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七十一节 恐惧

     巨大的弹药消耗,使得天翔不得不彻底打消了原来那种单纯依靠古代武器的念头。在撵走这群恶心的蛆虫后,他才发现,仓库中数量庞大的武器弹药,其实并不足以早在强度的挥霍状态下使用太久。想要一劳永逸地解决武器来源,唯一的办法,还是依靠自己制造。

   蛆虫退走后的战场一片狼籍。流淌着脓液的臭烂肉块到处都是。令人窒息的气味,哪怕就算是连厚厚的基地大门也无法阻挡。它们从每一个孔洞中,从四面八方钻进基地,肆无忌惮地在本来就不甚清洁的空气中来回肆虐。弄的狩猎者们苦不堪言。。。。。。

   浸透的湿布条现在成了人手必备的东西。天翔对此也无可奈何。毕竟,气味不同于虫子或类人,那根本就是你赶都赶不走的东西。唯一的出路,只能是等待着,让它们自己慢慢消散、慢慢淡薄。

   几天前,战风曾经率领着数十名精壮的族人来过一次。他们用独轮小车给天翔送来了大批新近打造的金属工具,还有不少制造巨弩与发石装置必不可少的钢制构件。同样的,天翔也让他们在走时,带上了大量古代武器和弹药。用他的话来说:“把所有的宝物都放在一个箱子里,实在是一种极其不明智的表现。”

   这并不是天翔的惊人之语,而是某一位不知名的古人所说。他不过临时剽窃借用一下罢了。

   此外,战风还给天翔带来一个半忧半喜的消息。

   “基地里那些流云族的孕妇,也就是此前已经怀孕却没有生产和手术的那些人当中,又有一个产下了类人婴儿。我留心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它很可能就是苏雅曾经说过的那种双头怪婴。因为,它的肩膀上,已经长出了一个很大的肉团。我怀疑,这大概就是它的新脑袋吧!这个婴儿我已经给你带来了,估计你会感兴趣的。”

   装着类人婴儿的囚笼已经被放进了那间宽敞的囚室。如今,在众多的铁笼间,也仅仅只有这么一个弱小的囚徒而已。

   至于留守在老基地中的女人,按照战风的说法,已经有大部分人完成了生育。这也使得留守人员的数量赫然增加了近一半。幸运地是,栽种下的植物块茎足够供应她们的日常食用。

   “过一段时间,等到她们的身体恢复得好一些,就把她们护送过来一批。毕竟这里的空间要比原来那里大得多,食物来源也很充足。更重要的是,这里安全,比老基地要安全。”

   “呵呵!这样的说法,听起来实在是很别扭。”战风笑道:“什么新基地老基地,你就没想过要给两个基地各起个名字吗?”

   “当然想过。图书馆那边,就叫“希望”。至于这里,就叫“光荣”,你看怎么样?”

   这可不是天翔顺口乱说,而是他早已考虑过的问题。用这样的代号命名两个基地,实在是有着深刻的意义。

   新生,代表希望。繁衍,则意味着人类将占据着生物界永远的光荣。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这种事情都是你拿主意。对了,差点忘记件事,有不少新出生的婴儿没有名字,都是我帮他们取的。至于姓氏,你看。。。。。。”

   “由他们自己挑选吧!两种选择,一是姓赵,一是姓龙。”

   听到这里,战风颇有些不解:“赵是你的姓,可是这龙。。。。。。”

   “龙,是族群的姓!” 天翔干脆地回答道:“族群不能没有一个整体的名字。我仔细查过,这片土地,曾经是泛亚洲联邦中,那些曾经以“龙”为崇拜物古人的居住地。以这种神圣的东西当作我们的族名,应该是一种做好的选择。”

   对此,战风深以为然。只是,他还有另外一件事情,得与天翔商量。

   “我发现,你的完全由大脑发出那种思感,好像我也已经能够发出。只不过,探测距离没有你那么远,不过只有身体周边半米左右的直径罢了。而且,也不像你那么夸张,能够直接分清探测目标的具体情况。我所能做到的,仅仅只是能够判明一下物体的所在方位而已。说实在的,我觉得,这种能力,实在是没有太大的用处。甚至,还比不上眼睛和耳朵。”

   “你说的是真的?” 天翔闻言,颇有些惊喜。

   “当然是真的。”

   “呵呵,我告诉你,只要你能坚持每天冥想,并且加大你的用脑力度,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也应该能够达到和我一样的程度。况且,你可能已经发现,太极心法,对于脑力与体力之间的相互运转关系,其实很有帮助。”

