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五十三节 褐蚁

     战风率领的狩猎队一般都在距离基地至少十公里远的地方狩猎。这样做,主要是为了保证基地附近现有的可利用资源不被破坏。但是,包括天翔在内的任何人都没有料到,装备了在这个世界最强力武器的狩猎队,居然会遭遇到最恐怖,最可怕的袭击。

   北面的一处废墟,距离基地大约数十公里。那里有着大量的油蟑。这可是战风在上一次狩猎时就已经计划好,专门为今天行动所准备的猎物。然而,一件突如其来的意外,使得这样的想法彻底变成了泡影。

   距离狩猎地不远,有一条昂长的带状水泥废墙。它不仅遮挡了狩猎者们的正常视线,也仿佛一道障碍般,拦在了正常行进路线中。想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往返与基地和狩猎地之间,就必须翻越过这道废墙。

   这对体力强健的人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只不过,就在他们刚刚走到距离墙边不远的地方,却听到,从数米高的水泥残墙另一边,传来了一阵低沉且凄惨的嚎叫。

   “虫兽!这是虫兽的吼声!”

   战风对于这种声音并不陌生。不仅是他,所有狩猎者都对这种声音相当熟悉。小青偶尔发怒时,也会发出同样的低吼。然而,从废墙背面传来的吼叫似乎并没有虫兽惯有的那种愤怒与威武。相反,却有着一种莫名的无奈与悲哀。

   悲鸣,这绝对是虫兽在濒死前发出的惨叫。

   而且,与之伴随在一起的,还有一种听上去相当奇怪的悉梭声。。。。。。

   战风无法想象,强大如虫兽的生物,居然会发出如此声音。在他的记忆中,就算是那头曾经被自己与天翔合力干掉的巨蝗,在临死前也没有发出过如此凄惨的嚎叫。因为,它们是地球生物界中的最强者。绝对不可能发出好像小虫子一般的悲鸣。

   可是,这样的低吼,又是怎么一回事?

   无暇多想,战风马上指挥着族人快步上前。飞快地抓住废墙上的各种附着物,灵活地跃身纵上了墙顶。

   天啊!怎么,怎么会这样?

   不仅是战风,所有攀上墙顶的人,都在目光触及被观察物的瞬间所惊呆。他们根本没有料到,被废墙遮掩住的,竟然会是如此恐怖而凄惨的一幕画卷。

   一头不甚高大,但体积却足有十余米方圆的扁平虫兽,正痛苦地在布满坚硬瓦砾的地面来回翻腾。而造成这样结果的,却是一种体积远比其小得多,不过正常人类巴掌般大的一种弱小生物。

   褐蚁。

   在远古地球自然界中,有一种叫做“蚂蚁”的微小生物。比起其它昆虫来,蚂蚁的脆弱自不用说。一个小小的指头,就能毫不费力地将之摁死。就算进化到了现在,蚂蚁的体形虽说有所改变,但对于任何狩猎者来说,仍旧是不需要武器,一脚便能轻轻踩死的弱小种族。

   “命比蚁更贱。”很形象地说明了蚂蚁的处境。

   然而,那只是针对某一只或几只落单的蚂蚁而言。任何在面对成千上万只蚂蚁组成的可怕虫群时,唯一的办法,只能是以最快的速度落荒而逃。

   虽然,有许多生物,都是以蚂蚁为食。有一种叫做“食蚁蝼”的飞行类昆虫,就是其中的代表。

   褐蚁,是黑暗世界中性情最凶猛的蚁类之一。它们几乎什么都吃,动物的肉就更是它们口中的美味儿。和所有的蚂蚁一样,落单的褐蚁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成群结队,铺天盖地而来的疯狂蚁群。

   很明显,这头虫兽正是遭遇了这样一群可怕的褐蚁。

   庞大的虫兽身躯在任何狩猎者看来,绝对是一种强悍与力量的代表。可此时在饥饿的褐蚁眼中,不过是一堆数量庞大且丰美的肉食。它们以一种对食物的狂热,从虫兽与地面接触的脚肢蜿蜒而上,在短短几分钟内就布满了虫兽全身。蚁肢前端的锋利钩爪牢牢钉进了虫兽坚硬的甲壳。爪心处几个微小却相当管用的吸盘,也承受着身体的重量,死死地吸附在光滑的虫背上。它们抓得是那样紧,以至于被虫兽巨大身体翻转碾压成碎末,与自己的身体完全分离后,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地与目标物紧紧粘连在一起。

   虫兽的处境相当不妙。大量攀爬到背部的褐蚁已经张开锋利的甲锷,切开自己坚硬的甲壳,大肆饱餐其中柔嫩的肉体。不,不止是背部。头、胸、腹、还有脚肢。。。。。。身体各处都同时有着那种刺入骨髓的麻痒与痛苦传来。敏感的神经末稍拼命地向大脑中枢传递着它们遭遇到的所有袭击。就算自己用沉重的身体在地面反复翻滚也无济于事。那些该死的蚂蚁在啃着我身上的每一块肉,每一根骨头。甚至就连覆盖在表面最坚硬的甲壳也丝毫不放过。

   在那一刻,虫兽不由得生出一种莫名的后悔。它后悔,自己的复眼为什么要进化得如此完美。以至于就连远处一群褐蚁围聚着一节黄绿色物体大口啮咬的情景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那是一节脚肢。一只粗壮的,刚刚从自己身体上咬下来,还连着一丝筋道脆嫩韧带的脚肢。

   啊——我——我受不了啦——

   它们——这些该死的蚂蚁——它们在吃我的肉啊!

