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三十一节 死者

     广告——《惟剑为极》凌空子作品

   与龙城一样,辽都也是以一整片低凹的盆地作为基础建筑面,在其上发展建设而成。其实,比起龙城,辽都所占的地形更加有利于城市发展。三面环山一面开阔的周边地形,使得盆地中的小气候要比普通平原温暖得多。流经城市的两条河流,也为这里的居民提供了充沛的水源。再加上围绕城市丘陵中蕴含着藏量丰富的各种矿产资源,所有的一切,都使辽都成为龙族控制地域内一处极其重要的位置。

   作为族群西北面的重镇,天翔自然不会等闲视之。除了为辽都配置大量城防装备外,他还命令军方在这里驻扎了整整两个团,近万人的常备武装。甚至就连目前族群威力最大的武器——大功率粒子炮,辽都也配置了十二门之多。因为,这里毕竟是养活了族中五十六万人口的一座大城。

   辽都的城市管理者名叫杨易刚,是一名从刘睿老部族中就开始跟随天翔的狩猎者。算起来,也属于是天翔的老部下、老族人。对于这样的人,天翔一直都很放心。毕竟,他们早已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对自己的无比忠诚。

   看见族长一干人等走进议事大厅,杨易刚等辽都主要管理者连忙迎了上来。

   “给战士们先弄点水喝。” 天翔摆了摆手,拦下了正要开口致敬的众人。景致走到圆形的会议桌前,端起盛水的杯子猛灌一气,觉得头脑清醒后,这才开口动问。这一路上本应一处水源补给点。可惜已经干涸。快一天了,天翔几乎连一滴水也没喝过。

   “说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喝足了凉水的他,随手从桌上抓过一盘露卡饼干,一边就着杯中的剩水大口吞咽,一边转向其它人,含含糊糊地问道。

   “具体情况究竟是怎样,我们也不清楚。”杨易刚苦笑道:“虽然我自己也去实地勘察了一遍,不过说实话,具体的情况,我恐怕知道的也并不比别人更多。。。。。。”

   李家塘农场是位于辽都西北八十多公里处的一个农垦区。全场常驻人口六十七人,全部都是被征服部族收编后加入的战俘。对于被降伏的部族,天翔所采用的办法一般多以劳役为主。通常是在各大主要居城周边,动员他们开垦大片耕地,以半奴化手段统治。所得收益除留下必要的生活需要之外,其余的,则全部上交城市公共仓库。这样的劳役持续五年后,俘虏们就能依据其平时表现,由城市管理者评定成为正式族员,享有与所有族人同样的待遇。而当地农场也可以选择交由城市管理或自行经营。这样一来,不需要族群花太大力气,战俘们通常会自愿接受这样的安置办法。毕竟,他们曾经亲眼看到过龙族人富裕的生活,还有种种外族狩猎者无法想象的权益。特别是对于那些曾经连饭都吃不饱的狩猎者来说,这样的幸福生活,简直就跟做梦一般。。

   因此,尽管五年的劳役相当辛苦,却没有任何人对此抱有怨言。甚至,一些其它的小族群,也纷纷派人与各大龙族城市联络,自愿这接受这样的劳役方式,为的,就是想要成为正式的龙族人。

   李家塘农场,正是一个这样的劳役农场。那里的六十七名狩猎者,是三年前征服附近部族战斗中的俘虏。也是两年后就能成为正式族众的半奴者。

   然而,这些人现在已经再也无法联系。除了其中二十六名确认死亡外,其余四十一人,则完全失去了踪影,仿佛直接蒸发在空气中一般。

   突变是从一周前发现。按照惯例,城市管理方通常不会在劳役农场设置的武力看守。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节省人力,另外一方面则是为了考验劳役者的忠诚心。毕竟,如果用武力监管的话,这样的投诚者恐怕没有多少可信度。也难保其日后生出其它变化。因此,所有的劳役农场,都会设有一台与城市方面联络的无线电报。用来汇报当天发生的所有情况与日常工作等等。城市方面也会以此来判断农场经营状况的好坏标准。

   可是,李家塘农场连续两天都没有发回过一封电报。这在辽都管理所有农场中,尚属首次。因为,这只可能意味着两种情况。

   一、农场所有劳役人员全体叛逃。

   二、农场方面发生了大的变故。以至于没有任何人能够发出电报告警。

   当然,还有第三种情况——对方的无线电报机被损坏,导致电报无法发出。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足以引起辽都管理层的警觉。更何况,经过城市方面无线监测站的电波搜索结果显示,李家塘农场的电报机连线完整,丝毫没有被阻断的现象。因此,杨易刚推断,农场只可能是发生了另外两种极其恶劣的事变。

