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八十一节 电报

     “哦?有用?有什么用?” 天翔偏过头,看了他一眼。

   “有用。。。。。。能。。。。。。还能吃。。。他们,还能吃。”搜肠刮肚后,黄简终于找到了这个看上去似乎很充足的理由。

   “忘记告诉你一点,我不喜欢吃人。我不允许我的族人吃人。我们也没有多余的食物喂养肉人。所以,对于我们来说,肉人就是负担。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天翔的解释,简单、详细。任何人都能理解其中的含义。

   一个失去手脚且没有任何劳动能力的人,根本就是废人。与其被一群不吃人肉的狩猎者抛弃,还不如直截了当给他一刀。既减少自己的负担,也能终结别人的痛苦。

   黄简最后究竟是怎么做的,天翔没有过问。他只知道,在第二天所有人离开的时候,空旷的废墟间,又多了十九具缺少手脚的尸体。。。。。。

   回到基地的庞大队伍,自然引起了族人的阵阵轰动。在他们看来,大量加入的新人,意味着族群的强大与发展。而那些主动投降的血虫族人,在看到新族群拥有的众多食物与女人后,也纷纷庆幸,自己做出的正确选择。

   欢迎、鼓舞、娱乐。。。。。。这是必要也必须的笼络手法。与其开出大量空泛的保证,还不如一块香美的烤肉与一个充满诱惑力的女人来得直接。毕竟,所有的这些,都是归附者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这样的待遇。被天翔视为不安分群体的所有人,他们只能拥挤在几间被钢筋铁门锁起的狭窄囚室中。以数量不多的食物充饥。

   幸福,需要对比。没有饥饿的痛苦,就绝不会有吃饱的幸福。同样的道理,被囚禁与自由,也是两种截然对立的东西。这样的对比必须存在,只有这样,才能安定新加入的人心,才能让他们明白,自己能够享受到的一切,根本就与年轻族长的统治有莫大关系。想要继续享受,就必须无条件接受他的统治,承认他的存在,捍卫他的威严。

   叛乱的危险,也会因此被压灭到最低点。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大量零散狩猎者在利益的趋势下,纷纷加入了天翔的龙族。不过,除了血虫一族之外,其余的人,基本上都是那种独立存活的个体。偶尔有几个十来人的小部族加入,也丝毫不影响族群的整体优势。天翔计算过,除了那些尚在监管的不稳定群体外,目前整个族群的成年人口,已经达到了一千四百人之多。这在任何狩猎族群中,都是一个代表着强大的数字。

   管理,是肯定的。除任命大量老族人担任十人队长外,一些绝对忠诚的新加入者也在天翔的提拔之列。憨厚耿直的钢石兄妹就是其中之一。有了他们的帮助,对于整个族群的管理,天翔自然是得心应手。

   然而,新的问题仍然在发生。

   除了食物之外,女人,应该算是最能让男人感兴趣的东西。

   族群中的女人不少,足有数百名。比起其它族群,这个数字绝对算得上很多。只是,对于一比四还多的男人来,实在是少得太多。

   所有男人都渴望拥有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女人。老族人是这样,新加入的族人也是如此。他们竞相用自己的手段,在女人面前表现出自己强壮的一面,希望能够获得对方的垂青。当然,女人们也乐得选择自己中意的对象,与之共渡春宵。就这样,在女人怀孕时,往往根本不清楚肚子里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一个婴儿拥有四、五个父亲,也是常有的事。

   对此,天翔并不想过问。毕竟,男女双方有选择自己配偶的权利。就算是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也并没有产生任何不良影响。

   因为,那个时候,族群的人口只有现在的一半。

   但是,新加入的狩猎者,很快对老族人形成了威胁。他们发现,自己喜欢的女人,很快转移了钟情的目标,纷纷投向了新的怀抱。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会见异思迁。也有部分意志坚强的女人,丝毫不理会外人的追求,仍旧专心对待自己的爱人。

   意外,也就在这个时候发生。

   一名新进加入族群的独立狩猎者,在苦心追求一名女人不果后,竟然趁众人不备,将之强奸后杀死。被人发现后,却还振振有词道:“女人本来就不能算做是人,她们只不过是我们的食物罢了。她们是肉人,是我们发泄的工具。凭什么要给她们那么高的地位?你们还是不是狩猎者?还是不是人?”