   从视线刚刚与蚁群接触的瞬间,战风眼眶内的瞳孔变急剧地缩小。宽阔的额头上也不由自主地渗出了一滴滴冰冷的汗珠。纂紧钢矛的手臂也变得青筋突现。至于身体,则在莫名地颤抖。尽管,抖动的幅度很微小。小得连他自己都几乎无法感觉。

   叶战风很紧张。但是,这绝对不代表他在害怕或恐惧。

   事实上,从第一眼看到那只被万千褐蚁包裹起来的可怜虫兽时,他就已经在大脑中迅速思索着自己的下一步动作。很明显,那头虫兽已经完了。他所要做的,就是挽救自己的族人,挽救自己带领的狩猎队。

   古代的蚂蚁没有听觉,它们相互之间的联系,主要是依靠自身散发出来的气味儿与视觉,以及相互间触角的碰撞来产生。但是,生存在黑暗世界的狩猎者却凭着自己的经验知道,蚂蚁有听觉。尽管不是很灵敏,但是它们却完全能够听到一些声音。

   譬如:从地表传来的震动。。。。。。

   一百多人的跑动,在任何时候都绝对会产生巨大的声响。

   逃跑!这是肯定的。但问题是,这样做,势必会惊动墙下密密麻麻的蚁群。

   不跑?那么啃完虫兽的褐蚁群,马上就转身发现并扑向这一百多名人类。丝毫没有任何怜悯地嚼光他们身上最后一点肉渣。数米高的废墙,在褐蚁眼中看来,不过只是一条方向与地平线垂直的大路罢了。

   “你,快走。一个一个走,把命令传下去,告诉大家,不要惊慌。我数着时间,每隔十秒钟离开一个!快!”

   一百个人与一个人的脚步,撞击地面后发出的声音绝对不能同一而论。少量而单独地离开,或许会是一种目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这就是战风在迅速思索后得出的最佳逃生方案。

   命令以战风为中心,从左右两边小心地,顺序往下延伸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尽管脸上的神色掩饰不住内心的慌张,队伍中也隐隐有些骚动的迹象。但毕竟没有乱。所有的人都遵从着队长的手势,紧张而有序地一个个离开藏身的废墙。

   蚁群丝毫没有发现废墙背后的动静。它们目前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虫兽所吸引。所有的褐蚁都在疯狂地朝着那团巨大的黄绿色影子簇拥过去。一头虫兽虽然不能完全满足所有褐蚁的饥饿要求,至少,总可以填充其中部分蚂蚁的肚子吧!

   “十秒钟一个人,连上自己,总共是一百零一个人。也就是说,总共需要十多分钟的时间,才够让所有人安全撤离。”悄悄猫下身,死死地巴住墙壁,紧张地注视着蚁群动向的战风,一边飞快地盘算着流逝的时间,一边则无助地默默祈祷着那些看不见的神灵,希望能够多获得一点点宝贵的时间。

   这个时候,多十秒钟就代表着能够多活一个人。他实在不敢想像,一旦褐蚁群发现了自己的存在,铺天盖地蜂拥而来时,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

   叶战风是人,是人就会害怕。尽管他的体内有“探路者”基因,但归根到底,终归还是一个普通人。如果是身为领导者的天翔与他在一起,战风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自动承担起最后离开的艰巨任务。因为,在他的脑子里,已经有了这样一种固定的意识。

   “天翔是领导者,他是能力远超于我的兄弟。我可以为他做任何事情。包括死!”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会为其他人去死。尽管那些手下也是自己的族人,可是,我也要活。

   虫兽已经停止了翻滚。遍布其全身的褐蚁密密麻麻地爬满了每一处角落。沉重的背部甲壳已经在蚁锷的疯狂切割下脱落,隐藏在下面白嫩光滑的兽肉吸引着所有褐蚁的注意力。仅仅过了不到五分钟,两条足以让上百名狩猎者饱餐一顿的美味肉块儿,就完全消失在了成千上万拼命啮咬的褐蚁口中。

   蚂蚁在啃,人也在悄悄地逃离这片恐怖的饿鬼域。

   “夏冬、商剑鸣。。。。。。好!都走了!就是现在!”战风默默地念着一个个离开者的名字,在身边仅剩下四个人的时候,猛地拦住身边一个即将离开的族人。

   “我先走,从一数到十后你再离开。现在,开始数吧!慢一点!”说着,战风脸上绽现出一丝如释重负般的微笑,纵身从数米高的废墙上,轻轻跳了下来。

   他计算过,四个人,四十秒。足够自己跑到安全区域了。

   至于剩下的人,相信他们也能顺利脱身。毕竟,这个时候的虫兽虽然已经被啃剩下了一堆没用的甲壳,但从蜂拥而上的褐蚁群看来,它们似乎仍旧对这堆已经没有多少吃头的垃圾抱有浓厚的兴趣。

