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四十三节 存亡

     碎裂的肉块儿和凝固的血浆到处都是,弥漫在空气中的浓厚血腥味道,刺激着每一名防卫者的嗅觉神经。使得他们原本紧张恐惧的脸上,逐渐出现了兴奋与狂喜的神情。

   高速射出的子弹撕裂了类人的身体,钻进体内爆炸的弹头使得这样的破坏增加了威力。除了一些被直接命中头部等要害,当场死亡的类人外,其余的,则都躺在雪地中痛苦地翻滚着自己破损的身躯。扭曲的脸上也表现出巨大的痛苦。至于那张满是利齿,代表着死亡与恐惧意义的口中,则只能无用地发出阵阵绝命前的哀嚎。

   “检查武器,补充弹药。守住你们自己各人的岗位,不准擅离职守。密切注意对面的任何动静。要小心,敌人很可能还会有隐藏的进攻力量。”

   天翔一边大声向所有人发布着命令,一边转身朝着百余米远的南面防线飞快地奔去。那里还有暗藏的敌人。虽然它们没有同时进攻,但威胁依然存在。

   与北面相比,南面徘徊在远处的类人数量显然要多得多。仅在天翔的探测范围内出现的,就已经超过了四十人。还有一些,则仍旧在远处踟躇,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又好像是对进攻的对象,生出一种莫名的畏惧。。。。。。

   相持,整整相持了近一个小时。

   雪,仍然在下。躺在北面雪地里的类人尸体早已变得冷硬无比。那些张开的大嘴中落满了雪花。手脚处尖利的爪子虽然依旧锋利,却也已经失去了那种可怕的力量。至于四散飞溅的血液,则早已冷冻成一团团被雪片包裹的微红色冰块。远远看去,倒也略显得有几分晶莹。

   防卫者可以等,熊熊燃烧的火堆可以给他们提供足够的温暖与热量。再加上厚厚的毡衣,哪怕就这样在等上几个小时,也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类人没有穿衣服。不知道它们究竟是没有这样的习惯,或者是它们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要求。它们只有遍布全身的浓厚毛层。可能,这就是它们赖以抵抗寒冷的唯一帮助吧!

   应该承认,严寒给攻守双方带来的威胁都相当公平。它并不过分偏爱某一方,也绝对不会给予另外一方特殊的照顾。在这样的情况下,唯一能够分出双方高下的,只能是意志与物质的完美结合。

   很幸运,直到目前为止。天翔的部族在这两方面的拥有程度,都相当丰足。

   可能是感受到寒冷的巨大威胁吧!也可能是因为饥饿的原因。一直徘徊不前的类人们最终朝着废墟发动了疯狂的进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批一直停留在天翔探测范围外的类人,也终于进入了“心眼”的有效观察距离内。

   “八十四个,怎么会这么多?”两个数字一结合,天翔马上在脑子里计算出合并后的类人数量,紧张不已的他立即命令剩下两个小队增援南面。并且通知女人们时刻保持警惕,随时准备对南面进行支援。

   四十对八十,类人数量整整超过防守者一倍还多。如果单凭体力和技巧方面来看,人类根本不是类人的对手。哪怕就算是一对二,类人也能轻松地同时扭断对手的脖子。单凭这一点来看,类人的能力的确是要超越人类许多。

   没有任何生物愿意被别人宰杀,也没有任何生物愿意接受成为食物的悲惨命运。人类也是一样,他们利用自己的智慧与头脑,彻底改变了这种力量悬殊的对比。

   “八百米!” 看着远处狂奔突进的袭击者,天翔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样的距离对于M5G43突击步枪来说,实在是远了点。且不说射出的子弹没有多少杀伤力,就连是否能够顺利命中目标都很成问题。

   距离,是防卫者们一道护身符,也是阻碍他们攻击的最大屏障。

   依靠距离,他们可以尽情向类人射击。同样的道理,如果类人不行进到有效的射程内,突击步枪发射的子弹也就没有任何威胁力。

   天翔不禁开始无限怀念,那些被放在图书馆中没有带出的G180S远程狙击步枪。那玩意的射程远达千米之遥。只要能够在现在的攻击位置上配备几支这种枪,只需要一颗子弹,就能让一个疯狂的类人脑袋上爆出一个窟窿。

   但是现在,自己只能依靠手中的M5G43了。谁让当初出发的时候,自己偏偏会看中这种份量轻巧的武器呢!

