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四十四节 饲养

     人口的增加,必然伴随着食物消耗量的加剧。因此,食物的获取来源,自然也就成了天翔这个族长不得不优先考虑的问题。

   与原来不到两百人的族群相比,流云女人的加入,使得这个数字增加了一半多。现在的族群人数已经达到了三百左右。虽然这些女人的确能够调和一些族中基本矛盾。可不管怎么样,她们也是人,也要吃东西。天翔心里很清楚,尽管自己救了她们。可如果没有充足食物供应的话,这些女人一样会离开族群。说不定,在哪天饥饿时,她们甚至会趁自己睡着的时候,悄悄割下自己的脑袋,放在火上烧烤后,大肆美餐一顿。

   “滴水之恩当永泉相报!”这是古人书中对于施恩者与受恩者之间关系的最好写照。

   很可惜,那种事情只可能发生在古代。在为了最基本生存权利奔波的狩猎者中,这无疑是一句笑话。

   那怕你曾经救过我的命,哪怕你曾经把最后一口食物分给了我,哪怕你是与我同床共枕,亲密无比的爱人。只要我肚子饿,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吃掉你。不要跟我讲什么大道理,不要和我说什么仁义道德之类的废话。现实就是那么简单,有吃的,我们就是朋友,是爱人,甚至可以是你的奴仆。反过来,在你让我挨饿的时候,你就是我最好的食物。

   我要活,要活就必须吃东西。肚子饿的时候,是没有任何道理好讲的。

   当然,在我吃饱的时候,可能会想起你的种种好处。但是很可惜,你已经变成我肚子里的烤肉,以及面前一堆不会说话的骨头。

   对于刘睿这个活了漫长岁月的电子人,天翔一直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很清楚,在刘睿担任族长几百年的时间里,绝对不可能保证每天都向族人提供足够的食物。可意外的是,他居然没有被饥饿的手下啃成骨头。这其中的缘由究竟何在?

   难不成,身为电子人的他,就连皮肤也是根本嚼不动的合成物质?

   对于这个问题,刘睿从来不回答。每次天翔问起,老人仅仅只是抱以淡淡一笑。随后顾左右而言它。

   冷库里的虫肉足够吃上很久。但是在那之后呢?当所有的虫肉被吃完以后,我们又能吃什么?

   狩猎,肯定是必要的。可问题是,虫子与人一样,需要时间生产繁衍。在某一个地方,绝对不可能说是你今天杀掉一只虫子,第二天马上又会出现一只同样大小的向你提供肉食。那种美妙的事情,恐怕只能是在梦中才会出现吧!

   因此,无论任何狩猎部族,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以后。必须进行迁徙,移动到别的地方,寻找新的食物来源。这是任何狩猎部族都无法违背的铁律。所以,每当他们找到一处适于居住的地域时,总会想尽办法,杀光所有能够捕杀的虫子。彻底进行一番野蛮的掠夺后,继续朝着下一片丰美的猎场前进。

   反之虫子也是一样。很多尝过人肉滋味儿后,一直不忘其美味儿的虫子,也逐渐学会了人类的这种本领。它们会从一处流窜到另一处。吃光所有能够吃的人,然后,朝着新的,可能有人居住的地方再次进发。

   所以,想要解决族群食物的供应来源问题。唯一的办法,只能是迁移。

   在这一点上,无论人还是虫,都无法选择,只能遵从。

   可是,天翔并不想走。他很清楚,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的危险。与这个安全而隐蔽的地下基地相比,任何居住地都有着这样或那样的隐患。

   况且,那些神秘的类人,他们显然也已经加入了食人虫的捕猎队伍之中。

   不走就得饿死。但是离开,却又会遭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甚至是灭族。

   天翔有自己的办法。有些念头,已经盘桓在心里很久。现在,是到了拿出来实施的时候。

   自从救回流云女人之后,天翔就一直很后悔。倒不是说他后悔不该帮助这些可怜的女人。而是他对自己此前大肆捕杀旋毛虫的举动感到后悔。就为了能够弄到过冬的毡衣,他带领族人,几乎已经把这一带的所有旋毛虫杀绝。

   一只旋毛虫,从卵中孵化出来,直到到成年,至少也需要一年半左右的时间。虽然这种植食性虫子体积并不大,存活周期也仅仅只有三年而已。但是,如果想要发展壮大成群,至少也需要数年时间的积累。食肉虫、人类狩猎者、还有形形色色的莫名威胁,都是限制虫群壮大的最根本原因。像基地旁边那群被灭杀的,数量超过万头的旋毛虫群,至少也经过了六、七年以上的发展。如果当初天翔不是为了获取虫毛大肆捕杀的话,仅仅只是现吃现杀,这些虫子的年递增数量,其实就已经可以满足现有族群人口的基本食物消耗。

