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零一节 引诱

     广告:凌空子作品《惟剑为极》,据说很低级,很下流,很黄色。。。可以看看

   “这么多?” 天翔闻言一惊:“这怎么可能?你们的族群,是从哪儿来的?你们原来的聚集地,又在哪里?”

   当中的男子正待开口,不料左边的伤者却提前抢道:“他说谎,他在骗你。我们的族群至少也有上万人。”

   天翔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对方:“那么,你们谁能告诉我,寒水一族的聚集地,究竟在哪儿?或者说,你们到底来自什么地方。”

   “北方。”当中的男子慌张地看了看身边的同伴,飞快地抢道:“我们来自距离这里很远的北方。具体的地名,我也不清楚。”

   “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会跑这么远来到这里?” 天翔阴郁着脸,抛出了自己最想弄清楚的问题。意外的是,听到这里,此前开口的两人,不约而同地扭过头,一起看向了右边一直沉默的狩猎者。

   “他是你们的头领?” 天翔奇道。

   “不,他。。。。。。他。。。。。”当中的男子似乎很开口,一直犹豫了半天,这才嗫嚅着小声说道:“他。。。。。。他是,族长的第八个儿子。”

   “原来如此。” 天翔在心底暗喜一声,将身子转了过来,盯着他的脸,饶有兴趣地问道:“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没有开口。只是仇视般地瞪了天翔一眼。不过,其中却还有那么一丝显而易见的恐怖与畏惧。

   “不肯说是吗?” 天翔眯起眼睛,冷笑数声:“你很健壮,如果用你的手来煮汤,相信滋味儿一定很不错。你的大腿很有弹性,咬上去相信也有不错的口感。哼!哼!哼!不瞒你说,直到现在,我们的晚餐也都还没有着落。刚才我的话你也听见了,对于说真话的人,我都会把他当朋友看待。让朋友饿肚子,总不是一种礼貌的行为。哈哈哈!没办法,所有人中,就只有你不开口。我只能认为你是在拒绝我的建议。或者,你是天生的哑巴。可不管怎么样,如果你再保持这种态度的话,我只能用你的肉来填饱我的肚子。”

   说着,天翔吞下手边最后一块熟肉。拿起明晃晃的匕首,信步走到木桩前。照着被绑者的手臂高高举起。就在锋利的匕尖即将落下的瞬间,一阵仿佛受伤虫兽濒死前发出的嘶哑哀求从其口中冒出。

   “别!别这样,求您了!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哼哼!这就对了嘛!” 天翔微笑着收起匕首,反步踱到被绑者跟前,以极富磁力的声音问道:“告诉我,你叫什么?”

   “王,王匡。”

   “唔!很不错的名字。那么王匡,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父亲的寒水部族,究竟有多少人?”

   “一万。。。。。。一万二千人左右。。。。。。”

   “很好!” 天翔满意地拍了拍手,招呼过旁边的一名族人,指着中间的狩猎者,冷笑道:“把他拖出去,砍下一只手。”

   “不,不要。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当中的男子闻言惊恐地叫道:“是我先回答了你的问题。你不能这样做。不能,求您了。”

   “我不喜欢说慌的人。也不需要没用的假消息。因此,你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当然,我言出必行。只要你能够继续回答后面的问题,那你也一样不用死。” 说着,天翔冷酷地朝族人挥了挥手。

   不多时,一只鲜血淋漓的手臂,与它奄奄一息的主人一起,再次被拖到了天翔面前。

   “不用担心,只要你的答案能够让我满意,这种事情怎么也轮不到你。”年轻地族长笑了笑,继而朝着叫做王匡的男子发问:“那么,现在你能否告诉我,你们为什么不惜长途跋涉,千里迢迢来到这里,究竟是为什么?”

   “我。。。。。。我们。。。。。。”嗫嚅了半天,王匡还是没能说出一句话。看得出,尚在冒着热气的断臂对他的震撼极大。

   “不想说?还是不能说?” 天翔脸上,仍然挂着那种令人猜不透的恐怖微笑。

   “不。。。。。。不能说。。。。。。我的,父亲。。。。。。不。。。。。。”王匡的声音在渐渐低落。

   “他不让你说,是这样吗?” 天翔的语气瞬间变得凌厉起来:“哈哈哈!他不让你说,说了,他会杀你?”

   “是。。。。。。是的。”

   “可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不说,我也一样要杀你。而且比死在你父亲手里更惨。说出来,我还可以把你看做自己人,毕竟我是一族之长,能够与你父亲对抗。嘿嘿嘿!我想,如果你父亲死了,那么,下一任族长,是否会由你来担任呢?”

