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一百节 徉攻

     网络江湖,风起云涌

  黑客杀戮,兵不血刃————《网络特级追杀令》

   如果仅仅只是一个无用的工厂遗迹,天翔可能还不会引起太多的关注。毕竟,古人遗留下来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实在是太多。可问题是,据发现它的族人报告,在遗迹的周围,他们还发现了另外一些狩猎者。而且,他们对于这些想要靠近工厂的外族人,表现出一种异乎寻常的敌意。似乎,他们并不想让外人接近那里。并且,还想捕获并杀死这些看上去好像是落单的族人。

   天翔一刻也没有耽误。在收到电报的当天,他便急匆匆地带领两个中队的狩猎者,连同大量武器弹药从光荣基地出发。一起赶往战风留守的希望基地。

   族长的回归,照例会引起族人的欢迎。只是,在这种充满喜悦气氛的欢迎刚刚结束之后,从战风口中道的坏消息,接二连三地使得天翔本来就不甚好的心情更加阴郁。

   “看样子,对方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外来族群。我派人计算过,他们的人数,至少也在一千以上。”这是从战风口中获得的第一个坏消息。

   “他们的武器装备极其精良。小型弓弩的使用率几乎达到三分之二以上,还有一些利用大型器械发射的远程投枪。虽然命中精度没有我们这么高,不过,却也足以造成一定的威胁。更加严重的是,他们当中的部分人员,甚至拥有和我们一样的古代枪械。看上去,子弹的数量也比较充足。”

   这个消息听上去更糟,不过却还不是最糟的。

   “我从远处仔细观察过那处工厂遗迹。发现对方的守卫森严,根本没有任何潜入的可能。他们在外围就布置了大量警戒,有好几个被发现的族人,当场就被他们直接枪杀。甚至就连我派出的一名谈判者也被他们砍下了脑袋。看样子,他们似乎并不想与任何人接触,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的目的。不过我敢肯定,他们一定是在那处废墟里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他们在废墟里又是为什么?所有的一切天翔都想尽快知道。可是,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能够说明这些问题的情报与资料。因此,在听完战风和笑天简单的介绍后,他马上做出决定:带上两个中队,第二天就出发。他要亲自去看看,这些外来的狩猎者,究竟想要干什么。

   工厂废墟距离基地很远,足有一个星期左右的路程。小心的天翔在距离目的地还有三天路程的时候,便分出了一个中队,利用一处地形险要的大楼废墟为依托,建立了一个小型防御阵地。在布置完所有要交代的事项后,这才带着剩下的人,朝着目标方向再次进发。

   这个废墟天翔并不陌生。没有当上族长的时候,他就曾经带着妹妹在这一带流浪过。在他的记忆中,这里似乎是一个摆满了布满灰尘与污垢的地方。几间满是窟窿和破洞的残烂建筑中,到处都散落着各种叫不上名字的古代机械。油污、铁锈、尘埃堆,是这里最多的东西。似乎就连虫子也很讨厌这里的气氛,它们宁愿在外面的泥土里打洞,也不愿意到里面来避雨。除了这一点之外,这里和其它古代废墟一样,丝毫没有任何区别。

   可就是这么一间破烂普通的古代工厂,居然会成为一群具有强势狩猎者的聚集地。天翔放开思感探测过,连同最外围的警戒者算上的话,整个废墟从里到外,总共有着一千两百名左右的异族狩猎者。而且从他们的防御设施布置来看,似乎只是想要占据把守这里,根本不准许其他人靠近。

   “他们究竟想干什么?难道,他们想要把这里当作新的营地?还是在这里发现了什么别的东西?”天翔斜躺在距离废墟大约千米处的一个土丘后面,百思不得其解。这里的位置不错,既能清楚全面观察到废墟的表面动静,又能恰巧遮挡住对方警戒哨兵的正常视线。因此,天翔在离这里不远处布置好族人的攻击阵位后,便带着夏冬、方欲两人,借助植物的伪装,悄然潜伏在这里。

   “战风说的没错,对方的守卫的确很严。无论从哪一个方向,根本无法突入。”天翔一边感应着对方人员的所在位置,一边想道:“这样的攻击配备十分巧妙。只要有一个点被攻击,周围至少有三个火力点就能同时提供支援。看来,对方的领头人如果不是个经验老到的家伙,就是和我一样,同样精通古代战术。”

   可是,这样的狩猎者,真的存在吗?天翔自己也没有把握,毕竟,知道现在为止,他所遇到能够领会古代知识并加以运用的人,不过只有战风、秦广等区区数个。虽说知识可以通过言传身教来进行学习。却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领会的东西。

