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七十九节 反间

     沉默,所有的人都在沉默。对于血虫族人来说,这个陌生年轻对手所提的要求实在难以满足。可是就目前的情况看来,除了接受之外,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是,就这样随便将自己族群的命运交到别人手,心里实在是有些不甘。

  

   忍受不住肉汤的诱惑,狂吞下数口唾液后,其中一名血虫族人掩饰不住满脸的饥饿疲色道:“要我们所有的人都加入你的族群,这根本不可能。不过,我们能否做个交易?”

   听到这里,天翔眉头一扬,朝着对面不置可否地略微点了下头,示意其继续。

   “我们可以帮助你们狩猎,以猎得的食物来作为交换。”

   “哧——这怎么可能?你蒙谁啊?放你们出来,你们随时可以一跑了之,到时候,我们上哪儿去找你们?”一个持枪站立在一旁的族人讥讽地笑道。

   这样的条件也能看出,对方显然没有多少谈判的诚意。

   天翔没有说话,只是从腰间摸出一把精致的勃郎宁G13手枪,慢慢地拉开保险,校对准星。看似随意地朝着对面说话的血虫族人左边脚掌瞄了瞄。只至确认无误后,这才轻轻扣动了指间的扳机。

   “啊——”伴随着清脆的枪声,一道惨叫也随之响起。

   “我不希望再听到诸如此类的废话。既然是要谈判,那么你们最好是拿出一点必要的诚意来。我有充足的耐心,等着所有人在里面被活活饿死。你们懂我的意思吗?”

   其实在看到天翔手中武器的时候,几名血虫族人就已经微微有些色变。这东西他们并不陌生,其威力也相当清楚。尽管不知道对手是如何拥有如此之多的古代武器,但是他们却知道,单就这一点而言,自己的族群根本不可能从这种恐怖的武器下顺利逃生。因此,尽管对于受伤同伴的遭遇感到愤怒,却也没有丝毫的办法。毕竟,在这个时候触怒对手,恐怕会给所有的人带来灭顶之灾。

   “尊敬的朋友,那么,您所希望的条件是。。。。。。”良久,此前说话的人再次开口道。

   “我说的已经很清楚,我们不是朋友。至于条件,就是要你们全部投降。这句话我不想再重复第三次。接受与否,你们自己看着办。”

   天翔的语气仍旧冷淡。只是,在说完话后,他便再也不搭理任何人,自顾喝起了那碗肉汤。

   冷场。

   等待,在任何时候都是一件令人不愉快的事情。天翔也没兴趣陪这几名谈判者继续玩下去。喝完汤后,相当惬意地伸了个懒腰,朝着四个沉默不语,用饱含敌意眼光注视自己的血虫族人说道:“如果你们不能做主,最好还是让你们的族长自己来跟我谈。毕竟,你们站在这里干耗,对改变你们目前的困境没有任何好处。多饿一天,死的也是你们自己人。”

   这句话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在血虫族人听来,无疑是一种威胁。无奈的是,对于这种赤裸裸的威胁,目前他们只能忍气吞声的接受。

   “对不起,我尊敬的朋友,能否再听我一句。”此前行礼的谈判者快步上前,连忙朝天翔大声说道:“如果之前的提议不能使您感到满意,那么,我们是否能够换上另外一种交换方法。您也说了,需要我们的人假如您的族群。这样的话,我想,用五十个人,是否可以达到您的要求?”

   天翔没有说话,只是眯着眼睛,饶有风趣地看了看他。

   “。。。。。。您是否觉得这个数字不太满意?或者是认为我们没有表示出足够的诚意?如果是这样,那么,六十个人,怎么样?”

   说话者的语气颇有些慌乱,听得出来,他根本无法知晓,对手是否能够答应自己的请求。毕竟,除了四名血虫谈判者外,其余所有在场的人,都用一种极其冷淡与轻蔑的眼光注视着他们。

   “要不。。。。。。七。。。七十个。。。。。。”

   天翔转过头,淡淡地从鼻孔中轻哼了一声。

   “你。。。。。。你简直。。。。。。”领头的血虫族人似乎有些无法忍受对手的蔑视。不由得怒吼一声,双手纂紧拳头就想上前。不想却被旁边的同伴一把拉住。

   人在屋橼下,岂能不低头?

   “。。。。。。八十人。。。。。。您觉得怎么样?这个数字应该比较合理了吧?”

