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九十六节 寻找

     天翔是一个喜欢独立自主的人,他深知授人以把柄的可怕。可是,他也根本不愿意培养属于自己的药人。那样做,意味着自己定下禁食人肉的规矩被完全打破。那些喜欢人肉的新加入者,也能得以肆无忌惮地猎杀其他人类。这样的行径,与类人、尸人、虫子还有什么区别?

   可是,这样的禁令,已经在疾病面前荡然无存。能够第一次吃人,势必还有第二次、第三次。。。。。。

   想要彻底改变这样的尴尬处境,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能够替代药人的疾病治疗物。那些神秘的海族,或许,他们会有令自己意想不到的方法。

   几天后,一个数十名狩猎者组成的小队,从光荣基地出发,朝着东面慢慢走去。根据夏冬上一次带队换盐的经历,只需要走上五天时间,就能抵达海族出现的村庄废墟。

   天翔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一直在用放出的思感,拼命探索着远处的所有动静。他想弄清楚,周围究竟有没有生物?有没有其他狩猎者?有没有暗藏着的其它敌人。。。。。。毕竟,这段时间以来,他实在是遭遇了太多的异类与突发事件。尽管拥有丰富的古代知识,可天翔仍旧觉得,与其它生物相比,人类实在太过弱小,太过脆弱。

   他永远也忘不了,自己把一块用作药物的人肉,鲜血淋漓的塞进妹妹口中的情景。。。。。。

   天柔还小,连十岁都不到。连她也被逼到不得不吃人的境地,其它的孩子,又能怎么样?

   或许,有一天,天柔会被别人所吃。。。。。。

   这样的噩梦,天翔不止一次地做过。每一次,都会被惊得从梦中惊醒。满头大汗,紧张万分地呆坐良久。

   想要不被人吃,办法当然也有。只要你足够强大,强大到任何人都无法威胁到自己就行。

   当然,强大的力量有时候也不完全得依靠自己。

   借,也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

   黑暗中的时间过得很快。五天后,狩猎者们终于步入了曾经来过的地域。

   这是一个很小的村庄废墟。可能是由于临近城市的缘故吧!这里至今还保有两条与之相连接的硬面道路。扔弃在一边的几辆汽车残骸,表面裸露出斑驳的红锈。原本橡胶制成的把手,也早已化成一堆脏黑的硬皮。只有散落在其间的些许灰黄色碎骨杂片,还能多少代表着它们曾经是属于人类的物品。

   这就是狩猎者首次与海族遭遇的地方。也是天翔一行如今的宿营地。

   观察地形,安排警戒,修筑防御工事,安排好正常攻击点与狙击阵位。。。。。。做好所有这一切必要也可能属于根本无用功的事情后,劳累一整天的人们,这才疲惫地在早已燃点起来的火堆前坐下,舒服地享用起香熟的食物来。

   “想什么呢?”秦广手捧着两块表面被烤得焦黑,其间裂开一道道微小的缝隙,散发出阵阵甜香气味的块茎。走到年轻的族长身边坐下,用力掰开其中一块递了过去。

   “很多。。。。。。” 天翔淡然一笑,伸手接过,送到嘴边轻咬了一口,吸呵着阵阵白气,叹道:“实在是很多啊!”

   “哦?说来听听,我帮你参谋参谋。”秦广一边答应着,一边专心对付手中的食物。

   “说实话,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不通。” 天翔慢慢咀嚼着嘴里的食物,轻声道:“那些类人,它们究竟是怎么聚集在一起的?”

   秦广闻言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口中含着一块尚未来得及吞下肚的食物,正色道:“你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怎么?你也发觉这里面有些不对头?” 天翔脸上颇有些惊讶。

   “没错!”秦广点了点头:“说真的,刚开始的时候,对于那个类人的话,我的确很相信。事后我才发现,这里面实在是有很大的漏洞。如果是几百上千只类人,那还好说。可围攻基地的,足有上万的类人啊!这么多的变种生物,它们平时的吃、住,都很成问题。照那个俘虏所说,它们并不喜欢吃虫。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周边的其他狩猎族群,或者落单的狩猎者,绝对会被它们吃光。但是很奇怪,就在它们大举进攻的前两天,我们还收到希望基地那边的电报,说他们最近又收编了数十名流浪狩猎者。这实在是说不过去,要知道,那么多的类人,它们的搜索面积一定相当庞大。根本没有理由说发现人类而不攻击。以它们的天性来看,这根本就不可能。”

   “那么,对此,你有什么解释?” 天翔不置可否地问道。

   “我想,这只有两种解释。第一,类人很可能继承了53号执行体的古代记忆。因此它们能够清楚地知晓古人类的众多秘密基地所在。并且将之占据后,当做自己的巢穴。依靠存放在基地中的大量食物,一直活到了现在。因此,猎杀人类,对于它们来说,仅仅只是一种不是很必要的食物补充。这很有可能。毕竟53号执行体从一开始就是按照兵器来设计。尤其是那些曾经制造它们的秘密基地,它们自然要比我们熟悉得多。”

   “另外一种呢?”

