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十四节 醒悟

     “说真的,这个问题,我也一直弄不明白。”****直言道:“我的族群,是半年以前就定居在这里。此前我曾经派人在周边地域仔细搜索了一番,丝毫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生物存在的痕迹。可是很奇怪,几个月前,一支外出狩猎的小队,带回一具类人的尸体。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这种生物,实在是一种可怕的怪物。据当时回来的族人说,那头类人在他们毫无防范的情况下,抓走了一名随队的女人。他们尾随而至,追到了类人的巢穴并将其杀死。不过,那名女性族人已经遭到了强奸。后面的事情,你们能猜得出来吗?”

   “那女人怀孕,然后被肚子里的孩子撕碎之后,当作食物吃掉。。。。。。是这样吗?”

   “没错,就是这样。”****惊奇地叫道:“怎么,你们也。。。。。。”

   “你这里只有一个女人遇害,我的族群损失更大。足有几百个女人,都被类人强奸之后,死在自己孩子的手里。” 天翔沉声道:“接着说,后来怎么样?”

   “后来。。。。。。后来。。。。。。”****舔了舔尚还完好的嘴唇,以沙哑的嗓音道:“出现了第一个类人聚集群。不过数量并不多,仅有一百来只。两个月后,再次出现了另外一群,这次它们的数量更多,足有上千头。如果不是营地防御措施严密的话,恐怕那一次要死很多人。。。。。。而这次,是第三次,我也没有想到,它们居然会有那么多。。。。。。不过,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不通。”

   “什么问题?”

   “那些类人,也就是53号执行体,它们,究竟是从哪儿来的?要知道,最早定居在这里的时候,我已经四处派人搜索过,根本没有发现它们存在的任何痕迹啊!”

   “。。。。。。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 天翔皱了皱眉,不由得想起光荣基地曾经遭遇到的那次类人大举进攻。与这里一样,毫无前兆,仿佛凭空一般,忽然间就多了上万头类人。。。。。。

   “等等,不对!前兆。。。前兆。。。” 天翔好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然一把抓住****的手,紧张而急促地问道:“我忘了一件事,有一个叫王匡的人,你认识吗?”

   “认识,他是老族长的儿子。虽然他并没有参与那次反叛,不过,他却策动并带领部分族人出走。”****恨恨地说道。

   “他不是人,而是一个类人。”战风的话语很冷。

   “类人?”****大为惊奇:“这,这怎么可能?他长得根本就不像。。。。。。”

   “王匡确实是一名类人。” 天翔解释道:“他已经被我们抓住,你可以亲眼看一看就清楚。你大概不知道,有一种类人,它们与普通类人并不相同,从外貌上看,根本就与普通人无异。。。。。。”

   “那,那岂不是可以混入狩猎者族群?”

   “没错,王匡就是这样的变异类人。” 天翔长长呼了口气:“不止是你这里,我的族群在遭受类人大举进攻的前夕,也曾经有一名变异类人想要混进基地充当内应。只不过,我们发现的很及时。可是你们想过没有,仅仅依靠类人简单的头脑,以及少数变异者的智慧,它们怎么可能会聚集在一起,集体进攻各个狩猎者营地?不单是这里,当初勘察光荣基地附近地域的时候,我们同样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可是,上万头类人,还是在一夜之间全部聚集在一起。这其中的问题,你们不觉得蹊跷吗?”

   “你,你的意思是。。。。。。”听到这里,****、战风和笑天的脸上,不由自主现出一种惊惧之色。

   “没错,” 天翔慢慢地说道:“我怀疑,类人的背后,恐怕有某个人或某种势力在暗中操控。尽管不知道对方的意图究竟是什么,但不管怎么样,那对于我们人类来说,绝对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你是说,除了我们之外,别的智慧生物?”笑天奇道。

   天翔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会是什么呢?”战风若有所思道:“我实在想象不出,除了我们之外,地球上竟然还有别的智慧种族。”

   “会不会。。。。。。是海族?”****意外地道出一个另类的答案。使得所有人闻之一惊。

   “海族?怎么会?他们可是一直在帮助所有狩猎者啊!”笑天讶然。

   “没错,海族的确是帮过我很大的忙。”****接口道:“他们赠送过大量的食盐给我们,还以微小的代价,换给我们部分枪支。甚至就连目前的营地位置,也是在他们的指点下建立。可是,谁也不知道他们这样做究竟是为什么。毕竟,这样的无偿援助,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无法想象的事情。对了,还有那几台“天神的裁判”,也是他们的赠送品。。。。。。”

