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三十六节 地图

    (本节中出现的各种资源地点与现实无关,切勿联系实际。尤以想要探矿发财者为甚。切记!切记!)

  图纸上标注出了一系列莫名其妙的专业词语。如果是在以前,天翔一定无法理解这其中的含义。但是现在则不同,接受了二号基地所有资料的他,已经对这份图纸上的各种名词了然于心。而且,他也看出,图纸上的具体位置,应该就是自己目前所在的废墟城市——西安。图书馆与此前所经过的各处废墟,在上面都有标注。最重要的是,在图上距离图书馆不远的地方,标有一个微小而明显的黑色记号。在它的旁边还用一个清晰的字样给出了其中隐藏的信息。

  煤。

  这就是地图上在黑色记号旁,列出的文字。

  仿佛是明白天翔的心意一般,黄曼云此时也从腰间的口袋里掏出一小块通体拗黑,表面还泛出些许光泽的坚硬石头递过。

  “没错,这的确是煤。埋藏在地下,能够燃烧的黑色石头。”天翔接过煤块,仔细端详着。刹时间,心中猛然涌起无数的念头和疑问。

  从地图上标明的位置及介绍来看,这应该是一个不大的露天煤矿。距离自己也不远,仅仅只有数里地之遥。最重要的是,是这片煤层距离地面极浅。也就是说,可能只需要自己随便挖掘一下,就能获得足够的煤。它的藏量虽然不是很多,但对于自己目前的族群数量而言,却是相当的丰足。只要能够拥有这片煤层,那就意味着,整个族群,将不会再为燃料而发愁。

  更重要的是,很多原来无法制造的东西,也可能在煤的帮助下一一出现。这张图纸的意义也正在于此。

  只是,天翔心中仍然存有很多疑问。无法解释的疑问。

  图纸上的其它地方,还标有另外一些东西的名字。铜、锡、电线、地下水道。。。。。。这些都是。虽然天翔不清楚这究竟是一张被古人用作何种用途的图纸,但是有一点他却可以肯定。那就是:任何通晓古人文明的狩猎者,都应该明白这张图纸的巨大作用。反过来说,如果你不明白其中意义。那么这张纸对于你来说,也就和其它废纸一样,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这张图纸的出现实在太古怪。天翔根本不相信,以黄曼云此前表现出的能力能够看懂。如果实际情况真的是这样,那么唯一的解释只有两种。

  第一:她了解古人的文明,也能够看懂图纸,但是却在故意装傻。想要以此博得自己的信任。至于隐藏在其下的阴谋,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第二:她根本看不懂图纸。因此,这才随手拿了出来。送到自己面前。

  可问题是,两种说法,无论哪一种都有其中的问题所在。如果是第一种,那么对于这样一个巨大的秘密,相信任何人都会将之隐藏,绝对没有道理会将之告诉别人。可换做是第二种,又无法解释黄曼云先前所说的那番话。毕竟,看不懂地图的人,根本不会明白这里有煤。就算知道,也绝对不知道这种黑色的石头究竟有什么用。

  这个自称是流云族长的女人,究竟是敌还是友?而这群突然出现,又刚刚表示出对自己愿意臣服的女性狩猎者,她们来这里,究竟想要干什么?她们的目的何在?

  “你能看懂这张图纸吗?”天翔微笑着,和善地看着面前的女人,以充满柔和的语气漫不经心地说着。看似随意摆放的右手,却时刻保持着与脚边匕首所在的距离。

  “在不能确定一个人身份的情况下,唯一的办法就是保持警惕。只有这样,才能在最危险的时候救你一命。也能在敌人最麻痹大意的时候,给予他们致命一击。”这是一本名为《格斗知识999问》的书中,提到的问题。也是在天翔看来深以为然的一段话。

  尽管这个中年女人看上去相当面善,可天翔并不能确定她就一定是自己的朋友。虽然,自己刚刚施恩于她。她也对此表现出相应的忠实与臣服。

  “我看不懂!”黄曼云摇了摇头,给了天翔一个比较放心且意料之中的答案。但是接下来的话,却使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不过,我能够看懂图纸上关于煤这一部分的内容。至于别的,我真的是看不懂。也不清楚这上面究竟说些什么。”

  “这怎么可能?”天翔差一点儿就吼了起来。看不懂图纸,却又清楚无误地知道上面标注着煤的所在地。这种事情说出去有谁会相信?这样的说法,根本就是在自相矛盾。

  她在说谎,一定是这样。

  虽然脑子里充满了繁杂的疑问与被欺骗后的愤怒,可从天翔的脸上,仍然看不出任何变化。他还是带着自己固有的善意微笑,有条不紊地继续着这场不知究竟的谈话。只不过,右手已经从脚边的套子里摸出了匕首,仿佛是为了打发时间一般,在一块木片上轻轻地削着。