   听到这话,王匡猛地抬起了头,颇有几份期待般的紧张问道:“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天翔懒洋洋地伸了胳膊,很随意地说道:“如果一个族长无法尽到自己的责任,那么,就应该把位置让出来给别人。尤其是自己的儿子,就更应该重点培养。。。。。。”

   “你。。。。。。你究竟想说什么?”王匡的神色颇有些迷惑。

   “很简单,我想帮助你当上寒水的族长。”天翔淡然道。

   “。。。。。。你,你真的肯这么做?”

   “为什么不呢?”天翔的脸上满是诚恳:“你也看到了,这场纠纷使得我们两族之间死了不少人。我不实在希望看到这样的流血结果。如果你是寒水的族长,我想,你应该能够制止我们之间的战争。不是吗?”

   王匡使劲儿地点了点头。放光的眼睛也似乎看到了一线曙光。

   “有头没脑的白痴!” 天翔在心底暗骂一句,脸上再次洋溢出诱人的微笑:“当然,能够多一个族长朋友,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件乐事。”

   “如果你真能答应帮我获得族长之位。我就把你想知道的所有全都说出来。”王匡紧盯着天翔,用颤抖的语调说道:“你,你肯定没有骗我?”

   “肯定。我需要的是朋友,不是敌人。”

   “那,那你发誓。”

   “好,我发誓。”

   这样的一问一答进行了许久。直到天翔就快有些忍受不了,想要发作之时,王匡终于停止了他那近乎没完的保证要求。以一种异样的兴奋语气说道:“其实,那不是一个普通的古代废墟。它的下面,是一个储藏众多机械的秘密所在。。。。。。。”

   “等一下。” 天翔颇有些不解的打断了王匡的说话:“就算是这样,古代机械的运转也需要大量能源供应。你们上哪儿去弄这些东西?”

   “我们当然有能源,充足的能源。”说到这里,王匡的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丝得意之色:“我们弄到了一台风力发电机。”

   天翔微微有些动容。王匡的话,对他实在具有太大的诱惑力。一台能够大量产出能源的风力发电机,这意味着自己将获得足以开启二号基地的能源。意味着自己可以利用众多古代机械生产出更多的东西。天!这个自称寒水一族的狩猎群,究竟是从哪里搞到这种可怕物品的啊?

   “这个古代工厂遗迹,实际上是一个被废弃的小型军工厂。”王匡丝毫没有发觉天翔脸上的异色,仍然继续道:“那些被我们从地下取出的古代机械,很多都已经生锈。但只要经过简单的修复,再加上发电机供应的能源,还有从这附近获取的充足原料。就能生产枪械发射的子弹。我不知道你们究竟是从哪里找到这么多的枪枝,可如果被。。。。。。”

   “原料?这附近有什么原料?” 天翔再次紧张地打断了对方的话。因为这些所知的内容,对于他来说根本前所未闻。实在令人震撼。

   “你不知道?”王匡有些奇怪:“这里的南面过去不远,有一片硝石产地。这是制造火药的。。。。。。”

   “你们从哪儿知道这些事情的?” 天翔的脸色重新变的阴沉。“告诉我,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是。。。是一个陌生人,是一个陌生人指引我们找到这里。”王匡被天翔的模样所惊吓,结结巴巴地说道:“是,是他告诉并教授了我们所有的知识。按照他的说法,只要占领并获得了这个古代遗迹,就能生产枪械和弹药,还有。。。。。。”

   王匡后面还说了些什么,天翔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如果说,突然出现一个能够制造弹药的古代工厂遗迹,能够使得他不惜一切代价将之变为己有的话。那么,俘虏王匡所说的话,就足以把他从这种获取意外资源的兴奋与喜悦之中一把拉出,再次抛回到无边的迷茫与未知中去。而且,其间那种一直笼罩在漫天迷雾中最深沉的恐惧,也好象一块拼尽全力,也无法挪动半分的巨石一般,死死地压在他的心底。

  

   身为一名生活在黑暗世界中的人,赵天翔很清楚“狩猎者”这三个简单文字其中的含意。从灭世之战中幸存下来的人类虽说数量很少,可是据“智龙二号”的资料显示,总也还有那么几十万人。经过六百多年的繁衍,人类一直都在不停地面临着其它变异生物的猎杀,自己也被迫以这样的对手为食。种族的整体数量尽管增长比较缓慢,可是就以天翔自己目前所在的西安城市废墟来看,生活在其中的狩猎者,多少也应该在数千名以上。作为一种拥有高度思维智慧的生物,只要一直保持这样的发展态势,再加上古代人类毁灭前安排下的众多“探路者”。天翔相信,总有一天,汇集成群的人类,必然会在满是钢筋混凝土的废墟之上,重新建立起属于自己新的文明。

