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三十四节 晚宴

     杨易刚没有说话,只是有些不解地望着天翔。从他眼睛里那种复杂的表情可以看出,对于尊敬族长的话,他并不是那么完全地赞同。

   “你可能遗漏了检验报告上相当重要的两点。” 天翔叹了口气,接过杨易刚手中的报告,指着其中一点道:“你再仔细看看这里。”

   “它们的两条后肢远远要比普通蝗类更加发达。甚至,能够直立身体,前肢不着地交替前进。其肌肉与韧带完全能够负担起整个身体的全重。。。。。。。”

   “还有这里,” 天翔的手指再次移动:“把两处连起来读一下。看看其中究竟有什么含义。”

   “身体前部上肢的第一对节足,已经完全蜕化并由延伸出的甲锷所代替。从整个虫体的全身平衡计算,已经趋近于完美的黄金分割。。。。。。。这,这并没有什么啊!”杨易刚的脸上,满是迷惑与不解。

   “如果按照这两点来看,你觉得,在你所认识的地球生物中,有哪一种能够做到以上两点?” 天翔耐心地启发着他的思维。

   “用两条后肢站立。。。。。。足够支撑全身的重量。。。。。。前端第一节肢蜕化。。。。。。完美的黄金分割。。。天!怎么,怎么会这样。。。族长,这,这怎么可能?这,这根本就是人啊!”恍然大悟的杨易刚,忽然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一般,惊恐万分地吼叫起来。

   “我已经说过,所有的生物都在进化。至于各自进化的方向,肯定会因为各自物种的生活习性而有所不同。蝗虫进化成人,这并没有什么稀奇。就好比亿万年前的猴子进化成人一样,恐怕也没有任何高级生物能够相信。可是,古猿仍然做到了这一点。因此,从这一点来看,当时的猴子与现在的蝗虫,其实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区别。”

   “可是。。。。。。可是。。。。。。这样一来的话,我们,我们又该怎么办?”

   “很好办!” 天翔淡淡地笑了笑,斩钉截铁地说道:“杀掉它们,杀光它们。”

   “可是。。。。。。您刚才不是说,它们也是朝着人类进化方向演变的生物吗?”

   “没错,我的确是这么说。” 天翔从桌上端起盛水的茶杯抿了一口:“不过,很可惜,它们现在还不能算是真正的人。所以,杀光它们,我们有这个权力。想要进化,就必须付出代价。更何况,这一次,是它们先动手。”

   由辽都发布的命令很快传遍了整个族群。所有人都在忠实不二地执行着大族长的命令。加派了武装人员的狩猎部队也根据相关指示,仔细对每一只捕获的虫子进行查找。然而,一个星期过去了,再也没有任何有关人面蝗虫的消息传来。它们就好像是从地球上蒸发一般,完全销声匿迹。

   “既然它们不出现,那么我们就主动去寻找它们。”

   这是天翔在离开辽都时对杨易刚说的话,也是他心里的最新打算。按照他的想法,人面蝗的栖息地很有可能就在族群控制地域的西北。那里有连绵的山脉,其间还包裹着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盆地。相当适于虫子生存。尤其从一号电脑发回的卫星图片上,天翔还发现大量连接在一起,类似狩猎群居点的东西。打着剿灭蝗虫的旗号,进而扩张自己的势力。这种事情,古代历史上很多君王都曾做过。身为龙族的最高首领,实在是没有理由拒绝。

   更何况,就在昨天,他还收到一封来自龙城的电报。发报人是天柔,声称有极其重要的事情要与他商量。

   尽管天翔很清楚自己与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上过床是不争的事实,作为一个男人自己也应该担负起相关的责任,道义规范对自己也无法做出更多的束缚。可他还是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虚。那是一种老实人做错事情后的心虚。。。。。。

   虽然,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赵天翔根本就与老实人沾不上半点关系。

   就因为这,他必须躲避。因为,现在他还没有足够的借口与勇气面对天柔。因此,与上次外出到辽都公干一样,清剿人面蝗,也是一个能够用来推脱的好借口。

   天翔没有调动辽都的守备部队,只是带着自己手下的一个装甲混成团,补充完足够的食水后便立即出发。他的目的,是距离距离辽都西北约莫八百多公里的一处盆地。因为,从卫星图片上看,那里似乎有人类出没。

   履带式坦克的行进速度虽然没有气垫式那么快,不过,比起单纯依靠人力步行,速度却也提升了太多。就这样,依靠着机械与能量组合而成的钢铁巨兽,军队的推进速度一直没有减缓。几天后,先头部队发来电报:正前方盆地的入口处,发现了一些被毁坏的狩猎者居所。

