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四十二节 异类

     那是一个脚印。一个很大,但却很轻、很模糊的脚印。尽管这个时候人群已经走出了大殿,众多纷乱的足迹使平整的雪面变得坑坑洼洼。但是这个特别的脚印却在众多足迹中,显得尤为突出。

   营救队的所有人都穿着鞋子。尽管鞋子的式样很多,但是在雪地上留下的足印却没有一个与之相同。至于那些刚刚走出庙门的女人,就更加不可能在那样的位置留下痕迹。

   天翔就站在那里。他很清楚地记得,从自己第一个走出庙后,再也没有任何人在那里出现过。

   更何况,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类的脚印。因为,在它的前端,很明显留有几个深深刺入雪中的锥形。尽管不大,但是很清晰。

   确切地说,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脚印。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爪印。

   雪,仍然在下。漫天飞舞的它们很快掩盖了地面的所有痕迹。尽管不知道留下如此爪印的生物究竟是什么,天翔也还是催促着所有人尽快上路。他很后悔,如果在庙里的时候,自己能够发出思感,相信应该能够发现这种生物的存在。就算是在刚才,只要自己能在看到脚印的同时进行探测,应该也不算太晚。可自己偏偏忙于指挥众人离开。等到想起运用脑波时,也只能在与队伍行进完全相反的方向,获得一丝淡淡的能量波动。

   至于那个聪明的生物,则早已隐藏了它的踪迹。

   “马上离开这里。”两下一比较,天翔很快做出了新的决定。追寻那只怪异生物无疑是一种愚蠢的举动,只有保证族群的安全才是最终目的。

   至于那个爪印的主人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他根本就不想考虑。因为天翔很清楚,无论那是什么东西,都肯定是对人类抱有绝对的敌意。而且,它们很可能还会对人肉有着特殊的嗜好。

   一百多人的队伍走在雪地上,蜿蜒如同一条灰色的长蛇。尽管天翔一再叮嘱队伍加快行走速度,可还是不断有体弱力单的女人掉队。看得出,深厚的积雪对于她们微薄的体力来说,实在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

   “告诉夏冬,放慢速度。等一下后面的人。”

   天翔无奈地叫人把这句话传到了队首。他必须收缩队伍,使之不至于拉得太长。只有这样,才能使得所有人都在自己脑波的笼罩范围内。出现意外时,也才能够及时应对。而对于那些疲惫的女人,则只能是让男人们能扶则扶,能背则背。

   尽管如此,四个小时后,也只不过是走了来时不到一半的路程。而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必须宿营的时间。

   生火、烤肉、安置伤员。。。。。。一系列动作后,劳累一天的人们,终于获得了宝贵的休息时间。而天翔自己也欣喜地发现:那种一直盘桓在脑海中的不安情绪,也多少有所缓解。运行太极心法时固有的安详与宁静,再一次重新又回到了自己身上。

   “看来,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那座荒废的庙宇附近,的确是有着某种不知名的威胁。只要离开那里,应该就能保证族人的安全。”

   尽管如此,天翔仍然没有大意。谨慎小心的他派出了双倍的哨兵。同时也让族人们准备了足够多的燃料。危险虽然已经减少很多。可是,它毕竟存在。

   令人意外且欣慰的是,整个晚上过去了,并没有发生任何状况。所有人都相安无事。

   第二天仍旧如此。

   第三天继续照旧。

   到了第四天,人们都已经变得相当乐观。女人们临走时发出的抱怨与不解,也在原任族长的调和下,逐渐变成了一种理解与宽慰。一些体弱力单的女人,也在饱餐数顿并获得充足休息后,逐渐开始恢复体力。那些曾经帮助过她们的男人,也成了女人中最受欢迎的对象。而男人自己,也都觉得,能够对陷于困境中的女人给予足够的帮助。这种事情,远比自己每天闷着头打虫子吃肉更加有意义。对于天翔这个年轻的族长,他们自然也更加拥护。

   一种莫名而来的和谐气氛开始在整支队伍间弥漫。那是一种男人与女人之间相互吸引后产生的和谐。那种奇妙的感觉,就好像是一支坚硬无比的钢矛,在经过加入了某些成分重新煅造后,已经具有了相当的柔韧一般。

   毕竟,坚硬需要柔韧来中和。否则易折。而柔韧则需要坚硬来支撑,否则易弯。

   男人和女人也是一样。作为构成社会的最基本因子,二者缺一不可。

   虽然,这种时候的男女交流,更多的是建立在感激与****方面。

   这样的结果,是天翔之前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不过,在高兴之余,他也相当清楚,这种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爱,只可能发生在食物充足的前提下。想要保持这样一份难得的和谐,就必须保证族群的食物供应与来源。