   “不管对方是谁,至少我得知道,我究竟是在和一个什么样的人打交道。”天翔打定主意后,便轻轻朝身边两人挥了挥手,慢慢地向来时的路线缩身退去。

   他没有耽误太多的时间,半小时后,一个十人小队紧跟着天翔,猫着腰,小心翼翼地在地形与植物的遮掩下,悄悄地潜入到距离废墟约有千米左右的地方。这个距离很安全,小型单人弓弩无法对他们造成伤害。而大型投射装置的精准程度也无法只攻击到某一个人。除了古人制造的那些威力巨大的枪械外,天翔实在是不知道,究竟还有什么武器能够在如此距离对自己造成伤害。

   幸运的是,在目前自己所对的这一角度上,对方没有一个人拥有古代步枪之类的东西。

   “小心点,注意,别都给我打死了。我要的是活口。”向身边的族人再三叮嘱后,年轻的族长这才将眼睛凑到了手边G180S的高倍瞄准镜头前。在这样的距离使用狙击步枪射击,轻而易举地就能击爆对方的脑袋。可是这没用。如果不能清楚地知道对方呆在这里究竟是有什么阴谋,那么就算是把所有的人全都杀光,也没有任何用处。更何况,如果可能的话,为族群增加一批强壮的奴隶,也是一件非常不错的好事。

   因此,现在只需要一个俘虏。一个能够开口说话,并且熟知其中所有内情的俘虏。

   “瞄准目标,自由开火。”话音刚落,天翔便轻轻扣下了手中的扳机。一颗7。92毫米狙击子弹在猛烈的撞击下,瞬间从充满压力的弹壳中脱出。被巨大的气压在密封且光滑的枪管中以极高的速度推行,径直飞出了枪口。爆炸带来的火焰也随之无法遏制般地一同喷射出来。在子弹的后方形成一道惨红的焰尾。好像是在嚣张地向所有人宣告:“死亡,已经来临。”

   不过,它似乎弄错了一点。高速飞出的子弹目标并不是一击致命的头部。而是足以让对方丧失所有行动能力且暂时性瘫痪的大腿根部。那里,是全身较为柔弱的部分,也是上下肢间血管与神经的交汇点。一旦遭受重创,伤者将会在短时间内因流血过多而造成休克。也可能因为无法忍受剧烈神经疼痛造成昏阙。

   无论是哪一种,都是目前天翔所需要的。

   子弹准确地命中了目标。那是一个手持弩弓的狩猎者。看上去,似乎正在做例行的巡逻。意外飞来的子弹钻进其左腿上部分,猛然炸裂开来。碎骨、烂肉、脏血,拥挤在一起,瞬间从拳头大小的破口中飞出,杂乱地散落了一地。。。。。。

   枪声、惨叫、哀嚎,所有的一切都在提示着其他防御者:敌袭。

   不用天翔发令,十枚子弹紧接着几乎同时飞离了枪口。朝着已经锁定的目标恶狠狠地撞去。而它们的主人似乎也根本失去了应有的耐心,尚不及等待看到它们取得自己的血腥成果,便急不可待地向枪膛中压入了第二颗子弹。

   天翔的枪口再次抬起。不过,这一次他所指向的目标,却是一处废墟间用两块巨大水泥块交替搭成的狭窄空间。看上去,除了一片眼力无法视及的空洞之外,里面再也没有任何的内容。

   眼睛无法看到的地方,思感却能连最微小的细砂也能辨清。尽管从外观上看不出任何异样,但是天翔知道,那里躲着一个人,一个手持弩弓的狩猎者。正紧张而恐慌地注视着外界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着向至今未见的敌人发起最致命的偷袭。

   “呯——”一声狙击步枪特有的闷响,在瞄准镜中带出一片黑红色的血花。一阵重物滚落地发出的杂乱声响过后,隐蔽的偷袭者,带着眉宇间清楚入目的枪洞,歪斜着身体,缓缓从洞中倾倒在了冰冷的地上。

   “第一目的已经达成。压制攻击,给夏东他们制造机会。”说话间,天翔已经连续射出了两发子弹。此前的攻击已经造成了足够的伤者。现在的任务,就是在对方后备力量尚未完全集结之时,用猛烈准确的火力,将其压制住。为上去抢人的夏冬小队提供支援。只有把受伤的活人弄回来,这才能算是整个行动顺利完结。

   狙击步枪的弹药发射速度很慢。尽管十发弹仓能够连续射击,但最初的设计者为了保证其精准,已经决定了这种武器只能单发的特性。因此,尽管每一颗子弹都能造成对方的死亡。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种局部地域的死亡优势,很快便被对方大量涌来的支援人手所抵消。