   这是一片已经趋于半沙化的低矮丘陵。植物很少,指头大小的石块密密麻麻的铺满了盆地周边的所有区域。军用皮靴的厚底踩上去,能够听见一阵被挤压后发出的石块摩擦声。

   先头部队所发现的,是几个背靠丘陵人工挖出的山洞。这些洞并不深,仅能容纳数人居住而已。从被烟火完全熏黑的洞顶岩石看来,人类在这里的居住时间,已经太久。

   然而,现场却找不到任何一名狩猎者。确切地说,是找不到一个完整的人类。因为,就在洞穴的最深处,在已经冰冷的火塘边,赫然还留有几块明显属于人类的残体断肢。尤其是在其中一个洞穴中央的大石上,甚至还放着一个头盖骨被砸开,所有头部肌肉与脑浆均被啃食一空的破烂骷髅。除了留在上面几个深深的牙印外,却也没有什么更加值得注意的地方。

   “这片区域,以前曾经被勘测过吗?” 天翔叫过一名参谋军官问道。

   “没有,我们已经超出了地图所能显示部分五十多公里。因此,这一带的地域,目前还属于未探明地区。”

   天翔点了点头:“命令测绘兵跟近一些,保存所有现场资料。告诉先头部队,速度放慢一点,随时保持与大队的联系。”

   尽管手中拥有远超于平常狩猎者的先进武器,天翔还是小心翼翼地带领部队慢行。毕竟,对于这块陌生的未知地,自己知道的极少。与其被一支暗处飞来的投枪扎个对穿,还不如在危险来临前就把它彻底消除。毕竟,自己不吃人,并不代表其它狩猎者对人肉没有特殊的嗜好。

   更何况,放出的思感已经捕捉到队伍正前方几个来回窜动的身影。不过,天翔对此并不担心。因为他完全感觉得到那些能量波动中,熟悉的人类气息。

   “命令先头部队原地待命。我们加快速度赶上去。”稍加思索后,天翔向驾驶兵发布了新的命令。随即,在一阵发动机的怒吼声中。动力十足的装甲指挥车绕开一个个庞大的金属阻碍,朝着队伍的最前方绝尘而去。

   盆地的入口处,是一片开阔的半沙质荒地。缺少水份干硬板结的地面,微微还有阵阵热气透出。几株半死的蔓藤有气无力地耷拉着蔓尖的嫩枝,无力的低垂着自己的腰身,好像是在给这群手持枪支的外来者致意一般。

   最前方开路的两辆重型坦克已经停下,原本高昂的炮身也处于平直状态,车体外的遥控机枪,纷纷指向了正前方。而一干随车行进的步兵,则小心地躲在厚实的车身尾部,平端起手中的武器,遥遥指向自己的前方。

   那里,站立着整整一排手持投枪的狩猎者。其间也搀杂有少数平举弓弩的人。在他们的后面,则是一群来回晃动的人影。看上去,他们似乎在忙着进行某种具有重大意义的工作。。。。。。

   天翔“看”得很清楚,他们在使劲推动着两台装有木制轮子的巨大木弩。弩架上放置箭矢的机头部位,正对着自己来的方向。

   就在这个时候,从阵前传来一道洪亮且充满威严的声音。

   “陌生人,停下你们的脚步。如果再敢往前,我们将会毫不犹豫地杀死你们。”

   “你是谁?”顺着声音的源头,天翔很容易就找到了说话的人。

   “我是这里族群的首领。外来者,马上离开这里。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天翔微微一笑,冲着对面那个颇有些高大的身影大声道:“别紧张,我是你们的朋友。我们没有恶意。看,我们没有携带武器。”

   “你这个该死的骗子。”话音刚落,对面便响起一阵愤怒的吼声:“你当我是白痴啊!没有携带武器?那你手中的枪是什么?这些坦克和装甲车又是什么?看看你们,人人都全副武装。竟然还敢说没有武器?滚,滚出我的领地,滚得越远越好!”

   天翔不由得一阵哑然。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一群尚在使用大刀长矛的狩猎者,居然知道坦克和装甲车这些东西。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对方。至少,那并不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妄自尊大的傻瓜。

   “我真的没有恶意。”沉吟片刻后,天翔再次开口道:“我们只是路过这里。丝毫没有想要侵犯的念头。如果你不相信,那么我们马上退走就是。为了表示我的歉意,请收下这些食物,就当作是我的对侵扰贵族领地表示的歉意。”

   说着,天翔朝着身边的侍卫官略一偏头,示意他按照自己的话去做。心领神会的军官连忙跳下车,招呼过几名近旁的士兵,从装运食品的装甲车上,拽下几袋用白色蔓藤布料包裹好的制式食品,整齐地码放在阵前。

