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三十二节 疑团

     坐在装甲指挥车不甚宽敞的车厢里,天翔不禁再次陷入了沉思。在停尸间的时候,他曾经想到过,这会不会是天神与他那帮该死异类的杰作?会不会是他们想要对付人类而再次兴起的某种计划?然而,仔细思量后,他最终否定了这种想法。因为,从目前已知的情况来看,天神的目的就是要毁灭人类,他似乎并不会使用这类小动作,反而,到是那些对人类的大规模攻击,却极有可能是他的所为。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一惨剧?

   想到这里,天翔不由得连身催促前座的驾驶兵加快速度。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赶到事发地点。因为,尽管被俘的劳役并不是自己手下的正式族人,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是自己的管辖者。不管是谁,就这么随便杀死自己的人,都是一种无法被原谅的行为。

   “与人类作对,死路一条。”

   这是天翔现在脑子里的唯一念头。

   李家塘农场并不大。仅有几座用木板搭建而成的小木屋,以及一所用砖石垒起,用于储存食品的仓库,还有一幢高度约莫在五、六米左右的简单了望塔而已。至于电源,则是一台小型风力发电机在维持。像这样配置的小型农场,在辽都辖区内足有数百个之多,实在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从指挥车上走下的天翔,早已放开自己的思感对四周进行彻底的搜查。大脑能量所蔓延之处,哪怕是泥土下面最微小的动静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除了自己这群全副武装刚刚赶到的龙族人之外,这片广袤原野上的活物,就只有在松软泥土与湿冷空气间努力寻找着自己食物的小虫子而已。当然,与它们那些进化得异常庞大的同类相比,它们的个头与数百年前相比,实在是没有太大的变化。

   木屋内的摆设很简单,不过就是几张木板搭起的床铺,还有一些简略的生活用具而已。相比之下,屋子外面土地上闲置的各类耕地器具,却还要显得更加复杂且密集一些。毕竟,想要顺利获得龙族人的认可,巨大的艰辛,肯定要有所付出。

   “这里保存的一直很好。”跟随而入的杨易刚指着结实的木制地板说道:“上次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这里布置了一个战斗小队驻守。刚才我询问过他们,最近几天没有人进入这片区域,也没有发现任何昆虫大规模袭击的迹象。所有的一切摆设,几乎都和几天前完全一样。”

   天翔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放在屋子中央的一张残破木桌所吸引。倒不是因为这张桌子本身有什么古怪的特点,或者是桌子的制造工艺有所特别。而是因为,桌子上放置的东西,使他不得不对之产生浓厚的兴趣。

   一个硕大的陶瓷汤盆,一个盛放食物的土陶大盘,还有几只零乱的土碗,几根散乱的木筷。以及一堆明显经过熟煮后,因为放置时间太长而发霉变烂的块茎。所有的这些,就是杂陈在木桌上的所有东西。

   尤其是那种土陶烧制的大碗,不仅是桌上,屋子地面临近木桌的附近,几乎到处都散落着它们粉碎后散片。。。。。。

  

   “他们,正在吃饭?” 天翔自言自语地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应该是这样。”杨易刚接口道:“看样子,他们是在用餐的时候遭到袭击。仓促之间无法做出回应,这才遇害。”

   天翔轻轻地摇了摇头,伸出右手遥指窗外:“你看,那是什么?”

   顺着天翔的指引,杨易刚很明显地看到一个高大的木制建筑。就在屋外不过十几米远的地方,赫然矗立着一座高高的哨塔。

   “按照惯例,塔楼上的警戒哨兵应该二十四小时值勤。我想,他们这里也应该遵循这一规定。况且,上次你们来的时候,不是也正好在上面发现了哨兵的尸体吗?”

   “族长,您的意思是。。。。。。”杨易刚的面色有些迷茫和不解。

   “想想看,就算他们正在屋子里吃饭,至少哨兵也还保持警戒状态。哨塔与木屋之间的距离是如此接近,哨兵如果发现任何异常,屋内的人没有理由听不到他的预警。你也看到了,屋子里的枪架就在床边。虽说距离餐桌的位置有点远,可是从桌子跑到枪架,前后不过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难道说,他们连这点儿最基本的反应能力也没有?”

   “会不会,事发突然,以至于他们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有这种可能。” 天翔沉重地点了点头:“可你注意到没有,桌子与地板上散落的土碗,总共有多少?”

   “一、二、三、四。。。。。。八个,应该是八个。”

   “不错,八只碗,也就是说,事发的时候,这间屋子里总共有八个人在吃饭。从椅子的位置来看,至少有四个人距离枪架最近。桌子边上的人甚至只需要迈过床铺就能伸手抓到枪。可是枪架的东西依然完好无损。他们连这么一点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如果换了是你,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变成这个样子?”