   战风率领的运输队已经离开。几天以后,他们还会再次返回。其任务,就是将部分光荣基地储存的武器弹药,搬运到希望基地。当然,沉重的大炮他们是不可能扛动的。至于那种威力强大的GAU449六管机枪和子弹,他们到是带走了不少。毕竟,希望基地的安全,也与光荣基地同样重要。

   对于战风所说的思感问题,天翔认为这很正常。因为,在古代一些书籍中,就曾经对此类现象有过研究与考证。古代学者也将之称为:“第六感”。他们认为,这是人类进化的一种显著表现,就好像最初的古猿学会使用工具一样,进化中的人类,最终完全有可能突破所有身体极限,进化到一个绝对完美的境界。

   这不是空谈,也不是幻想,而是相当实际且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只是,天翔并没有太多的兴趣来研究这些几乎等同于虚幻的东西。他的心思,已经完全被那个关押在铁笼里的类人婴儿所吸引。

   按照苏雅的描述,类人对于这种双头婴,似乎相当看重。而且,在攻占基地的时候,天翔也并没有在类人尸体中发现任何不寻常的东西。那么,这是否说明:与其它普通的类人相比,这些双头怪婴要显得更加聪明一些呢?

   几天以来,除了安排族人进行必要的工作外,天翔所有的时间,全都泡在了阴深幽暗的囚室之中。他甚至专门从基地中找出了一把椅子,专心致志地坐在那里,注意着铁笼内类人婴儿的每一个动作。

   战风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一个苏雅曾经描述过的那种怪异类人。那个从其右边肩膀处长出的球状肉团,已经能够相当明显地看出五官的大概模样。只是,它们至今还萎缩在一起,紧紧地闭合着。就好像是一只表面皴折的果子,多了几道微小且明显的疤痕。

   囚笼的食槽内,已经按照天翔的意思,给它放上了几块肮脏的蛆肉。当然,那些烂得与浆糊有得一比的类人腐尸,多少也粘上了一些。这些东西基地外面到处都是。随手就能捡到一大堆。用这样的“营养品”来招待它,应该也是一种极高的“礼遇”!毕竟,为了获得这些该死的烂肉,狩猎者们整整花了大量的子弹。更何况,按照苏雅所说,这种怪婴,本来就喜欢以腐肉为食。

   应该承认,它很喜欢人类提供给自己的这些食物。甚至,吃得很开心。

   三天后,肉团已经在新生脖颈的支持上,完全站立了起来。嘴唇与鼻孔的开合处也已经完全张开。只不过,新头颅的嘴巴,似乎还不能够取代旧有头部的进食。外界营养物的摄取,还必须依靠原有器官的帮助才能获得。

   至于眼睛,新头颅上的,到是已经能够微微睁开眼皮。借助着太阳能灯光的帮助,天翔毫不费力地就能看到在其中来回转动的眼珠。

   苏雅说得没错,这根本就是一种与人类极其相似的怪异生物。那颗新生的脑袋,乍一望去,根本就与普通的人类婴儿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难道说,他们要以这样的方式,将自己的种群完全与人类融合?”

   这是天翔的想法,也是一个极其恐怖的念头。他实在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身边某一个时时见到的友人,比如说夏冬、方欲。。。。。。他们当中之一,竟然会是类人双头怪婴所化。那么,自己又该如何面对?

   恐惧,那是肯定的。哪怕是神经再粗大、接受能力再强的人,面对这样的情况时,恐怕都会生出一种无法遏制的恐惧与绝望。那个时候,任何人都只会产生一种选择。

   杀了他!

   面对一个非人,但是却根本就与人类外表没有什么两样的异类,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其杀掉。

   简单,有效。但是后果却相当严重。

   不,应该说是极其严重。哪怕就算是因为缺少食物而被活活饿死,也远远没有这样的后果对狩猎者们更加具有威胁。

   试想一下,当你身处一个群体当中。某一个与你熟知的人,一个日夜与你在同一口锅里舀汤喝的人,忽然某天被发现竟然是一种怪异的非人生物。尽管能够将之轻而易举地杀死,可是,从那之后,你还能再相信谁?你又能够敢于相信谁?

