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九十二节 凄血

     天翔的眼睛变的微微有些发红,这固然是因为浓重的血腥所刺激。更多的,还是那种冲动与紧张带来的嗜血疯狂。

   虽然疯狂,却并没有因此丧失必要的冷静。看着逐渐逼近的类人群,天翔毫不犹豫地拔出身上的佩刀,狠狠砍断了身边一台发石装置的固定藤绳。顿时,巨大网兜中堆积的尖利石块,在巨大的反弹作用下,以极高的速度和冲力,铺天盖地般朝着预定位置处的类人狠狠砸去。

   一台可移动发石装置在满载情况下,足以发射数百公斤的石块。尤其是这种经过改良后的固定装置,加粗后的藤绳完全能够负担更大的重量。用整根木料制成的承重杆,其上也以大量铁皮加固。这就使得单台装置发射的石块重量,已经超过了吨数。

   当然,这样恐怖的武器,对于任何敌人来说,都是一种具有相当威胁与强大杀伤力的存在。

   类人,自然也不例外。

   比起直接要命的食肉蔓藤,被漫天的石块砸中,虽说不至于粉身碎骨。却也根本无法躲藏。发石机的攻击范围实在太过广大,大得根本连一片安全的落脚点也无法找到。凌空飞来的石头大如磨盘,好像一柄钝头巨锤,当场就能把命中的目标直接砸死。哪怕是再强健的类人,也无法抵抗这种足以把自己压扁的可怕撞击。很多类人就是在它们的无情攻击下,身体被砸得四分五裂。最终只能喷吐着掺有散碎骨片的血末,一头栽倒在地,再也无法爬起。

   只不过,这种威力巨大的武器,装填一次实在是相当麻烦。也因此会耗费太多的时间。尽管落下的石块成功地使得狂暴的类人倒下一片,但后面如潮水般涌来的类人,又再次填满了死亡同伴留下的所有空间。

   “装满发石机,准备第二次攻击。” 天翔头也不回地向身后的族人命令着,手中的K50P轻机枪一刻也不停地向山下倾泻着子弹。他实在是不想过多地浪费GAU449六管机枪的弹药。这种武器尽管威力惊人,可消耗的子弹,同样是实在是多得让人难以接受。

   幸运的是,要塞中准备的石块与弩箭数量相当充足。虽说装填速度有些缓慢,却也不至于出现弹药耗尽的情况。况且,聚集在山下围攻要塞的类人,其数量已经被消灭了一半以上。漫山遍野兽头人身的尸体,在雨水的冲刷下,已经将附近所有的土地全部染红。

   尽管如此,仍然还有超过四千名以上的类人,疯狂地咆哮着,飞快地掠过自己同伴的死尸,朝着要塞的所在狂奔而来。

   负责指挥炮手的秦广内心早已被震撼。他实在想象不到,与自己同为“探路者”的天翔,居然在基地整体防御上,有着如此层出不穷的种种手段。血腥、暴力、一招既杀,却无比的管用。换了是自己的话,恐怕绝对不会有如此的心计与算盘。毕竟,在此之前,自己所遭遇到的最强对手,不过就是几头强悍的肉食虫而已。

   “这小子,绝对够资格做族长。”秦广在内心暗赞道。如果说,此前选择天翔做自己的首领,完全是出于基因与大脑潜意识作用的话。那么,现在的秦广,则根本已经被天翔所表现出的冷酷与智慧所吸引。在他看来,这才是一名人类领袖必须具有的潜质。

   在充满死亡与威胁的黑暗世界中,温情与友爱同样重要,但作为一种必要的生存手段,它们的出现,必须伴随着大量的血腥与残忍。

   “三号弩机,发射。”随着一声不可抗拒的命令,一排五枚装有钢制箭头的木矢,从一台经过特别扩装的巨弩上射出,在巨大的冲力作用下,以俯视朝下的斜角,一头撞进了密集的类人群中。瞬间贯穿了数具身体。

   尽管基地周边布满了大量陷阱与蔓藤,但是类人在付出惨重的代价后,其前锋,已经冲到了山脚。那里,距离要塞入口不过只有数百米而已。

   “装填速度加快,再快点儿。别站在那里磨蹭。这些家伙冲上来就能要了我们所有人的命。不想死的话,就给我加快速度。” 天翔怒吼着,朝着越来越近的类人群尽可能准确地开枪射击。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石头与弩箭相比,子弹的数量虽然很多,却是再也无法获取的消耗品。

   一台台可以移动式巨弩在装满弩箭后被推了上来,轮流朝着入口处约有数米宽的道路发射。一排排冲击力量强大箭矢挡住了类人疯狂的进攻,在狭窄的山道上留下一具又一具尸体。蜂拥在一起的类人此时根本无法发挥自己灵活的身手,只能簇拥在一起,依靠死亡同伴尸体的掩护,跳跃着,向山顶发起一次又一次亡命般的进攻。很快,堆积尸体最多的山脚下,已经被接连不断飞射的箭矢插得密密麻麻。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只由无数尸体累成的怪异刺猬。