   然而,这样的事情,似乎仅仅只是针对过去几百年间某一段时间而言。

   自从开始收编其它零散狩猎者,以及与秦广的部族遭遇之后,天翔就发现,自己过去似乎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一直以来,他都认为,类人是一种早在很久以前就存在的恐怖生物。它们猎杀人类,以人类为食。而且还会通过与人类妇女交配的方式,获得可以充作幼类人出生后食物的完全存在体,用这样的办法使自己的种群繁衍扩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类人根本就是人类的死敌。

   这样的想法曾经支配了天翔很长的时间。尤其是从光荣基地中发现的古代文件与秦广等人的补充叙述,更使得他对此坚信不移。

   大战之后到现在,至少也过了六百多年。尽管类人的繁衍形式古怪且残忍,但不管怎么样,这样漫长的时间,足以使它们从一个数量稀少的小团体,发展成为一个极其庞大的种族。缺少武器的人类,根本不可能是强悍凶残类人的对手。虽然类人天性嗜血好杀,可六百年的漫长岁月中,肯定会有一些从其口爪下幸存的活人。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在自己所遭遇到的其它狩猎族群,根本没有任何发现或知道类人存在的信息?甚至就连秦广的部族,也仅仅只是找到一具腐烂的类人尸体?

   可是,俘虏王匡的话,却好像从另外一方面,明白无误地告诉他:在考虑众多类人因素的时候,他显然忘记了一点非常容易被忽略,可是却又极其关键性的东西。

   时间。

   如果类人存在的时间真的是从大战之后算起。那么,能够从它们口中幸存下来的人类,又还能够有多少?天翔很难相信,几乎完全依靠钢筋投枪与石块做武器的人类,能够抵抗住成群结队类人的攻击。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如今还能活下来的人类,恐怕数量早就少得可怜。而类人也不得不改变它们的血腥食谱,换而以猎食其它生物渡日。譬如:虫子。

   因此,类人的出现,在时间上肯定有一个不为人知,但是却实际存在的断层。

   换句话说,类人的发源来自六百年前。可不知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它们好像是在地地隐忍度过了数百年后,这才瞬间出现在黑暗世界中,重新与人类开始争夺自己的生存空间。

   如果换在从前,天翔一定会认为这是一个相当无聊且可笑的猜想。然而从俘虏王匡口中道出的东西,却使他听了不由得全身感到一阵莫名的寒栗。

   一个能够通晓知识并将之传授的神秘人。能够以最简单方法制造子弹这种古代高科技物品的人。一个能够应用风力并将之转化为能量的人。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那一刻,天翔脑海中忽然出现了许许多多原本莫名其妙的东西与事件。自己似乎是被某种力量指引到图书馆,发现地图,找到二号基地——遭遇黄曼云的女族,得知有一个向她们提供地图的神秘人——类人的第一次出现——发现并占领光荣基地——冷库中古怪的冻尸——夜间从坟墓中自己爬出的死人——类人的大规模进攻——直到现在异族中出现拥有知识的神秘人。所有的这一切,似乎就好像是一个被链条串成的怪圈。所有的事件都是上面的组成部分。它们之间,似乎有着某种古怪的联系,又好像截然不同,根本就是被人硬生生地拉在一起,看上去扑朔迷离,却又在像自己预示、诉说着什么。。。。。。

   “你所说的那个陌生人,是什么模样?”短暂的思索过后,天翔猛然想起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只间他拉开自己的衣服,露出两侧肌肉强壮的肩膀:“他的这两边,有没有一个巨大的圆形伤疤?”

   王匡有些不解地看了看他,摇了摇头道:“没有。”

   “你确定?”天翔有些不死心。

   “我肯定。”王匡重重地点了点头:“说真的,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曾经对这个人的身份产生过怀疑。毕竟,他行事的方法与打扮实在太古怪。古怪得有些让人受不了。不过,你所说的那些,在他身上并不存在。因为,我有一次曾经亲眼看到过他脱下衣服,肩膀两侧并没有你所说的那些伤疤。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天翔追问道。

   “只是。。。。。他的身上很臭,有一股相当浓重的腥臭味儿。。。。。。”

   (新的一周到了,乡亲们,砸票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