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八十八节 雨季

     “你的想法应该没错。”听完天翔内心的疑问后,秦广认真地思考了一阵后说道:“我曾经看到过一本记录古代日本核爆后的书籍,里面就提到放射性物质对生物基因的改变作用。据说,那些从核爆中幸存的古人,都会出现一些本不属于人类的身体变异。那个时候的53号执行体,完全有可能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演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欧琴与杨笑天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可是从他们的脸上,天翔根本看不出任何的恐惧与害怕。可能,这正是他们从未遇到过活类人的正常表现吧!

   “看样子,他们知道的,也就是这么多了。” 天翔暗自想到。说实话,这一趟出来的收获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先是收伏了一个拥有三名“探路者”的族群,接着又获得了自己所不知的情报。虽说暂时还不清楚光荣基地中那几具莫名尸体究竟是什么,可起码也总算清楚了类人与尸人的原始出处。相比之下,也好过自己一头雾水。

   而且,天翔心中也开始对“智龙二号”所说的话产生了怀疑。毕竟,自己所接收的知识当中,根本没有提及任何有关灭世战争与类人的部分。如果按照它的说法,完全服从于自己的话,那么对于这些东西,它就应该毫无保留地全部告诉自己。

   天翔只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怪圈,刚刚解决一个谜题,马上又出现了更多新的谜题。所有的谜题目似乎都有着相关的联系,可自己就是无法抓住其中的要点。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反正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整体局势对于自己来说极其有利。管他什么类人、尸人,来一个就杀一个,来两个就杀一双。只要能够确保族群的安全,任何事情我都会去做。” 天翔颇有些自嘲地想了想,转而朝向三人说道:“集合你们的族群,马上转移到我的营地去。”

   “你是说,离开这儿?”杨笑天有些不解。

   “没错。”

   “笑天、小琴,去召集所有的族人。从今天,哦!不,应该是从现在开始,赵天翔,将是我们的新族长。我们会绝对服从他的任何命令。”

   没有多话,秦广站起身来,大步走到天翔面前,欠身行了个狩猎者惯用的礼节,满含深意地说道:“大脑和基因选择了你,对此,我们毫无办法,只能服从。希望,你不会让我们为今天的决定感到失望。”

   “当然不会。” 天翔说着,从地上站起。将右手两指弯曲放进口中,打了一个极其响亮的呼哨,冲三人一笑:“告诉你们手下的人,不要攻击那些外来者。”

   “外来者?”三人一惊,连忙唤过近旁的狩猎者,以最快的速度将命令传下后,纷纷放开思感进行探测。结果却使他们大吃一惊。

   一百多名全副武装,手持枪械的狩猎者,分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

   “这些,都是你的族人?”秦广掩饰不住脸上的震惊问道:“你们,你们从哪儿弄到了这么多的枪?我的老天,一人一支,那就是一百多啊!还有,他们,他们是什么时候,悄悄埋伏起来的?”

   “枪的问题,以后你们会知道。” 天翔随意地挥了挥手,淡淡地说道:“其实,如果你们的思感探测范围更大一些的话,应该不难发现他们的存在。”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欧琴苦笑着摇了摇头:“想必你也知道,这种能力叫做第六感。其实每个人都有第六感,只不过因为各人的能力不同,因为显露出来的感官灵敏程度有所差异罢了。我们的能力虽然远比常人要强,却也已经达到了思感的极限。如果没有进一步的演化,想要获得加强的话,恐怕实在是很难。”

   应该承认,欧琴说的没错,战风就是最好的例子。尽管同样身为“探路者”,但他所具有的第六感却远远要比其他人迟钝得多。

   “你们的族群有多少人?” 天翔转而开始询问别的问题。

   “连上我们的话,总共有二百二十七人。”秦广应声道:“其中女人有一百六十九名。老人与孩子也在六十人以上。”

   “哦?” 天翔有些意外:“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女人?”

   “这都是合并的结果。”欧琴解释道:“在此之前,我们曾经兼并了两个人数超过一百的部族。”

   天翔没有再追问,只是了解地点了点头。无论是合并或兼并,其中的意义他比谁都清楚。

   这个时候,由几名狩猎者带领着的夏冬等人,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奉命聚集的狩猎者,也在三位原族长的带领下,向年轻的新领导者敬礼致意。这是合并的必要过程。当然,也有人会对于这样的安排觉得多少有些不适应。但在超过绝对多数人的拥护下,自然也只能顺从。

   因为,新领袖的命令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带上所有的东西,马上离开。”