   总而言之一句话,队伍的行走速度正在加快。这是所有人都希望看到的事情。男人们忙于回家。女人则对黄曼云及众多男人口中的幸福家园充满无限的憧憬。

   夜晚,就这样在一片兴奋快乐的气氛下再次降临。

   尽管慢了半天的脚程,回家的人们仍然顺利抵达了来时曾经宿营的废墟。欢快与喧闹像往常一样,弥漫在人群间。香浓的烤肉气味儿,也冉冉飘散在空气中。

   天翔没有放松警惕,仍然派出了双倍警戒哨。因为,鼠人的踪迹第一次出现,毕竟是在这里。而且,那种不安的感觉,似乎也因为重临旧地而再次变得强烈起来。

   每天的冥想是天翔必须的功课。尽管脑波的能力在基地获得资料后,就变得略微有些削弱。但不管怎么样,作为一种超越常人的特殊技能,对于它的应用与增强,天翔一向都不吝于花费大量时间。

   与往常一样,四散延伸开的脑波,再一次发挥了自己的作用。在朝向宿营地北面的远处,几个不停跃动的身影,落入了它的感应范围中。

   北面,那是之前鼠人曾经出现的方向。

   一个、两个、三个。。。。。。天翔默默计算着所能感应到的所有能量波动。结果令他大吃一惊。

   三十四道能量波动。也就是说,有整整三十四个生物出现。

   “夏冬,赶快叫起所有的人。让他们拿好武器,有敌人袭击。告诉警戒的人,让他们马上回来。和大家合并在一起。”

   天翔这样做并不是单纯只是为了集中战力。因为,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从营地南面方向,也隐约出现了数十道能量波动。从数量上看,应该不少于北面的潜伏者。

   尽管暂时还不能肯定这些陌生人的身份和意图,但是天翔很清楚。自己的族群只有六十多人拥有枪支,超过整体数量一半以上的妇女仅有投枪防身。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分散战力,肯定会被敌人各个击破。与其这样,还不如依托目前所在废墟进行防守。要知道,鼠人的身体拥有强大力量,那绝对是任何狩猎者都无法独自抗衡的一种恐怖存在。

   废墟并不大,只有几堵零散的矮墙。不过,用做依托的话也已经足够。毕竟这里只有一百多名狩猎者。仅仅只是坚守住这里的话,完全有着充裕的活动空间。

   “黄曼云,你带领所有的女人分成两列,一旦敌人靠近,立即进行攻击。明白怎么作吗?”

   “明白!”

   “夏冬,周彬,带上你们各自的小队,负责守住北面的入口。千万不要放进任何敌人。”

   “好的!”

   “李文铭、方欲,你们两个小队防守南面,无论北面发生什么事,没有我的命令,坚决不允许你们妄自行动。”

   “是!”

   一道道命令在下达,一个个指令在执行。营地内的所有人都在有条不紊地按照年轻族长的指示进行着自己的准备工作。与手持枪械分派出去把守路口的男人不同,八十多个女人在黄曼云的指挥下,分成南、被两列。她们手持投枪,紧张地注视着各自视线终点处那一个个正在晃动且不甚清楚的小黑点儿。尽管并不知道那究竟什么东西,可是,一种狩猎者特有的敏锐感却使她们觉得:这些不速之客,极其危险。

   她们是天翔的最后一道防线。一旦男人手中的突击步枪无法挡住对手的进攻。那么,她们也就不得不用最原始的武器来面对强大的敌人。

   几个瘦弱的女人被单独留了下来,她们虽然没有足够的力气,把沉重的投枪掷出很远。可是她们肩负的任务同样重要。她们要让营地里所有的火堆一直保持燃烧状态,绝对不能熄灭。有些时候,密集的投枪与子弹,很可能比不上一支熊熊燃烧的火把更加来得有效。

   六十个男人,六个小队。出去废墟两头入口必须的把守力量外,天翔手上还留有全部女人和两个荷枪实弹的小队。古人的军事书籍中已经多次提过,那怕在战斗最激烈的情况下,指挥者的手中,一定要保存一支必要的预备力量。只有这样,才能从容不迫地应对各种紧急突发事件。

   临战前的时刻永远都充满了紧张。而天翔自己也在这个时候,再一次放出思感对这些来历不明的陌生人做最后一次探测。在他的内心还有那么一丝希望,希望所有的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而已。

