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三十六节 刺激

    广告:一本新作《且留东风住》

   “你们从哪里捉到的这种虫子?” 天翔掂了掂手中的角质甲壳,神色凝重地说道:“还有,当时一共捉到多少只?”

   “大概是两个太阳日前吧!在盆地外面的几个山洞里。”周旷想了想:“那个时候,总共抓到了六只。不过,都已经被我们吃光了。只有这些东西留下来,给孩子们玩。”

   “山洞?” 天翔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是说山洞?就是进入盆地必须经过的那些山洞?”

   “就是那里。”周旷肯定地点了点头:“那个时候,洞里还有另外一些死人的尸体。虽然有些已经开始腐烂,可我们还是全部一块儿都带了回来。你也知道,我们缺乏食物。。。。。。再不吃东西,会有人饿死,就算是烂肉,也总比没有好。。。。。。”

   “原来如此。” 天翔总算明白为什么当时在洞穴中没有发现任何人类使用的器具。只是,他仍旧搞不懂,为什么会在洞穴顶部发现有火烟熏过的痕迹。难道说,这些人面蝗不仅会学着人类一样穴居,而且还能自由使用火来取暖?

   “噢!是这样,那些洞穴原本就是我们的族人所开凿。不过,他们在那里居住的时间并不很久。大概不过半年左右的样子。后来因为和族群联络不太方便的关系,最终还是放弃了那些洞穴。只是,我们也不清楚洞里什么时候住上了蝗虫,而且还是这种模样古怪的人面蝗。”

   对于天翔心中的疑惑,周旷作出了如此解释。

   “那么,除了那一次之外,你们还有没有发现过这种蝗虫的踪迹?”

   “有,但是不多。”周旷遥指着对面一处山隘道:“这种虫子,都是从那边飞过来。我估计,那里可能是它们的巢穴所在。”

   他所指的位置,是一处用木头与石块封堵起来的山谷。山谷的对面,就是方石族人最大敌人——黑云部族的聚居地。

   辽都方面派出的补给车队速度相当快,两天后,满载着食品的气垫装甲车就已经出现在众人面前。紧跟在其后的,还有大量工程测绘人员、武装部队、以及装满各种物资与材料的昂长车队。。。。。。

   “我要在这里建立一个新的城市。” 天翔对大张着嘴,一直无法合拢的周旷解释道:“这里位置不错,也有充沛的水源。除了土壤成份差一点儿之外,其它的自然条件都很不错。用做新的城市居住点,相当适宜。”

   周旷的大脑已经几乎处于停顿状态。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实在带给他太多的震撼。尽管他知道古代知识的妙用,也清楚天翔话里所说的种种含义。可他从未想到过,原来自己所学过的知识竟然有如此之大的作用。尤其是当他看到测绘人员仔细地在纸上描画着周边地形的时候,内心那种激动,实在难以言表。当下他便找到天翔,强烈要求学习所有这些令他感到新鲜的东西。

   “你想学?哈哈哈——” 天翔饶有兴趣地看了他一眼:“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让你学。毕竟,你是这座新兴城市未来的管理者。不学的话,恐怕难以胜任。”

   “管理者?”周旷的大脑一时间有些转不过弯:“什么是城市的管理者?”

   天翔淡淡地说道:“就是古代的市长。我只不过把它换了一个称呼而已。”

   “我。。。。。。我行吗?”

   “当然行,不过,不是现在,而是在你通过龙城相关一系列学习和考试之后。”说到这里,天翔补充了一句:“再怎么说,你也是一族之长。就算被合并,我也要给你相应的权力与地位。要知道,从你决定把族群与我们合并的那一天起,我们就已经是兄弟和朋友。”

   一股暖流,顿时缓缓流入周旷的心低。。。。。。

   新的营地已经安置好。根据建筑图纸,所有方石族人在辽都工程人员的指派下,开始利用各种物资,搭建自己新的家园。

   至于赶来的后续部队,天翔则把他们安置到了盆地四周的山头,建立起一个个隐蔽的火力点。尤其是在那个被乱石填满的山谷周边,更是排放了大量轻重机枪搭配的防御阵地。按照周旷的说法,这些堵塞山谷的木头与乱石,每当黑云族人发动攻击的时候,都会被他们从另外一侧搬开。因此,这样的屏障并不可靠。

   对此,天翔并不在意,就他看来,再多的狩猎者,也无法与热兵器抗衡。甚至,他还有些迫不及待地希望对方能够尽早搬开这堆石头。好让自己能够越过山谷,重新收编一支新的狩猎部族。探询更多有关人面蝗的消息。

   然而,山谷对面的黑云人似乎并不打算动作。从方石一族被收编后两周内,乱石的那一头,并没有任何动静传来。

   “黑云人的首领,看来也是一个难缠的角色。” 天翔在心里这样下的定论。毕竟,方石人缺粮是对方早就已经清楚的事实。像这样不动手坐等,唯一的目的只会是想要对手耗尽所有食物。到头来轻而易举地获取胜利。

   只不过,天翔还是有些疑惑。两族距离如此接近,黑云人不可能不派出警戒哨兵。而盆地里如此大的动静,一定也瞒不过他们的眼睛。可是为什么,黑云人还要按兵不动?