   “突然之间杀死八个人。。。。。在如此狭窄的空间。。。。。。时间。。。。。。”杨易刚仔细琢磨着天翔的话,忽然,他仿佛想到什么似的高声叫道:“难道说,他们是。。。。。。是被熟识的人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所杀?”

   “你的话有一定道理。” 天翔摇了摇头:“可是不要忘了,那些存放在冷库中的尸体,他们脸上那种极度恐惧的模样,绝对不是熟人所能造成。只会是由于猛然间的见巨大惊吓所导致。”

   “那。。。那会是什么呢?”杨易刚有些迷惑。

   “我也不知道,知道的话,我就让你直接带人行动了。” 天翔笑了笑,正色道:“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袭击者肯定是首先悄悄摸上警戒塔,干掉了哨兵之后,这才骗过了其他人的注意。从这一点来看,对方至少也是一个团体。而且,他们相当聪明,懂得继续伪装成哨兵,消除他人的怀疑。”

   天翔边说边朝屋外走去,只是,在邻近门边的时候,一样看上去并不起眼的物件,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只昆虫的节肢。看上去,应该属于某种蝗类生物的前肢。这东西在黑暗世界中相当普遍。毕竟,每天都有一定数量的虫子死亡,每天都有一些虫子成为人们果腹的食物,就算在平时,也会有虫子因为种种意外使得自己的肢体意外脱落。因此,这种东西在野外几乎随处可见,毫不稀奇。

   天翔并不是对这节虫肢有什么太大的兴趣,而是对其上的一道断口有些质疑。尽管那道断口处的血迹早已干涸,不过,从露出表面的肌肉看来,其时间应该是与劳役者遇害一致。

   “蝗肉炖块茎,味道不错啊!”杨易刚看见天翔专注的表情,并没有觉察到有什么不对,随口打了个哈哈。

   “怎么,这附近有虫群出没?” 天翔没有笑,转过头问道。

   “应该没有。”杨易刚说道:“按照您发布保证粮食生产安全的命令,农垦区周围所有的虫群都已经被转移或全歼。不过,或许有那么几只漏网的虫子也不一定。”

   对于这样的解释,天翔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随手将断开的节肢轻轻放在一边,俯身走出了木屋。

   屋外早已站满了巡逻的士兵,他们的警戒范围早已超越了农场的边缘。以至于,留守在屋子附近的武装人员,仅有数名之多。不过,这也正好便于现场的保护。

   “这里的土壤不错。” 天翔踩了踩脚下的泥土,夸奖道:“又松又软,还相当肥沃。用来栽植块茎,实在是块好地方。”

   “是啊!这个农场的产量一直很高。”杨易刚兴致勃勃地接口道:“他们在这里呆了三年,每年的收获都要超过其它农场一大截。表现也一直不错,我原来还打算向上面申请,要求缩减他们的考察期。没想到,出了这种事。。。。。。”

   “该来的,谁也挡不了。” 天翔安慰着,忽然指着地面一处明显的凹痕诧异地问道:“你看,那是什么?”

   他所说的,是不远处的泥土中的一个印痕。这块痕迹很浅,如果不是特别注意,往往容易被忽略过去。从外形上看,显现出一个类似倒三角形的图案,其前端,还有数个微小的立锥印记。

   这样的古怪痕迹在这一带有很多,纷乱且复杂。只不过,天翔的问题不需要回答就已经相当明了。因为,就在这些印痕的不远处,横卧着一头近人高的死亡蝗虫。其足尖的形状,刚好与泥土中留下的痕迹相符合。而且,这头蝗虫只剩下了一半,其余的部分,似乎已经劳役者们被取走食用。因为,就在虫尸的旁边,还放着一把凝结着淡绿色虫血的砍刀。

   “应该是落单的虫子。” 天翔比对一番后淡淡地笑道:“看来,他们的伙食不错,还能弄到一头蝗虫下饭。”

   “是啊!”杨易刚陪着笑了笑,随手从地上的蝗虫残躯中捡起一块板结的角质甲片,放在手心里玩弄着。

   吹过旷野的风,湿润、阴冷,在没有任何阻拦者的遮挡下,肆无忌惮地从原野上空呼啸而过,与木屋撞击在一起,发出阵阵剧烈的气流声。而那具孤零零矗立在高塔数十米处的三角桨翼风力发电机,也因此而转得越发欢畅起来。

   一干身份尊贵的狩猎者,已经走出了小木屋的范围,来到了一片用木头栅栏围拢起来的田地间。整齐分块的田地上,至今还留有一道道垄印,破土而出的块茎绿芽搀杂在其间,显得别有一番生意。

   “所有的尸体,都在这里发现。”走在最前面的杨易刚,指着脚下这片宽阔的田地,对天翔说道:“我已经叫人用白石灰把尸体原来的位置划出,只是,过了这么多天,可能看上去痕迹有写淡泊。”

   天翔摆了摆手,示意没什么。自从走进这片田地后,他一直在努力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所有的尸体都会集中在这里?