  “哦?怎么会这样?真有意思!”天翔颇有些惊奇地看了看面前的女人,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故做姿态的他很清楚,听到那样的话之后,只有表现出这样的神情,才是绝对合理且看上去丝毫不显得做作的表现。

  “是真的。”黄曼云连忙解释道:“这张纸上的文字我一个也看不懂,就连这个“煤”字与它的所在位置,也是别人告诉我的。”

  “哦?”这样的答案显然出乎天翔的意料之外。

  “几个月前,有一个年轻人从我们族群的领地经过时,被哨兵发现。于是打了起来。你也知道,我们女人一向都被男人所歧视。因此,我们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男人。更何况,他还是一个落单的男性狩猎者。所以,三名担任警戒的哨兵,当时就想要杀了他。”

  “后来呢?”天翔不动声色地问道。

  “他很强壮,也很有头脑。”女族长苦笑着摇了摇头:“三个哨兵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已经抓住了其中一个。并且胁持她为人质,要求我们放他过境。”

  “你答应了?”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答应他的要求。”黄曼云正色道:“不过这个人相当守信。刚刚离开领地,就马上放了我们的人。而且,还给了我这张图。”

  “那么,就是他告诉你图纸上煤的具体位置吗?”

  “是的。”

  “别的呢?对于别的东西,他就一个字也没有说吗?”

  “没有!他只告诉我,附近可以充作燃料的东西不多。如果想要安然渡过冬天,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按照他的指点,找到这种能够燃烧的黑色石头。同时他还说,这附近没有任何别的狩猎族群。我们这些女人会很安全。”

  天翔没有说话,脸上的神情也逐渐变得凝重起来。手中一直在把玩的匕首已经收起,此前那种一直在揣度对方的心理也早已不在。黄曼云说起的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古怪,古怪得让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女人说得话是应该是真的。天翔一直在仔细观察她说话时的面部表情,丝毫没有发觉其中有任何微小的情绪波动。对于一个刚刚摆脱饥饿与寒冷困扰的人来说,想要顺利地撒谎,却又不让人察觉,实在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人在说谎时,大脑里会同时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生物电波。一种控制着自己的本来意愿,也就是诚实。另外一种则属于反向的谎言。当撒谎者开口说话时,反向波占据了大脑的中枢部位,控制着身体各部分器官,共同参与到说谎的过程中来。而正向波虽然极其微弱,但却一直存在。毕竟那是撒谎者自己用于判断事物的唯一标准。因此,尽管反向波控制了神经中枢,但正向波却依然会以其特有的方式,与之产生碰撞和冲突。心跳加快、出汗、肌肉表层发红发热、手脚不由自主颤动等等,都属于此列。当然,严重的时候,还会出现前后词不搭句,无法自圆其说的情况。

  古代人类对于侦测谎言方面,已经有了太多的实践经验。有一种叫做“测谎机”的东西,就是依据这样的原理而制造。而天翔也正是通过观察这些微小方面,最终认定——面前的女人没有说谎。

  那么,这张详细的地图,以及黄曼云口中所说的一切,又该如何解释?想到这里,天翔不由得再一次仔细打量起了手上的地图。

  这的确是一张工程用图纸。在它的右下方,有着“西安勘探设计院制”的字样。这应该是一个古人制图机构的专有名词。不过,这些都不足以吸引天翔的眼球。现在的他,正死死盯着图上标注着各种黑点的位置。

  与那个清晰的“煤”字一样,所有黑点的旁边都有一个能够代表其含义的文字。而且,全部都是矿产资源。

  按照黄曼云所说,那个年轻人,根本就是相当随意地,就把这份弥足珍贵的图纸扔给了她。如果是一名普通的狩猎者做出这样的举动,那么天翔完全可以理解。因为这很正常,一张精密的图纸与一张普通的白纸,在他们看来,两者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区别。扔掉它,就和扔掉一块石头一样简单。

  可问题是,这张图纸的主人,居然可以丝毫无误地指出其中煤的所在。并且还能用简单浅显的语言告诉黄曼云这样一个不懂文字的女人。想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熟知古人的一切。虽然这样的狩猎者相当稀少,可在叶战风与刘睿相继出现后,天翔也对此觉得相当正常。毕竟,古人的遗留物很多,能够从中获得知识的人,应该不在少数。

