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七十三节 猜测

  那是一块约莫只有巴掌大小的物体。从外表上看,好像是一块肉,也可能是什么别的东西。苏雅距离那里实在太远,虽然看见,却也根本看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只是,从囚笼中女人忙不迭地将其送到嘴边大嚼的动作推断,可能应该是吃的吧!

   那个笼子里,关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女人。大概是因为在被类人捉到的时候曾经被攻击过,被血管包裹着的两团破碎脂肪,零乱地挂落在腹下。受创甚重的伤口处,已经隐隐能够看到其下的白骨。尽管每天都能听到她在疼痛的折磨下,悲惨地哭喊,但所有被关在一起的女人都清楚:受了这样严重的伤,又得不到任何医治,等待她的唯一结果,只能是死亡。

   不过,就在类人将那团食物抛出的刹那,苏雅却意外地发现:类人那双令人恐惧的眼睛,似乎流露出了一种若有若无的畏惧。。。。。。

   “可能是我看错了吧?这些恐怖的生物怎么可能会恐惧?”这样的念头在苏雅脑海中仅仅只是一闪而过,毕竟,那个时候,鲜美的人肉对她来说,显然有着更加巨大的诱惑。

   只是,那天晚上,她并没有再听到那个受伤女人的痛嚎。

   第二天,女人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的哀嚎。似乎,她的伤口已经不再疼痛。只是,苏雅距离她所在的位置太远,无法看到其中究竟。而且,在几百个女人的无力呻吟中,想要准确地分辨出其中之一的痛嚎,也实在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又一次食肉分发日到了,类人监管再次拎着一具人类尸体走进囚房。分发也与往常一样非常顺利,只是,在刚刚走到受伤女人的囚笼前,漫不经心的类人,似乎好像看到了一幅令人最惊恐的画面一般,猛然间大声吼叫起来。顿时,从门外冲进了数个闻声而来的类人。

   女人被从笼子里拖了出来。可能明白她很明白自己即将遭受到什么吧!她的双手,死死拉住铁笼上牢固的栏杆,根本就没有想要松开的迹象。口中也一直在拼命惨叫。这就刺激得类人更加狂暴。紧贴着囚笼的苏雅惊恐地看见,在几个类人巨大力量的拉扯下,受伤女人的身体,活生生地从两边撕开,两只紧抓住栏杆的手,也在无法承受外力的情况下,不得不从肩头关节处与身体分离。连带着一丝丝断裂的肌肉与纫带,无力地垂落在笼内。

   至于那两根被紧紧握住的栏杆,早已被从中部拉开了一条弧线。要知道,那可是两根直径数厘米粗细的钢筋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一直延续了很久,类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于这样的施暴方式。它们并没有打算要放过失去双臂的女人。苏雅看到,其中一名类人,以强劲有力的手臂,高高将残废的女人抓起,将其身体猛然向后掰弯,就好像是在将一根木棍从中压断一样,活活将女人的身体从后部折叠起来。其力量之强大,就连坚硬的骨胳也无法承受。一阵清脆的断裂声后,女人的脑袋与臀部后侧,完全交合在了一起。甚至,带有散乱头发的脑门,已经从双腿胯下的空间处,径直伸到了身体的前端。

   女人没有死,她仍然在惨叫。只是,惨叫声中,明显带有一种无法忍受的剧烈疼痛。还有****遭到猛烈挤压后,无法顺畅呼吸的阻噎之感。

   类人似乎并不在意手中女人的感觉,他们狂吼着,将身体从中被弯折成两截的女人,往怀中一抱,重重夹在掖下,就好像是轻松地夹住一本书一样,迅速地迈开大步,从囚室的铁门处走了出去。至于监管的类人,则带着一丝莫名的恐惧眼神,狠狠将抓在栏杆上的两只断臂救下,随即跟随着前行者的脚步追了出去。。。。。。

   “我不知道这能否算是你认为的异常,不过,但就平时的情况来看,类人在那天的表现,确实让我觉得相当意外。因为,在此之前,尽管它们对我们很凶残、很冷淡,却从未像那样的狂暴与冷血。我感觉。。。我感觉。。。它们。。。似乎,有些害怕。。。那个女人。。。。。。”

   苏雅的描述让所有人心里,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战。尤其是方欲,紧靠在其身边的夏冬,甚至能够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看得出,这样血腥恐惧的场面,哪怕就算是见惯血肉的他听了,也会感到一丝后怕。

   “那么,你有没有注意到,或者说,你有没有看清楚,类人递给那个女人的食物,究竟是什么?” 天翔的语气仍旧冷峻且严肃。

   “没有!” 苏雅摇了摇头:“距离实在太远,那种场面也太纷杂,我根本就看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

   天翔抿紧了嘴唇,皱了皱眉道:“。。。。。。嗯!那个女人,就是你说的那个受伤的女人,在她被带走之前,你还有没有发现在她的身上有什么异常吗?”

