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四十七节 驯服

     雪已经开始融化,然后天气依旧寒冷。与往常相比,冷硬的土地也在封冻已久后,重新焕发出自己新的活力。新嫩的草芽顶开覆盖在其上的层层泥土,从中绽露出自己倔强的身躯。阴郁的冬天对于它们来说,不过是一个充满睡梦的夜晚而已。从沉睡中醒来的它们,拼命吸取着湿冷泥土中的每一点养分。迫不及待地以一种好奇的目光,从展露在地面之上的部分,热切而小心地,仔细打量着陌生世界的每一个个地方。寻找着其中自己可能熟悉的气息。。。。。。

   春天来了。

   植物的苏醒似乎是一个带有双重意义的信号。它既宣布了严寒在温暖面前的惨痛失败,也宣布了另外一种危险的再次来临。因为,暖和的春天并不仅仅只是对于植物有效。对于动物而言,显然要比它们更加期盼春天的再次降临。

   虫子们都出洞了。

   沉睡了一冬的它们,彻底消耗光了储存在体内的所有脂肪。为了增强自己的体力,就必须满足那个时刻在向自己发出威胁号令的空胃袋。只有彻底填满它的每一丝缝隙,才能从这种可怕的威胁中获得完全的解脱。

   瞬时间,原本完全被白色积雪覆盖的世界,完全又变成了密密麻麻虫子们的天下。它们在寻觅着地面每一条缝隙间所有可能被用来充饥的东西。它们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丝可能带来食物的信息。它们甚至不会放过任何一块腐烂的肉块儿,不会放过任何一株可以食用的植物,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同类的尸体。

   因为,那是食物。是可以填饱自己辘辘饥肠的食物。

   尽管,那些东西的味道,吃在嘴里确实不怎么样。

   可重要的是,它们能吃,能转化成自己需要的东西,能向虚弱的身体提供寻觅更多食物的能量。

   这一刻,虫子也变成了狩猎者。它们狩猎所有能够被当作猎物的东西。当然,其中也包括它们自己的同类。

   陷落在地井中的青蜒,在吃过麻醉草药后,已经被转移到了基地内部一处空置的牢房内。那里是天翔专门为它所准备的一个小窝。也是用于驯化虫兽的专门场所。尽管虫兽拥有强悍的武力,也牢据着虫族食物链的顶端。但是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一群饿疯了的食草虫,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也绝对会向一只孤立无援的虫兽发起攻击。

   毕竟,吃掉你的肉。我就能够活下去。

   天翔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这头青蜒来之不易,绝对不容许有所损失。在转移虫兽的同时,他也一再警告族人:没有经过他的同意,任何人不得杀死这头幼年虫兽。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擅自离开基地半步。

   因为,现在是春天。是一年当中,所有虫子最为瘦弱,也是最为疯狂的时候。

   虽然,这样的时间仅仅只会维持一个月左右。用通俗的话来说,也就是六个太阳日。

   对于自己的遭遇,青蜒显然相当不满。从昏迷中醒来的它,马上开始了发狂。角质甲锷拼命砍削金属囚笼的无用举动再一次上演。其结果和以前也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那种弥漫在地下基地内部的底吼,却时常把众人从甜蜜的睡梦中惊醒。

   “饿它几天,什么都别给它吃!”

   这是天翔的命令,也是青蜒目前所“享受”的特别待遇。

   “饥饿可以使最高贵的人放弃自己的所有尊严,也能使最骄傲的女人自动脱下最后一件遮羞的薄衣。他们会为一点最微末的食物碎屑低下自己高昂的头颅,也会像最卑贱无耻的狗一样对你摇尾企怜。只要你有绝对的能力,完全可以用饥饿征服一个国家,征服一个民族。甚至,征服全世界。”

   古人的明训已经说明了饥饿的作用。天翔深信:既然连最高贵的人类,都无法抗拒食物对饥饿的诱惑。那么,一只仅有简单思维的青蜒,自然更加不可能有着什么坚贞的节操。

   一句话,饿它几天。饿到它完全臣服于我扔给它食物的那只手,并老老实实其控制为止。

   一天不够就两天,两天不够就三天,再不够就一个星期、一个月、甚至是半年、一整年。如果它实在不屈服,那就直接饿死了事。大不了就用青蜒的骨头熬汤,反正,最终的胜利必须属于我。

   它就算是死,也必须服从我的命令。

   可怜的小青蜒,所有悲惨的命运,就从傻乎乎地落入地井的那一刻开始。虽然,现在的它对此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它只知道,自己饿了,而面前那些本应该属于自己食物的人类,却用一道坚实的铁栅栏关起了自己。这就使得内心本来就极不平衡的青蜒,彻底陷入了疯狂只中。

