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世狩猎者 > 第四十节 女族

     两天后,一路蹒跚的队伍,终于来到一处荒弃已久的废墟前。从外表上判断,这里应该曾经是古人居住的一处小镇。而现在,它却成为了流云女族度过寒冷冬天的蜗居点。

   一处颇为宽敞的高大建筑,这就是黄曼云族人居住的所在。与其它残破的房屋相比,这里显然要严整得多。虽然从窗户里吹进的丝丝冷风带来阵阵寒意,可厚实的大门与坚硬的墙壁,至少也阻挡了太多寒气的入侵。

   从外表上看,这里应该是古人进行某种宗教仪式的所在地。众多莫名其妙的古怪雕像都说明了这一点。而门廊上高高悬挂的一块匾额上很清楚地写着“大雄宝殿”,更是明白无误地告诉天翔;这里是一处古老的庙宇。

   “这里是神居住的地方。”结合头脑中的资料与自己的理解,天翔很快得出了这样一种完全属于自己的解释。尽管,直到现在,他仍旧不明白,“神”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因为,那些在古人传说中被称为拥有无限力量的“神”,似乎并没有给这些躲避在其居所内的可怜女人们任何帮助。

   就在自己的脚步刚刚迈进庙宇大殿的那一刻,天翔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他觉得,一路上搅扰得自己无法安宁的那种不安与烦躁,又继续在大脑中翻腾起来。

   似乎,有着强烈预知能力的虫脑,在这里发现了什么倪端。。。。。。

   平整的青色砖石地面上,散乱地铺就着一层薄薄的枯草。在空旷庙宇一处背风的角落,仿佛叠罗汉一般,簇拥着一群衣衫零乱的女人。她们的身上用布条和绳索捆扎着一簇簇的干草,还有各种各样的柔软垃圾。看起来,她们应该是在用这样的方法,来为单薄的身体增加一些抵御寒冷的附着物。毕竟,在没有足够衣服的情况下,这样的方法,的确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

   尽管,这样做的效果并不是很好。

   大殿的中央,有一堆黑色的灰烬。这应该是燃烧后留下的痕迹。只是,手掌摸上去,会感到一阵彻骨的冰凉。

   这里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生过火了。

   看着这些陆续走进的男人,拥挤在一起的女人们顿时全部站了起来。手边的投枪也高高举起,如果不是身后黄曼云及时出现,天翔完全相信:走在队伍最前面的自己,肯定会被超过上百支投枪,在瞬间被插成一个到处是血洞的蜂窝。

   “这是我们的新族长。他将会给我们所有的人,带来足够的食物和衣服。”面对族人的眼泪与哀伤,黄曼云的宣布,无疑给她们带来了一份新的喜悦和希望。尤其是“食物和衣服”这几个看似普通的字眼,更是在可怜的女人中间,引起了一阵极大的轰动。

   “夏冬,带上你的人,出去周围找点能烧的东西回来。”

   “周郴,让你的小队打开背包,把所有的衣服马上分发下去。”

   “李文铭,叫上你手下的人,去弄点水来,马上烧火煮汤。她们已经饿得够久了。再不吃东西,恐怕撑不了太多时间。”

   一道道命令紧张有序地分派下去,一个个小队也按照指派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自己应该完成的任务。很快,一个温暖的火堆在所有人期盼的目光中熊熊燃点起来。一口在营地内散乱扔放的铁锅,也在洗净后盛上雪水,连同十数块干硬的虫肉一起,架在火上痛快地熬煮着其中的内容物。

   很快,一股令人垂涎欲滴的浓郁香气从锅中飘出,弥漫在空旷庙宇间的各个角落。

   滚烫的肉汤驱走了寒冷,美味儿的食物也消除了女人心中最后一丝疑虑。天翔满意地看到:在温暖与食物的帮助下,这群可怜的女人终于一扫刚才的疲惫与绝望。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兴奋与释然。那种被寒冷与饥饿消磨掉的活力,正一点一点重新返回到她们的身上。

   “咦!不对啊?怎么只有这么点人?”团聚过后的黄曼云开始挨个清点人数,很快发现了其中的问题。疑惑的她不由得叫过一个看上去好像是头领般的女人问道:“清惠,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只有这么几个人?其余的人呢?她们都到哪儿去了?”