   这种时候,就算一次跑两个人,估计都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

   紧跟在战风后面准备离开的一名族人,可能是由于太过紧张的缘故吧!居然手忙脚乱地踩塌了一块承受自己身体大部份重量的石块。失去平衡的他,顿时身子一歪,从废墙上摔了下来。

   废墙将逃离者与褐蚁群分成了两边。很不幸,他落到了蚁群密布的一边。

   几乎所有沉迷于虫兽尸骨中的褐蚁,都在这一瞬间被惊动。它们惊喜地发现,原来就在自己的身边,居然还隐藏着如此味道鲜美的嫩肉。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距离墙边较为接近的褐蚁发现了剩余者的存在。同时,也隐约感到了从远处地面快要消失的轻微震动。。。。。。

   “啊——”

   几声凄厉无比的尖叫,从废墙所在的方向,远远地传到了狂奔中的战风耳朵里。很明显,那些留下来的人,肯定遭到了蚁群的攻击。那种痛苦的惨叫,就连已经跑出百米远的战风听了,都会不由分说生出一种可怕的颤栗。毕竟,那是自己朋友与族人绝命前的最后哀号啊!

   “自己绝对不能回去。他们已经不可能还有人活下来!”默默地听着耳边传来的惨叫,战风强迫着自己打消那种想要转过身去支援的想法。理智告诉他:剩下的人,已经死了。

   没有人能够从褐蚁群的围攻下逃生。哪怕他有十条命,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被褐蚁锋利的甲锷啃光十次。

   除非,在那之前,你本身就已经是一堆白森森的骨头。

   褐蚁只对肉感兴趣。至于骨头,它们啃不动,也消化不了。

   “跑!快跑!”战风脑子里只剩下了这唯一的念头。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跑得这么快。那种疯狂的速度,让他接连超过了两名之前离开的狩猎者。

   速度,这个时候的速度,根本就代表着活命。

   褐蚁移动的速度也很快。拥有六条短小脚肢的它们虽然没有人类那样的速度。却拥有比着人类更加耐久的体力。尤其是在刚刚享受了一番人肉滋味儿后,对于柔软嫩肉的渴望,就好像一种巨大的诱惑般,牢牢占据了每一只褐蚁的大脑。

   几十公里的距离,并不太远。尤其是在快速奔跑的状态下,就更加显得接近一些。飞快的速度与体内过人的耐力因素,使得战风在短时间内与其余的族人拉开了距离。直到他望见那幢高耸在地平线上,标志着与营地距离不远的废楼影子时,已经整整有六个人落在了他的身后。

   长时间的奔跑会给人的心脏带来巨大负担,体内生理机能也会因此造成部分衰竭。供氧、供血系统更是会产生部分滞碍。所有的这一切,都向人体发出巨大的威胁与警告。

   “不能再跑了!再跑下去,恐怕会死的!”

   如果换在平时,以轻松的步伐慢跑完同样的距离,可能没有一个狩猎者会感到疲劳。毕竟,经年累月的与虫子拼杀,已经使他们习惯了这样的高强度体力运动。只是,人毕竟不是机器。任何运动都会产生疲劳。

   尤其,在这样以最快速度疯狂奔跑的状态下,疲劳感往往会更加容易产生。

   但是,不跑也得死。而且,死得更惨。

   战风只觉得自己眼前的东西在不住晃荡,呼吸也无法跟上体内氧气消耗的速度。体内的血液似乎已经沸腾。不,不是沸腾。而是燃烧,每一滴血,每一滴汗,所有的水份,都已经全部被那股从心底升起的火焰蒸发得一干二净。长时间作着高速交替运动的两条腿,似乎也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它们只是在凭着一种本能,机械地做着同样的动作。

   天啊!我,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让我死吧!

   以最高速度长时间飞奔的结果,在这个时候完全显现了出来。应该承认,叶战风的确跑得很快,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跑完如此遥远的距离,换在平时,根本就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张大嘴巴,拼命向外呼气的战风,琅跄着脚步死命向前移动。他知道,只要距离基地越近,自己也就越安全。只要天翔能够及时发现外界的异动。那么也就越能早一些带领族人撤离。

   只是,就在距离废楼甚远的地方。叶战风意外地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天翔,没错,的确是天翔。只不过,他的手中正端着一支G180S远程狙击步枪。黑洞洞的枪口,正牢牢指向自己的眉心。

   (据说,睡觉的时候梦见蚂蚁爬满身,那是意味着近期会有财运上门。老黑没试过,不知道其他人的感觉究竟如何。如果你是在晚上看这一节,那么祝愿你能做个发财梦!当然,梦醒成真后,别忘了给可怜的老黑一张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