人。。。。。。”

   医官的话并没有说完。不过却也足以使天翔明白其中的意思。

   “这种细胞会引起什么样的病变?查清楚了吗?”

   “暂时没有。您知道,战地医疗设备仅仅只是为了抢救而准备,根本谈不上有什么研究能力。不过,就目前的情况看来,这种细胞似乎喜欢与鲜血共存。只是我搞不懂,它们为什么会对血液表现出前后截然相反两种不同的态度。。。。。。”

   “先把他们全部隔离。马上准备一架运输机,把其中两人立即运回龙城。那里的研究条件比这里要好得多,说不定,还能找到其中的原因。”

   “那么,这种细胞,是否需要留下样本?”

   “可以,制作六份存档。交给下一批返回辽都的空运部队带回。记住,这件事情千万不能扩散。所有知情人员必须严格保守秘密。”

   盆地中一块用水泥浇灌出的平整地面上,整齐地停放着六架重型运输直升机。扁长的桨叶分向四面垂落,就好像一只斜耷着四翼,停在树稍尖歇息的蜻蜓一般。不过,单就其外形而言语,已经与它们的古代同伴有了相当大的改变。相较之先,它们的外表更加浑圆流畅,线条也更加完美。远远望去,仿佛是六只长有螺旋桨的扁长巨蛋,静静地躺在那里等待孵化。。。。。。

   这种直升机的出现,完全得归功于战风。接受了二号电脑资料灌输的他,很快从大量飞行器中,挑选出最能符合远程运输的直升机图纸。经过一系列改进与测试,最终将之演变为今天这副模样。虽说看上去有些古怪,可就具体性能而言,并不输于古人制造的任何同类产品。

   只是,由于龙城工业力量的限制,此类飞行器的制造数量并不大。用天翔的话来说:“生产,只能为制造最迫切需要的东西服务。”

   两名躺在急救床上的士兵已经被送上了飞机。一个全副武装的战斗小队就是护送他们的全部成员。当然,与他们一同起飞的,还有一只经过仔细密封的军用公文包。天翔再三叮嘱,一定要护送队长把这东西亲手交给秦广。

   亲自交代并安排完这一切,天翔这才揉了揉有些疲惫发干的眼睛。径直朝着另外两名伤员所在帐篷走去。

   按照医官的吩咐,这里已经被隔离。荷枪实弹的卫兵阻止了每一个想要对之进行探视的人们。尽管也有部分人对此感到不满,可那一句“病人需要休息”,却在任何时候都能具有无比的劝说力。

   只是,这样的阻拦,并不适于天翔。事实上,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拒绝大族长的要求。

   两名士兵仍旧还在昏迷,医官与救护兵也在紧张而小心地注意着他们身上每一个细小的变化。毕竟,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的生命虽然已经无碍。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绝对安全。

   “情况怎么样?” 天翔摆手制止了医官的敬礼,轻声问道。

   “并不是很好。”医官皱了皱眉,侧身让开了过道:“您最好亲自来看一看。”

   士兵的身上裹满了绷带。与前一天那种隐约渗出血水的殷红相比,更换后的新绷带显露出一种令人看了觉得无比安详的洁白。只不过,由于绷带的数量太多,且裹满了士兵的全身,使得他们看上去有些滑稽,就好象两只僵卧在虫茧里的蚕蛾一般。

   医官低俯下身,将一名士兵手臂处的绷带解开,在一层层白色纱布厚度逐渐缩减下,满是伤痕的皮肤也渐渐露出了自己本来的面目。。。。。。

   伤疤这种东西,每一个狩猎者都很熟悉。天翔也不例外,与虫子进行过无数次争斗的他,自然也不会对之感到陌生。只不过,当他第一眼看到经过清洗后士兵躯体的时候,还是被那种怪异的伤口,不由自主地吸引住了眼球。

   人体的伤口会流血,血液中的血小板为了堵塞血液外流的破口,会在伤口处形成一道严密的防护壁,用这样的方式,组织血液外流。这也正是伤口表面血块凝结后疤块形成的原因。

   然而,这种最基本的理论,在这名士兵身上根本无法体现。因为,那些破开的伤口处,根本看不到任何黑红的血块。有的,只是那种散发着微腥的淡黄色细胞分裂体。好象从身体内部翻出的脂肪一般,严严实实地将伤口完全覆盖。

   解开绷带的位置,是士兵的右手。从最前端的手掌开始,直到最上端的肩部,原本密布着大量细小的条状伤口,现在已经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条条溢出身体表面的微黄色物质。乍一看去,仿佛是一种新型的伤口涂抹药剂,擦遍了他的整条手臂。

   “不仅是这里,身体其余的地方,都是如此。”医官叹了口气,示意急救兵将绷带重新裹好,这才转向天翔:“很奇怪,他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任何不适。心跳、脉搏都很正常,感觉他根本就没有受过任何伤害,现在只不过是在睡觉一样。”

   “古怪的细胞,怎么会这样。。。。。。”

   望着两名沉睡中的士兵,天翔不禁抱着手臂,陷入了沉思。。。。。。

   突然,从营帐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随着几句简短的低语和悉梭的布帘拉动声,天翔贴身侍卫官坚毅而颇有几分焦急的脸庞,出现在众人眼前。

   “族长,有情况。北面的警戒人员发现,有一队形迹可疑的人,正朝着这边过来。”

   “有多少人?” 天翔淡淡地问道。

   “天色太黑,无法看清所有数量。据估计,应该在一百上下。”