   年轻的族长下意识地从腰间摸出手枪,小心地把玩。微闭的嘴唇,丝毫没有想要张开的意思。

   “九。。。。。。九十。。。。。。这。。。。。。这应该够了。这。。。。。。这已经太多,超出了我们的接受能力范围。。。。。。”说话者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大滴的汗珠。说话也有些变得结巴。只是,脸上那种明显带有讨好意味的笑容仍旧存在。

   “去,帮我拿捆毛毡来。我有点困了,想睡一会儿。”天翔没有理他,甚至连正眼都没有看过对方一下。自顾打起了呵欠,朝着身边的一名族人说道。

   站立在一旁的族人,会意地抱着一块厚厚的毛毡走进屋里。只听得一阵悉梭的声音过后,天翔也从大石上站起。来回在地上踱了几步,便要转身离开。

   “等一下!请等一下!”谈判者看到这副架势,不由得急了起来。快步冲到前面将之拦住。口中忙不迭地哀求道:“尊敬的朋友。。。。。。您,您要是不满意的话,大可以说出您的条件,我们,我们也好照办啊!”

   “是吗?”天翔狡猾地笑了笑,抬起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吓巴,自言自语地说道:“如果换了你去狩猎,明明杀死了一百只虫子,但是最后却被别人抢走十只,那会怎么样?”

   “明白!我明白您的意思!”谈判者惊喜地嚷道:“一百个人,我懂您的意思。不用担心,明天,明天我们一定会送一百个人出来。您放心,他们绝对愿意加入您的族群。您的要求,我们一定照办。”

   年轻的族长轻笑两声,没有说话。从旁边绕饶开了拦路的人,径直走进了小屋。。。。。。

   第二天大早,一群手无寸铁,身上更是空无寸缕,在略有些寒冷的晨风中,瑟缩拥挤成一团的人,在数十名手持钢矛者的“陪同”下,来到了包围者所在的营地。为首的,正是昨天努力达成条件的谈判者。

   “尊敬的朋友,我带来了与您约定的足够的人。现在,您应该可以让出一条给我们通往自由的道路了吧?”

   天翔的脸上,仍旧还是那副不冷不热,处变不惊的神色。

   “你带来了多少人?”

   “按照与您的约定,带来了一百名用做交换的人。”

   “钢石!”坐在大石上的天翔,朝身后略偏了一下头:“去看看,有没有你原来的族人。”

   检查的结果,其中仅有十五名隶属于钢石的部族。其余的人,看上去都已经很老。其中,起码还有数十个失去手脚的残废。

  

   显然,他们是血虫一族留做备用食物的肉人。

   一百名交换者中,他们就占到了四分之一以上的数量。

   欺骗,这根本就是欺骗。肉人,怎么能够也算在交换者之内呢?不等天翔开口,其身边一干族人们早已遏制不住内心的愤怒,纷纷抬起了手中的武器。

   年轻的族长没有生气,相反,还相当大度地制止了他们的举动。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天翔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有着一种任何人听了都会不寒而栗的冰冷。

   “根据。。。。。。根据与您的约定,我们愿意放弃整整一百名族人,让他们加入您的族群。作为交换条件,你们应该。。。。。。应该让出一条放我们通行的道路。我们已经如约履行了自己的承诺。。。。。。希望。。。希望你们,也能够遵照昨天提出的要求,做出符合自己身份的举动。至于。。。。。。至于这些肉人。。。。。。肉人。。。说穿了,他们也一样是人。既然是人,那么自然也就符合约定中的条件。毕竟。。。毕竟,在昨天谈判的时候,你们并没有刻意要求所需要的究竟是什么人。因此。。。因此,我们并没有违反约定。。。。。。”

   说话者的声音不大,语气也显得颇有些躲闪。应该承认,这番完全属于狡辩的话,说得的确很有水平。有根有据,封死了对方的所有争执之处。虽说违约的一方是他们,可在如此说法之下,却也变成了极讲信用的受害方。

   只是,说话者显然有些底气不足。

   天翔偏了偏头,饶有兴趣地朝着来人勾了勾手指,将其叫到近旁。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黄,黄简。。。。。。”

   “又是一个拥有姓氏的人。不过,却是一个看上去比较聪明的人。” 天翔这样想到,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表情。

   “尊,尊敬的朋友。请,请问,您,您什么时候能够履行自己的诺言?”

   “诺言?什么诺言?” 天翔佯装不知问道。

   “就是答应我们用一百名族人,向你们交换外出的通道一事啊!”黄简的声音显得相当焦急。

   “哦?我什么时候答应过?恐怕是你自己记错了吧?好好想想。” 天翔的话中略有些故作的惊讶。

   “你,你怎么能这样?昨天明明是你。。。。。。说的。。。。。。”说话者的声音越来越小,显然,他也想起了此前对手说的每一句话。那里面的确是没有提到一个答应放人的字眼。也无怪乎别人会这么说了。

   可是,就这个年轻人昨天的话来看,任何人都会觉得已经答应了自己的交换条件。这,这何尝不是一种欺骗啊?