   “你说什么?“天神的裁判”居然是海族人送给你的?” 天翔的表情惊讶无比。

   “是的!”****老老实实地答道:“就在我们打退类人第二次进攻的时候,海族送来了五台这种东西。并且教会我如何使用。就连此前制造风力发电机的方法,也是他们传授给我。”

   这一刻,天翔真的很希望****是在说慌。可是,从对方的眼睛里,他却丝毫看不出任何能够代表欺骗的标志。

   他完全可以确定,海族人应该是站在自己一边。从最早传闻中海族无偿赠送食盐,到后来自己亲身与之接触,并获得大量珍贵药品。一直到现在****所说的一切,无一不在表明:海族的确是人类的朋友。而且对于为生存奔忙的狩猎者相当友善。他们甚至能够预先知道人类的危险,提前送来部分必要的支援。可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为什么不亲自动手,帮助人类度过这些难关呢?

   或许,他们有什么难言之隐?

   或许,他们不方便自己出手?

   天翔很难想象,如果有一天,海族断绝了狩猎者的食盐供应。那么,这个世界究竟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他也无法想象,到那个时候,还会有多少幸运的狩猎者能够继续存活?

   海族,就好像是隐藏在人类背后的支持者。默默地,以各种隐密手段支持人类,在黑暗世界中顺利地活下去。

   很自然的,天翔也不由得想到了类人的种种古怪举动。

   残杀狩猎者,以人肉为食,强暴人类女性,逼迫她们代为怀孕。。。。。。所有的一切,都在说明类人是狩猎者天生的死敌。尤其是两场天翔曾经经历过的惨烈大战,更是明白无误地说明,人类与类人,二者之间只能有一个能够存活于世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那么类人呢?它们的背后,是否也存在一支神秘的力量。指引、帮助它们与人类为敌。

   刹那间,一阵巨大的寒意从头到脚贯穿了天翔的全身。

   “不知道你们想过没有,我们与类人,分别属于两大阵营。海族是我们的支持者,类人背后,肯定也有一支强大的力量做后盾。似乎他们在故意挑起我们之间的仇杀,将我们玩弄于股掌之上。”

   天翔的话,在另外三人中引起了一阵轰动。不过,细细想来,这似乎也是唯一能够解释目前为止所有事件的答案。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暗中指引并操纵这一切?”战风的声音里明显有一丝紧张。

   “我不知道。” 天翔摇头道:“我只是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起码这样的可能性很大。我们与类人,似乎是在充当并扮演着两种更高等级生物的工具。或者说,应该是两个相互对立阵营中的。。。。。。消耗品。”

   “等等。”忽然间,笑天猛地叫了起来:“等一下。。。。。。我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或听到过这类说法。。。。。。让我想想。。。。。。”

   “你听到过这样的话?” 天翔的瞳孔骤然紧缩。

   “对!”笑天肯定地点了点头:“就算是没听过,那也一定是看到过。我想想,究竟是在哪里。。。。。。好像。。。。。。好像。。。。。。对,就是那里,图书馆。没错,就是哪儿。”

   “图书馆?”三人异口同声地惊叫。

   “就是图书馆。”笑天再次肯定道:“那里有一本很老的书,我曾经看过。头儿和战风你们可能也看过。名字。。。。。。好像是叫做。。。《伊利亚特》”

   “《伊利亚特》。。。。。。《伊利亚特》。。。。。。” 天翔喃喃地念叨着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名字。忽然间,他恍然大悟般抓住笑天的手,急促地问道:“你说的,是不是那本荷马史诗?”

   “没错,就是那本书。”

   “你说的没错。。。。。。的确是这样。。。。。。” 天翔颓然地松开了手,一屁股坐到地上。笑天说的没错,那本书里,的的确确是说过与自己同样的话。准确地说,甚至应该还有着与自己脑子里所想到的同样情节。

   为了一个美丽的女人,两个在远古时代最强盛的城邦国家相互展开惨烈的撕杀。双方的背后,都有着当时各自崇拜的天神为后盾。这些所谓的神诋各自施法,帮助自己在凡间的代言人获取最大的利益,以此为判断他们各自力量强大与否的标准。因此,那场战争与其说是人类之间的大战,还不如说是天神为了自己利益而挑起的祸乱。因为,战争进程中,所有的天神连最微末的小伤也没有。而充当马前卒的人类,死伤的数字却要以万来计算。

   现在狩猎者与类人之间的战斗,与书中所叙述的故事竟然是如此的相似。天翔甚至能够从中找到很多令他胆战心惊的东西。

   光荣基地曾经捕获的变异类人,在临死之前声称:“天神的报复,天神怒火”之类的话。

   现在的寒水营地,****也曾在大战前获取威力强大的武器:“天神的裁判”。

   的确,神秘的海族对于普通狩猎者来说,就好像是神一般的存在。他们掌握着食盐,他们能够对所有狩猎者予生予死。而自己,对此毫无办法。

   反观类人,它们的背后,是否也有另外的“神”存在呢?