   “如果是另外一种,则会比第一种可怕得多。”秦广神色凝重地说道:“上万名类人,绝对不可能群居在一起。没有充足食物保障的群居势必会被饿死。因此,它们只可能是在统一的带领下,从各个分散的巢穴中汇聚起来。完成集结后,这才开始发动进攻。如果真是这样,我不得不说,狩猎者的处境,恐怕会相当不妙。”

   “你说得对。” 天翔掰下一片块茎塞进嘴里,皱了皱眉头:“不知你注意到没有,那天在囚室里,类人俘虏并没有说谎。你应该用思感探测过,这一点,绝对不会有错。”

   秦广点了点头,只是,他并不知道天翔话里的意思。

   “它很悲伤,很难过,尤其是当听到我说出类人伤亡具体数字的时候,那种伤心与绝望,简直达到了顶点。从这一点来说,我认为,目前能够对我们造成威胁的类人,应该是就被消灭的这些。”

   听者没有说话,他知道,天翔的话显然并没有说完。

   “如果要让我在你两个答案中做出评判,我会选择第二个。” 天翔继续道:“类人只有分散群居,才能解决食物的获取来源。它们的数量如此众多,根本就不可能聚集在城市周围。别说是人,就算是虫子,也绝对不够他们吃。你可能没有见识过类人进餐,它们的食量简直大得惊人。因此,唯一的解释,就是它们根本就来自各个不同的聚集点。其中的距离,绝对离光荣基地很远。远得超乎我们的想象。”

   “你的意思是。。。。。。”秦广的话语有些不太肯定。

   “它们来自很远的地方,可能还会是另外几个更大的废墟城市。”

   “这怎么可能?那它们路上要走多远?它们又以什么为食?”

   “我不知道!” 天翔摇了摇头:“我只知道,单凭它们自己的力量,绝对不可能从那么遥远的地方走来。而且还顺利到仅仅只抓住一百多个狩猎者。”

   “如果不是它们自己,哪,哪又还能有谁呢?”秦广骇然地想道。狡猾残忍的类人,难道真的拥有另外一些隐藏在暗处的神秘盟友?

   天翔的脸上也满是疑问。没有答案的他同样也很困惑。良久他才缓缓说道:“你还记不记得那个类人说的话?”

   “什么话?”

   “天神的报复,人类的灭亡。”

   “当然记得。”

   “你认为,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广摇了摇头,苦笑道:“我怎么知道,它的话说的那么隐晦,我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它究竟在说什么。”

   “不瞒你说,我也是同样的感觉。” 天翔叹了口气:“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以为它是在随口胡说八道,发泄一下心里的不满与愤怒。可事后我才发现,这件事情,恐怕远远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为什么?”

   “人类头上的诅咒,你觉得这应该代表什么?”

   “代表什么?”秦广忽然觉得有些好笑:“这并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啊!”

   “不!你好好想想。” 天翔正色道:“按照古人的说法,诅咒,一般都是与死亡结合在一起。还有人类的灭亡。。。。。。如果说,古代人类文明的毁灭,是因为诅咒。。。。。。”

   “你是说。。。。。。”秦广惊呼。

   “这只是我的猜测。” 天翔沉声道:“据我所知,那场六百年前的毁灭之战,其中的原因没有任何人知道。所有我获得的资料中,也没有丝毫提及。我们能够知道的,仅仅只是当初在几大地球阵营中发生的世界大战而已。可是,那种程度的战争,绝不可能把整个古代文明全部毁灭。哪怕就算是当时的人类动用威力最恐怖的核武器,也根本不可能把所有人类都一次杀光。那些各大阵营身居高位的统治者,总会有那么几个躲藏在保护措施完备的某个地方,带领剩余的人继续存活。况且,人类的战争一向都很有规律。从有记载的时候起,无论任何一场战争,都会在打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终止。根本不会出现人类绝迹的情况。因为,他们都是人类,都是属于地球上的同一种生物。”

   “你的意思是?”秦广多少有些明白他的意思。

   “可能有不属于人类的其它生物,改变了战争的进程。” 天翔猛吸了一口气:“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古代人类的完全灭绝。要知道,异样的生物种群,绝对不会产生那种对同类的怜悯。就好像历史上的古人捕杀并灭绝那些珍惜动物一样。尽管它们的处境相当悲惨,却丝毫不会引起人类的同情心。因为,它们毕竟不是人类。”

   “天神的报复。。。。。。会不会指的就是这个?”