   后悔是没有用的。天翔心中的懊恼也仅仅只持续了一段不长的时间。因为,他有了新主意。

   饲养。

   这是天翔从古人书中看到的一个特殊名词。而他自己对于这个词语的理解,则是:“用较少的食物,换取更多食物的一种行为。”

   鸡、鸭、鹅、猪。。。。。。这些听上去拗口的怪异字眼,据说都是古人曾经饲养过的动物。其目的,就是为了能够把它们养大。然后,杀了吃肉。

   这和饲养“肉人”是多么相象。

   饲养一名“肉人”,通常是砍掉他的双脚,彻底杜绝其逃走的可能。但是,根据书中所说,饲养动物,却需要一种需要“圈”的东西。鸡圈、猪圈、牛圈,也正是因此而得名。有了这种东西,被饲养的动物根本不会逃跑。而且,它们还会在被宰杀时,愉快地仰起自己的脖子。

   虫圈。这可能吗?

   距离基地两公里多的地方,就是曾经爬满了众多旋毛虫的一片乐土。那里完全由水泥的碎块所构成。形成它的原因,是几幢倒塌后相互碰撞在一起的大楼。砖瓦碎石搭成的缝隙,成了旋毛虫最佳的蜗居点。

   这个地方,天翔来了很多次。与入冬前那种密密麻麻满是虫子的恶心场面不同。现在的虫窝,看上完全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水泥废墟。也许,在废墟的深处,可能还留有那么几只可怜的幸存虫。但是不管怎么样,这里已经失去了虫群原先那种浩浩荡荡的声势。剩余的虫子,也不会再像往日一样,肆无忌惮地出来到处游走觅食。

   饲养虫子,把这里当成一处“虫圈”。也当成今后族群能够任意取食的来源。这就是天翔的主意。

   人要过冬,虫子自然也要过冬。对于缩在地底睡觉的虫子,天翔并不想去惊扰它们。虽说现在已经接近春天,可仍然不见虫子活动。只不过,现在的时间他并不想浪费。他想带着族人,在一些已经出现化雪迹象的地方到处转转。希望能够发现一些新的旋毛虫聚集点。待带天气回暖后,“绑架”一些合适的虫子,把它们投入到自己的虫圈中进行繁殖。

   古人有句说的很不错的话:“兔子不吃窝边草。”

   尽管对于“兔子”这种生物,天翔头脑里并没有太多的直观概念。虽说在二号基地获得的资料中也有着对于这种“弱小动物”的具体描述,可在天翔看来,“兔子”这种从未谋面的动物,仅仅不过就是一只混身长满绒毛的肉团罢了。

   毕竟,直到现在为止,天翔根本没有太多地想过自己身为“探路者”应该负有的那些伟大责任。现实已经很清楚地摆在了面前:如果连肚子都填不饱的话,那么又能拿什么去拯救世界?拯救人类?

   “街边坐着要饭的穷汉幻想着讨个身价千万的美女做老婆。”这是古人的一个笑话。也是对不切实际空想者的最大讽刺。

   因此,天翔现在的想法和念头只有一个:找到新的食物来源,杜绝今后可能出现的饥饿。所以,对于那句有关“兔子”的古人谚语,他实在是相当赞同。

   只有把食物资源培养在自己家门口,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才能加以利用。这种做法与大量储存食物其实是同样的道理。虽说在获取手段上可能会有那么一点点难度,但其中的好处也显而易见。

   最起码,这样弄到的食物很新鲜。

   使虫子在居住点附近繁殖,合理地猎杀,这就是最根本、最简单的“不吃窝边草”概念。

   从类人身上扒下来的皮,质量的确相当不错。用草木灰烬鞣制后,摸上去相当柔软。而且,保暖效果也很好。比起之前那些用巨蝗皮做的鞋子,根本有着天壤之别。

   穿着这样的皮鞋,走在雪地里也不会觉得有多冷。

   连续几天,天翔与战风都各自带着一个小队外出搜索。他们的要求很简单:尽可能多地发现一些植食性虫子的聚集地就行。

   搜索的范围很大,以基地为中心,一直扩展到了方圆十公里的所有地域。不过,在天翔看来,这一范围还是太小。按照他的构想,至少还应该在这个基础上扩大一倍的搜索范围。

   因为,现在是冬天。与虫子满地乱爬的其它季节相比,冬天虽然寒冷,但是却相当安全。

   尽管天翔与战风好像两只辛勤的土拔鼠一样,拼命地找寻着各种看起来应该是有虫子出没的聚集地。可时间却不会因此而停留下来给予他们特别的优待。随着覆盖地面厚厚雪层的慢慢消融,寒冷的气息也开始逐渐散去。所有的一切都在无声地向狩猎者们说明:冬天即将离开。

