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零四节 香料

     “哦?你感应到他身上的基因合成分子了吗?”笑天问道。

   “没有!” 天翔摇了摇头:“我仔细搜索过他身上的所有可辨别信息。其中没有任何一处与我们相同的基因点。甚至就连我自己的大脑也这么认为。从表象上来看,他与“探路者”根本没有任何联系。”

   “那你为什么。。。。。。”笑天有些不解。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 天翔无奈地摊开双手:“从外表上看,他根本就不像一名正常的人类。甚至应该说,根本就不具备一个人类应有的基因。细胞分析与脑波检测,丝毫后无法辨别其真实身份。我甚至无法捕捉到他的正常思维缝隙。他的脑波很混乱,可意识却很清醒。那种感觉,相当古怪。可是,我的直觉却告诉我,他应该是一名探路者。”

   “直觉?”笑天愕然。

   “没错,就是直觉。” 天翔重重地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我仍旧认为,他应该是我们的同伴。。。。。。”

   对于天翔的话,杨笑天一向都深以为然。只不过,像今天这样没有任何依据,仅凭直觉判断行事的方式,他实在是难以苟同。

   “或许,明天你应该和我一起去见他。看看我的判断究竟有没有错。” 天翔慢慢咽下一口熟肉,漫不经心地问道:“你们带来的香料,应该还有十五包吧?”

   “嗯!除了昨天用掉的部分,还剩下十五包多一点。”

   “传我的话下去,再烤制比昨天多一倍的熟肉。” 天翔舔了舔嘴:“我要让更多的寒水族人,明天能够尝到这种他们从未吃过的烤肉。哼哼!到了那个时候,有些事情,恐怕就由不得他了。。。。。。”

   第二天一早,天翔带着五名身背沉重包袱的族人,连同笑天一起走进了寒水人的营地。

   比之昨天,他们受到了更加热烈的欢迎。几乎整个部族的寒水人都汇集到了营地门口,翘首望着七名满面笑容的狩猎者。眼巴巴地看着他们手中的每一个姿势和动作。。。。。。很快,六包连夜赶制好的熟肉被争抢一空。所有品尝到来自异族美食的人都匝巴着嘴,点头与大拇指翘起的动作,仿佛跟风一般,很快蔓延在所有的人群中。。。。。。

   相比外面的普通族人,寒水代族长等待客人的心情显然要更加急迫一些。当远远看到天翔的影子在路口出现时,他便已经急不可待地拉开房门,亲自迎了出来。这个动作显然令周围的寒水人大为诧异。因为他们惊奇地看见,代理族长的身上,明显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衣服,与往常那种厚实的包裹,实在反差太大。

   “你们都下去吧!我有事要单独与我们的朋友交谈。”飞快地屏退左右之后,“棕子”急促地向两位客人开口道:“说吧!你们究竟想要什么,才能持续向我提供那种香料?”

   “族长大人说笑了。” 天翔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顾左右而言它道:“怎么样,那东西还好用吗?”

   “别跟我饶弯子。”代理族长焦躁地挥了挥手:“说出你的条件。快!”

   “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呵呵!这是否不太礼貌呢?” 天翔微笑着,将问话顶了回去。

   “****,叫我****就行。”说话者不由得提高了声音:“快点,告诉我,你究竟想要什么?”

   天翔与笑天对视一眼,拎过一直放在门口的背包,不紧不慢地说道:“既然你一再强调想要与我们交换,那么,两千名族人,这个条件怎么样?”

   “你说什么?”****显然并没有搞懂对方的意思。

   “意思很简单。” 天翔拉开背包,从中拈起一点香气四溢的胡桂皮。轻松地说道:“除了昨天的无偿赠送之外,如果你还想获得更多的礼物,那么就必须得用你的族人来交换。我的价码并不高,两千名狩猎者,交换五包这种香料。呵呵!您意下如何呢?”

   “这不可能。”****想也没想就直接把答案脱口而出。盯视两人的眼光中也猛然闪现出一丝杀意。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天翔丝毫没有动怒,只是涎着脸说道:“所有的东西都能用来交换。食物、身体、生命。。。。。。只要对方接受,就能换取你所需要的东西。我所提供的物资您应该相当喜欢。看得出,您今天的打扮比起昨天就要清爽得多。呵呵!千万不要告诉我,这是您勤加沐浴的结果哦!”

   天翔的话声音并不大。可是看得出,却非常能令对方动心。而且,****的眼睛,从一开始,就丝毫也没有离开过装满香料的包裹。。。。。。

   “两千。。。。。。这个数字实在太大。”反复思量许久后,****终于好像下定决心似的。透过包裹自己面部的布条,以一种极其坚决的口吻说道:“两百,就这么多。”

   “那不可能。” 天翔也微笑着摇了摇头:“或许,你觉得我们之间的交换实在令你无法接受。那么,我也准备了另外一个交易计划。您想听听吗?”