   只是,这样的疯狂,并没有维持太久。

   一周过后,青蜒已经没有任何体力再折腾。那双充满傲慢的巨大复眼,彻底失去了不驯的神采。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虚弱的无奈与悲哀。

   一把散发着清香的鲜嫩草叶,忽然仿佛上天赐予的宝物一般,掉落在它的嘴边。这使得半躺在冷硬地面的青蜒猛地睁大了眼睛,以生平最快的速度,一口叼过这团连塞牙缝都不够的青草,细细品嚼起来。

   这一顿,恐怕是青蜒自从出生到现在,吃得最香,也是最少的一顿。甚至,这根本就不能算顿,仅仅只不过是一口而已。

   它记住了那个抛给自己食物的男人。

   他的眼光中充满了威严与力量,很明显,其中还有一种需要自己臣服的威胁。甚至,他还以一种莫名其妙的怪异方式,明确地告诉自己:他要我做他的坐骑,他,他竟然要骑在我的背上!

   不!决不!这根本不可能!

   我是虫兽,是有着强悍力量的伟大虫兽。怎么可能被一个弱小的人类骑在我高贵的背上?这种事情,你想都不要想!

   于是,刚刚补充了部分体力的青蜒,再一次上演了自己的疯狂。

   天翔站在绝对安全的距离,轻轻摸着已经长出几分短髭的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囚笼内愤怒发狂的青蜒。脸上浮现出一种明显带有轻蔑的淡淡笑意。他用思感与青蜒交流过,虽然目前的脑波能量并不足以控制虫兽,却足以把自己的想法传递给暴虐的虫子。让它清楚地知道:“我是你的主人,你必须服从于我。因为,我控制着你的所有食物来源。”

   抗争与威胁之间的游戏持续了两天,饥饿无力的青蜒再次奄奄一息。这个时候,同样一束青嫩的草叶再一次出现在它的眼前。

   只不过,比之上一次,食物施予者还同时告诉了青蜒一些别的东西。

   “答应我的要求,那么这些草就是你的。如果不答应,那么你就继续饥饿!”

   青蜒第一次犹豫了,看着眼前那一束散乱的青草,它几乎失去了最基本的思考能力。它甚至想哭,如果它有泪腺的话。它从未想过,自己至高无上的尊严,居然会败给一束小小的草叶。

   就为了这点东西,把自己的所有,全部交给面前卑微的人类。这值得吗?可能吗?

   那一刻,青蜒想到了死。

   对!死亡、自杀,或者,只有这样,才是结束目前自己悲惨处境的唯一办法。只有死亡能够保住自己的尊严,才能使自己免于被人类控制的黑暗命运。

   可是,那种无时无刻不存在的饥饿,恰恰在这个时候再一次以最强烈的胃袋蠕动,明确告诉青蜒:“哪怕你就算是死,也必须满足我的要求,满足我的欲望。”

   我饿!我实在是饿啊!

   哪怕就算是一个再铁石心肠的冷酷人物,恐怕也会在看了青蜒的表现后凄然流泪。这头可怜的虫兽几乎快要被地上那一束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草叶折磨疯。好几次,它流着透明涎水的巨口已经伸到了草边,那种植物特有的清香在刺激着它,让它屈服于自己附带的使命下。青蜒觉得,这束草,它仿佛会说话,它在用最有诱惑力的语言,清楚地告诉自己:“来吧!安安心心地吃掉我,带着最满足最舒服的感觉把我吞下,让我香甜的汁液滋润你干燥的喉咙。让我来安抚你倍受折磨的胃袋。来吧!听话,乖乖地吃掉我吧!”

   这样的诱惑绝对没有任何生物能够抵挡。

   然而,就在青蜒带着几分迷茫,想要彻底迷失与这种诱惑的时候。一丝微弱的理智却又明白无误地告诉它:“你可以吃,但是吃了以后,就意味着你将永远失去自由。我无法控制你的举动,你只能自己在这二者之间,寻找你所想要的答案。”

   这样的犹豫整整持续了近一个星期。

   天翔丝毫不担心,他有充足的时间与这头陷入崩溃边缘的青蜒继续玩下去。现在是所有虫子疯狂活动的春天,自己的族人这个时候出去,只能为饥饿的虫群平添一大堆美味的食物。与其这样,还不如老老实实在安全的基地里再呆上一段时间。也好顺便把这头小青蜒驯服。

   虽然,这种想法看上去显然有些困难。但是自己有时间,也有食物,怕什么呢?

   人和虫都可以等,但是离开大地滋养的青草,却无法永远保持青翠欲滴的模样。很快,那把嫩绿的叶子因为缺少水份而变得有些萎缩。对于饥饿的青蜒,自然也少了很多最初的那种诱惑。

   这是什么味道?一股洋溢着浓郁肉类气息的香味儿,从自己畏惧的火焰那边飘来。刺激得青蜒干瘪的胃囊再一次疯狂地蠕动起来。带着剧烈腐蚀性的酸水从中一浪接一浪地翻过,那种扩散到全身各处的颤抖与刺痛,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它自己最强烈的需要。

   我要吃!我要吃啊!

