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零六节 后悔

     “不错,再好好想想。”刘睿鼓励道。

   “。。。。。。你的意思是。。。。。。利益?利益的大小?” 天翔顿时恍然大悟。

   “没错,任何事情都由利益来决定。就好像你与寒水人之间的交换是一个道理。人类很聪明,类人也不是傻瓜,它们绝对不会轻而易举地放弃已经到手的东西。王匡之所以会带领部分族人出走,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已经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另外一方面,则可能是因为他自己想要在人类族群中引起新的内哄。因此,他需要工厂中生产的弹药。可以想见,有了这些东西,他会掀起一场什么样的风浪。。。。。。”

   “所以,他向我投降,绝对不是因为畏惧或害怕,而是因为他发现了与他目的完全相同的更大利益。因此,他才会不惜将手上所有的力量完全交出。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借我之手,达成他的利益。是这样吗?” 天翔兴奋地说着。刘睿则在一旁微笑着点了点头。

   “可是,王匡所需要的利益究竟是什么?”欧琴不解地插话道。

   “所有与我们接触过的类人,全都表现出对人类无比的憎恨与厌恶。掠夺女人,杀光男人为食,这是它们一贯的动作。我想,王匡的目的,应该也与这两方面脱不了关系。” 天翔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身边诸人,以一种不太确定的口气说道:“据守工厂是为了更多的杀人。难道说,王匡加入我们的目的,是为了杀光我们全族?”

   “应该不是。”刘睿皱眉接口道:“他被俘的时候,还不知道我们的族群有多少人。如果是那样的话,他肯定不会把族人交到你的手上。”

   “利益。。。。。。大小。。。。。。”欧琴在一旁喃喃自语着,忽然,她好像是抓住了什么似的,疑惑地看了看天翔:“他的父母被****所杀。。。。。。会不会。。。。。。”

   “****?你是说寒水族群?”刹那间,天翔只觉得大脑中豁然开朗。思考许久的问题终于出现了一个合乎情理逻辑的答案。只是,这样的结果实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没错,一定是这样。”来不及多做解释,天翔猛然从地上一跃而起。朝着其余诸人紧张地高声道:“方欲,笑天,快,召集你们的人。命令所有能够参加战斗的人全部集合。给那些新来的寒水人发放武器。通知女人和老人准备食物,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所有远途战斗准备。。。。。。”

   “头儿,怎么回事?”笑天有些不知所措地站起,茫然地问道。不单是他,所有与会者脸上,都纷纷表露出不解的表情。

   “快,照我说的做。简单来说就一句话。王匡的目的在于削弱寒水人的力量。他可能还有其它的同伙,想想看,当初类人进攻我们的时候,尚且有着上万的数量。对付寒水这样一个超过万人的大族,它们又会出动多少人?”

   “你,你的意思是。。。。。。类,类人,想要,想要攻击,寒水一族的营地?”笑天结结巴巴地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这样。我也不知道这样的判断究竟对不对,可是从目前的所有情况看来,除了寒水一族外,恐怕再也没有其它目标值得它们下如此大的功夫。我真是个傻瓜,居然连如此简单的阴谋都没有看穿。还傻乎乎的从****手里骗走了一千人。。。。。。别站在那里发楞,快去拿武器啊!”

   天翔的一连串命令在希望基地中引起了一阵慌乱。所有人都在各自的位置与武器仓库、食物冷库间飞快奔忙。尽管也有人对事情的真相究竟是否如天翔所说感到怀疑,可他们却丝毫没有表现出自己的惑色。毕竟,天翔是他们的族长,是具有无上威望的族长。

   至少,从这个年轻人的一贯表现来看,他都值得信任,值得尊敬。

   “来不及了。”望着忙碌的族人,天翔忽然有一种无力的感觉。从希望基地到工厂遗迹需要一个星期,从遗迹再到寒水营地又需要整整一个月。如果类人的行动足够迅速的话,它们很可能在自己刚刚离开时,就已经对寒水人发动了进攻。尽管那处营地位置险要,防御措施极其严密,而且还拥有那种神秘武器“天神的裁判”。可天翔一想到自己曾经面临过上万名类人进攻的时候,头皮就一阵发麻。单就地势而言,光荣基地远比寒水营地有利得多。但就在那样的情况下,仍然还是被类人冲到了家门口。换做是****营地的话。。。。。。后果,天翔实在不敢想象。

