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六十九节 腐蛆

     (提醒:看此章节的时候,最好不要吃东西。要不然。。。)

   应该承认,狩猎者们奔跑的速度确实惊人。而那种不知名生物的脚步也实在慢得可以。直到气喘吁吁的夏东站在天翔面前时,它们也仍旧没能走进思感的有效探测范围之内。

   “是。。。。。。是腐蛆。。。。。。我们。。。。。。我们遭遇了。。。大批。。。大批的腐蛆群。。。。。。”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夏冬,双手杵着膝盖,力竭声嘶地朝天翔报告着自己的遭遇。

   “腐蛆?”天翔不禁有些奇怪,这种完全以腐烂血肉为食的东西,怎么会突然跑到自己的基地附近?按照它们的生活习性,应该是集中在阴暗潮湿一类的地域才对。泥石混杂且颇为干燥的山地,绝对不应该是大批腐蛆出现合理场所。对于它们来说,这种地方就好像陆地对于一条鱼那样陌生。

   当然,鱼儿离开水源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只要岸边能够有足够吸引它们的东西,饥饿的鱼也肯定会不顾一切地疯狂扑上岸。为的就是能够在被饿死之前饱餐一顿。

   离开水活活憋死,也总好过被饿死强。

   腐蛆也不例外。只要有着足以吸引它们的东西存在,冒险,似乎也是一种对于枯燥乏味生活的有效调剂。

   “糟糕,我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冥思苦想中的天翔,恍然大悟般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的腐蛆,都会朝着基地所在方位而来的原因。

   腐蛆的食物就是腐肉。那些仅仅只洒上一层浮土,准备用作给食人植物当作养料供应的类人腐尸。它们腐烂后的尸臭味道,可以随风飘荡到很远的地方。甚至就连那些混合在泥土中的腥浓臭液,也能在四处分散的地下水源带动下,传播到很远的地方。当然,这类令人恶心的气味,狩猎者们都会避而远之。可对于喜食此物的腐蛆来说,却根本就是堪与大餐媲美的绝妙滋味。

   “关闭基地大门。所有人带上武器,在山顶要塞进行防守。方欲、苏雅、李文铭,带上你们的人,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尽可能多的弹药运上山顶。对付这些东西,需要足够的子弹。”

   躲,是来不及了。就算天翔能在腐蛆群到达之前,把所有堆积在基地外部的类人腐尸全部移走。对气味极其敏感的腐蛆,仍旧会发现隐藏在基地内的活人。它们完全可能为了这一百多个鲜活的食物耗费大量时间。更何况,就算山脚下的入口完全封闭,那么山顶的通路呢?它们难道不会想到从这里爬进基地吗?

   天翔实在是没有勇气,用自己和族人的生命去验证一下腐蛆的智慧。

   庞大的蛆群终于进入了思感探测范围。一只只白白胖胖的恶心蛆虫,在天翔脑海中来回翻滚蠕动。粘满其浑身的浓液浸湿了它们前行的土地。虽然从“心眼”中看到的景象没有任何气味,可天翔还是觉得,那怕隔着如此遥远的距离,自己也还是能够闻到那种发自它们身上的刺鼻恶臭。

   “开炮!炸死它们!”

   这不仅是天翔的命令,也是所有聚集在山顶狩猎者的想法。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可以看到对面山坡草丛中钻出的一只只腐蛆。

   两门PZ92各自发射了一枚炮弹。尽管落点不一至,可天翔还是很高兴地看到:炮弹准确地在蠕动的虫群间炸裂开来。飞溅的弹片在爆炸的作用下,纷纷钻进柔软的虫躯。在穿透所有障碍后,再次冲出,一头扎进邻近的虫身之中。

   这种时候,根本不需要任何瞄准,只需要一个大概方位,恐怕就算是世界上技术再烂的炮手,也能变成命中率最高的人。

   腐蛆相互间的距离堆叠得相当拥挤,以至于两枚炮弹发挥出远远超过预想中的威力。天翔高兴地看到,超过六十只虫子的身体表面都溢出了腥绿的血液。它们的蠕动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虽然很慢,可它们并没有死。它们还在继续向前移动,尽管,速度相当慢。

   甚至就连那几头位于落点中央,身体几乎被爆炸完全撕裂的腐蛆,也仍旧在以一种本能向前移动。看得出,它们已经濒临死亡,却还是在朝着食物所在的方向喘息。。。。。。

   至于其它的腐蛆,则根本不为意外的袭击所打动。它们丝毫没有停留,依旧蠕动着,向类人腐尸所在的方位蜂拥而来。也许在它们看来,多死几个同伴,也就意味着自己能够多吃一些吧!