   “被耍了。”刹那间,天翔的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三个字。

   不单是他,另外三个人,也有着同样的想法。

   “我们。。。。。。该怎么办?”良久,好像是为了打破这令人窒息的冷场一般,****艰难地提出了这一必须解决的问题。

   天翔的脑子乱成一团。他实在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回答。他只觉得,就算自己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真相那又怎么样?海族人的科技力量自己是见识过的。且不说对方有没有完备的武力机构,就算没有,单只凭借那种神秘的传送机械,自己就根本无法与之匹敌。至于类人,那就更不用说。虽说目前看似狩猎者一方在争斗中占尽上风,可类人的繁衍终究还是一个谜。它们的聚集地在哪里?它们如何聚集在一起?它们背后的神秘力量到底有多强大。。。。。。所有的问题,都没有答案。

   况且,目前为止所有的事情,都还只是自己的猜测而已。

   “****。。。。。。你与海族,是怎么联系的?”半晌,天翔才从纷乱中引出一丝看似合理的头绪。

   “营地的南面,有一个废墟。只要派人去那里,顶多半天,海族自然会出现。”

   天翔默默地点了点头。这样的方式,其实和自己所知道的完全一样。想到这里,他轻轻抬起了头,叹道:“这样吧!明天一早,你安排几个人过去联络一下海族。我想,有些答案,还是得从他们的身上去寻找。”

   “哦?你想怎么干?”战风奇道。

   “很简单,找他们要东西。”

   “要东西?”****惊讶道:“要什么?”

   “武器。”

   “什么武器?”笑天追问道。

   “不管什么武器,只要是武器就行。” 天翔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们既然能够送出“天神的裁判”这样威力巨大的武器,那么就一定还有更好、更棒、更强的武器。不管是什么,只要他们给就好。就算是不给武器,也得让他们多少给点什么别的也好。”

   “这。。。。。。这。。。。。。”不知为什么,****脑子里顿时想到两个莫名其妙的字——“无赖。”

   “如果我的推测没错,那么海族一定会满足这些要求。就好像上一次我们强行索取药品一样。毕竟,我们是他们支持的对象。” 天翔自信满满地说道。

   “可是,我们以什么借口去要呢?”笑天有些担心。

   “类人就是最好的借口。” 天翔随口道:“这次大战来了这么多的类人,我们自己也损失惨重。那种“天神的裁判”虽然威力强大,可是充能一次也需要大量的时间。这些问题他们一定也很清楚,所以,对于我们的要求,他们肯定不会拒绝。更何况,就算要拿我们当枪使,多少也得给点好处。”

   说到最后这几句话的时候,天翔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对此,战风三人深以为然。毕竟,就算是再老实忠厚的人,一旦知道自己被别人利用,那种愤怒与不满,恐怕就算是给再多的好处,也无法将其笼络。

   天翔知道,自己这样做也是无奈之举。现在的族群无法与海族相抗衡,更不要说是对抗类人背后的神秘力量。唯一之计,只能是在这个完全摸不着边的旋涡中,小心翼翼地保存并扩张自己的实力。

   尽管海族目前对自己很友善,可是以后呢?谁敢保证那些看不见脸的家伙不会翻脸?

   相比之下,天翔心里一直存疑的另外一个问题,多少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

   ****既然也是“探路者”,那自己为什么无法感应到他身上的相同基因?如果说是由于他曾经被吞噬细胞所感染,因此造成这样的状况,那么他是否还会继续服从“探路者”之间那种默契的自由选择模式?

   相比之下,天翔还是觉得后一个问题对自己更有吸引力。毕竟,如果有一天,自己遇到一个不得不奉其为首的“探路者”,而自己恰恰也被吞噬细胞所感染,能够自主命令大脑拒绝服从这种来自体内的基因指令。。。。。。

   (预告时间:释放太阳行动,即将展开。砸票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