   “快,再快点。” 天翔只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他很清楚在大批敌人来袭时,多增加一个人,就能对防守力量增添多大的帮助。如果自己没有听信王匡那个狗杂种的话,如果自己不是利欲熏心,硬生生地从****手上换走一千名寒水人,如果当时自己能够头脑再清醒一点。。。。。。妈的,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族长的催促就是命令。尽管整个基地都在为此而奔忙,可出战准备不是一句话就能办到的事。尤其是在目前大批战士被抽调至工厂废墟防守的情况下,基地里能够派出的狩猎者数量实在有限。终于,无奈之下的天翔只能采取退而求其次的办法。

   “夏冬,把小青牵出来。给它装上护甲,带上足够的食物和弹药。。。。。。”

   “你要先走?”笑天惊讶道。

   “没有时间了,小青速度很快。我先赶到战风那里,带上部分族人支援寒水营地。你在后面整备好物资就立即出发。记住,准备尽可能充分一些。毕竟,现在是冬天。”

   “让我去吧!你是族长,得留在这里。”

   “不要和我争。” 天翔怒道:“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够驾驭小青。更何况,我自己犯下的错误,必须由我自己来承担过失。不要废话,快去准备。”

   从兽栏中牵出的小青如今再也不是当初那副幼生虫兽的模样。它已经成年,身高足有二十余米。相比其它虫兽,已经算是相当的强壮。这理所当然得归功于平日里充足的食物营养。

   一套用坚硬钢铁打造的甲片分成大大小小的散块,分别安装在其身体的各个部位。尤其是头、胸、腹等缺少角质装甲的部位,更是披上一层柔软的鳞甲。这些东西在战斗中往往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更何况,这点儿微末的重量对于庞大的虫兽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太大的负担。

   藤蔓编织的鞍座牢牢系在小青的背部。两边紧握的把手足以调节乘骑者的平衡。尽管天翔不是第一次骑上小青,可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还是让他不由得生出一种傲然之感。

   “记住,不要耽误时间,准备好物资后立即出发。通知秦广密切注意光荣基地周边的防御。如果我们失败了,他将是唯一的希望。”

   这番没头没脑的话让笑天很是不解,待要再问时,天翔已经拉起小青的头部的缰绳,在六条强劲有力虫腿的弹跳下,消失在了漫天飞舞的雪花之中。

   “快,再快点。”端坐在鞍位上的天翔不停地向跨下的小青发送着意识命令。其实这样的速度已经相当可观。久以未能出来溜达的虫兽显得相当兴奋,它根本不用奔跑,几乎全都以短途跳跃和低空飞行前进。那种风驰电掣般的速度,恐怕只有古代一种叫作“飞机”的东西才能媲美。

   天翔还是觉得太慢。他恨不得能够一下子飞到工厂遗迹。尽管他并不完全肯定自己的猜测究竟正确与否,但不可否认的是,寒水一族正在面临巨大的危险。那些不知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类人大军,很可能已经正在围攻****的营地。甚至。。。。。。已经攻陷。

   可能是感受到天翔内心的紧张,小青也在拼命加快自己的移动速度。尽管身上的防护装甲极其沉重,再加上携带大量弹药与补给品。却丝毫未能减缓虫兽强大的机动力。不过一天工夫,天翔就已经能够看到工厂遗迹里警戒哨塔的顶尖。

   小青跑得实在太快,快得连天翔自己都觉得惊讶。当然,它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当天翔刚刚从鞍座上跃下后,可怜的虫兽便喘着粗气,一头歪倒在地上,再也无力爬起。

   “快,弄点热水和吃的来。肉汤,还有没有肉汤?好好弄几锅来喂它。” 天翔一边高声招呼族人手忙脚乱照顾着小青,一边朝着迎面而来的战风大步奔去。

   年轻族长带来的消息使得战风相当吃惊。他从未想过事态的发展居然会如此紧急。虽然,所有的一切目前都还只是猜测。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这是真的。可是,从天翔急切的眼神中,他完全可以相信,自己的首领并不是胡说。

   “情况就是这样,我们必须帮助他们。”大口撕咬着熟肉的天翔,含糊不清地从鼻腔中艰难地挤出这句话。

   “我手里目前只有三百人。没有重型武器,能够携带的只有M5G43突击步枪、G180S狙击步枪、以及部分K50P轻机枪。手雷和麻醉罐倒是储存了不少,弹药存量也足够。只是,如果要进行大量物资运输的话,必须得分出一部分人随车队慢行。这样一来,恐怕。。。。。。”