   搜索活动必须结束。至少,绝不可能再像现在一样,以小队的形式外出。

   对于近一个月的仔细搜寻,天翔感到很满意。虽说在具体范围上,并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可就发现成果而言,却已经相当丰厚。

   基地的南面,有一片光秃的树林。虽然严寒迫使它们不得不脱下自己绿色的外衣,但只要暖春一至,树木照样会发出鲜嫩的绿芽。用不了多久,繁茂生长的植茎就会形成一片浓密的树荫。

   这种地方,永远都是蚜虫的天堂。

   基地的北面,有很多古代楼宇倒塌后堆叠在一起形成的山状废墟。天翔用思感探测过,那些零散的水泥块下,至少熟睡着数千只油蟑。这种虫子靠吃垃圾为生。很多看上去莫名其妙的东西,都是它们口中的美味佳肴。尤其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在饿极的时候,这些有着两片巨大黑色甲状硬翅的家伙,居然会连自己排泄后干硬的粪便都吃。

   虽然这种虫子的习性实在让人感到恶心,但是每一个狩猎者都不得不承认:那些隐藏在油蟑虫壳下的白色嫩肉,的确相当鲜嫩。

   那条蜿蜒流经城市的小河,更是让天翔觉得无限欣喜。人要喝水,虫子也一样要喝水。因此,河岸两侧的所有区域,几乎都有着虫子曾经活动的迹象。甚至就连河水中,也有着意想不到的食物来源。

   鱼。

   按照古人的说法,鱼是一种味道极其鲜美的动物。这种生活在水中的动物数量相当丰富。在古代历史上,也曾经被当作古人的主要食物。

   这样的好东西,当然没有任何理由将其放过。

   只是,鱼的形状与天翔从古代书中看的图样,显然有着相当大的区别。

   长着四只脚的鱼,你见过吗?

   严格的来说,那不应该算是脚,顶多只能算做是由四条伸出体表的肌肉牵引的蹼而已。

   但从其身体构造来看,已经具有了脚的雏形。

   虽然模样怪异,却丝毫没能影响到鱼肉本身的鲜美滋味儿。叶战风的小队弄了两条回来熬汤。还没等到完全煮熟,就已经被众人挣抢一空。

   甚至,就连哪些扎人的鱼骨头,也被几个年轻人当作小吃一般,津津有味地塞进嘴里大嚼起来。

   好吃是好吃,只是,比起虫子来,捕鱼的危险性显然要大得多。

   虽然是条小河,但毕竟很深。而且,那些美味儿的鱼也不会呆头呆脑地傻等着你来抓。它们有尖利的牙齿,在水中游动起来,也要远比人类灵活得多。最可怕的是,这些鱼一般都是群居。只要发现任何陌生动物,就会一拥而上,在瞬间把你多肉的身体,啃成一具只有下颌能够自由移动的骨架。

   战风弄到的那两条鱼,纯属偶然。他是在一个被冻结起来的水洼中发现这意外的猎物。

   尽管捕捉困难,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毕竟是一种新的食物资源。

   至于天翔最关心的旋毛虫,也在几处较大的废墟中发现了它们的踪影。尽管其种群数量远不如此前被猎获的那些多,但是总和起来,也能达到三、四千只的可观数字。相信只要在这个基础上“饲养”一段时间,完全可以增加一倍以上的数量。

   虫子的繁衍生育能力,绝对要远远超过任何地球生物。

   温暖的气息逐渐临近,厚厚的白色雪层,也开始显露住它们整整隐藏了一个冬天的黑色大地。悬挂在废墟屋顶各处的透明滴水冰锥,也似乎再也承受不住自己身体的重量,一面在缓缓地融化,一面则摇摇欲坠,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尽快完成自己完全没入泥土的最终结果。

   春天,就要来了。

   这段时间,年轻的族长显得相当忙碌。他要趁着天气尚未完全转暖的时候,把目前手上的所有工作全部完成。毕竟,饲养虫子,这在狩猎者们看来,根本就是一件从未想过的事情。

   那处距离基地相当接近的废墟,已经被选定为“虫圈”的所在。所要做的,似乎就只是需要把捕获的旋毛虫往里面一扔就是。剩下的,就是张着大嘴坐等着吃肉。

   事实上,远没有这么简单。

   就以捕捉来说,已经相当困难。体长接近手臂的旋毛虫虽然吃素,可却并不意味着不会咬人。杀死虫子很容易,一支投枪就能做到。但想要毫发无伤地将其捉住,其中的难度,无疑于让你个人赤手空拳单挑一头虫兽。

   问题是,只有活的虫子才能饲养。

   天翔为此烦恼了很久,战风与刘睿也丝毫没有任何办法。毕竟,这种事情,他们以前从来就没有考虑过。

   一个偶然的机会,给天翔指出了一条意外的出路。

   (看在老黑拼命更新的份上,给点票吧!一天一章5000字,很困难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