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十三节 隐私

     《ST药剂功能报告》,这就是文件的标题。

   ST药剂,这种东西天翔从来也没有听说过,对之也非常的陌生。只不过,文件中提及到的一些名词,却熟悉无比,如雷贯耳。

   简单地说,这应该是一份药剂检验报告。其中详细地介绍了ST药剂的成份与价值,并称,这种药剂,是用于对抗尸人身上那种吞噬细胞最有效的东西。

   尸人,一个足以令所有古人闻之变色的名词。

   “全身溃烂。。。。。。”战风喃喃自语道:“****,是否已经被那种病毒所感染?”

   “应该不像。” 天翔紧皱着眉头,断然否决道:“吞噬细胞的功能是短期再造与繁殖,而且会完全控制寄主的所有自由意识。光从这两点来看,就与****目前的情况不符。”

   “会不会,是他曾经被感染过,又利用这种ST药剂,化解了病毒的作用呢?”笑天翻了翻手中的文件,若有所思地说道。

   “有这可能。” 天翔一拍大腿:“恐怕不完全是这样,我估计,他恐怕并没有完全化解所有吞噬细胞的负面影响,所以才变成了今天这副模样。”

   “但是这说不通啊!”战风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如果病毒的作用没有完全消失,那么肯定会占据他的整个身体。那么现在的****自然也就不会在有任何意识。可是反过来的话,吞噬细胞的感染者绝对不会在身体表面留下如此多的伤痕,它们具有的强大再生能力,完全可以修复再造这些受损的部分,那么。。。。。。”

   “你说得没错,我。。。的确是被感染过。。。。。。”这个时候,从天翔身后,响起了那个熟悉的沙哑声:“而且,我也用这种ST药剂,消除了吞噬细胞寄生我之后的所有危险。”

   “你醒了?” 天翔连忙转身,将之从地上轻轻扶起。

   ****默默地点了点头,被绷带覆盖的嘴唇微微翕张了几下,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来点儿肉汤怎么样?” 天翔笑了笑,从身边的铁锅里舀出一大碗温热的肉汤递过:“尝尝,我保证你从未吃过这种东西。滋味儿很不错的。”

   “你。。。不恨我?”****没有伸手,而是答非所问地看了看天翔。

   “恨你?为什么?”

   “我曾经侮辱过你,也想杀掉你,甚至。。。。。。夺取你的族群。”

   “不瞒你说,我也有过同样的想法。” 天翔笑道:“知道吗?我还想过要把你分尸,用来喂那些被我抓到的类人俘虏。”

   “类人?”

   “没错,就是那些攻击你们营地的兽头怪物。”

   “你是说,53号执行体?”

   “没错,就是它们。” 天翔惊讶地看了看他:“怎么,你也知道它们本来的名字?”

   “当然知道。”****的语气中明显含有一丝愤怒与仇恨:“总有一天,我要杀光这些可恶的杂种。”

   “呵呵!如果是那样,记得叫上我。”

   “还有我。”

   “对,也算我一份。”

   一时间,三只温暖的手,从不同方向,伸到了****的面前。

   “你们。。。。。。真的不恨我?”****的声音有些哽咽。

   “为什么要恨?我们本来就是朋友,是兄弟。” 天翔微笑着看了看他:“我们,都是探路者。”

   “探路者。。。。。。我都已经快要忘记这个词了。。。。。。”

   “为什么?” 天翔奇道。

   “想知道我怎么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的吗?”****擦了擦眼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正色道。

   “当然!” 天翔将手中的汤碗轻轻放下:“我洗耳恭听。”

   寒水,原是位于北方水域之滨一支人数超过两万的大族。其族长王华从父兄手中继承了族长之位。当然,对于维持这样一个庞大的族群,王华很是花了一番心血。也受到众多族人的尊敬与拥戴。因此,尽管很多狩猎者每天还在为食物奔忙的时候,寒水一族却根本没有出现一个肉人。单就这一点来说,身为族长的王华极其出色。

   ****是王华的养子。尽管那个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的确切身份,可仍然表现出非凡的领导能力。这理所当然引起了王华其余几个儿女及亲属的嫉妒。于是,在一次族群突然遭遇到的瘟疫当中,****被王华委以重任,率领一支仅有百人的小队,外出寻找治疗瘟疫的方法。当然,这是当时族长之妻与其子秘密定下的计谋。随队出行的人中,有数人已经被买通。他们的任务,就是在适当的时候,结果****的性命。