   同样的例子,你的身边那些充满友谊与温情的眼光,肯定会被警惕、怀疑与恐惧所代替。因为有了第一个例子,没有人会再相信别人。一个曾经合作无间的亲密团体,就此分崩离析。

   人类,不可能单独存活。只有一个合作的社会,才是稳定发展且能诞生文明的基础。尽管黑暗世界中的生存法则极其严酷,但狩猎者们结成的一个个小团体,其实已经具有了相当的社会雏形。

   类人怪婴的出现,完全有可能将这样的社会完全毁去。而毁灭者自己,不是类人,正是人类自己。当怀疑与不安完全笼罩在人类头上的时候,将再也没有任何信任可言。人类会发疯、会咆哮、会毁灭自己创造的一切东西。。。。。。直到,地球上只剩下最后一个人。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绝对有可能。

   想到这里,天翔自己都不由得被惊出一身冷汗。他实在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在自己与苏雅做爱的时候,猛然发现,她居然是一个变异后的类人时,自己会有怎样的反应。。。。。。

   毕竟,直到现在为止,并没有人看见过这些双头怪婴的成年形象。也没有人知道它们是否究竟能够真的长成人形。

   幸运的是,天翔手上,还有这么一个足堪用做观察的试验品。

   不过,也就是在那一刻,天翔也才第一次发现,自己原先认为类人是由于古代人类制造的观念,很有可能是一种错误。虽说这个世界上曾经有过许多的科学狂人,但是没有任何人会愿意将所有人类全部杀死后,只留下自己孤零零的孤家寡人一个。

   那样的世界,根本没有任何乐趣可言。

   但是,那些在基地中发现的古代研究文献。它们却又明白无误地告诉天翔:类人,正是古代基因工程中,极为重要的一个项目。

   在清理基地时,夏冬曾经找到一份纸面枯黄的文件。那是一份详细说明了类人基因结构模式的报告。其中声称:旷日持久的战争,使得士兵大量死亡。以至于平民中,很难再挑选出适宜充当军人的战斗者。而且,把一名平民培养成合格的士兵,需要太多的时间,新兵与老兵相比,无论是体力、耐力、精神承受能力都显著茶上太多。为了改变这种情况,联邦生物研究小组决定启动一项战前就已经准备好的秘密方案——造人。

   以人类胚胎为基础,加入部分兽类基因,在培养槽中生成兽头人身的类人。这就是古代生物学家为了挽回战争劣势,而不得不使用的非正常手段。

   “比之人类士兵,类人不仅具有强大的力量,而且动作灵活、行动敏捷。尤其是在武器控制方面,完全可以在它们幼体发育期间,向起大脑灌输所有相关指令。使它们懂得最复杂的武器操作。它们没有感情、没有道德观念束缚、没有任何亲情。它们是最好的战争武器,它们能彻底且坚决地执行所有命令。哪怕这些命令再常人听来,根本无法接受,无法执行。它们不会叛变,甚至会因为上位者的命令,亲手打碎与自己在同一个培养槽中生出的兄弟。它们不怕死,鲜血会使它们更加刺激和冲动。而且,死亡的类人士兵,根本不需要政府支付一分钱的抚恤金。。。。。。。”

   这是资料中记载的一段话。看上去,应该是最初研制类人过程中,倡议者的导言吧!

   文件的副页中,还有大量类人的相关数据。尽管这些东西天翔并不能完全看懂,至少,他却在其中看到了不少根本就属于人类基因的成份。

   和所有在基地中发现的资料一样,这份文件也并不完整。依靠这些能够看懂的部分,天翔得知:是古代人类制造了类人,而且,已经将它们投入战争。像这样疯狂的举动似乎也并不仅仅只是局限于亚洲联邦。美州联邦、欧洲联盟、甚至还有个别古代能源控制机构,他们都在秘密研制属于自己的生化武器。尸人、污染者。。。。。。这些听上去怪异莫名的东西,正是它们的杰作。

   因为,就在文件中很多地方,都曾经出现过类人与这些生物相比较的数据。

   尽管不知道那些被提到的生物究竟是什么,可天翔知道,它们应该都和类人一样,都是不属于人类范畴的异种生物。

   也正是因为这份文件,天翔此前才会做出:类人是古代人类所制造的结论。

   但是现在看来,这种理由似乎并不充分。就算是为了赢得战争,古代人类也绝不可能制造出这样一种能够完全隐藏在人群中,无法区分且以人类为食的异体。但是文件中却又明白无误地说明了类人的出处。这就使天翔极其头疼。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都有着相当的说服力。那么,到底哪一种,才是隐藏在类人背后的真相?

   一个简单的词语,使得天翔猛然间从苦思中解脱出来。

   变异。

   (我不知道书看多了会不会产生幻觉,但是我却知道,写书,肯定会产生某种古怪的玩意。老黑惊恐地发现,昨天晚上,当我进入梦乡后,忽然发现,睡在我身边的大胖儿子,居然又从肩膀上长出了另外一个脑袋。。。。吓得我大喝一声,仔细看来,却是一张票票。。。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