   难熬的等待,又过了三天。

   这天中午,正在用餐的时候。山顶上的警戒哨忽然给指挥中心发回报告,声称:在临近山谷隘口的附近,发现一队形迹可疑的人。

   这则消息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重视。毕竟,两支交战的族群相互派出游动警戒哨,是一件极其正常的事情。为了几名对方派来探查的族人,实在不用大干戈。于是,在派出一个小队进行攻击后,天翔便再也没有过问此事。

   然而,直到晚上,这个全副武装的十人小队,仅仅只有四个人活着回来。而且浑身上下都布满了渗血的伤口。如果不是相互支撑,估计他们根本无法顺利跑回营地。

   “那不是人,是虫子。”

   为首的士兵在向天翔报告的时候,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昏阙过去。他们失血太多,能够活着回来,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奇迹。

   “不惜一切代价,必须救活他们。”

   这是天翔的命令,也是所有随队医官的唯一目标。

   四名士兵,都是龙族的正式成员。更是族群防卫部队的正规军士。从这一点来说,他们的所有待遇都与平常人一样。更因为他们还是在战时未受缩编的精锐部队,所以,无论从手中握有的枪支,到身上所穿的防护服,无一不是龙城出产的最优质产品。尤其是那套用昆虫内膜丝编制成的贴身防护服,更是秦广在参考了基地中获得的古代防护装备质料后,从万千昆虫与植物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最好材料。其坚韧程度、牢固性、透气方面均达到或超过古代同类产品。哪怕就算是锋利的匕首想要将之割裂,也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才行。

   然而,这四名重伤的士兵,浑身上下的防护服均被撕扯得稀烂。十余厘米长的伤口从****以下,一直蔓延到脚部。灰白色的防护服已经根本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洞穿的条状伤口布满了全身,将韧性极好的布料撕扯成一缕缕破碎的散条。体内涌出的大量鲜血遍布身体各处,浸透了防护服厚厚的布料层。有的,已经处于黑褐色的半凝固状态,还有的,则是被他们自己在拼命的跑动中再次撕裂,使得刚刚被血小板阻塞好的结疤,又一次被挣开。体内存量已经不多的鲜血,就这样大滴流淌在身体表面,汇成一条条触目惊心鲜红的小溪。。。。。。

   简易的行军床已经在急救车上展开。在刀剪的作用下,昏迷中的士兵制服,被小心地从中一一剪开,神情紧张的医官,一面急促地吩咐急救兵帮助自己止住从伤口涌出的血液,一面飞快地翻开士兵脖颈处的钢制记号牌。迅速辨明其血型后,招呼着其余的人从便携式冷藏库中取出一包包血浆,吊挂在床边,让生命的希望重新一点点顺着半透明的胶管,再次流回到他们的身体中。

   至于细心的女救护兵,则用植物根茎制成的消毒浓缩液,浸透一块块泡开的松软布料,仔细地擦抹着伤者其它伤口。将覆盖在皮肤表面一块块凝固硬化的黑色血块洗去,露出隐藏在其下略有些苍白的肌肤。

   天翔大概估计了一下,每一个伤兵身上,至少也有超过两百道以上的伤口。尤其是胸口靠近脖颈的地方,很多伤口更是密集得几乎连完整的片状肌肉都看不到。看上去,就好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反复在同一个部位来回割裂所造成。

   最初设计防护服的时候,秦广曾经在胸口要害位置,添加了两块五厘米之厚的强化胶垫。这东西的抗冲击能力相当不错,甚至就连近距离内射击的步枪子弹也能挡住。。。。。。

   然而,它的命运也和那可怜的防护服一样,被巨大的怪异力量撕成了碎片。

   天翔完全有理由相信,如果不是有这件防护服的话,这四名士兵,早已经被那种怪力撕裂。毕竟,没有遮掩保护的肉体,根本无法抵挡这样巨大的力量。

   “看来,还是那种蝗虫。” 天翔心里默念着,从地上拎起一支粘满血迹的M5G43,仔细地端详着。

   这是受伤士兵携带的突击步枪,也是所有步枪中损坏最严重的一支。坚硬塑钢制造的“V”形枪托已经不翼而飞,只在靠近枪身附近的连接点处,留有一个削痕光滑的刀口。拗黑的枪身上也满是细小的刮痕。看上去,似乎是被某种带有尖利锯齿的物件反复摩擦所造成。