   “当然。”

   “我的计划就是。。。。。。拒绝交换。”猛然间,天翔沉下脸:“既然我所开出的条件你无法接受,那么,我只能以这样的方式终止我们之间的友谊。从今往后,将不会再有一个龙族人出现在你的面前。就这样。”

   说着,他拍了拍笑天的肩膀就要向外走。

   “站住,你们以为能够像昨天一样幸运,再次走出这个房间吗?”****的语气极其冰冷。

   “为什么不呢?” 天翔头也不回地答道:“你有什么资格来威胁我?虽然你自己对外声称是“探路者”,可实际上呢?你不过只是一堆浑身散发着恶心臭味的烂肉罢了。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说真的,要不是看在大家都是同类的份上,我才懒得帮你。我大可以等着你被人发现原来的真实面目,然后在出来充当调解者主持公道。哼哼!如果你喜欢,我完全出去告诉你的族人,现在的代理族长,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你,你是谁?你到底是谁?”索的眼中的瞳孔猛然紧缩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其手边已经多了一支铮亮的P98F手枪。

   “我是“探路者”,他也一样。” 天翔指了指身边的笑天:“从一开始,我就告诉过你,我们是朋友,不是敌人。”

   “朋友。。。。。。朋友。。。。。。”****喃喃地在口中反复念叨着这个简单的名词。颓然地瘫坐在地上,无力地叹道:“原来。。。。。。你们真是我的同类。。。。。。”

   “如果你有难处,大可以说出来。我们一定会帮助你。” 天翔不失时机地走到他的面前,伸出一支手,好言抚慰道。却不想,却被****猛然间抬起手枪,正指眉心。

   “帮助?哼哼!我不会相信你。”

   “好吧!你可以不相信我。” 天翔轻笑着,小心翼翼地朝着一旁的笑天使了个眼色:“那么,对于我们之间的交换,你,还有更好的建议吗?”

   “不用在我面前搞这种小动作。”****忽然从地上站起,从腰间摸出另外一把手枪指向笑天,轻蔑地说道:“我知道你们之间可以依靠心灵感应进行交流。不过你好像说对了一点,我也曾经是一名探路者。”

   天翔闻言不禁微微皱了皱眉,随即释然道:“你,大概搞错了,我的目的,仅仅只是想要与你进行公平合理的交换而已。至于别的。。。。。。”

   “一千人,就这么多。同意就把东西马上运来。不同意就拉倒。我没有耐性和你玩这种无聊的游戏。”****神经质般地狂呼了一阵后,颇为古怪地给出了新的条件。

   “没有问题,我们接受您的建议。” 天翔微笑着,将面前的背包朝着对手方向推了推:“那么,你所答应的族人,什么时候可以交到我的手上呢?”

   “你的货物什么时候运来?我就什么时候把人送出。”****傲然地抬起头:“我说的话,一诺九鼎。”

   两小时后,再次返回的天翔,连同满满五包香料一起,重新出现在****的面前。

   “我的承诺已经兑现。现在,轮到你了。”看着搂抱着香料,激动得有些快要失控的****,天翔大度地将身上最后半包香料也扔了过去:“至于这点儿,就算是白送给你的礼物。”

   “放心,我不会食言。”****贪婪地从背包中抓出一把香料,用手掌捧起,反复在身上揉搓,带着一种陶醉般的口气道:“我已经吩咐下去,你要的人,很快就会在外面集合。”

   他说的没错,数分钟后,一名精壮的寒水人,带着无比恭谦的表情, 从房间里请出天翔等人。一直带到了房屋外面的小广场上。

   这里,已经聚集了一整片黑压压的狩猎者。他们,将作为交换品,成为天翔新的手下。

   望着眼前的人群,天翔忽然间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悲伤与无奈。透过门缝间的空隙。他清楚地看见****正完全沉浸在香料的气息之中。无奈摇头的他,只能悄悄放出一道意识思维,缓缓进入了对方的大脑中。

   “如果你还需要别的什么帮助,请相信,我们仍旧是朋友。。。。。。”

   一千人的队伍,繁杂,密集。尤其是以单行顺序前进时,首尾之间的长度就更加让人看了会产生一种莫名的畏惧。因为,一千,这本身就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数字。

   应该承认,****很讲信用。用于交换的一千人当中,男女各占一半。而且,没有一个老人或孩子。

   “头儿,你到底想干什么?这与我们当初制订的计划根本不符啊!”不知什么时候,在队尾负责检视人群的笑天,悄悄溜到了天翔身边。

   “说真的,我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天翔摇头苦笑道:“说到底,都是当初我过于相信了那个王匡的话。。。。。。”

   “哦?”笑天有些不解:“他的话,有什么不对吗?”