   “异常?” 苏雅有些意外:“没有啊!不过,就算是有,那个时候也肯定没有人会注意。或者,你试着问问别的那些和我一起被救出来的女人,她们当中有的人距离较近,可能会看到一些我没有看到的东西吧!”

   “族长!你。。。。。。你。。。。。。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李文铭干咽了一下口水,小心地抬头问道。

   这也是除天翔之外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毕竟,把他们悄悄叫到这里,本身就代表着会有什么重大的事件需要让他们得知。

   天翔没有回答,只是略微点了点头。看他的样子,似乎还在考虑。。。。。。

   “的确是不对!”沉思良久后,他终于开口道:“我怀疑,冷库里那几具古怪的尸体,恐怕与这件事情有绝大的联系。”

   这句话使所有人都感到了惊惧。

   “夏冬,昨晚是你带人负责将那具尸体埋掉的吧?”天翔没有解释,而是转换了另外一个话题。

   “对,没错!”

   “那么,在埋的同时,你有没有发现那具尸体,与平时有什么不同吗?”

   夏冬摇了摇头。看得出,对于这个问题,他实在是有些不能理解。

   “我的意思是,在你们挖坑、埋土的过程中,那具尸体,有没有活动过的迹象?” 天翔加重了询问的口气。

   “这,这怎么可能?那,那根本就是一个死了很久的人啊!”

   别说是夏冬,所有的人在这一刻,都感到了年轻族长话里的问题。

   “不要激动!你们的想法我可以理解。” 天翔微微朝两边压了压手,小声、缓慢、而且清楚地说道:“但是我仔细检查过那个已经被掏空的土坑,你们可能没有注意到,这个坑,是从内部破开,而且,坑边的泥土上,还有几个相当模糊的手印。尤其是,在距离土坑不远的位置,还有一个相当清晰的脚印。那是一个没有穿鞋的人所留下的,我仔细看过,刚才站在那附近的人,脚上都穿着鞋子。也就是说,留下脚印的人,绝对不会是我们族群中的任何一个。”

   “你。。。你的意思是。。。。。。”说到这里,夏冬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甚至于,连后面的话也无法道出。

   “没错,那个被你们埋掉的死人,是他自己从坟墓里爬了出来。”

   天翔的声音并不大,而且也没有加上什么特别沉重的语调。然而,所有的人,却都在那一刻感到了一种无边的恐怖与畏惧。

   “这。。。。。。这怎么可能?那。。。。。。那个人明明已经死了,先不说他已经在冷库中呆了那么久,我们。。。。。。我们也检查过,他,他根本就没有任何脏器。他的身体甚至全部都是空的,怎么可能还会存活?”苏雅紧握住天翔的手,颤抖着嘴唇,语不连贯地问道。对于她来说,这样的事情根本无法接受。

   “我也不知道那具尸体究竟还能不能算做是人。” 天翔爱怜地搂过苏雅的肩膀,沉声道:“你说得没错,任何人在那样的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再活过来。可现在的问题是,所有的证据都表明,是他自己从坟墓中爬出。能够做到这一点,恐怕他已经不能算做是人。”

   “不是人?那。。。。。。那又该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

   天翔最后的话实在令所有人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毕竟,一名优秀的部族领袖,并不等于一个无所不知的神。

   “夏冬,这段时间你们得多加小心,冷库的开关也必须随时注意。剩余的那三具尸体,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随意搬动。如果有不听命令的,可以不用获得批准直接杀掉。我怀疑,类人将这些尸体放在里面冷冻,恐怕也是基于同样的安全理由。”

   “族长。。。。。。难道,世界上真的有那种不会死亡的怪物吗?”说话的是方欲。对于他的表情天翔完全可以理解。狩猎者不怕死,也毫不惧怕任何虫子。因为,只要能够将其杀掉,自己也就肯定会获得安全。然而,现在却出现了一具不会死亡的尸体。这样的事情,绝对会在所有人的心头,压上一块重重的大石。

   “说实话!我不知道!”