   这样的狡辩,当然难不住天翔。一番痛斥后,杀人者最终被处以分尸极刑。而所有的女人,也在那之后,被严格保护起来。按照年轻族长的命令,除那些已经选定自己伴侣的妇女外,其余的女人,只能在每年固定的日子,在评选出来,那些对族群发展有过突出贡献的男人中,挑选自己中意的对象。而且,族群将会用大量的分配食物与部分休息时间,奖励那些生育众多的妇女。

   规则与纪律,是保证族群发展的前提。

   只是,天翔却忽略了一件事。

   他自己,似乎并没有考虑在内。

   苏雅,在众多老族人眼中,自然是属于族长的女人。可在众多新加入者看来,却是一个漂亮得足以让人心动的女人。也许是没有感受到族长的威严,也可能是在饱食后精虫上脑的昏头之举。一名独立狩猎者,居然在一天晚饭后,当着众人的面,紧紧抱住苏雅,将之按翻在地企图不轨。惊愕不已的族人们,在呆立数秒反应过来后,纷纷簇拥上前将其拉开。愤怒的商剑鸣更是猛然抽出刀来,当场砍下了他的一条腿。

   “冒犯族长威严者死!”面对此景,天翔只是疼爱地从地上扶起苏雅,淡淡地丢下了这句话。

   第二天,当着所有族人的面,色胆包天的狩猎者,被捆做一团扔进了食人花丛。

   一系列的规矩和条例,也在当天被紧急制订了出来。

   “虽然族群的数量很重要,但是我们必须要让所有人都知道。随心所欲做任何事,以前可以,加入族群后就绝对不行。如果谁还想要尝试挑战一下族群的法律,就必须付出生命的代价。”

   应该承认,这些类似法律般的规矩的确很有效果。在接二连三惩罚数名犯规者后,庞大的族群开始逐渐变得具有条理。复杂的族人结构,也相继变得融洽起来。

   (规矩法律方面的东西,恐怕写上十万字也写不完。老黑估计大家也不想看上一部完整的原始《宪法》,因此,这方面的部分能简略就尽量简略。毕竟,这本书的初衷,就是想要表现另外的一些东西。)

   几天以来,天翔都在考虑一件事情:他想要把现有的族人,分出三分之二到光荣基地。因为,比起这里,处于城外的光荣基地食物来源,远远要比城市中的废墟多得多。

   希望基地周围,目前共有四座尚在培养中的虫圈。只需再过几个月后,这些被植物环绕的“虫山”便能为狩猎者们提供部分肉食。栽植块茎的土地在狩猎者们的努力下,相继又开发了一些。只是,对于一个上千人的族群来说,这些土地能够养活的块茎,实在是太少了一点。

   综合所有环境因素看来,希望基地周边的食物来源,不外乎饲养虫肉、块茎、少量的鱼,以及部分狩猎所得。天翔计算过,这些食物,总共只能供养大约两千人。如果加上那些尚未开始捕捉的虫兽,那么这个数字还得再降低一半。

   反观光荣基地,在食物补给与获取方面,就要充裕得多。

   只是,却也并不能因此而放弃希望基地。毕竟,这附近有丰富的资源。煤、铁、木材等物资也随手可取。经过长时间的苦心经营,这里已经相当适于人类居住。

   而且,还相当隐蔽、安全。

   雨季即将来临,希望基地内已经收集了数量可观的燃料。战风也从光荣基地运回了大量武器弹药。不仅如此,运输队还分拆运来了两门D—79式122毫米榴弹炮。天翔把这两门威力巨大的火炮安置在了基地出口的通道内。这样隐蔽的火力点,除非是熟知内情的人外,根本不可能会有人发现。

   有了强力武器做依靠,族群分流的速度也必须加快进行。然而,在这之前,还有一个困扰天翔已久的问题需要解决。

   联络,两个基地之间的联络。

   长久以来,光荣与希望之间的联络,一直是依靠单纯的人力传达。来回一次,最快也需要近一个星期的时间。身为族长的天翔自然不可能每天都在两地之间奔波。因此,相互信息的传达与连通,就成了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大麻烦。

   对此,族人也提出过不少好的建议。但无非就是加快奔跑速度,或者是以小青代步之类的纯移动办法而已。那种能够在瞬间通达消息的主意,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提出。

   无奈之下,天翔又只能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基地上层的图书馆。

   电脑输入的资料中,有一种叫做“电报”的东西。据说,那玩意能够在几秒钟之间,将信息传达发散,而后再聚拢回来。方便、有效,相当快捷。

   只是,就目前的情况看来,自己有可能造出电报机吗?