   不料,在此过程中,****小队意外地发现了一个行貌古怪的人,并且不小心与之发生了冲突。****永远也无法忘记那一天,力大无穷的怪人,整整杀死了近一半的小队成员。如果不是自己歪打误撞,情急之下用一支矛枪狠狠刺穿怪人的脑袋,恐怕所有的人,都会丧命于此。

   ****的命运,也就从此改变。因为,一名被他救下的族人,恰好是接受族长妻儿委托的唯一幸存者。感激之下,他将所有的阴谋对****和盘托出。声言,如果****回去,势必会遭到狙杀与陷害。

   那个时候,****的手臂已经被怪人咬下一块肉。约莫半小时后,一种很奇怪的狂暴之感弥漫了他的全身。****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即将被另外一种神秘的力量所占据。凭着自己的直觉,他在怪人的尸体上翻找出两支淡蓝色的药剂和一份药剂说明。这些东西救活了他。只是,由于被感染的时间太长,剧烈生长的肌肉,在短时间内已经大幅度改变了他的容貌。将随队的其他族人全部惊吓而逃。

   无奈之下的****,只能独自踏上回家的道路。他将死亡怪人身上的所有东西一搜而空。除了部分必要的生活物品外,他还找到一些其它的相关资料。也就是从这些资料中,他这才推断出自己的“探路者”身份。

   为了重新回到族群,****只得隐瞒身份,把受伤后重生的面容全部包裹在厚实的布料中。凭着过人的能力及口才,他最终说动了族长王华,将整个部落迁移到另外一处食物丰盛之地。从而消除了瘟疫的隐患。此举使他获得了众多族人的赞誉,但同时也再次遭到了来自族长亲眷的憎恨与嫉妒。

   一个浑身包裹严实的人,肯定会引起别人的猜疑。尤其是像****这样一个模样怪异,并且极力想要隐藏自己本来面容的人,就更加会引起他人的注意。就这样,在一次偶然的小事件中,族长的大儿子利用自己的权势,当中挑下了****头上的围巾,将他那张被吞噬细胞破坏后并重新修补过,五官严重变形的肌肉蔓生脸,完全显露在众人面前。

   那一刻,****只觉得万念俱灰。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在这样一个公众场合,向所有的人展示自己的面容。

   族长之子的本意相当明显,就是想要当众使****出丑,而后在名正言顺地将其撵出族群。意外的是,除了族长一家的亲眷及心腹外,其余的族人,大部份都对****表示出极大的同情。甚至强烈抗议这样的做法。就这样,被感染后的****,第一次尝到了友爱的滋味儿。

   从那以后,****开始学会了低调做人,他只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可能帮助周围对自己友善的人。凭借着大脑中“探路者”敏锐的分析能力,以及超强的学习功能,****身边逐渐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小圈子。人们也发现,很多按照族长所说根本行不通的事,只要按照****的方法行事,肯定会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就这样,不知不觉中,****在族中的威信越来越高,甚至,有压过老族长王华的势头。这使得族长所有的亲眷感到极大威胁。因为,那个时候的老族长,已经病入膏肓。几乎连最基本的生活能力也无法维持。

   族长的再选,也就成了迫在眉睫的必须之事。

   平心而论,让****出任族长,这是大部分族人都热切盼望的事情。可是,在一干老族长的亲眷看来,忽然出现的****,根本就是一个外来的野心家。为了阻止他夺取本应该由自己继承的权力。族长的几个儿子联合起来,用大量好处买通了一个被****视作知己的族人。以他为诱饵,将毫不知情的****骗到营地外的一处隐蔽之所。在那里,他们残忍地用小刀割破了****身上每一块肌肤。并且还将他整个身体完全浸泡在污秽的脏水中,让病菌一点一点侵蚀他的身体。尤其是族长的大儿子更是声言:要用这样的方式,让包藏祸心的外来者,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腐烂,在恐惧与悔恨中慢慢死亡。

   ****不知道当时自己究竟是怎么撑过来的,他只知道,当他被人从那个肮脏的粪池中捞起的时候,浑身上下已经全部爬满了可怕的吸血蝗。尤其是自己的生殖器,更是由于被散发着恶臭的屎尿,长时间覆盖了破损的伤口,引起病变,使得自己永远失去了男性应有的能力。

   应该说,****是幸运的。在所有看押他的狩猎者中,有一个年轻人的父亲,曾经在最饥饿的时候,接受过****给予的食物。而他自己,也曾使用****所说的方法,在被虫群围攻的危险关头,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就这样,不忍看着****受苦的他,很快返回营地召集了一批曾经受过****恩惠的族人。将之救出后,率领分裂开的族群,永远的离开了寒水人的聚集地。