   这样的回答实在令人意外。

   “我只知道,与普通人相比,我们很强。” 天翔的话风旋既一转:“我们有枪、有子弹,有古代人类遗留给我们的大量武器。我们根本用不着怕谁。就算是一个不会死的人,那又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我们就像打腐蛆一样,把他的身体全部打碎就是。我就不相信,那一块块零乱的碎肉,它们还能吃掉我们不成?别那么垂头丧气,打起精神来。记住,你们不是普通狩猎者,而是人,一个活生生的,站在生物进化链最顶端的人类。那些卑鄙的低等生物,根本就不是你们对手。”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夏冬问到。

   “不用怎么做,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就以你夏冬来说,这段时间你的任务就是收集燃料,如果在雨季来临以前,被我发现你弄回来的燃料,连把你煮熟都不够的话,那么,我会亲手把你埋到外面那个坑里去。”

   善意的玩笑使得所有人的神经出现了短暂的放松。沉闷的气氛也多少活跃开来。

   “明天我会和苏雅回希望基地一趟。夏冬你就暂时代替我的,充作这里的最高领导者。记住,专心做好你们手上的每一件事。千万不要去碰冷库里的那些尸体。有什么问题,等我回来再说。”

   第二天,一个由五名全副武装狩猎者组成的小队,从光荣基地出发。朝着他们来时的方向走去。除了天翔和苏雅,其余三人都是从族中挑选出来的护卫。他们不仅身强力壮,而且,身手也较之常人要灵敏得多。

   按照原定计划,天翔应该每隔几个月便在两个基地间来回一次。这样做,既能够加强相互之间的联系,也可以增进自己在族人中的亲密感。只是,这一次,天翔心里却还有着另外的一些打算。

   希望基地外围的警戒人员相当称职,在五人小队刚刚进入到哨戒范围内时,一名隐藏在暗处的狩猎者喊住了他们。呆看清来者熟悉的面容后,顿时兴高采烈地带着他们从隐蔽入口,进入了基地。

   归来的天翔受到了人们的热烈欢迎。对于这个从未让自己挨过饿的年轻族长,族人们的拥护显而易见。在与众人客套一番,且与妹妹天柔欢闹一阵后,天翔拉着战风与刘睿走到了一边。。。。。。。

   “你确定这是真的吗?”听了天翔的话后,战风的语气显得颇有些颤抖。

   天翔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说真的,这种事情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所有在基地中找到的资料,都没有对此做出任何解释。我想,如果要获得答案,可能从那些女人身上大概能够多少知道一些。只是,我并不确定,她们究竟对此知道多少?”

   刘睿则没有说话,看得出,他似乎正在思索着什么。。。。。。

   “我估计她们知道的东西恐怕也不会比苏雅多。”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战风再次道:“在那样的环境下,恐怕她们当中不少人已经根本丧失了最基本的思维能力。至于你说的问题,很可能已经被她们遗忘得差不多了吧!尽管其中可能会有几个类似苏雅这样能力较强的人,可是。。。。。。”

   “哥哥!你怎么在这儿?”一声清脆稚嫩的童音,打断了战风的话。

   是天柔。那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找了过来。长时间与兄长的分别,使得她现在几乎一刻也不想再离开他的身边。

   天翔见状,连忙俯下身来将之一把抱起,狠狠贴过脸去亲了一口:“天柔乖,哥哥正在谈点事,呆会再和你玩,好吗?”

   “不好!”出乎意料之外,天柔并没有想往常一样听话地跑开,而是死命地搂住天翔的脖子,奶声奶气地说道:“我不管,我就要和你在一起!”

   撵是撵不走了,由她吧!

   天翔抱着妹妹坐下,苦笑道:“继续吧!战风你说的没错,只是,多一分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好得多。”

   “或许是吧。。。。。。”

   大人间的事情,小孩子可能永远都不会懂,只是,他们也有着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想要与大人分享。就在几人正作决定之间,天柔忽然冒出了一句。

   “哥哥,你有没有给我带什么新的玩具啊?”

   “玩具?呵呵!” 天翔轻轻摇了摇头:“这次哥哥太忙,没来得及给你准备玩具。这样吧!说说看你想要什么,我给你做一个就是!”

   “哦!太好喽!”天柔雀跃道:“我要木偶,帮我做一个木偶好吗?”

   “木偶?” 天翔奇道:“什么是木偶?我怎么没听说过?”

   “呵呵!她说的是这个!”战风笑着从身边摸出一本书递过:“她这几天都在看这本书,一直吵嚷着要我帮她做一个小木偶呢!”

   《木偶奇遇记》

   这就是书的名字。

   一本古代童话,也是一本孩子们喜爱的书。只是,在随手翻了几页之后,天翔的脸色逐渐变得紧张且凝重起来。

   (老黑是昆明人,云腿月饼是这边的美食。鲜美的火腿剁成碎末,填塞在其中做馅。吃起来口感相当不错。只是,今年单位上发月饼的时候,我忽然想道:月饼厂会不会去医院收购点尸体,腌制成人肉火腿,做成月饼。。。。。。吼吼!砸票!砸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