   死亡与鲜血的代价,最终换来了近两百米的宝贵距离。凭借强大的身体动能,类人成功地冲上了上山的斜坡。并且攀附着山道两边微小的岩石突起,顽强、小心地躲避着破空而来的一排排巨型弩箭,一点一点缩短着与人类防御者之间的死亡距离。

   那里,是巨弩射击的死角。

   三百米,天翔清楚地看到,一双布满伤口划痕,满是鲜血的类人爪子,正死死地抓住山道右侧一块略微突起的石块,沿着呈九十度倾斜的陡峭坡面,大胆、紧张,却又危险异常地努力攀爬过来。那里距离山脚的垂直距离并不高,以类人的身体素质来看,掉下去也不一定会摔伤。显然是一个绝对安全的高度。

   只是,不会受伤并不代表不会死亡。单从类人小心翼翼尽量不让自己掉下去的动作来看,如果出现这样的意外,恐怕等待它的,将会是另外一种比死亡更加可怕的结局。

   因为,山道两侧的落点,遍布着饥渴无比的食肉植物。尽管晃动的蔓藤能够伸达数米之长,却也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头顶之上的美味食物咬牙切齿地流口水。

   任何一名类人冲进要塞,绝对会引发整体防御的崩溃。拥有一双利爪的53号执行体,人类根本无法在近距离内与之对抗。

   天翔绝对不会让这样的可能变成现实。

   “狙击手重点攻击侧面,滚石预备。”

   随着新命令的下达,站在高台上端着G180S狙击步枪的狩猎者们,纷纷改变射击目标。将尚有余温的枪口指向了从山道侧面攀爬上来的类人。数声沉闷的枪响后,几名胆大包天,仿如杂技者一般的类人,脑门上纷纷洞开一个个拳头大小的枪眼,惨叫着,从各自的攀附处掉下,滚落进茂密的食肉蔓丛中。。。。。。

   这个时候,两颗直径约有数米的圆形石球,也已经被狩猎者们从山顶一处宽敞的仓库中推出,沿着事先设置好的两条滑轨,小心而缓慢地移动到了两处入口前。

   天翔望着山下蜂拥咆哮的类人,脸上掠过一丝阴狠的冷笑。头也不回地朝着身边的族人,重重挥下了右臂。

   这两颗圆形大石球搬运起来相当不易。当初狩猎者们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想尽所有办法,这才将其从山下拖到了山顶。因为,在装填弩箭与石块的时候,它们完全能够充当合格的死亡杀手一职。

   应该承认,对于狩猎者赋予的任务,沉重的石球完成得相当出色。它们丝毫没有任何忧郁地从山顶沿坡道直冲而下,在重量与惯性的作用下,硬生生地将厚实的类人阵列碾出一条长达百米的血肉之道。最终,在崎岖不平地面与缠绕的草丛阻碍下,这才终止了自己的光荣使命。

   一群手持小型弓弩的狩猎者,顺着楼梯冲上了山顶要塞。他们是在收到年轻的族长的命令后,准备发动攻击的后备者。只不过,在秦广看来,现在的武力已经足够。这批新加入者的到来,无疑有些太过。

   “没办法!我能制造弓箭,却没本事生产弹药。” 天翔苦笑着,如此解释一番后,转而命令所有手持弩箭的族人按照战斗队形排列好,将其手中的小弩高高指向天空。

   “发射!”

   话音刚落,一片密密麻麻的钢制箭矢仰射而出。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后,倾斜落下,在地心吸引力的带动下,欢快地撞向了被滚石从中分成两半的类人群。

   惨叫、哀嚎,搀杂着箭矢破入肉体发出的特有闷响,以及刚刚被石块碾压后骨头断裂发出的脆响,全部整合在一起,在沙沙雨声的指挥下,构成了一曲血腥残忍的杀戮乐章。

   兽头人身的53号执行体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付出了上万名同伴的尸首,却也没有伤及该死的人类一根汗毛。而且,他们还在继续着无法容忍的屠杀。

   人类,难道你们真的要杀光所有的类人,才能停下手中的动作吗?

   这个时候,第二批凌空飞来的弩箭,再一次光临了类人头顶。从第一次攻击下幸存的类人,不得不悲伤而愤怒地面对着死亡再次降临。

   所有的这一切并没有终结。很快,还会有第三批、第四批带有死亡问候的杀手光临。

   如果天翔能够明白类人咆哮的语言,那么他一定会清楚地听到,体内流淌着人类血液的53号执行体,正在用怎样恶毒的词语咒骂着该死的人类。正在用怎样虔诚的口吻乞求着侥幸的生机。与此同时,他也一定会惊讶地发现,面对恐怖的死亡降临时,毫无感情的残暴类人,居然也会流露出对世界留恋与不舍。

   尽管这个世界实在太过黑暗、太过肮脏、太过血腥。。。。。。

   “求求你,住手吧!它们。。。。。。它们也有生命,也有知觉,也有感情。。。求求你,放过它们吧!我们已经很安全,它们也无法再对我们构成威胁。住手吧!”