   从那之后,****的脾气开始变得极其古怪。尽管他仍然在指导族群朝好的方向发展,但是,他已经不再相信任何人。甚至包括那些曾经救过他性命的恩人,他的态度也相当冷漠。不过,他仍然在尽一名族长之责,率领族人狩猎、获取食物。在****看来,只要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他会在将族群带上正轨之后,辞去族长一职。因为,那个时候的他,身上所有的皮肤已经全部溃烂。大概是由于吞噬细胞的作用吧!在缺少医药的情况下,他居然没有因为体表的大面积病变而导致死亡。这实在是不幸中的大幸。

   但是,那种从其身上发出的恶臭,也使得****无脸见人。他只能用大量布料将全身包裹,以这样的方法,稍稍压制部分臭气。毕竟,这种事情对于一名族长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寒水一族分裂之后,原族长王华的十几个儿子为了争掌权力,纷纷大打出手,最终,族长一职还是落到了第二子王康身上。除了在纷乱中被杀的大儿子与第三子之外,其余的人,包括族长的所有亲眷在内,全部都被族群放逐。无依无靠的他们,最终只能向****的族群求援,希望能够加入到其中。

   这样的请求,****当然无法拒绝。毕竟,从感情上来说,老族长王华是自己的义父。况且,老人在世的时候,对自己相当不错。就这样,这群一百多人的寒水贵胄,再次加入了族群。

   对于这批人,****一直都给予相当的照顾。毕竟在他看来,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的族长子已经死亡,自己实在犯不着与这些争夺权力失败的人再计较。因此,无论是狩猎或日常工作,他都尽量安排他们最轻松的事务。只是,他并没有想到,狼终究是狼,哪怕再温顺,也无法改变那种天生就爱吃羊的习惯。

   密谋,在一干寒水旧贵胄之间展开。其目的,就是如何杀死或驱逐****。将之取代,而后在他们当中产生一名新的族长。用为首者老族长第五子大言不惭的话来说:“这本来就是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现在只不过是拿回我们应有的权力。”

   叛乱,就此开始。

   可以想象,这样一场完全由外来者操纵,并且没有多少人支持的反叛,其结果究竟会如何。****几乎没费多大力气,便轻松消除了叛乱造成的影响。而那一百多名为首者,除了当场被杀死的几人外,其余的,全都在****愤怒的命令下,被活活剥下人皮,制成风力发电机的蒙板。

   ****实在是没有想到,友爱、相信、帮助,这些听上去无比美妙的词语之下,竟然会隐藏着如此丑恶的行径。这也更加坚定了他不再相信任何人的决心。所以,尽管身体上的病变日趋严重,他也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也不会活命太久,却仍然拒绝让任何族人接近自己。他怀疑每一个人,怀疑所有人都存有杀掉自己取而代之的念头。就这样,尽管从能力方面来看,****仍不失为一名优秀的领导者,可是,他已经逐渐开始失去部分族人的支持。。。。。。

   “后面的事情,你们都已经知道了。” 看着天翔的眼睛,****感慨地说道:“说真的,这样的日子很难过,如果是你们任何一个人,处在我的位置上,恐怕。。。。。。”

   “我明白。。。。。。明白。。。。。。” 天翔叹了口气,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身体的残疾,本来应该是亲人的背叛和侮辱,长时间病痛的折磨。。。。。。我的兄弟啊。。。。。。”

   ****没有说话,满含着眼泪,将绷带包裹起来颤抖的双手,慢慢放进天翔手中。

   “不过,你也多少算是报仇了。”笑天安慰道:“最起码,所有的仇人都被你杀死。呵呵!只是,手段上,有些那个。。。。。。”

   “一方面固然是因为报仇,至于另外一方面,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回过头,淡然道:“那个时候,这些新造的风力发电机缺少结实的蒙板。用刚刚剥下来的新鲜人皮,经过必要处理后,它们会变得相当坚韧。你知道,尤其是女人,她们天生就有一层皮下脂肪,所以从柔韧度上来看,其实是最好的原料。”

   “一物两用,倒也不错。”战风笑了笑,将话题转到了另外一面:“对了,你们怎么会招惹上那么多的类人?还有,你那几台“天神的裁判”,究竟是从哪里弄到的?”

   (。。。昨天的骨头砍多了,一锅没煮下,又忘记放冰箱,结果几天全臭了。。。损失大啊!为了这个,大家砸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