   也就是在这一刻,天翔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古人书中谈到兵种、兵器配合时,总会以各种长篇大论,洋洋洒洒却又不失理论依据地反复说明,武器相互之间的配合,究竟有多么重要。

   虽然有些后悔,可现在却不是检讨错误的时候。快速接近的类人,才是目前需要迫切解决的最大问题。

   四肢着地的类人在雪地上疯狂奔突,厚厚的积雪似乎对于它们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它们的爪尖只是在轻轻掠过雪面,获得必要的助力后,便飞快地从地面跃起,纵向下一个接触点。根本就没有出现那种肢体被积雪深埋的情况。

   也正因为如此,仅仅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类人与废墟之间的距离赫然缩短了近一半。

   与天翔的冷静不同,手中握枪的男人们,开始出现了一丝明显带有恐惧的慌乱。那些可怕类人的脑袋模样,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正常理解范围。略带着惨白色反光的尖利门齿,更是充满了死亡与血腥的象征。特别是那种因为奔跑时发出的低吼,更是令一些胆小的人,双手颤抖不已。

   对于陌生的未知生物,人类总会有着一种莫名的畏惧。更何况,在这个几乎连老鼠都完全灭绝的星球上,虎狼之类的猛兽,早在几百年前就完全消失了踪影。试问,有谁能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突然看见一头张着大嘴,尖利的牙齿上还滴着恶心涎水的饿狼,与自己零距离接触而不紧张呢?

   紧张、恐惧、慌乱。。。。。。所有临阵对敌前不应有的负面情绪,全部都表露在了人们脸上。然而,他们却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双手虽然再颤抖,却仍旧拼命地握住武器,微微抖动的手指,也死死地扣在步枪的扳机上。

   因为他们已经见识过这种武器的强大威力。更何况,无所不知的族长也说过:“只要能够正确地运用你们手中的武器,那么,哪怕就算是你独自面对一头最凶猛的虫兽,也能轻松地割下它的脑袋。”

   “射击!”一声令下,天翔手中的枪口首先喷出了怒火。

   四十支M5G43一起开火的场面极其壮观。紧张已久人们的神经,似乎也都在这一刻获得了完全的释放。他们怒吼着、大声叫骂着,朝着一个个兽头人身的怪物拼命倾泻着子弹,以这样的方式来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恐惧。一连串的枪声与人声配合在一起,使得原本寂静的废墟,顿时变成了沸腾的战场。

   “杀!杀光这些家伙。” 天翔从腰间掏出一个满装弹匣,拔下已经被射空的换上,一拉枪栓,再一次狠命地扣动了扳机。显然,族人的激动情绪感染了他。现在的天翔,完全失去了一名族长应有的冷静。相比之下,他更像是一个战士。一个单纯只为杀戮而存在的战士。

   类人会不会恐惧?这个问题恐怕没人会清楚。但是,任何人在面对几乎所有同伴在瞬间被枪杀的惨状时,绝对都会表现出一种难以压制住的骇怕。精神承受能力差的人,则可能会当场歇斯底里发作一场。最后,在耗尽体力的虚脱状态下彻底昏迷。

   M5G43交织出的密集火网,在瞬间就将类人的强大进攻撕成了碎片。四散的血点肉块,以及断裂开的身体残肢到处都是,把接近废墟的一片白净雪地,污染成了一块肮脏的屠宰场。

   嚎叫,那是中枪后未死,却已无法爬起的类人在嚎叫。如果是一名古人,他一定能够从中分辨出虎吼、狼嚎、以及各种动物的不同声音。但在天翔及族人们听来,这根本就是一种所有怪异声音结合在一起的最后悲鸣。

   一个类人在狂奔速度下想要越过两百米,可能仅仅只需要不到十秒钟的时间。而一颗从枪口射出的子弹,飞掠过同样距离的时间,仅仅只需要一秒钟被分成若干份后的其中之一。

  

   因此,胜利当然属于防守者。

   完全以强横肉体攻击的类人,只能接受失败与死亡的命运。

   但是,防卫者仍旧有伤亡。

   两名打空了弹匣而未能及时换上的族人,在两只身中数枪却并不致命,并且顺利越过那短死亡距离后的类人,用锋利的前爪刺穿了脑袋。其中一个,更是直接被类人临死前的奋力一击,抓碎了整个头盖骨。以至于混杂着鲜红色血液的白色脑浆,当场从压力极大的颅腔中爆裂而出,飞溅到了附近每一个防守者身上。

   发现异状的天翔马上举枪两个点射,准确地命中了狼头人身的进攻者,彻底消除了威胁。

   “如果临战前的族人没有那么慌乱,恐怕也就不会有任何损失了吧!”望着脚下两具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的族人尸体,天翔轻轻地叹息着。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过于吝惜子弹的消耗,没有对族人进行有效的射击训练。恐怕也就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

   可是,维持训练需要大量的弹药。虽说仓库里的军火数量庞大,可毕竟是坐吃山空。到了用完的那一天,自己又该怎么办?