   “我先带五十个人走。” 天翔仰脖灌下一口温热的开水,将堵塞在喉咙里的食物一股脑地冲了下去。长长舒了一口气后,郎声道:“你跟随大队带上必要的补给马上出发。不能再等了,我们已经丧失了太多的时间。”

   “五十个人?太少了!”战风摇了摇头:“就算你们抢先赶到,可是弹药和装备怎么办?个人背负物资太多,会影响行进速度。装备不够,又无法发挥正常战斗力,我怕。。。。。。”

   “不用担心,小青能带的东西很多。” 天翔抓起一块烤熟的块茎撕开,吸呵着热气边吃边说道:“我计算过,小规模战斗的补充弹药,它完全可以负担。后面的路程,我会让它尽量跑慢点,就算是这样,我们也应该比你们要更早抵达。”

   “好吧!我现在就去集合队伍。”说到这里,战风已经不再坚持自己的观点。既然天翔已经决定,自然有他的道理。自己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支持。

   半小时后,五十名全副武装的狩猎者,在一名中队长的带领下,朝着寒水族群的营地缓缓而去。至于天翔和小青,则在饱餐一顿后,隈依着温暖的火堆进入了梦乡。他们实在太累,再不休息的话,恐怕无法坚持后面的路程。更何况,先行队伍的脚步并不快,就算是以小青的正常移动速度,也能在一天后将之赶上。

   两周之后,先遣队距离寒水营地只剩下一半的路程。

   从昨天开始,天翔就要求每一名族人保持十二份的警惕。这样做并不是没有道理,如果寒水人遭到的类人群攻,那么这个时候势必会有源源不断集结而来的类人。尽管天翔一直很纳闷这些类人究竟来自何方,可不管怎么样,现在已经不再是探究其中原因的时候。只有首先保证自己的安全,才能谈得上对别人的支援。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三天,狩猎者们发现,所经过的路线,没有发现任何类人粪便或脚印之类的东西。或许,这边并不是它们的出现及主攻方向。

   天翔决定,自己先走,其余的族人随后跟来。他实在无法再等下去。他有一种预感,寒水一族正在面临极大的危险之中。

   两天后,天翔的思感终于探测到前方两千米处的异动。那种能量波动的感觉很熟悉——类人。大群兴奋、紧张、狂暴不已的类人。

   尽管不知道寒水人目前的情况究竟怎样,天翔还是从容地溜下鞍座,用虫肉混杂着块茎将小青喂饱。在周围数棵大树上留下警戒标志后,这才翻身上座。从鞍侧的枪套中摸出一挺K50P轻机枪后,这才轻轻拉起缰绳,小心地指挥跨下的虫兽,从侧面饶近肉眼尚不能看见的类人群。

   他不想让对方发现自己的正常路线。这样做,至少可以为后面的族人留下那么一点点安全保障。

   只是,在刚刚进入思感的有效探测距离时,天翔还是被自己所能“看到”的情景吓了一跳。

   面朝自己方向这片约莫有两公里长的地面上,密密麻麻站满了疯狂嚎叫的兽头类人。它们之间的距离是那么接近,以至于脚爪之间的缝隙都几乎被完全填满。远远望去,就好像是一片突然高出地面,完全由獠牙与毛皮构成的海洋。

   天翔相信,就算是自己随手扔出一块石头,也能准确无误地砸中某一头类人的脑袋。

   它们实在太多了。

   “这些王八蛋究竟从哪儿来?妈的!不是说它们必须吃掉自己的母亲才能存活吗?天!这样庞大的类人群,究竟要消耗多少女人?多少雌性类人啊?”

   天翔以为上次进攻光荣基地的类人大军,其数量已经够多。但是和如今死死围住寒水营地的类人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如果说上万名类人看起来简直多得可怕,那么眼前这至少数万只类人,完全可以让神经脆弱的人看了发疯。

   那一刻,天翔忽然觉得自己拼命带人前来支援根本就是个错误。仅以自己手下那千把人的部队,对于这些多得令人作呕的变异生物来说,简直就是大海中的一叶小舟。

   “两万。。。。。。两万二左右。”从放开思感探测到的类人密度,天翔在心中大概估摸出了一个不甚精确的数字。不过,这仅仅只是面朝他所在方向上的类人罢了。

   至于其它自己暂时无法看到的地域,还有多少类人?他们究竟是从哪儿来?总不至于,是忽然间从地上冒出来的吧?

   (订阅少,票少,老黑快要发疯,即将暴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