   说话的人是欧琴,她刚刚爬上山顶基地,便看到了这血腥的一幕。

   “继续发射。预备!放!”

   天翔的手,再一次落下。

   “求求你,别再杀了。它们都已经快要死光了!”

   “炮手,延伸攻击。”

   “。。。。。。别,别再杀了,够了!”

   “巨弩准备,射击!”

   “。。。。。。”

   忽然,悲伤不已的欧琴,发疯一般地扑到即将发射的巨弩前,猛然抽刀砍断了紧绷的弓弦。突如其来的意外,使得排放好的弩箭在反作用力下一齐射出,却无法保持正常的飞行轨迹与速度,只能歪斜着身体,凌乱地飞出不到一半的距离便掉落下来。

   “啪——”随着一道清脆的响声,一个血红的手印赫然出现在欧琴的脸上。暴怒的天翔飞步掠到巨弩跟前,重重一拳砸向她的肩膀。只听得一声闷哼,被击中者的身体顿时失去平衡,无力地摔倒在腥黄的泥水中。

   “你是不是疯了?” 天翔挥舞着双拳怒吼道:“它们不是人,是野兽,是异种,是以人类为食的可怕生物。你以为这样它们就会感激呢?你以为不杀掉它们就万事大吉?你以为它们愿意和我们和平共处?你做梦?如果不杀光它们,它们就会冲进基地,啃光所有人的骨头,嚼碎我们的脑袋,喝光我们身上每一滴血。它们该死,它们不是人,你到底懂不懂?”

   这一拳的力量极大,欧琴挣扎了半天也没能从地上站起。如果不是秦广及时将她抱住,恐怕直到现在为止,她还得浸泡在冰冷的泥水中。

   “小琴,你。。。。。。”秦广摇了摇头,颇有些遗憾地看了看她。

   “我,我只是。。。。。呜呜。。。它们也有生命,也有感情。。。。。。它们。。。实在。。。太可怜了。。。。。。都快被你们杀光了。。。。。。”

   “可怜?” 天翔气极反笑道:“你,你去问问基地里的其他人,问问看他们,类人究竟可不可怜?你,你实在是。。。。。。”

   “天翔,别这样。”秦广快步走近,凑到其耳边小声道:“小琴心地太善良,以往族群对虫子的狩猎,她。。。她一次也没有参加过。”

   “笑天、夏东,继续射击,不要停下来。”发布完命令的天翔转过身,紧盯住秦广的双眼:“这不是理由。你也看到了刚才她的举动,我不想因为她,有一天会被别人灭族。你懂我的意思吗?”

   “。。。。。。明白!”

   “这件事你自己处理。她是你的女人,我希望你能够让她明白,什么是幻想,什么是现实。虽然大家都是“探路者”,但欧琴毕竟也是族群的领导者之一。我不希望再有此类事件发生。与其不明不白地死在这种愚蠢的善良手上,还不如残忍地杀光所有敌人。”

   秦广没有作声,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她已经不再是一名合格的“探路者”了。” 天翔轻叹一声,转身拎起手边的武器,朝着射击孔走去。。。。。。

   山下的类人,已经剩下不多。它们已经开始仓皇的撤退。尽管,它们并不情愿这样做。

   漫山遍野都是类人的尸体。碎骨、烂肉、脏血,将整个战场装点得仿佛地狱深处的修罗场一般。横七竖八斜插的弩箭与投枪,牢牢占据着已经死亡猎物的身体,丝毫不肯放松。只有雨水击打地面带起的泥泞,多少还有那么一丝动静。

   相比之下,食肉植物蔓生的山坡上,则要相对整洁得多。至少,那里还保留一片大战后的葱郁和茂密。而这一切,统统都得拜死亡之神所赐予。

   “干得不错,看见没有,我们有能力杀光它们。哪怕再来上更多的类人,我们也能让它们死无全尸。记住,我们是狩猎者,是人类,是统治这个世界的唯一主宰。”

   天翔环视着要塞,对每一个参加战斗的族人说着鼓励的话。也就是在那一瞬间,曾经对于类人的恐惧,在所有人的心中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骄傲,一种尊严,一种前所未有的肯定。

   胜利后的欢腾,弥漫在每一个人的心里。年轻的族长也不例外。他甚至很想放开嗓子唱歌,唱上一支让自己所有感情得到宣泄的豪歌。彻底感受一下胜利所带来的无上喜悦与欢乐。

   当然,在此之前,他还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要做。

   类人的大举进攻,究竟是因为什么而造成?

   它们还会不会有下次?

   剩余的类人,它们又聚集在哪儿?

   (预告:海族即将正式登场。收票!收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