   “可怕的东西!”天翔喃喃地摇了摇头,再次朝向两座炮位的操制者重重压下了手臂。

   “继续射击,不要停止。”

   呼啸而过的炮弹,接二连三地在腐蛆群中炸开。破碎的白色虫尸块,伴随着大量黑色的泥土,散乱在地上,夹杂交裹成一团团流淌着腥绿浓液的莫名块状物。还有的,则直接掉落在蜂拥攒动的蛆群身上,在那种白腻滚动的肥胖身躯上,形成一个个肮脏无比的另类斑块儿。

   严整的腐蛆群被炸得千创百孔,漫山遍野的白色“蛆海”,也仿佛在突然间落潮后,显露出数十块大小不一的黑色礁石。只不过,在紧跟其后的“蛆浪”推动下,这些可怜的礁石自然无法中流砥柱,只能带着万分不甘地消失在漫天的蛆群间。

   “方欲,你负责给我盯住炮位,绝对不能停止发射。”

   “夏东,带上你的人跟我来。顺便告诉李文铭,让他的人都过来,那些狙击步枪对腐蛆没用。它们根本就不怕那东西。”

   确实,射程超远威力强大的狙击步枪,对于腐蛆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天翔自己也开了几枪,却懊恼地发现,被命中的腐蛆,根本就对钻进身体的子弹毫不在意。它们依然拼命前行了很长一段路后,直到体内血液几乎完全流光,这才一头歪倒在草丛间,再也无法爬起。

   如果仅仅只有几只腐蛆,远距离狙杀确实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

   可问题是,腐蛆群的前锋,已经距离山脚不到五百米。

   尽管它们的主要食物是腐烂的尸体,可这并不代表它们对活人没有兴趣。

   必须阻止它们,绝对不能让它们在前行一步。

   山顶要塞南北两端,天翔依照射击位置,各自放置了八挺机枪。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根本顾不得那么许多。按照他的命令,北面通道的所有机枪,全部都被转移到了南面。他必须利用机枪的设计速度优势,来抵消腐蛆群那种可怕的数量威胁。

   GAU449六管速射机枪,是一种性能相当不错的武器。《武器大全》及众多古代军事书籍中,都曾经对它的可怕射击速度有过相当确切的描述及赞扬。尤其是按照电脑资料中的部分显示,这种机枪完全能够在一分钟内射出超过20000发以上的子弹。单就那种子弹形成的铁幕,本身就是一种极其有力的防御手段。

   火炮仍然在发射,族人手中的各种轻武器也在有效射程内朝着临近的腐蛆射击。然而,天翔及一干机枪手的脑门上却淌下了大滴的汗珠。尤其是他们的眼睛,死死地盯住越来越近的蛆群,几乎快要冒出血来。

   他们不是不想开枪,而是不敢开枪。因为,直到所有机枪统统搬过来之后,天翔这才发现,慌乱中自己竟然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

   子弹,机枪的子弹。山顶要塞中,居然仅仅只储备了六箱机枪子弹。

   一箱子弹五千发,六箱就是三万发。可对于整整十六挺GAU449来说,平均一挺还轮不到半箱子弹。尤其是照它们那种恐怖的射击速度计算,这点子弹简直少得可怜。甚至还不够它们一分钟的消耗。

   “是谁干的?混帐!”

   天翔的愤怒是有理由的,再此之前,他就曾经反复叮嘱过族人,必须确保山顶要塞的弹药储备。虽说存放武器的仓库,距离山顶仅有数十米的垂直距离,可在关键时候,这段距离完全有可能造成意向不到的死亡。

   “。。。。。。我。。。。。。是我。。。。。。”一个颇有些惊慌的声音从近旁边响起。不用回头看,天翔也知道那是李文铭。

   “不要废话,快带人去搬子弹。记住,要快!”

   天翔没有意料中的发怒,仅仅只是暴躁地大声下达了新的命令。这种时候,切实地做点补救措施,远远要比发脾气追究责任有用得多。

   猛烈的炮火,给行动缓慢的腐蛆造成了惨重的伤亡。已经冲到山脚下的蛆群,开始朝着山头的狩猎者们发起了攻击。它们纷纷张开仅有一张吮吸加吞咽功能的肉嘴,沿着洒满乱石与泥土的古代柏油路面,向着数百米外的要塞扑了过去。

   不用天翔发号施令,所有人在那一瞬间纷纷端起手中的枪械,朝着迎面而来的蛆群狂泻着子弹。突击步枪的连射功能在这一刻被发挥的淋漓尽致,一个又一个空弹匣也在狩猎者们近乎挥霍一般的射击中,纷纷清空了自己肚子里的所有存弹。

   天翔身边机枪仍旧没有开火。按照他的命令,与其让十六挺机枪同时消耗子弹,还不如将弹药集中起来,首先保证一个火力点的供应。尤其是在目前弹药供应不上的情况下,这种威力强大的武器,必须放在最后使用。

   可能是感受到了来自山顶的巨大威胁,也可能是由于腐蛆自身太过饥饿的原因。忽然间,它们没有任何预兆地改变了行进的方向。将自己的目标重新锁定在了那堆埋藏在山脚浮土中的类人腐尸身上。