   这个时候,夏冬的小队已经推进到距离最近的伤者只有百米的地方。数枚陶制麻醉罐随之飞出。在湿润的空气中,起起一阵辛辣的刺鼻感。

   天翔已经打空了两个弹匣。身边的族人狙击手也发射出了差不多同样数量的子弹。数百名对方的狩猎者因此横死。头部被洞穿的尸体铺满了工厂废墟外的残墙。尽管距离遥远,可袭击者们仍旧能够清楚地听见,对面阵地上传来的阵阵愤怒与悲伤的咆哮。其间还含有一种无奈至极的伤痛。因为,直到现在为止,对方还是没能搞清楚,究竟是谁,在哪儿发动了攻击。他们只知道,敌人在这个方向。自己只要一露头,马上就会被一颗可怕的子弹所洞穿。

   “告诉方欲,让他的人分散攻击。五分钟后开始撤离。”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计数器,天翔朝身边一名族人发布着后续的命令。因为,这个时候,夏冬等人已经冲到了指定地域。连拉带抓从地上拖起五个昏迷的伤者便往回跑。距离他们仅有数百米之遥的防御者对此根本没有办法。他们已经被那种头部打得粉碎的恐怖死法吓慌。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明知有一柄足以砸碎最坚硬岩石的大锤即将落下,可仍旧还要把自己的脑袋送进锤底一样。

   “好极了,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天翔暗赞一声,抬手照准对面仅有一半脑门露出的地方就是一枪。满意地看见一片随之飞起的红白碎末后,这才转身朝着身边的族人挥了挥手:“撤!”

   二百六十八个,这是十余分钟内取得的所有战果。除了其中有很少一部分是方欲小队掩护攻击的成果外,几乎所有的目标都被天翔小队囊括。这固然是因为武器装备上的巨大差异,更多的,还是对方心理素质不及袭击者,盲目攻击等原因。这才使得天翔的计划在没有任何伤亡的情况下得以顺利实施。

   临时营地就设在距离攻击地点不远处的反方向。这是一处隐没在黑暗中的废墟。只要不生火,外人很难发现其中的究竟。事实上,从一开始,天翔就严令所有族人只能以身边携带的熟肉充饥。这种时候,只能使用这样的应急措施。

   “夏冬、方欲,你们各带一名俘虏,分开讯问。记住,绝对不能给他们彼此之间相互通气的机会。”交代完这句至关重要却又简单无比的话后,天翔让身边的族人,从地上拖起一名经过止血包扎的伤者,朝着废墟的背面慢慢走去。

   劈头浇下的冷水,还有从伤口处传来的剧烈疼痛。无一不在刺激着伤者的神经。使得从昏迷中清醒的他发出阵阵难以忍受的呻吟。当然,这也刺激着他能够努力睁开双眼,惊恐地看清楚眼前的陌生人。

   “你们是哪个族群的狩猎者?” 天翔阴沉着脸,用匕首从手边的烤肉上削下一片,轻轻递入口中咀嚼起来。

   “你们,你们是谁?”伤者答非所问,恐惧地大喊起来。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缚。紧紧地扭在身后,丝毫不能动弹。

   “回答好我的问题,我们可以是朋友。如果你要胡说八道,那么我有很多种死法任你挑选。我再问你一次,你们是哪个族群的狩猎者?” 天翔的声音不大,但是很清晰。

   “你,你们。。。。。。你们想干什么?”被问这仍然没有说出答案。他在害怕,在恐惧。

   “去,把另外两个也带来。” 天翔摇了摇头,朝身边的人命令道:“把他们弄醒,一样带到这儿来。”

   不多时,三名清醒的伤者,分别被绑在了几根单独的木桩上。

   “我没有太多的耐心和你们玩游戏。” 天翔一字一顿地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三人当中,只有一个人能活。当然,这并不由我来控制,而是由你们自己所选择。听清楚我说的每一个字。回答问题最多的人,我将保证他的安全,同时,还可以接纳你加入我的族群。”

   惊恐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对于生存的渴望很快压制了恐惧带来的紧张。三人对视一眼后,当中一人抢先道:“我说,我说,我们是寒水部族的人。”

   “寒水部族?” 天翔眉头一扬:“你们总共有多少人?”

   “具体的数字我也不太清楚,听族里的老人说,如果加上老人、女人和孩子,全族上下,可能也有七、八千人吧!”

   (周末了,12点还在兄弟们,給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