   “什么是神?” 天翔问道。

   “神?”秦广的表情有些迷惑,毕竟,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能力超过常人的生物存在,是否应该被称之为神?对于其它弱小生物而言,能够左右它们生死的人类,大概也能算做是它们心中的神吧?就好像古代书籍中,那些拥有强大力量的人,都会被称之为神。因为在他们的面前,其他人根本就无能为力,只能听凭其摆布。”

   “你真是这么认为?”

   “我也不知道。天神是什么?报复是什么?诅咒又是什么?我统统都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还只是我个人的猜测而已。说真的,对于这些东西,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多少。。。。。。”

   “事实与真相,往往会被众多的迷惑所掩盖。当你发现它的时候,往往已经消耗了太多的时间。”秦广喃喃着,道出一段古人的话。

   “呵呵!你从哪儿知道的这句话?” 天翔笑了笑,转而问道。

   “这是小琴从一本古代哲学书籍里看到的句子。说得真是不错。”

   “欧琴。。。。。。欧琴。。。。。。” 天翔反复念叨了几遍这个名字,将身子转向了火堆的一边,叹道:“她的表现,实在是太令我失望。。。。。。我真没想到,她居然会在那种时候,做出那样的举动。”

   “别怪她,从我认识她起,她已经就是这个样子。”秦广苦笑道:“我不知道她的幼年究竟是怎么样的,不过,看样子,她似乎并没有经历过什么饥饿。而且,对于童年时候的那段记忆,她也根本无法想起。就好像是从成年后突然出现的一样。”

   “怎么会这样?” 天翔奇道。

   “我没有骗你。”秦广摇了摇头:“几年前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是在一个废弃的地穴里。说来好笑,那个时候,她正在睡觉。而且还整整睡了两天两夜。”

   天翔皱了皱眉,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迷惑。

   “加入我和笑天的族群后,她也从不过问有关狩猎方面的事情。从来都是我们外出杀虫。可能也正是这样的缘故吧!她才没有机会接触外界。一直都只是呆在营地里,帮助我们做点其他的事务。”

   “哦?那她都会做些什么呢?” 天翔动问道。

   “都是些普通平常的事情。”秦广笑了笑:“说真的,她和普通狩猎习倌甑氖奔洌谑呛托氯死嘣钤诘厍蛏系淖嫦纫谎庑┰中的潜意识命令,我还根本不相信她是“探路者”。因为就其它能力来看,小琴甚至还不如一个正常人。她根本不清楚狩猎世界中的那些规矩。事实上,她也从来不过问这方面的事情。总是一有空就在各种古代遗迹中寻找前人留下的物品与资料。不过,她的心灵感应意识能力倒是很强。远比我和笑天强得多。”

   “一个奇怪而有用的女人。”这是天翔在内心对欧琴下的定义。

   忽然,秦广轻轻推了推了他的肩膀,紧张地问道:“你感觉到没有?那边——”

   天翔肯定地点了点头,一把抓起身边的突击步枪,飞快地拉开了保险。

   那是一道从村庄废墟西面传来的能量波动。明显、强烈,而且相当接近。距离他们目前所在位置,仅仅不过百米而已。虽然其中有数道废墙挡住了正常的视线,可天翔仍然能够毫不费力地感应到,这股怪异能量所包含的信息,与之前曾经遭遇的海族完全一致。

   显然,自己所要寻找的目标,已经出现。

   只是,天翔心里还有一个令他无法解释的问题。

   自己的思感探测范围超过千米。海族究竟是如何突破这其中的距离,突然出现在百米之内?为什么它们之前的行踪,自己丝毫都没有察觉?

   那一方向自己布置了三名警戒哨。其中两个还是躲藏在暗处。他们为什么没有及时预警?难道说,海族杀了他们?还是悄无声息地控制了他们?

   这究竟是为什么?

   (本周精华又没了。老黑也很烦恼。大伙给的票不多,精华自然就少,可大家又每个人都想要精华。。。怎么办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