   大堆腐烂的臭肉,在没有眼睛仅靠触觉和嗅觉与外界接触的蛆虫心中,显然要比一支直指自己脑门的突击步枪更加具有诱惑力。

   死,并不可怕。怕的是在那种无法忍受的饥饿中,被剧烈收缩的胃袋紧绞而死。至于子弹,有什么好怕?不就是脑门上一下而已,不疼不痒。比起饥饿来,这种死法显然要轻松得多。

   类人的尸体就堆放在距离山脚入口不到两百米的地方。那里是一片松软的浮土,相当适宜植物生长。更重要的是,那里是通往基地入口处前的毕竟之路。用一片看似没有任何危险的食人植物将之覆盖,形成一种有力且有效的防护手段。这就是天翔的想法。

   只是,这一看似完美的计划,却被上万头蜂拥而来而腐蛆全部打乱。

   埋藏在地下的腐尸上,不过薄薄地撒上了一片泥土。为的,仅仅只是防止那种熏人的臭气溢出。毕竟,就算是饿得前欣心后背的疯子,也绝对不会把这些东西塞进嘴里。除了用做食人植物的栽培之外,它们根本就没有别的任何用途。

   腐蛆的鼻子极其灵光,就算是深埋在地下数米深的烂肉,也能被它们准确无误地,从深厚的土层中翻找出来。至于这些隐约透出地面的腐尸,就更不用说。驻守在山顶的狩猎者们,颇有些惊惧地看到:在上百头领队的腐蛆拱动下,堆积在地面已经形成一座小山,表面覆盖着一层薄土的类人死尸,已经逐渐出现了坍塌的倾向。它们摇晃着、倾斜着,在数头兴奋地钻进其中大饱口福的蛆虫剧烈动作下,最终轰然倒地,砸散成一片流淌着黄绿恶心浓臭液体的碎块。

   人的尸体,只要死亡超过短短树小时,就已经开始肉体僵硬的现象。在古代常温下,很快就能进入逐步腐化状态。黑暗世界中的温度虽然要比古代更加湿冷一些。却也并不是完全的寒冷。死亡后的尸体,超过一定时间,仍然会不可避免地要流水、腐烂。尤其是这些死亡时间已经超过半月以上的类人,身上的肌肉早已烂得跟浆糊没有任何区别。就在前几天,一名从旁经过的狩猎队员,不小心一脚踩到了其中一具尸体,整条大腿当场就陷了进去。慌得他手忙脚乱地一阵乱抓,结果,只抓到扔弃在周围的烂尸。那种感觉,根本就好像是无意中落入了一个松软的淤泥坑。如果不是旁边的人及时拉住他的手,将其救回来的话,恐怕,这个倒霉的家伙,当场就会直接被淹没在高度腐烂的尸肉中。

   据他自己事后心有余悸地回忆,那些原本强劲有力的类人肌肉,根本就好像是浮在水面上的泡沫一般,轻轻一按就通。手指在没有任何阻力的情况下,完全可以摸到其中的骨胳。他试过,只要轻轻一拎,就能从一堆湿搭搭的烂肉中,起出一根完整的骨头。至于那些韧带与较为坚韧的身体部分,则好像几根破烂的布条一般,可怜地缠绕在上面。

   这些东西,就是食人植物的最爱。当然,也是腐蛆最喜欢的食物。

   天翔无奈地闭上双眼,轻轻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几分钟以前,他就已经收回了自己的思感。一群肥腻虫子争抢一堆臭肉的场面,任谁看了都不会留下什么太好的印象。更何况,脑中的探测思感,一直都在反复发回几个简单的词语。“看”得他简直想要去撞墙。

   “幸福”、“美餐”、“好吃”。。。。。。诸如此类,反反复复。如果是面对一桌佳肴当然另当别论。可那毕竟是一群腐蛆,还是一群大肆舔食臭得熏人烂肉的腐蛆。当然,与之伴随在一起的,还有成片“吧既——吧既——”的****咋动声。

   山顶到山脚,不过区区数百米。对于视力超卓的狩猎者们来说,实在是看得不能再清楚。。。。。。

   人的大脑有时候就是这么不可思议。强忍着恶心的同时,天翔却莫名其妙起想起了那顿时美味儿的蚯蚓炖肉。恍惚中,他忽然想起:蚯蚓的身体好像与腐蛆机器相似。也是同样的棉软、同样的滑腻、同样的圆滚。它们也都以收缩肉体拱动前行。而且,它们也吃肉,只是不知道。。。。。。

   一阵从心底翻涌上来的黄水,瞬间就沿着喉管一直上涨到了天翔的口中。使得他再也无法忍受地单手杵地狂呕起来。

   “子弹。。。。。。子弹运来了没有?李文铭,你的子弹在哪儿?混蛋,我。。。。。。我要子弹。。。。。。我。。。我。。。我要杀了这些该死的东西,我要杀光它们。。。。。。”

   (老黑说的没错吧!的确不能吃东西。唠叨了点,却也是为大家好。砸票砸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