   “不是有些不对,而是完全错误。” 说到这里,天翔脸上不由得涌上一层冷色:“本来我以为,这个可怜虫是一个被篡夺了家族权力的倒霉鬼。可是直到我走进寒水营地的那一刻起,我才发现,这件事情,从一开始我就错了。”

   笑天没有说,他在等待和天翔的下文。

   “你觉得,****应该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天翔并没有直接给他想要的答案。

   “怎么说呢。。。。。。”笑天挠了挠脑袋:“他给我的感觉,很有魄力,很有才干。。。。。。也很可怜。总之,那种感觉,十分古怪。”

   “有多古怪?” 天翔追问道。

   “我觉得,他似乎应该是一个很绝望的人。可是,看他统管族人的模样,似乎又有相当的威严。而且,我也私下问过那些被我们交换过来的寒水人。他们对****的印象也并不坏,只是有些畏惧他而已。反而倒是原来的族长,他们提起便觉得无比的愤怒与憎恨。”

   “问题就在这里。” 天翔点了点头:“我能够感受到,那些寒水人对****明显有着一种尊敬与惧怕。作为一个族群首领,能够给族人这样的感觉完全正常。当然,我也曾安排手下从侧面询问过寒水的族人。很奇怪,王匡所说关于虐杀前任族长亲眷的一切都是事实。然而,他们却对此毫无怨言,甚至认为****杀得好。”

   “这么说,事实并不像王匡所说的一样。寒水一族其实是站在****的一边?”笑天有些奇怪。

   “王匡肯定是在撒谎。” 天翔轻轻点了点头:“不过,这并不重要。我所关心的,不过是寒水族人的最终归属问题。你想想看,如果****与王匡两个人其中死了一个,那么,剩下的寒水族人,会拥戴活下来的那个人做族长吗?”

   “你的意思是。。。。。。”说到这里,笑天总算多少有点明白天翔的意思。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恩怨利益,我并不想管,也不想知道得很清楚。” 天翔缓慢而清楚地说道:“我所需要的,不过是一个能够随时打压并从中获取利益的寒水部族而已。我需要的,仅仅只是一个能够服众,并且能够与我们结为同盟,同时没有什么主见,能够任我摆布的寒水族长而已。如果能够做到这两点,那么,寒水一族与龙族,又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呢?”

   “头儿。。。。。。你实在。。。。。。真够阴险的。。。。。。。”笑天憋了半天,终于叹服着,蹦出一句不知究竟是称赞还是贬斥的话。不过,就其内心而言,对于天翔的做法,其实相当认同。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想要活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强大。一个强大的族群,其实就代表着生存与发展。

   “王匡其实是个根本没有大脑的笨蛋。” 天翔轻描淡写地笑了笑:“如果他够聪明,就应该懂得力量应该抓在自己手上这个道理。我相信,占据工厂遗迹根本不是****的主意。很可能是他自己从什么地方得知,那里可以生产弹药之后,这才带领一批不名究里的族人而为。也是我的运气好,能够在第一次攻击中,就能俘虏这个愚蠢的家伙。哼哼,等着瞧吧!我会让他重新登上族长的宝座。当然,前提必须是剩下的寒水族人能够承认他的地位。。。。。。哈哈哈哈。。。。。。”

   笑天赞同地点了点头。只是,很快,他又想到另外一个一直弄不明白的问题。

   “头儿,你怎么知道,****极其需要香料?”

   “很简单。” 天翔莞尔道:“你忘记了吗?王匡曾经说过,****的身上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恶臭。为了掩盖这种臭味儿,****不惜在身上包裹大量的衣服,以达到除臭的目的。因此,尽管弄到一种驱臭的物品,肯定是他长久以来的最大愿望。只是,我没有想到,他的渴望居然会如此强烈。。。。。。当然,对于****和王匡,我也有几个问题一直很想不通。”

   “哦?是什么?”

   “****身上的臭味,究竟是怎么来的?还有,他给我的那种明显属于“探路者”之间的熟悉感觉,又是怎么一回事?”

   (又要开战了。。。老黑这几天满脑子都是枪啊炮啊什么的,头大。。。感谢独自逍遥、す惑星痕す、你妈了个逼呀几位书友的评论,顺便说一句,“你妈了个逼呀”名字实在太难听了。呵呵!玩笑玩笑!砸票砸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