   所有聚拢在火堆前的女人只有八十六个,与黄曼云走前的数字,整整相差三分之一。

   “我。。。。。。我也不知道。。。。。。她们。。。她们都,都失踪了!”被叫做清惠的女人,闻言 “哇”地一声痛哭起来。哽咽的哭声很快影响到了其他人。一股悲哀与凄凉的气氛,顿时充斥了整个房间。

   “你们走后的第一个太阳日,我们就用尽了所有的燃料。周围所有能烧的东西都被烧了。外面下着雪,没有衣服,我们哪儿也去不了。虽然离这里不远处就有一些枯树。可是我们根本就无法走到那里。你也看见了,直到现在为止,我们都只是依靠这些干草和破布条在取暖。要是没有它们。。。。。。”

   “等等!”黄曼云突然打断了清惠的说话,疑惑地问道:“不对啊!临走的时候,我已经给你们留下了十套完整的衣服。你们应该有足够的人手外出收集燃料,怎么可能会。。。。。。”

   “那些衣服都没有了!”清惠重重地摇了摇头,无奈而悲苦地说道:“所有的衣服都分发给了那些外出的人。可是。。。。。。可是。。。。。。她们,一个人都没有回来。。。。。。”

   “怎么可能?她们究竟去了哪儿?”黄曼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我也不知道!”清惠抽泣着哽咽道:“第一批派出去收集燃料的十个人,没有一个回来。我们在这里等了她们两天,根本没有任何消息。。。。。。。”

   “那么其余的人呢?吴丽呢?小云呢?还有正清,她们又去了哪里?”

   “。。。。。。她们也一样,都是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说到这里,清惠已经是泣不成声:“我们。。。我们实在受不了。。。。。。天气太冷。。。我就。。。我就带着她们用干草。。。。。。扎成了几件能穿的衣服。。。又派出了几批人。。。。。。可谁想到。。。。。。呜呜。。。。。。”

   谁都没有说话,一时间,庙宇里空旷的大殿上,除了噼啪作响的火焰燃烧声外,弥漫在阴冷空气中的,就只有窗外呜咽的风声,和一群可怜女人悲伤的哀哭。

   “不见了多少人?”一直沉默不语的天翔忽然抬起头,朝着与清惠抱在一起失声痛哭的黄曼云问道。

   “。。。。。。三十六。。。不,应该是三十七个人!”清点完人数的黄曼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忧郁地回答道。

   “也就是说,在你离开以前,这里应该还有一百二十四个人?” 天翔询问的口气仍然极其冷淡。

   “。。。。。。是的,的确是这样!”对于年轻族长态度的莫名转变,黄曼云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一百多人,就算中途失踪了一些,那么她们每天必须消耗的食物,也绝对不是一个小数。” 天翔从地上捡起一块干燥的虫壳,随手轻轻扔进燃烧的火堆里。头也不抬,漫不经心地问道:“告诉我,在你走之前,整个流云族还剩下多少吃的?”

   “。。。。。。大概。。。。。。大概只有三十多块蚜虫肉干吧!”女族长开始多少有些明白天翔的意思。

   “那么多的人,就依靠那么一点可怜的肉干。能够维持多久?”说到这里,天翔猛然抬起头来逼视着那个叫做清惠的女人,厉声喝道:“从你们族长离开到现在,最起码也超过了五个太阳日,也就是近一个月的时间。三十多块蚜虫肉干,充其量也不过就够吃上两天而已。按照你的说法,那些被派出去收集燃料的人,一个也没有回来。也就是说,除了那些肉干之外,这段时间里,你们没有获得任何新的食物。那么,我想请你告诉我,在这二十多天的时间里,你们究竟是靠吃什么东西维持过来的呢?”