   当下,他就派出一支百人武装小队,由城市出发,以最快的速度赶赴农场一探究竟。

   “结果,只发现二十六具尸体?”听到这里,天翔动问道。

   杨易刚点了点头:“搜索队找遍了农场周围方圆十里的地方,最终发现了一些残破的尸体。至于其它人,根本没有任何消息。”

   “这些劳役者,他们是否配备了武器?”稍微思索了一下,天翔再次问道。

   “有,按照《劳役战俘安置暂时规定》,他们已经是第三年的正常劳动者,自从一年前开始,就已经给他们配发了五支M5G43突击步枪,还有三百发子弹。”

   “那么这些武器呢?是否也和他们一起失踪?” 天翔皱了皱眉头。

   “没有,很奇怪,包括枪支在内的所有武器,全都一件不少的放在农场日常生活区内,丝毫没有被取用过的痕迹。甚至,都还没有被从枪架上取下。”说到这里,杨易刚停顿了一下,“不过,只有一支例外。那是位于农场观察哨塔上警戒者的步枪。我们赶到那里时,塔上只有一[片早已凝固的血迹,和满地的空弹壳。”

   “也就是说,农场所有人当中,只有哨兵使用过步枪进行射击?” 天翔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问。

   “的确是这样。”

   “那些尸体,你们运回来没有?”眯着眼睛想了半天后,天翔这才转向杨易天问道。

   “都运回来了,现在全都放在城市医院的冷库里。”

   “带我去看看。”

   作为一个主要城市,辽都拥有六所医院,分散在城市在四周,从二号基地中接受过电脑医疗培训的族人,也在其中担当起医生与护士的角色。虽说他们的经验不是很丰富,不过,凭借着狩猎者敏锐的感知能力,以及电脑训练后强记知识的结果,对于这个陌生而特殊的行业,他们却也显得不是那么陌生。

   至少,完全能够胜任。

   从李家塘农场运回的二十六具尸体,目前就停放在辽都第二医院地下室的冷库中。

   说起来,建立医院冷库,这还是天翔一时间突发奇想的念头。如果不是在图书馆中看到众多侦探类书籍并接受影响的话,他恐怕也不会生出这样的念头。毕竟,与其建立一个专门冷藏尸体的房间,还不如用这些材料去造一个存放食物的仓库。

   然而,对于这个想法,二号电脑却相当赞成。因为,按照古人的观点,与其在活人身上莫名其妙乱找病源,还不如好好研究一具因病而死的尸体。至少,这样做可以多救活几个人。

   现在,天翔与一干人等正站在冰冷的停尸间里,打量着横卧在眼前的一排死尸。

   “死因都是由于外伤所致。”戴着口罩的杨易天指着面前一具双眼睁开,面色灰白的尸体,向天翔说道:“我们仔细检查过每一道伤口。发现导致死亡的原因,还是来自咽喉处的割裂。死者中有十一人伤痕为光滑的割口,另外十个人则似乎是用相当钝秃的刀具所杀。因为,与前者相比,他们的伤口破裂较大,而且被撕扯的相当严重。”

   “这些小伤口是怎么回事?” 天翔指着死尸身上众多的破口问道:“是发现的时候就有?还是在运输途中所造成?”

   “发现的时候已经存在。”杨易天连忙解释道:“说实话,我也曾经对这类伤口产生过疑问。只是,没有深究。”

   天翔仔细端详着眼前的尸体。这是一名年纪约莫在三十五、六上下的强壮男子。尽管咽喉部位的伤口创面极大,已经深至下表肌肉层,甚至能够看清隐约显露在其中的脊椎。但这仍然不是死者身上最值得注意的部分。因为相比之下,那张脸,那张死者的脸,显然要比狰狞的伤口更能吸引观察者的眼球。

   恐惧、惊恐、害怕。。。。。。这一类的词语用在他的身上绝不过分。从死者至今圆睁的双眼,还有因为紧张导致紧绷的肌肉,拉伸到极点的表面皮肤,还有那凸显在皮层下面,已经被冷凝的混圆血管,所有的一切,都在明白无误地告诉看到他的人,自己死前,曾经遭遇过何等的恐惧。。。。。。

   黑暗世界中值得恐惧的事情实在太多,身为每天必须为食物而奔波的狩猎者,尽管再恐惧,也不得不强压住内心的惊恐,为了一块果腹的食物而面对强大的对手。因此,尽管恐惧这种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属于正常的生理表情。可是,一个在黑暗世界中生活了三十多年的老狩猎者,肯定早已经历了太多古代人类无法想象的怪事。想想看,在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什么值得他感到如此惊恐万分的呢?