   那是肉汤,是肉汤的香味儿。

   天翔端着一个陶土烧制的大碗,盛着半碗浮泛着浓亮油珠的虫肉汤,踱着步,慢慢走到青蜒面前。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舒服之感,仰脖痛快地喝下一口。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响亮地打了一个无比清脆的嗝儿。使得一股混杂着体内热量的浓郁肉味儿,径直朝着饥饿的青蜒扑面而来。

   囚笼的底部,已经被一大滩粘稠的透明液体完全覆盖。其来源,正是青蜒大张的巨口。

   那是饥饿与贪馋的共同产物——涎水。也就是人们俗称的口水。

   “怎么样?想吃吗?这碗汤很香,很好吃。我可以给你。你要吗?”

   青蜒脑子里,再一次出现了那个该死的神秘声音。然而,这一次,它却无法对它抗拒。只能下意识般顺从地点了点头。随着这一动作,只见天翔手中的陶碗也开始往前倾斜,在顺势作用下,半碗残汤一丝不剩地泼洒到了青蜒的口中。

   好美妙的滋味儿!青蜒紧闭着嘴,死死地含住那口对于它来说并不是很多的汤汁。它不允许任何一滴美味儿的汁液从嘴角溜走。它也是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在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如此好吃的东西。那种无上鲜美的浓汁吃到嘴里的感觉,简直就是一种极大的享受。

   呼——如果每天都能吃到这种东西,那么,出卖自己高贵的尊严,似乎也并不是一件不能商量的事情。

   这一次,天翔没有逼迫青蜒。他仅仅只是将手中的残汤倒给可怜的囚徒后,便头也不回地转身走向了欢闹的火堆。

   那一刻,青蜒脑子里忽然生出了一种相当古怪的念头。他有几分期望,不,应该说是有几分期待。期待着这个曾经侮辱过自己的卑微人类,能够再次转身,再给自己一碗那种美味儿的液体尝尝。。。。。。

   很幸运,第二天,青蜒同样得到了一碗自己期盼已久的肉汤。

   第三天,同样的待遇仍然继续。

   第四天。。。。。。

   肉汤很好喝,但是不管饱。巴掌大的一碗汤,仅仅只能刺激青蜒的胃袋发出更加狂热的要求。它在逼迫青蜒,威胁青蜒,让青蜒屈服。

   显然,这种来自内部的压力,显然要比外来的胁迫有用的多。

   第五天,青蜒终于举起了白旗。它已经无法忍受这种无休止的折磨。尊严与高贵对于它来说不过就是一种虚幻的存在。可是那碗肉汤,那玩美味儿的肉汤,那才是能够彻底解决自己痛苦的最好良方。特别是在那个人类许下将一整锅汤都送给自己的诺言后,青蜒几乎想都没想就默默接受了天翔的要求。

   如果你是一名生存在黑暗世界中的狩猎者,此时一定会被天翔营地内出现的奇景所惊呆。你会发现,一头最恐怖的虫兽,居然与人类一起在用餐。

   而且,吃得很香。

   一口盛满温热肉汤的大铁锅,就是青蜒的饭碗。现在的它,正美滋滋地把自己硕大无朋的脑袋整个儿地伸了进去,拼命吞咽着其中那种鲜美的汁液。

   第四锅。这是青蜒自从走出囚笼的喝下的第四锅汤。随着大量液体流入其体内,青蜒原本干瘪的肚皮,也仿佛吹足了气的皮球一般,迅速膨胀起来。

   现在的天翔在众人眼里,其威信已经达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地步。驯服一头虫兽,这种事情狩猎者们别说见过,甚至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如果说刚开始还有一些人,反对把这种危险的生物弄进基地与自己一起居住的话。那么现在,他们的这种反对已经完全变成了好奇。特别是当他们看到吃人不吐骨头的青蜒,居然乖乖地像个未过门的小媳妇一般,顺从地跟着天翔走到距离火堆不远处的那口汤锅前大快朵颐的时候,更是几乎把眼珠瞪出了眼眶。

   天!一头吃人的虫兽居然会和我坐在一起吃饭?而且还在同一口锅里喝汤,这,这,这不是在做梦吧?

   众人的眼神天翔都看在眼里。对此,他早有预料。任何新生事情都有一个被接受的过程。他相信,族人的惊奇并不会维持太久。毕竟,只要有第一头虫兽被驯服,那就意味着第二头、第三头的出现。这种事情,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更何况,他已经计划好,这头刚刚驯服的小青蜒,马上就会派上大用场。

   不过,在这之前,还有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月票。。。月票。。。我站在空旷的废墟顶上高呼:同志们,老黑需要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