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七十八节 谈判

     “够了!别再说了!人家愿意招待你,已经够可以了。看看你自己,都吃成什么样子还要。我记得平时你好像只吃到现在一半的量,就已经足够。今天是怎么了?胃口特别好?”

   天翔一面正色呵斥着那名不知足的族人,一面颇有不甘地放下手中的汤碗。其实,就他内心来说,何尝不想主人再做一锅。

   “妹子!去,割块肉来,再煮一锅。”闻言,男人大度地笑了。转身冲旁边的女人挥了挥手。

   推辞,那是肯定的。只不过,包括天翔在内的所有客人,在听到如此好消息后,其中的推辞客气成份,至少也有一半以上属于假话。。。。。

   “你们手里拿着的,是古代的武器吧?要是我没记错的话,这东西,好象应该是叫做枪才对。是吗?”数番话后,男人的话题开始转移到了天翔手中的突击步枪上。

   “呵呵!你的眼光不错。”天翔笑了笑,解下横挎在身上的M5G43,顺手将子弹匣卸下后递过。口中看似随意地说道:“怎么,你也知道古代的武器吗?”

   “当然知道。”男人接过枪,仔细地打量着,口中不住地嚷嚷道:“怎么你这把枪会这么大?我记得,古人的兵器,应该是很小的那种啊!一只手就能握住。”

   “哦?你见过那种短小的枪?”天翔心中一惊,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仍旧不动声色地笑问道:“你在哪儿看见过这种东西?”

   “别提了,这事说起来我就生气。”男人摇了摇头,把枪递还给天翔,满脸怒色道:“如果不是那把该死的短枪,恐怕现在我也不会呆在这儿。也压根儿不会用我妹妹的命去冒险。”

   “呵呵!说来听听。恐怕我还能帮上你的忙也不一定。”

   “帮?唉——”男人叹道:“说实话,我做梦都想有人来帮我。可谁会帮呢?就你们几个人。。。。。。太少了。。。。。。”

   “没关系,我还有很多朋友。如果需要,我可以找他们一块儿来帮忙。就冲着你的这锅肉汤,这个忙我帮定了。”

   也许是天翔坚决的语气打动了男子,也许是这个外表粗豪的男人确实需要别人的帮助。总之,一阵劝说后,男人最终朝着几个陌生的客人,吐出了心中的不快。

   钢石,这是他的名字。至于女人,则是他的妹妹,筱草。

   他们俩并不是那种独立生存的狩猎者。他们有自己的族群,一个拥有三十四个人的小族群。尽管很小,但是他们却很团结。在每一次狩猎中,总能获得足够的食物。

   当然,这也与族群所在的周边环境有关。丰富的植被,大量的虫子,再加上几乎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他们存在的肉食性昆虫。这样的一处定居地,显然是任何狩猎者心目中的绝对理想之地。因此,钢石所在族群,并没有像其他部族一样到处流浪,而是依靠这些充裕的资源,逐步定居下来。

   因为他们发现,不需要把所有虫子杀光。只需要猎杀其中能够填饱肚子的部分,剩下的虫子,它们可以自行繁殖。半年之后,又将形成一个新的昆虫种群。所以,每次狩猎,族中的人们,总会有意识地留下部分幼虫。

   只是,其它的族群总处在流动之中。走到那里吃到那里,似乎已经变成了黑暗世界中,类似古代游牧的一种生存方式。

   一个人口超过五百的庞大部族发现了这里。对于饥饿中的外来者,丝毫不会去顾虑什么道义和规矩。疯狂的他们吃光了钢石部族留存下来的每一只虫子。这样的行为,当然会在族群间引发一场争斗。人数上的太大悬殊,丝毫没有悬念地宣告了争斗的结果。

   所有族人,除了恰好外出狩猎的钢石与筱草兄妹之外,其余的人,绝大部分都当了俘虏。而造成这样局面的原因,却是一团形状古怪的小铁块儿。

   那是一种根本令所有人都无法相象的可怕东西。它可以在投枪无法射及的距离外,喷射出带有死亡的火焰。瞬间夺走任何人的生命。发现敌人存在,带着妹妹悄悄躲在暗处观察的钢石第一次发现: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恐怖的杀人武器。