   不单是他,所有停放在天翔面前的二十六具尸体,都显露出同样的惊骇。他们的手、脚、面部表情,全都显现出一种夸张的扭曲。让人看了,极其不舒服,而且,相当怪异。

   那一张张扭曲到极点的脸,乍一看去,几乎根本就无法分清那究竟是脸还是什么别的。毕竟,交合纠缠在一起的面部肌肉,已经将五官改变了原来的位置。

   死亡?有这可能,不过却并尽然。毕竟,所有狩猎者几乎每天都在面对未知的死亡。能够杀死他们的东西实在太多。因此,这并不是很好且合理的解释。

   敌人?也有这可能。但究竟是什么样的敌人,能够令他们如此恐惧的敌人,又会是谁呢?

   其实,早在听到杨易刚介绍情况的时候,天翔脑子里就已经先入为主地浮现出两个老对手的身影。类人——尸人。毕竟,多年以来,与龙族人打交道最多的异类生物,除了虫子就是它们。

   类人的可能性很大。这种被古代人类制造并毁灭后,重新沦为天神对付人类工具的生物,天生就有着一种对于人类制造者的刻骨仇恨。因此,如果说是类人制造了这场血案,天翔一点儿也不觉得稀奇。因为,虽说大规模的类人群几年前就完全消失,而能够被找到的类人聚居点也被自己在不久前摧毁。可谁也不敢保证在这广阔的地球上,就没有任何一头残存的类人。也绝对无法保证它不会重新繁衍成为一支新的族群。因此,如果是在毫无防备且连枪都来不及拿起的情况下,动作敏捷的类人绝对能够在相当短的时间内,杀死农场内所有的劳役者。

   毕竟,那是它们赖以为生存的食物。

   可是,从死者身上的伤口来看,似乎并不像是类人的做法。它们的攻击方式天翔很清楚,只可能是砸、抓、扫几个简单的动作。锋利杂爪子扫过人体,至少也会留下三道以上的血痕。而所有尸体的伤口,均为一口破裂。想要造成这样的结果,只有一种解释——下手的类人,只拥有一个爪尖。

   这样的解释,显然过于荒谬。况且,类人的攻击方式相当野蛮。它们往往喜欢把人直接撕成碎片后带走充作食物。像这样在现场留下大量尸体,显然不是它们的一贯做法。

   那么,会不会是尸人?

   对于尸人,天翔可以说是既熟悉又陌生。熟悉使因为冷库里存放的尸体他早已翻看过多次,对上面每一处微小的细节都牢记于心。说他陌生则是因为他从未看见过真的尸人,也不敢冒失地将冷库中的尸体般运到外面,看看他是否真会复活。。。。。。更何况,从那些曾经遭遇到尸人的狩猎者口中,天翔早已明白这种诡异的生物拥有多么可怕的破坏力。

   尸人,根本就是不死生物的代名词。想要杀死它们唯一的方法,就是将其身体完全毁灭。甚至就连那些被他攻击感染后的幸存者也坚决不能放过。因为,只要假以时日,这些被感染者又会重新演变成新的尸人。

   李家塘农场中的发现的死者,没有一个出现被感染过的迹象。凭这一点天翔就能断定:这起惨案,不是尸人所为。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如此之多的死者?还有,那四十一名失踪的劳役者,他们又在哪儿?

   留给自己能够寻找的线索实在不多。。。。。。

   “发现情况后,我立即派出了两个营的兵力,在事发地点与城市周边反复搜寻。但是,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线索。我们甚至动用了气味儿搜索虫,仍然没有任何收获。。。。。。”

   看着表情有些落寞的杨易刚,天翔温和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因为,如果连气味搜索虫都无法找到的东西,人类的寻找难度自然极大。要知道,那种经过专门训练,嗅觉灵敏的小甲虫,可是远胜过古代犬类的搜寻专家啊!

   “尸体解剖后有没有什么异常发现?”沉吟片刻,天翔再次问道。

   “没有,”杨易刚摇了摇头:“除了正常的内脏出血与骨胳断裂外,没有发现任何疑点。”

   “那么心脏呢?” 天翔指了指死者因恐惧而扭曲的面部。

   “心脏也没有问题。虽然收缩程度已经超过正常标准,可并不致死。”

   “也就是说,他们虽然在死前受到严重的惊吓,但致命的原因,还是这些伤口?” 天翔肃然道。

   “确实如此。”杨易刚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样,你安排一下,带上必要的仪器和人手,与我一起,呆会就出发。到出事现场去看看,说不定,能够重新找到一些别的,没有被你注意到的东西。”

   (今天继续两更,晚上还有一节,继续砸票。)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