   “就是它们!就是这种东西在杀人。” 天翔走到一具类人尸体面前,重重踢了一脚。他仔细辨认过,类人留在雪地上的爪印,与当初在废庙门口发现的那一个完全相同。

   已经没有任何类人的能量波动。延伸到极限的思感仔细搜索了附近每一块土地,除了地面的类人死尸,剩下的就是营地中兴奋不已的族人。

   当然,还有那些沉睡在地下冬眠的虫子。只是,它们对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威胁。它们只是在睡觉,舒舒服服地蒙头大睡。对于地面上的激烈拼杀,根本没有任何兴趣。

   “夏冬、方欲,带着你们的人,仔细看看这些家伙还有没有活的。要是有,就补上一枪。” 天翔转向族人,这样命令道。

   紧接着,又加了一句:“顺便把它们的皮都剥下来。剥的时候小心点儿,注意别弄坏了。”

   既然类人不惧寒冷,那么他们的毛皮质量肯定不错。皮衣、皮鞋、皮裤。。。。。。这些都是目前族群极其需要的东西啊!更何况,它们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只不过是长得类似人的动物而已。

   人剥动物皮制衣,天经地义。

   营地里开始了新一轮的忙碌。欢声笑语再次降临到了每一个人的头上。与之前相比,女人们看待男人的眼神里,更增添了不少崇拜与尊敬的成份。毕竟,一个强壮而勇敢的男人,绝对会是所有女人心目中的重要存在。

   反观男人,自豪与骄傲是肯定的。也有人在沉思、在考虑、在反省自己和别人在战斗中的种种表现。还有人在嘻闹,以此来表达内心的喜悦和兴奋。而看待女人的目光里,也自然更多了几分炫耀。

   男人与女人之间最基本的相互吸引,在这一刻被表现得所现无遗。

   只不过,当天翔忙碌的身影在人群间匆匆掠过时,跟随在其后的目光成分,则含有更多的敬畏与崇敬。

   一个能够保护族人生命安全的族长,应该获得与之相配的荣誉。就和一名常胜将军肯定会获得士兵的爱戴与尊敬。其实是一样的道理。

   “这些类人究竟是尾随我们到此?还是它们在这附近有着自己的巢穴?还有,这些古怪的生物究竟是否属于正常进化而来?如果不是,那么它们又是怎么出现的呢?。。。。。。”

   一系列的问题缠绕在天翔的脑海里,搅扰得他丝毫不得安宁。在苦思一番没有获得任何结果后,他终于决定:不要再去考虑这些乱无头绪的东西。先把所有活着的人安全带回基地再说。

   因为,那里是我们的家。

   我们温暖、安全、而且充满着幸福与快乐的家。

   最重要的是:这里很危险。天翔自己也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有别的类人跟来。仅靠手中剩余不多的子弹,他实在是没有把握再打赢一次这样的生死之战。

   接下来的几天里,天翔一边催促着队伍加快行进速度,一边时刻注意着周围环境,警惕着类人的再次出现。然而,直到最后一个人的身影消失在地下基地的入口时,可怕而疯狂的类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族长与营救队的归来,把所有人的情绪带到了兴奋的最高点。特别是原先获救的流云女人,在看到同伴身影出现在基地的时候,那种巨大的感动,使得所有人都喜极而泣。反之,留守的男人与回归者之间,除了有兄弟般的拥抱与问候之外,也更增添了一份对有功者的羡慕。

   当然,还有那种一直停留在新来女人身上,仿佛蜜蜂看见鲜花一般的热切眼神。

   对于哥哥的离开,天柔曾经大哭了一场。而当天翔把几颗从类人口中敲下的尖利牙齿,塞到其手中当作礼物时,天真的女孩顿时抹着眼泪笑了起来。

   一件不错的玩具,对于孩子来说,永远是最好的东西。

   除了归来者带回的喜悦,留守人员同样也给了天翔一份意外的惊喜。

   战风已经可以正确运用太极心法。虽说没有天翔那般纯熟,却也已经达到了增强部分体力与速度的地步。

   而且,在他的带动下,数十名经过训练的族人也纷纷摸到了其中的门道。相信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就能获得同样的效果。

   老人们知识的传授也很成功。虽说还没有使得所有人都明白古人的日常知识,却也已经把很多基本的东西传授下去。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使所有人都明白:古人文明与知识的重要性。

   团结才能发展,才能生存。这就是人类文明的精髓。

   只是,隐藏着的问题也一一随之而来。

   最重要、也是最为迫切需要解决的,还是那个困扰天翔已久的老问题——食物。

   (还是老问题啊!没有吃的就得饿死。后面的情节,相信有很多读者盼望了许久。其实,我也盼了很久啊!整天打打杀杀,还是安安心心先搞出一块足以发展的地盘来比较好!也方便大家投票!顺便说一句,有人认为老黑在每章节后面的闲话属于骗钱。那绝对是瞎猜。起点的计费方式是千字两分,也就是说从5000字——5999字之间,都是按照20点来收取。999个字的多余空间,足够写这点闲话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