   随后,在天翔的指挥下,所有进入盆地的部队开始掉头,缓缓离开了对方投枪的射程距离。在盆地外围扎下了营寨。

   这样做,并不是示弱。天翔心里其实另有打算。思感延伸的区域远远超过眼睛所能看到的地方。单凭数量估计,目前所能探查到的狩猎者数量已经突破了五千。

   这个数字,足以让人心动。

   况且,天翔还相当不小心地“看见”,除了站在最前的一排狩猎者。其后搬运巨弩的人,大多面有菜色。。。。。。

   因此,等待,未尝不是一个很好的主意。

   饥饿,有时候非但不会成为自己的敌人。相反,还应该是一个拥有特殊助力的帮手。

   双方的对峙僵持了两天。其间,每天都有一些狩猎者在观望。从他们脸上警惕而恐慌的表情看来,对于这支陌生而强大的军队,他们的确心存忌讳。毕竟,一支武装到牙齿的强大势力就这样守候在自家门前,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

   第三天,从盆地的隘口处走出一名手持矛枪与虫壳的狩猎者。声言,要与天翔进行谈判。

   “通过这几天的观察,我们的族长已经断定贵族的确没有任何恶意。为了感谢您上次留下的食物,我们尊贵的族长特地派我前来邀请你同进晚餐。请相信我们的诚意,我们愿意与贵族结为永远的朋友。”

   “呵呵!我可以理解贵族长的善举。” 天翔脸上堆起笑:“不过,为了表示我对他的尊敬,这顿饭还是应该由我来请。这样吧!请你回去转告你们族长,今晚的宴会,就在我的营地举行。请他届时一定光临。”

   说到这里,对方使者的脸上不由得一僵,旋既坚持道:“不不不,这样的话,无法显示我们的诚意。来时族长已经交代过,务必要邀请到您这位尊敬的朋友。”

   “不用再说了,请你这就回去,把我的意思告诉你们族长。宴会的地点,就在这儿。我将以万分的荣幸,期待他的光临。”

   反复的争执进行了许久,最终,拗不过天翔的使者,只能带着笑意悻悻然离开。只留下满脸微笑的天翔站在那里,久久地看着他逐渐小去的身影。

   夜半时分,等候多时的客人终于从盆地中出现。只不过,在天翔看来,跟随这位族长一同赴宴的随从,实在是太多了点。

   五百名强壮的狩猎者。高大、彪悍、有力,从他们拿捏投枪的姿势来看,应该是久经战阵与搏杀。尤其是那一道道印刻在身体表面的可怕伤疤,更是向所有看到它的人无言地显示,自己的主人曾经遭遇过多么恐怖的战斗。又是以怎样的力量和智慧从中逃生,并获得旁人难以想象的战斗经验。。。。。。。

   嘘寒问短,是宾主之间必须的客套。尽管目前的双方态度尚不明朗,不过,仅就此前的接触来看,应该属于友好阶段。因此,在一阵连天翔自己都觉得有些虚伪得过分的问候声中,这才将赴宴的客人一一迎进了军绿色帐篷围拢的营地中。

   既然是赴宴,理所当然食物最为令人关注。尤其是从大群满面威严赴宴者腹中传来的隆隆声,更是让天翔心中暗笑不已。

   尽管这群狩猎者外表孔武,面容也冷竣得令人难以侵犯。不过,从他们眼中不由自主流露出那种对食物的渴望,早已将他们的内心世界出卖得一干二净。

   对于吃的,天翔一向都不会吝啬。尤其是在有条件摆阔,又能显示其尊严且能达成某种目的的时候,类似浪费一般的用餐之举,其实更能表达出施宴者的细心。

   他准备的食物相当丰盛。添加香料烧烤的冻肉、风味儿独特的整烧罐头、大锅熬煮的新鲜肉汤、还有切片与肉干焖煮在一起的鲜甜块茎,以及用职务叶片包裹起来,塞进火堆下面慢慢烘熟的露卡面团。。。。。。所有的美味儿,全都杂陈在一张厚实的垫布上。散发出阵阵浓郁的香气,令人看了不禁垂涎欲滴。

   可怜的赴宴者们早已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欲望。几乎所有人的口角,都流有一条若隐若现的晶亮水线。高高隆起的喉节也在拼命上下窜动,把空空如也口中那么一点点不多的空气,在幻想中当作填充物硬塞进胃中。。。。。。

   那一刻,就算不用思维探测,天翔也能清楚地知道这些人究竟在想什么。

   给我吃,我要吃,我要吃东西啊!

   (我也饿了,写到现在老黑忙得连饭也没吃。。。老婆今天回娘家,看来只有自己煮面。。。凄惨啊。。。还连票也没有一张。。。)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