   几名最勇猛的族人,就是在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情况下,被它活活打死。

   据那个得意洋洋,手持铁块的对方族长声称:这是一种从远古时代就流传下来的武器,其名字,叫做手枪。

   惊恐中的族人,只能选择投降。毕竟,与其被枪打死,还不如主动请降。多少还能留下一条命。

   见识过这种东西威力的钢石,唯一能做的,就是带着妹妹尽可能地逃。离族群越远越好。离那支杀人的手枪越远越好。

   逃亡的道路,总是充满艰辛。食物匮乏危机也时刻侵扰着他们。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近处几乎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猎杀的小虫。无奈之下,可怜的兄妹俩这才打起地下虫的主意。用这种极其危险的方法,来获取满足自己胃袋需要的食物。

   “那么,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清楚了个中缘由的天翔放心问道。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再关心枪的问题。相比之下,他更关心的,是这两兄妹的归属。要知道,能够有勇气以自己做饵,诱骗虫子上钩。这样的狩猎者,实在不多。

   “还能怎么样,走一步算一步吧!就算是有一天被虫子吃掉,也总好过被对手抓住杀死强得多。”钢石无可奈何地苦笑道。

   族群相互间战争的俘虏,通常会被当作奴隶看待。他们属于族群中的消耗品。狩猎时冲在最前面,分配食物却只能获得最少。而且没有任何安全保障,在缺少猎物的情况下,他们往往会与肉人一样,被充作族群的食物。

   “那么,如果我邀请你们加入我的族群。你会答应吗?”天翔接过钢石递过得去汤碗,浅抿一口,微笑道。

   “你的族群?”两兄妹瞪大了眼:“怎么?你是族长?”

   “呵呵!不像吗?”

   “是不像,你太年轻,太嫩。”钢石摇晃着硕大的脑袋,直言道:“怎么看都不像个族长。不过,就冲你救了我们的份上,我答应你。呵呵!你不是在逗我开心吧?”

   天翔笑了笑,没有回答。有些时候,实力是需要摆出来才能令人信服。单靠嘴上说说,的确没有多少人会相信。

   第二天,两名族人朝着基地所在的方向返回。按照年轻族长的命令,他们必须得回去召集足够的支援人手。因为,根据钢石兄妹的说法,并吞他们族群的外来部族,其数量相当庞大。想要与之抗衡的话,一定要拥有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

   并吞,也是族群壮大的一种手段。既然你可以并吞别人,那么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并吞你呢?

   当然,这仅仅只是天翔脑子里不为人知的想法。在憨厚的钢石兄妹面前,这种根本就是为了自己打算的念头,却变成了另外一种大义凛然的壮举。

   “我要为你们的族人报仇。因为,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我的族人,我的朋友。作为族长,我绝对不会让自己人受半点委屈。也绝不允许有任何人,对我的族人进行威胁。只要有人敢这么做,我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

   应该承认,这样的话,的确具有相当的鼓舞与煽动力。尤其对于钢石这类大块头粗线条的男人更加有效。

   几天后,一百五十名全副武装的狩猎者,在先前回去报信族人的带领下,整齐地出现在天翔面前。

   “孟光、杨兴、商剑鸣,你们三人,各带三个小队,迂回绕到这一地域的东、南、西三面。一定要守住所有进出路口。不准放出任何一人。一旦发现有人想要逃走,不需要理由,坚决予以格杀。记住,我不需要你们抓俘虏,也不准杀死太多的人。你们的任务,就是让敌人知道,想要从那几个方向突围,根本不可能。懂我的意思吗?”

   这段时间,在钢石兄妹的陪同下,天翔已经摸清了这个自称是“血虫”一族外来者营地的所有情况。他们的营地构建相当巧妙。利用多座相互连接的坍塌废楼残骸,将一片布满碎石的小丘完全控制。其中的空间,就留做休息用地。依靠着这些横七竖八的混凝土残楼,血虫一族的警戒哨兵,完全可以在敌人尚未进入到有效攻击距离以内,就能发现他们的踪影。而且,凭借营地中数个废楼制高点,他们也能将手中的投枪,掷到比对手更远的地方。

   易守难攻。这就是钢石对整个营地防卫作出的评价。想当初,如果不是对方的力量大过强大,如果不是那支该死的手枪。恐怕自己的族群也根本不会落得覆灭的下场。

   只是,天翔心中,显然另有打算。

   既然攻不进去,那就不要攻。与其冲进去白白送死,还不如老老实实呆在外面,相安无事的好。

   当然,这样的举动并不意味着友好。你让我进去,我也肯定不会放你出来。因为,对于想要离开营地的人来说,占据外出通道的包围者,同样也是一群时刻威胁自己的杀神。

   “不用担心,用不了多久,血虫的人,一定会主动要求与我们接触。”端坐在钢石兄妹栖身的小屋内,天翔仰脖喝下一口香浓的肉汤,意尤未尽地抹了抹嘴:“他们在里面没有食物,肯定会外出狩猎。我们已经控制了附近所有的路口。在占有地形的有利条件下,他们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枪的威力你也看见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根本就无法突围。”