   “一百人?他们想干什么?” 天翔自言自语道:“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对方的动作的确有些古怪。”侍卫官补充道:“他们没有出示投枪与虫壳,也没有做出任何善意的举动。可是,从它们的举动看来,似乎又没有任何恶意。”

   “走!看看去。” 天翔略一思索,径直走出了门外。

   布置在北面的警戒士兵总共有五个小队,分别观察着分从五个方向的敌人动作。这些精锐的士兵对待自己的任务相当仔细。只是,当天翔在侍卫官引领下,来到警戒观察点的时候,却诧异地看到:所有警戒士兵的脸上,都纷纷浮现出一种本不应该有的焦急与沮丧。

   “我们失去了目标。”一名小队长向过来的诸人敬了个礼,颇有些无奈地说道:“两分钟前,目标突然消失,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发现他们的影子。”

   “消失?” 天翔一惊:“他们怎么消失的?”

   “具体的情况,我也说不清楚。总之,我亲眼看着他们在行进过程中,就这样凭空不见了。。。。。。那种情景,我这辈子也无法忘记。”

   “凭空不见?这怎么可能?”侍卫官惊奇地叫道。

   “我,我没有说谎。事实本来就是这样。不信,你可以问问其他人。”警戒队长的脸色涨得通红。

   天翔走上前来,示意有些激动的侍卫官不要说话,继续问道:“说说看,当时的过程,究竟是怎么样的?”

   “我也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说。。。。。。”警戒队长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翕张着嘴唇,用颤抖的声音说道:“这么说吧,我感觉,他们就好像是一个正在走路的人,忽然消失在空气里一样。。。。。。。我没说谎,真的。”

   “消失在空气中。。。。。。有意思。” 天翔自嘲地笑了笑:“会不会是因为其它东西的阻挡,使你没有看清他们的动向?”

   “。。。。。。是有那么一片树林。”警戒队长想了想,补充道:“不过,遮挡我们视线的时间不过就是几秒钟而已。可是,思感搜索人员在那之后,也丝毫没有发现过他们的任何动静。”

   “你确定?” 天翔皱了皱眉,如果事实真的如同这位队长所说,那么,事情恐怕就不会向自己所想的一样简单。

   对方肯定地点了点头。

   “这怎么可能?竟然连思感也无法探测?”

   “确实是这样。。。。。。”

   天翔愕然,作为一名拥有第六感官的人,他很清楚思感探测的准确程度。因为,肉眼所观察到的事物,必须受到光线与阻拦物的影响。尤其是在某些特定的场合中,折射的光线往往会改变事物的外形与体积大小,甚至还有可能将之隐没。古代科学家曾经研究出的很多隐形成果,正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之上。

   然而,思感的探测方式却和肉眼根本不同。这是一种依靠自身大脑感知能力的探索行为,无论是准确与可靠程度,都远远超出肉眼视觉。它不会因地形或光线限制被阻隔,更不会因为对方外形有所改变而失效。一旦被锁定后,除非对方能够利用自身拥有的同样能力,消除这种思感波动的侵扰,达到隐蔽自己能量的存在外,根本就没有第二种方法可行。

   因为,直到现在为止,天翔所有的思感探测,从来就没有失败过的先例。这是正是他努力在进化程度较高族人中,努力推广思感探测的最根本原因。

   可是现在,居然有人说这种方法无效。这如何能够令他不感到吃惊?一阵紧张地思索后,他再次开了口。

   “你们的思感搜索是从一开始就已经进行,还是从对方不见之后才开始?”

   这个问题,极其重要。果然不出所料,队长的回答消除了他心中的疑惑。

   “是从他们不见以后才开始,因为那个时候,已经无法再看到他们的身影。。。。。。”

   “难怪!” 天翔在心里暗叹一句,随即问道:“那么,放出的思感,在搜索过那片区域后,有什么别的发现吗?”

   “别的发现?”队长一楞:“别的发现。。。。。。好像没有,那里没有任何人类存在的能量迹象。就连微弱的波动也没。。。。。。”

   “我没说是人类,” 天翔摇了摇头,耐心地解释道:“我是问,除了人类之外,在那一带,还有没有发现什么其它生物存在的痕迹?”

   “当然有。”警戒队长连忙道:“那里有一大片虫子在活动,可就是没有一个人。”

   “虫子?” 天翔眼里不由得掠过一丝惊讶:“指给我看看,他们是在什么地方消失的?”

   顺着指引,天翔很容易看到一片稀疏的树林。警戒队长说的没错,那里确实是没有任何人类存在的迹象。然而,在思感的感应下,天翔却“看到”了另外一些更加可怕的东西。

   虫子,大批的虫子,密密麻麻拥挤在一起的虫子。它们蜂拥在一起,盖满了整片小树林狭窄的地面。。。。。。

   严格说来,这些虫子的数量并不多,充其量不过数百只而已。只是,当它们拥挤在这片地域的时候,那种密麻熙攘的场景,足以让任何人看了,都会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不仅是那里,盆地周围的山丘上,每一个隐蔽的角落,都有这样一群怪异的虫子。它们似乎想要隐藏自己的踪迹。不被四处游走的人类警戒兵所察觉。。。。。。

   (今天是本周最后一天。这周因为封推的关系,老黑弄到20几万点击和两万多张票票。因此,精华也暴多。需要加精的朋友今晚12点一过就可留书评要精。老规矩,你发多少我加多少。重复评论或者莫名其妙古怪的字母和数字不算。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把老黑的精全部榨干。。。为了大家,老黑决定喷血献精。)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