   天翔这样做,并不完全是处于私心。而是因为这里确实不安全。相比防卫严密的基地,这里没有可以依托的地利,也没有强大的火力。潜在的敌人与虫子很容易突破目前的警戒,对人们造成极大的威胁。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转移到光荣基地。有了三位绝对服从自己的“探路者”做首领,其余的人,应该不会有太多的抵触情绪。

   望着周围忙碌的人群,天翔心中忽然涌起一种相当奇怪的感觉。他觉得,自己似乎是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所牵引,这才能够顺利获得了新的力量。

   海族。如果不是自己想要跟踪海族,怎么可能会得知这里有一个狩猎族群?更何况,还是一个拥有三名“探路者”的强大族群。

   难道,从一开始,海族人就已经算准了自己绝对会跟踪而至?难道他们是故意把自己引到这里,让两族相互兼并?还有那些盐,他们是如何知道自己的族群缺盐?难道海族人真的能够未卜先知?

   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似乎是一只被看不见的手操纵的小白鼠。

   “管他呢!先把眼前的事情收拾好再说。” 天翔自嘲地冷笑两声,冷静地想到:“现在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保证族群的安全。至于别的问题,都可以慢慢再考虑。更何况,相比饥饿与类人的威胁,海族的神秘,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几天后,蜿蜒在废墟间的狩猎者队伍,终于出现在光荣基地的山脚下。

   重逢后的惊喜弥漫在每一个迎接者的心间,焦急等待多日的苏雅更是直接一头扑进天翔怀里,久久不愿离开。而龙族人拥有的强悍武力与绝对安全的基地,也给新加入者以一种绝对的震撼。一些三心二意的被迫跟随者,也因此彻底杜绝了自己离开的念头。

   “马上向希望基地发电报,让战风和刘睿立即赶到这里。”

   这是天翔抵达基地后的第一道命令,也是他最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三天后,收到电报的叶战风与刘睿两人赶到了基地。与此同时,中途被派出监视海族动向的方欲等人,也一无所获地回到了族中。

   “海族人在半路就失去了踪迹,我们跟丢了他们。”

   这就是方欲垂头丧气的报告。完全在天翔意料之中,却又多少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结果。毕竟,能够一直保持自己神秘感的海族,理所当然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能力。只是,对于迫切想要得知其中内幕的自己来说,实在是太过遗憾。

   虽然遗憾,却总比后悔来得强。况且,天翔现在连遗憾的功夫都没有,他必须尽快安排好另外的一些事情。

   晚饭后,族长起居室内,围拢着一堆燃点起来的旺火,数名族群领导者席地而坐。仔细地聆听着年轻族长所说的每一句话。

   “我们的族群从未像现在这样强大,人口也数量也远超其它部族。但是安全隐患也远远要比以往更多。因此,我决定,在从前十人小队的基础上,将夏冬、方欲、商剑鸣等三十四人,提升为管理五十人中队的队长。其中除希望基地留下十二个中队外,剩余的族人,全部以光荣基地为居住点。从现在开始,战风、杨笑天你们两人,担任希望基地领导者一职。秦广、欧琴、刘睿、黄曼云,你们留在光荣基地,协助我对族群进行管理。我希望,能够在雨季来临以前,把两处基地的整编工作全部结束。”

   “没有问题。我们现在很强大,也拥有充足的食物来源。呵呵!下面的族人,对此也不会有什么异议。要说反对,恐怕只有那些原来的血虫族人,可能有几个会对此感到不满。毕竟,他们是被我们当作俘虏兼并过来的人。”

   刘睿的发言很中肯,也很客观。

   “既然他们不愿意留下,那就让他们走好了。” 天翔冷酷地说道:“暗中统计一下,新加入的人当中,有多少抱有同样的态度,然后对这些人隔离管理。拒绝悔改者,该杀就杀,不要手软。决不能因为某几个人,动摇全族的团结。我们的麻烦已经够过的了,类人、尸人,还有虫子。如果自己内部再出问题,恐怕族群的安全难以保障。”

   “不错,这样的手段虽然偏激了点,但是绝对应该执行。”秦广点头道:“如果没有任何威严力量作为震慑,恐怕会对今后的发展相当不利。”

   “苏雅,这段时间,基地的燃料收集到了多少?够我们用到雨季结束吗?” 天翔没有浪费时间,马上将话题转到了别的方面。

   “燃料已经相当充足。砍伐后的木材足够我们用到冬天。这段时间我主要带着大家把新鲜的虫肉用香料和盐进行腌制。就算冬天无法收获种植的块茎,也能依靠这些腌肉吃上很长一段时间。”

   苏雅的话不假,几个堆满木料的屋子,基地外部整整齐齐码成小山的柴堆,还有基地内部沿墙挂满的腊制肉干,无一不说明这个外表柔弱的女人,默默地用女人的细致与肩膀,支持着自己爱人的一切。

   “干得不错。”偶赞一句,天翔的目光再次转向了别处:“李文铭,山顶要塞的防御掩护设施完成了多少?”