   对方根本就没有谈判的诚意。他们的目的,应该是想要完全彻底地并吞自己族群中的所有人。

   想到这里,黄简不由得冒出一身冷汗。如果是这样,那么自己应该如何向族长报告?

   天!那简直无法想象。愤怒的族长一定会活活吃了自己。。。。。。我死定了!

   天翔不动声色地看着眼前呆立的谈判者。看得出,这应该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比起一般的狩猎者来,他可能很胆小,很怕死。甚至绝对没有勇气与虫子肉搏。可是,从表面上看,他却活得相当滋润。单凭这一点来看,此人的智慧与脑筋,应该远超常人。如果就这样把他扔回去送死,实在是一种绝大的浪费。

   想到这里,天翔不禁微微一笑,冲着这个叫做黄简的家伙说道:“你,要活还是要死?”

   “当时是要活!”黄简想也不想便脱口而出。

   “既然要活,那么我可以给你一条出路。”

   “加入你的族群?做你的族人?”黄简不笨,与聪明人说话就是有这好处。

   “不错!” 天翔干脆地点了点头:“你可以享受到我所有族人应得的待遇,也能不必再为食物而发愁。光这一点来说,恐怕就绝对不是你原来的族长能够办得到的事情。”

   黄简默默地点了点头。其实就算对方不说,他也完全能够看得出来。那些环立在这个年轻人身边的狩猎者,一个个强壮无比。很明显,这是有着充足食物做保障的前提下,才能达到的效果。光看人家手臂上隆起的肌肉与脂肪,那就绝对不是自己身上那几根可怜的排骨所能相比。

   能够吃饱,实在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说吧!你想让我怎么做?”黄简不笨,既然对方已经明说了招揽之意,那么肯定还有下文。

   “好!” 天翔点了点头,沉声道:“我要你现在就回去。”

   “回去?”

   “对!”

   “你的意思是,要我回去,把所有人都骗出来?”

   “你很聪明,应该知道怎么做。” 天翔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顺手从身边的火堆上抓起一块烤熟的虫肉递过:“饿了吧!先随便吃点,毕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家人。记住,我们的族名是龙,一种从远古时代就存在的神圣之物。”

   生存,是每一个狩猎者都要遵循的先决条件。黄简自然也不例外。更何况,对手拥有的武力与优势,都要远比自己族群强大得多。在这种时候乖乖地做一名顺从者,也多少能够算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因此,还没等那块松脆的烤肉完全下肚,黄简就已经完全认可天翔的族长身份。

   半小时后,黄简回到了血虫一族的营地。

   没费太多的口舌,血虫族长相信了黄简的话。毕竟,对方已经获得了一百个人的战利品,实在没有什么理由再与自己做对。只是,他的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点疑惑。

   那些押送交换者的族人,一个也没有回来。

   对于这一点,黄简也有自己的解释。

   “龙族的首领说了,可以先把这批人放走。我看机会难得,也就让他们先跑了出去在外围狩猎,准备好食物迎接我们。”

   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打消了血虫族长心里最后一丝疑惑。而几名外派警戒人员报告对方已经不再攻击的消息,也使得他产生了迫切想要离开这里的愿望。因此,不用别人催促,数百名饿得发慌的血虫狩猎者开始收拾东西,从对方指定的路线,浩浩荡荡涌出了营地。

   一条被废墟自然围拢出的狭长甬道,是脱离险境的必经之路。数幢横倒在两边的高楼,阻隔了行走在其中人类与外界的联系。尤其是那些高达十数米的混凝土砖块,更是将这片地域密闭成一条仅有两头能够通过的管状道路。

   黄简作为领头人,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用忐忑不安来形容他现在心理实在最恰当不过。他在担心,自己的叛变有没有被别人发现?自己又能否顺利从即将到来的攻击中逃出生天?还有,那个看上去面色冷峻的年轻人,他又会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捕获自己的所有族人?

   仿佛是为了解释他心中的所有疑问一般。就在队伍刚刚行进到一处略显得开阔的地带时,突然,从两侧的废墟顶上,站起了一个个手持武器的狩猎者。

   (国庆期间的更新不会中断,这一点大家尽可以放心。至于有写朋友说老黑卑鄙的要票。。。没办法啊!榜上位置太靠后,为生活所逼迫的老黑只能以这种极其不道德的方式求得各位老大手中宝贵的票票。尽管我无耻,却也还保留有小小的良知。。。结尾要票的话,总还没有占用大家的订阅点数。老天做证,吐血般得真言啊。。。555。。。要票!我要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