   天翔用力拔出弹匣,发现里面只剩下约莫十来发子弹。他检查过所有士兵身上的携带物资,发现他们的所有备用弹匣已经全都不在。也就是说,他们可能遭遇了一场极其惨烈的战斗,以至于把所有弹药全都消耗一空。

   这还不是所有的。在一名昏迷士兵的手中,至今还死死地握着一把锋利的全钢格斗匕首。然而,硬度极高的刃身,也隐隐有些弯曲。。。。。。

   就在天翔望着眼前这些血迹斑斑切触目惊心的物品时,穿着一件粘满血污白褂的主治医官快步走了过来。

   “族长,有些东西,我想您最好还是过去亲自看一下。”

   急救车内,伤员的抢救工作已经告一段落。几名女性医护兵在仔细地观察着血浆流入的情况。如果没有什么大碍的话,他们完全可以顺利地活下来。毕竟,与他们那些可怜的同伴相比,流血过多,实在是一种值得庆幸的“小伤”。

   医官引导着天翔来到一张白色的案台前,那里放着一只白净的瓷盘。在明亮的灯光下反射出柔和的光彩。看上去暖洋洋的,给人一种安详、舒适的感觉。

   盘中盛放着一团粘连着血迹的莫名物件,很软、很粘、呈现出一种无力的条状。闻上去,隐约有一股淡淡腥臭味道。在灯光的照耀下,显现出一种诡异的黄色。

   这就是医官想要给天翔看的东西。

   “这是什么?” 天翔抓起瓷盘边放置的镊子,小心地拨弄了几下,好奇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医官摇了摇头:“这是从他们伤口处割下来的东西,在这以前,我从未见过。”

   “哦?你是说,这种东西与他们的伤口相互粘连在一起?”

   “不,不是粘连,应该。。。。。。应该是生长。”犹豫了一下,医官咬牙说道:“它们就生长在所有伤口的附近。这只不过是我割下的其中一部分。”

   “生长?” 天翔有些惊讶:“这怎么可能?这根本就不属于任何人体组织。”

   “的确是这样。”医官肯定地点了点头:“刚开始,我以为这是身体表层的脂肪。所以,也没有太过留意。可是,在我刚刚割取了其中一片后,却发现,它。。。。。。它竟然,竟然在自行生长。。。。。。”

   “生长?” 天翔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是的,生长。”医官努力抑制住内心的惊骇,艰难地咽下一头唾液,有些恐惧却又无比清楚地说道:“而且速度相当快。这么大一团被割下的部位,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重新又完全长好。这样的恢复速度,实在太可怕。”

   “做切片了吗?” 定了定神后,天翔问道。

   “做了,在这儿。”说着,医官随手从案台上拿过一块观察用玻璃片,递了过去。

   天翔接过,转手放到了身边一台高倍显微镜的下面。随即,将双眼凑了上去。

   这是一种外表扁圆的细胞。其活动方式相当缓慢,就算用探针刺激后,也丝毫没有任何改变。看上去,这应该是一种惰性细胞。并不具备任何攻击力。

   “这样的细胞,怎么可能会自由生长?” 天翔疑惑地抬起头,看了有些手足无措的医官一眼。

   “等等,我忘了这个。”尚未等他开口,医官已经明白他所要询问的意思。连忙从消毒罐中,抓起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在自己的小指间狠狠切下。顿时,大滴的鲜血从破开的伤口处纷涌出来。

   掐紧伤口处的肌肉,医官转手拿起一根空置的滴管。在渗出的血液中吸入部分,而后将之凑近显微镜下的切片。万分小心地,慢慢滴入。。。。。。

   天翔默默地看着他做完这一切,这才再次将双眼靠近镜头。只是,眼前出现的景象,却使得两只拗黑的瞳孔,猛然紧缩到了最小。

   争夺、拼抢,用这样的词语来形容眼前的一切决不过分。原本无精打采的扁圆细胞在受到血液的注入后,突然变得异常兴奋起来。它们疯狂地吞噬着所能接触到的每一丝鲜红,好像饥饿了多日忽然看见食物的人一样,不顾一切地抢夺着所有能够接触到的血液部分。将之一点不剩地全部吞食进体内。

   那种情景,让天翔不由得想起一头虫兽落入大群的褐蚁中。瞬间,被啃食的连骨头都不剩。。。。。。

   (以前是为朋友两勒插刀,后来是为老婆插朋友两刀。现在老黑是为票票谁都敢插。。。。。。)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