  虽然,很多狩猎者对此都视而不见。

  但是,任何一个通晓古人文明的狩猎者,都绝对不会轻易放弃这样的图纸。他们很清楚其中的意义所在。

  显然,黄曼云口中神秘年轻人的举动,根本就不符合逻辑。

  天翔自嘲地摇了摇头,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原来的判断标准也必须改变。想要对此有所解释,只能有两种答案。

  一、自己的判断有误,黄曼云仍然在说谎。她在编造一个能够让自己相信的虚构故事。一个根本就没有发生过的故事。

  二、黄曼云说的是真的,那个神秘的年轻人确实存在。虽然,他的行为既不符合逻辑,也无法让人接受。

  但问题是,黄曼云确实没有说谎。对于这一点,天翔完全可以肯定。自己的思感能量虽然无法穿透其脑部,探测其中的内容。但是却能捕捉到其身上每一处神经末稍的微小动静。结合其说话时的表qing动态,以及获救前后合乎情理之中的表现。使得天翔最终还是打消了对面前女人的怀疑。

  既然所有的答案都被一一推翻,那么也就必须在剩下的唯一选择中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

  所有的问题关键,都聚集到了那个神秘的年轻人身上。

  可是,这个人几乎是凭空出现,根本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目前自己对他的了解程度,仍然只不过通过别人口中的故事而已。仅仅凭着这些,根本无法对他的行为做出任何判断。

  虽然,这样的行为极其古怪。

  从表面上看,这个人似乎很同情女人,也想要给予她们一些实质性的帮助。因此,他给了黄曼云这张图。但是反过来看,这样做似乎又根本说不通。如果他真的想要帮助流云族的女人,那么就应该把图纸上所有的资源点告诉她们。这样做根本花不了多少时间。天翔相信,只要给自己十分钟,也能够使族人任何一个人明白并找到图上的矿产资源所在。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这些东西究竟有什么用。

  发现与利用,根本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理解概念。

  看来,如果想要真正搞清楚问题的关键,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这个神秘的年轻人。

  究竟应该去哪里找这个人?茫茫人海,喏大的世界,想要从中找到一个没有固定居所的人,根本仿如大海捞针。

  “既然没有头绪,那就暂时不用再管它!”苦思半天没有任何结果后,天翔终于决定:把这件事先放在一边,尽全力解决目前的所有问题后再说。

  黄曼云拿出来的图纸无疑是个宝贝。但是想要顺利开采那片不大的煤层,现在却不是时候。外面已经滴水成冰,潮湿的地面也变成了冻土。那种坚硬的程度,就算是用牙啃都啃不动。更不要说缺少工具,仅仅只能依靠几根可怜的钢筋硬撬。可以想象,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发现了煤层,恐怕也挖不出多少可用的东西来。

  因此,先要从地下弄到煤,只能耐心地等到春天。而且,与挖矿相比,还有其它一些更加重要且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事情。

  流云族的女人已经安置下来。可是根据黄曼云所说,这些人不过其族群的一部分。剩下的,应该都还留在原来的营地。如果能把这些剩余的女人全部招揽,那么自己的族群将会壮大。更重要的是,这些女人的加入,对于整个族群的稳定,将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男人需要女人,尤其是在吃饱肚子的情况下,对女人的需要就显得越发渴望。在黑暗世界中女人几乎快被男人吃光的情况下,这个独立存在的女人团体就更显出其珍贵。天翔相信,被兼并控制后的流云一族,绝对会成为自己手上一张强有力的王牌。

  招揽她们很容易,只要表现出绝对的关怀与照顾就行。再加上充足的食物与衣服,这样的待遇那怕就算是再挑剔的人也难以抗拒。毕竟,想要顺利做到这一点的狩猎族群,恐怕没有几个。

  那些已经加入到自己族群中的女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加个广告——(新书《叛逃者》已经上传,请大家多多投票,多多支持!)!)

  (有人说,加入VIP的书看了得花钱,所以我不看。但是不知有没人想过,写手写书同样需要时间,需要精力。千字两分,这点钱对于大家来说,根本就是掉在地上都没人去捡的东西,以老黑一天5000计算,不过区区一毛钱。不是我发牢骚,而是最近这几天在评论上就因为解禁的事情,不少朋友都认为老黑不够意思,不肯白写书给大家看。禁,肯定是要解的,VIP,也不可能永远停留。但是,我劳累半天的辛苦,至少也得获得一定的收益吧?换了是你自己整天帮人干活拿不到工钱,你又会愿意吗?一点牢骚,话外之话而已。觉得老黑说得对了,给张票票,觉得我是个***冤大头,那也没关系,尽管可以骂我,说我。就这样,谢谢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