   天翔的估计很准确。四天过去了,从各个包围点传来的消息,无一不显示出血虫族人的惊慌。几天下来,担任阻击任务的狩猎者,前后总共狙杀了十四个人。尤其是在一次看似大规模突围的动作中,更是利用远程狙击步枪,在对方根本无法找到自己的情况下,连续打爆了多人的头颅。这样的举动,使得成群结队的血虫族人,当场一哄而散。

   莫名的死亡威胁,使得被围的血虫一族整日生活在恐惧与饥饿之中。他们也曾尝试着想要与外界的封锁者进行联络。无奈,对方根本不予理会。反复数次后,被饥饿折磨得快要发疯的他们,最终还是将目光转到了天翔所在方向。

   这正是他所希望的结果。

   一支插着虫肉的矛枪,这是狩猎者间表示投降与认输的标志。与古代的白旗一样,这也是用做争斗双方联络的必要手段。

   四个人,高举着一支尚在远处就能看见的投枪,小心翼翼地朝着被围营地的出口缓缓走来。显然,他们并不想投降。只不过是按照狩猎者之间的惯例,与对手进行必要的交涉罢了。

   天翔安然地端坐在小屋外面空处的大石上,漫不经心地在几人身上来回扫视了一番。看得出,这些请求交涉者相当意外和惊讶。毕竟,他们恐怕从未想到过,能够把自己逼至如此绝境的人,居然只是一个看上神色冷峻的少年。

   “永远不要凭着外表去估计对手。”这是古代某位哲学家曾经说过的至理名言。只是,流传到今,恐怕已经没有多少人还能记得。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包围我们的族群?”一个看起来好像是领头者的人愤怒地说道。

   天翔没有回答,只是抓过一支斜靠在身后的投枪慢慢把玩。只至对方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后,这才极其冷淡地开口道:“你没资格和我这样说话。没错,包围你们的族群,杀死你们的族人。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在指使。至于其中的原因,你没必要知道。”

   领头的男人正要发作,却被身边一人拦住。只见他快步上前,右手横举过胸,朝着天翔行了一个狩猎者间通用的问候礼。口气颇为恭谦地说道:“尊敬的朋友,我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会触怒了您。但不管怎么样,我希望您能够了解我们的真诚。能否请您告诉我这样做的原因,以及您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赐予我们一条出路?”

   “你说错了,我们不是朋友。” 天翔的口气依然冷淡:“至于原因,其实很简单。我需要你们的族群。只要你们答应投降,我自然会命令手下的人停止攻击。”

   “哦?您是需要我们的族群帮什么忙吗?”显然,问话者并没有理解其中的意思。

   “没错,我是需要你们的帮助。” 天翔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加纠缠,于是很干脆地直言道:“我要你们所有的人,自愿加入我的族群。”

   这句话的声音不大,却使得四名血虫族人大为吃惊。尤其是那个领头者,脸上更是显露出一种无法抑制的愤怒与嘲笑。只见他朝着天翔讥讽地冷笑道:

   “就凭你,也想并吞我们的整个族群?要知道,这可是一个人数超过五百的大族。你有那个能力吗?”

   “有没有能力不是你说了算。我只知道,现在你们已经被完全包围,任何人都无法从中突出。你们没有食物,没有吃的。想要活命,唯一的办法就是投降。”

   年轻族长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可在几人听来,却仿佛一柄重锤般具有无比的份量。

   “四天了,在没有东西吃的情况下,又有几个人能熬过四天。。。。。。”

   天翔喃喃自语着,从身边的族人手中接过一碗热气腾腾的肉汤,慢慢举到嘴边抿了一口。随手放在了身边的空处。只是,位置选择的实在是很不恰当。几个血虫族人甚至不用移动自己的位置,就能闻到阵阵沁入心底的浓香。

   一丝透亮的液体,从领头者口边流出。与之相对的,则是上下不住耸动的高昂喉节。

   对于饿了几天的人来说,哪怕就算是一块馊臭的烂肉,也绝对是一顿美味的佳肴。更何况还是味道如此香浓的一碗肉汤。

   天翔没有说话,他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等候着来人的答复。

   (老黑要票属于无奈之举.毕竟榜上的名词实在太靠后.如果不采取一些阴险卑鄙的手段,恐怕这书很快就会被淹没在书堆中...老规矩,收票.不嫌多!只要是票,我什么都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