   “会不会,是因为袭击者刚好碰巧杀死了这里所有的人,而后才把剩余的人都带走?”杨易刚小心地说道。

   天翔淡笑着摇了摇头,在他看来,巧合这种事情确实存在。不过,就其机率而言,实在小得可怜。因此,与其相信巧合,还不如多考虑下其它可能性。毕竟,杨易刚的说法虽然有其道理,可实在是过于勉强。

   如果换了是自己指挥袭击这样一个农场,一定会不论地点杀光所有的人。根本不会因为什么地域的关系,刻意挑选杀人地点。只是,为什么偏偏所有尸体都集中在这里呢?

   用石灰圈出的尸体位置横七竖八,没有任何规律可言。那一刻,天翔不禁想起了停尸间里那些惊恐万分的冻结表情。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在临死前感到如此的恐惧?又是什么生物能够在他们身上留下如此众多的微小伤口?并且在咽喉要害一击致命?

   想来想去,没有获得任何答案的他,最终只能遗憾地摇了摇头。他不得不承认,对方下手实在太迅速,而且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干净、利落,就好像是古代那种被称作“杀手”的人所为。

   一无所获的天翔,带领众人转朝了哨塔所在方向。只是,在刚刚步出田地的时候,他的眼光不由得再次落到旁边一具残坡的蝗虫死躯上。与之前发现的那具一样,这只蝗虫的脑袋也是整个被砍飞,只留下半段身躯横躺在路边。。。。。。

   “这些零星的爬虫,怎么杀也杀不完。不过也好,多少能够给这些劳役者充当部分肉食。”

   抱着这样的念头,天翔信步迈上了哨塔的楼梯。

   这是一座典型的警戒塔。简单、实用。而且,视域极为广阔。站在塔上,天翔甚至能够清楚地看见远处模糊的山丘。还有站在农场周围守候的大队士兵。任何陌生人想要在哨兵看不见的情况下接近这里,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不可能的事情总归还是发生。担任警戒的哨兵,确实是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被人轻而易举地砍下了脑袋。

   “我们是在这里发现哨兵的头颅。”杨易刚指着地面一处隐蔽的草丛解释道:“看上去,对方的力气应该很大,一刀就将其头砍飞。只是有一点我实在想不通。我检查过留在这里的那枝枪,里面的子弹被全部打光。而且,塔上满是弹壳。”

   “死者的尸体呢?” 天翔忽然问道:“我好像在停尸间没有看到一具无头尸啊?”

  

   “没有尸体,只有头颅。”杨易刚坦然道:“我命令反复搜索过附近所有地区,根本就没有发现哨兵的尸体。”

   “没有尸体?这怎么可能?” 天翔有些惊讶:“难道对方字偷袭得手后,还要背着一具沉重的尸体逃跑?”

   杨易刚没有说话,这个问题显然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照你这么说,哨兵是在发现情况后被杀?” 天翔没有纠缠这个问题,转而说道:“那么,按照正常的攻击顺序和反应结果,木屋里的人应该首先遇害。而后哨兵才发现异状。。。。。。”

   “应该是这样。”这时候,杨易刚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说实话,我也就是因为这一点想不通,这才向族长您要求支援。。。。。。您想,连哨兵都没能发现的袭击者,他们是怎么样穿过平原,直接攻击木屋里的人?”

   天翔没有说话,杨易刚所提出的的问题,其实也正是他所反复考虑的问题。

   这不合逻辑。

   首先,哨兵发现状况肯定会预警。其它人也一定会做出相关的反应。至少,木屋内的腔架就不会保持完好。毕竟,没有人会发现危机坐等死亡来临。

   可问题是,哨兵确实是在木屋出现异状后再开枪,也就是说,此前所有一切都很正常。人们甚至在准备吃饭。。。。。。

   那么大的一片平原,没有谁会看不到一群袭击者穿越而来。当然,如果他是瞎子,那就另当别论。

   是谁杀了他们?又有谁能够在那样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

   (今天第二次更新完成。。。感觉想吐血。。。)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