   “已经全部完成。所有的缝隙与空地都移栽了大量植物。按照您的命令,我们抢在雨季来临之前把这项工作结束。剩下的,就是看它们自己的生长。”

   “除了原有的军火物资,我们自己生产的麻醉罐储存了多少?”

   “加上昨天刚刚从希望基地运到的部分,目前已经储存了六千多枚。木制弩箭、石块的储量也很丰富。就算所有防御设施不间断地发射,也足够维持消耗。”

   “差不多,就这些了。” 天翔满意地说道:“基地内部存有的被服很多,加上原来制造的毛毡。度过雨季应该没有问题。战风,你和笑天最好明天就赶回希望基地,尽快做好那边的准备工作。要知道,这场雨,一下就是好几个月。如果没有充足的物资,恐怕会有一大批人会冻、饿而死。”

   这不是天翔夸大事实,雨季和冬天一样,都是黑暗世界中最难度过的两大季节。也是造成狩猎者其他意外死亡的最大原因。

   只不过,在年轻的族长看来,所有的这些,都不及虫子与类人的威胁更大。天灾,仅仅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才要人命。而吃人的虫子与类人,则是根本就与人类为敌。

   会议结束后,天翔带着众人,来到了关押小类人的囚室。

   数天不见,小类人长得越发高了。五官、身形,也都更加像人。尤其是惯常说的“爸爸、妈妈”,听起来也越发像是正常人。如果不是天翔事先提醒,以及其肩膀处的旧有头颅疤痕,恐怕谁都会认为,这是一名可怜的人类婴儿。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53号执行体”,你们看看,它和我们有什么区别?”指着铁笼内的小类人,天翔没来由地感到一阵恶寒。

   秦广三人也是一阵惊骇。第一次看到这种异类生物的他们,显然要比常人吃惊得多。尤其是欧琴,可能是身为女性的缘故吧!她看着笼子里精赤条条,冷得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类人直想哭。甚至不顾一切地就想拉开笼门,放出里面可怜的小囚徒。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强壮的大手,准确地卡在了笼前的铁锁上。

   “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的感受,别说是你,就算是我自己,有时候也会不由自主的把它当作是一名人类婴儿。” 天翔面无表情地说道:“可是,如果你当你亲眼看到这些所谓的53号执行体,它们是怎么啃食生育自己女人的内脏,撕开母体的皮肉,从中破口而出。再毫不留情地把已经死去的母亲尸体当作事物的时候。我想,恐怕你就再也不会有这种念头。”

   欧琴很想反驳,但是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这固然是因为大脑中“探路者”基因的作用,更多的,还是年轻族长说的那番话。那一刻。她甚至觉得,如果有一天,自己成为一只53号执行体的母亲。。。。。。

   雨季,终于来了。

   接连延续两个多月的倾盆大雨,足以将世间的任何东西洗刷干净。丰沛的雨水为残存人类带来必要水源的同时,也给蓝色星球上早已变异的植物,带来更多的生机。相比那些生活在水中的生物而言,绝大部分昆虫显然更加喜欢雨季的潮湿。这意味着相对炎热的夏天已经悄悄溜走,意味着一年当中食物最多的时节来临,也意味着将有整整两个月的时间,能够在阴湿糊烂的泥浆中痛快打滚。这对许多以植物为食的虫子来说,都是一种绝对奢侈的享受。

   当然,这也意味着寒冷的冬天,脚步已经临近。

   第一场雨在两周前便已经落下。从那个时候起,基地中的人们就再也没有外出过。比起在泥泞的道路上艰苦跋涉,还有漫天雨幕中刺骨的寒冷,舒服地端坐在温暖的火堆前,欢快地大嚼喷香的烤肉。还有什么能够比这更惬意的呢?

   相比之下,每天负责担任警戒任务的哨兵们,肩上担负的责任显然就要重大得多。他们必须在迷离的雨水中,仔细分辨任何微小的痕迹。也必须忍受那种粘稠的潮湿,小心倾听耳朵所能搜索到的每一个声音。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族群在遭受意外的时候,第一时间做出应有的反应。

   这并不是杞人忧天。当下,天翔就已经收到了一条来自警戒者刚刚传来的消息。

   “山脚下,来了一个形迹可疑的人。”

   (杀戮,即将展开。兄弟们,砸票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