   天翔具有很强的分析能力,埋头于众多物理书籍数日后,他获得了一个结论。

   想要制造发报机,很简单,也很困难。说其简单,是因为自己只需要满足两个条件即可。一是能够提供小功率电流的电池。二是必须拥有足够长的电线。至于困难,那是因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似乎并没有能够生产出这两种东西的必要条件。

   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困难也必定会被克服。

   连续几天,天翔都带着族人在煤矿区与基地之间往返来回。按照那张神秘图纸的标注,在煤层与土壤的交合处,有着丰富的片状黄铁矿。这就是被天翔所看中的东西,也是除了燃煤之外最有用的东西之一。

   他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把这种片状铁矿石尽可能多地运回基地。因为,按照图纸的标注,这种矿石的主要成分是碳、硅石、矾土与硫化铁。天翔想要的东西正是硫化铁。因为,这种东西可以通过焙烧后转化成硫酸铁。从而就能从中提取一定程度的硫酸。

   希望基地北面一块平整的空地,成了现成的最好场所。在这里,按照年轻族长的命令,狩猎者们将一堆堆干燥后的树枝与木柴散开搭放。上面铺上一层薄薄的片状黄铁矿石。中间则用石头架空,以便通风。这样层叠数次后,一个杂混着木料与矿石的架子便完全搭起。

   剩下的工作,就是点火、燃烧。只要能够去除其中的可燃烧部分,剩余的硫化铁经过冷却氧化就能形成硫酸铁,矾土则能生成硫酸铝。这两种物质都能溶解于水。只是,其间需要的时间太久,大约需要十至十二天左右。

   这段时间,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做。

   松节虫,是盘据在树丛中,专门以吸取植物汁液过活的一种昆虫。这种虫子一般不会成为狩猎者的目标。因为它们实在太肥,简直肥得可怕。曾经有人好奇地将一只松节虫的身体破开,想要从中找到几块足以充饥的肉块。但是很失望,除了白腻发黄的脂肪外,根本看不到任何可堪食用的部分。久而久之,这种混圆肥胖的虫子,自然也就逐渐从狩猎者的猎物名单上消失。

   只不过,悠闲自得的肥虫恐怕没有想到,正是自己身上的那些油腻,会给它们带来莫名的杀身之祸。

   五十只松节虫,割下的脂肪足有几百公斤。接连几天,一锅锅烧化的肥油从中被熬制出。冷凝后固化成一坛坛虫油。这些东西,将会在雨季和冬天的时候,为躲藏于地下的狩猎者们带来必要的光明。

   这个时候,黄铁矿石经过加热处理后,也终于完全还原。天翔将燃烧后的所有结果,包括硫酸铁、硫酸铝、硅石、碳渣,以及所有的灰烬,逐批放进盛满水的陶盆中。将其搅拌溶解后沉淀。再将上层透明的液体倒出。把这种含有大量硫酸铁与硫酸铝的融液进行简单的蒸发处理。汽化后冷凝在盖子上的蒸馏液,就能沉积形成硫酸铁结晶。

   这种东西的制造很方便,只要有充足的时间与原料,想要多少都没有问题。因为,这是制造硫酸必须的原料。

   古代制取硫酸需要大量的工业设备。特殊的化学设施、白金制做的仪器、以及不怕酸性腐蚀的铅室等等。所有的这些东西可怜的天翔都没有。再这一点上,他也绝对没有任何办法可想。幸运的是,电脑填塞在其大脑的知识中,有些,恰好是利用最简单方法,获取浓度极高的硫酸。

   把硫酸铁结晶密封在瓦罐中焙烧,使之蒸馏成蒸气。这些蒸气冷凝后,就是硫酸。

   只是,这种方法操作起来相当麻烦。几个不小心被液体溅到的族人,手臂也被大量灼伤。当然,在这样的辛苦之下,第一批浓度极高的硫酸,终于在狩猎者们的辛勤劳作中问世。

   有了硫酸,简单的液体电池制造自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最好的电解质当属锌。这种金属天翔根本无法提炼。幸运的是,在光荣基地的军火库中,紧靠着废旧蓄电池的数十只箱子里,有着成堆切割好的锌片。看样子,它们应该是古人预备用于替换的物资。

   天翔也曾想过利用那些蓄电池。只是,检查过后,却发现,这些年代久远的东西,不是发生了渗漏,就是完全报废。无奈之下,仍然只有将目光再次转移到那种高浓度的强酸上来。

   (这一节后半部分的内容,主要借鉴凡尔纳大大《神秘岛》中的部分。没办法,老黑查阅了众多资料,发现这是制造小型液体的电池的最佳土办法。简单、实用、便于更换。当然,凡尔纳可能也会有出错的地方。但不管怎么样,希望各位不要用相当标准的专业眼光难为可怜的天翔。毕竟,他需要电,不多,一点儿就行。就为了这个简单的生存理由,请各位专业人士别在用自己的独特见解为难这个不吃人肉的小狩猎者吧!觉得实在忍受不了的话,那就用各种票票砸死老黑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