   毕竟,直到现在为止,“陌生人”仍在远处徘徊。如果他们对人类没有恶意,那对自己的族群来说,将会是一件无比快乐的事情。

   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得多。

   事实最终证明天翔的希望只不过是一种美好的幻想罢了。

   透过“心眼”,天翔清楚地看到:这些“陌生人”的脖子上,无一例外地都挂着两、三个干硬的人类头骨。上面那些深邃而阴暗的孔洞,似乎正在向他发出无声的警告。明白无误地告诉他:这些人,不是朋友,而是敌人。最凶狠、最残忍的敌人。他们吃人肉、喝人血、以人骨为装饰。在他们眼里,人类不是朋友,不是伙伴。而是猎物,是鲜肉,是最好、最美味儿的食物。

   而且,人类的骨头,可能会是他们身上最好的装饰。

   尽管,他们长得很像人。

   天翔强压下内心的骇然,再一次命令手下两个小队保持警惕,随时做好支援南、北两处防御点的准备。他自己也打开了M5G43的保险,最后一次检查了枪身机件。然后,朝着北面的远处,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那里的敌人已经出现了异动,它们正朝着这里慢慢移动过来。

   毫无疑问,这些不怀好意的家伙就是类人。只不过,与上次遭遇到的鼠人相比,这些类人不但数量众多。而且,种类也增加了很多。

   虎、狼、狮。。。。。。这些早已灭绝,仅仅只能在古人书中才能看到的动物。如今,再次活生生地重现在天翔的“心眼”前。只是,现在的它们,除了那颗长满尖利牙齿的狰狞脑袋与其祖先完全相同外,其余的身体各处,早已被一具双腿直立的彪悍躯体所代替。

   兽头人身。这就是类人,也是以人类为食者的真实面目。

   “这不可能!不可能啊!” 天翔在心底狂呼。尽管他并不是什么生物学家,可是研读过古人理论的他很清楚,不管任何生物想要进化到人的状态,其间总需要漫长的时间。人类的身体构造与其它动物根本不同。如此多的动物,竟然在区区数百年间,猛然演变到了与人极其近似的“类人”阶段,这种事情的发生机率恐怕仅有亿万分之一。更不要说是种类如此之多的动物一起进化。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地球到底怎么了?

   大自然究竟出了什么状况?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些恐怖的生物?

   没有人回答。在这里的所有人中,天翔绝对是头脑最清晰、掌握古人知识最的人。如果连他都无法理解面前的一切,那么,也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够对此进行解释。

   “不管对方是什么,给我毫不留情地杀光他们。”

   这是天翔怒吼着向所有人下达的命令,也是他现在内心的唯一想法。

   “我是人,是尊贵的人,是曾经统治地球的最高等级生物。我绝对不允许出现一批卑劣且邪恶的食人动物。更不允许它们以“人”的称号出现在地球之上。”

   类人们的移动速度在加快。很明显,它们想要以这样方式来突破人类的防线。很快,一个个远在地平线上的黑点,变成了一只只在雪地上疯狂奔跑的野兽。而负责防守北线的所有人脸上,都出现了一种恐惧且骇然的表情。

   “它。。。它们居然。。。居然用四只脚在跑?”一个精壮的族人结结巴巴地指着远处,朝着不知什么时候悄悄来到自己身边的族长说道。

   “就算它们能用六只脚一起跑,我们也一样要杀掉它们。” 天翔冷漠而阴冷地眯起眼睛,死死盯住狂奔的类人群,以最直接,也是最不容抗拒地口气大声喝道:“杀光它们,不要手软,把这些该死的生物统统干掉。他们不配称之为人。只有我们,我们才是唯一的人类。”

   一支支M5G43枪口喷出桔黄色的火焰,一颗颗狂泻而出的子弹带着死亡的问候,毫不留情地钻进了类人的身体。尽管它们的外表狰狞且凶残,长满尖利牙齿的巨口在近处看来也无比的恐惧。可不管怎么样,它们终究是生物,完全以肉体为武器的生物。它们绝对不可能以强悍的身体对抗古代人类遗留下来的武器。

   要知道,那可是人类在漫长的进化历史中,经过了上千年的战争与实践,以亿万条鲜活的生命为代价,最终制造出来的可怕武器啊!

   三十四个类人,无一例外倒在了距离防卫者不到一百米的雪地上。热气腾腾的血液喷溅了一地,在冰冷的雪地上渗出一个个红色的小孔。

   人类的智慧与动物的野蛮,相较之下,立马分出了高低。

   天翔探测到的进攻者数量,与躺在地上的尸体完全相符。

   北面的威胁暂时解除了。

   可是南面呢?

   (今天一大早,单位上忽然搞了个什么灭鼠通知。说是最近职工居住区老鼠太多,所以应该杀上几只。。。真是想不同,难道我们头儿也看了了老黑的书?想要多杀几只老鼠来改善生活不成?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票票砸给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