   这番言辞激烈的问话声音很大,在空旷的庙宇里足以使每一个人都能清楚地听见。其实,早在天翔刚开始说话时,不少人就已经猜到问题的答案。只不过,谁也没有开口说出而已。

   毕竟,那是一个令人无比难堪,也是一个带有无数悲惨回忆的答案。

   清惠也没有回答。她仍然在哭,所有营地里的女人都在哭。看得出来,那是一种充满极度悲伤与悔恨的哭泣。

   “回答我的问题。” 天翔的口气依旧冷淡,似乎根本没有被这种悲哀的气氛所感染。而这句冷漠到了极点且不带任何感情的问话,也再一次把所有人的目光重新聚集到了被问者的身上。

   “。。。。。。我。。。我们。。。吃人。。。。。。”尽管内心极其不情愿,但自在年轻族长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面前,柔弱的清惠只能停止抽泣,万般无奈地道出了所有人都已经心知肚明的答案。

   “你们吃谁?” 天翔似乎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眼前的女人。

   “。。。。。。我们。。。吃。。。吃。。。我们自己的族人。。。。。。求求你,不要再问了。。。。。。我,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清惠觉得自己已经快要疯掉了。这些问题一直是连日来她最不愿意回想起的噩梦,偏偏要在这样一个众目睽睽的环境下,不得不从自己的口中慢慢道出。

   这根本就是一种最严厉、最残酷的折磨。

   那些死去的族人,都是平日里自己最好的朋友。如果不是逼于无奈,有谁会可能用她们的身体来充饥?又有谁会愿意一刀一刀割下她们身上的肉来咀嚼?

   可是,我饿啊!

   那种从没有任何填充物的胃袋里传来的剧烈绞痛,还有阵阵酸水拼命往上翻腾,刺激得食道不住发干噎的感觉,实在是一种令人无法忍受的刑罚啊!

   那种时候的人,根本就不能算做是人,只能算是一头野兽。一头为了食物而哀嚎,为了食物而活着的野兽。

   为了填饱肚子,我们什么都吃。雪水、冰块、地上的干草、甚至还有那些破烂的废布条。。。。。。所有的东西我们都吃。看见地上的这些干草了吗?如果不是因为必须取暖的原因,恐怕早在几天前,它们就已经被全部吃光。

   我饿!我饿啊!

   说到这里,不仅是女人,就连众多的男性狩猎者,也觉得眼睛开始湿润。饥饿的滋味儿他们不是没有尝到过。可像这些可怜的女人一样,饥饿到了如此疯狂且凄惨的地步,本来就是一种痛苦与悲哀。

   “你们吃了多少人?” 清惠的叙说似乎根本没有对天翔起任何作用。他的问话语气,仍然冷淡。非常的冷淡。

   “。。。。。。七个。。。。。。”

   “七个人,她们,都是你的姐妹啊!”说到这里,天翔忽然感到一阵无奈与落寞。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吃掉族人来填饱肚子。这样的事情,究竟还会发生多少次?就算在自己的族群中今后不再出现,那么别人呢?别的族群呢?他们也会和我抱有同样的想法吗?

   就在天翔沉浸于思考与感慨的时候,清惠忽然又说出了一句令他意想不到的话来。

   “。。。。。我们。。。我们没有杀她们,我们。。。。。我们只是。。。只是吃掉了她们的尸体。。。。。。”

   “哦?”不单是天翔,所有的人都为这句听上去颇有些莫名其妙的话绝对惊奇与不解。

   “是真的,我们真的没有杀过人。我们只是在她们断气之后,吃掉了她们的尸体。我能保证,清惠姐没有说慌!”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站了出来。

   与她附和在一起的,还有众多的女声。尽管她们的声音很低且杂乱,但对于其中的意思,却是表明得再清楚不过。

   “不要乱!” 天翔站起身来朝周围厉声喝道:“我并没有责怪你们的意思,毕竟在那样的情况下,想要活命,就只有这种唯一的办法。虽然我是族长,却也不能因为这一点而责罚你们。我现在只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明白我的话吗?”

   说完,天翔仍旧坐了下来,以先前惯有的冷漠向清惠问道:“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自从黄曼云带领狩猎小队外出寻找燃料后,清惠就俨然成了流云族的暂代族长。她做的很好,也很公平。对于那点不多的食物,她精打细算,一直吃了好几天。可就算吃得再省,肉干也总有被吃完的一天。饥饿,自然也就不可避免地降临到了每一个人的身上。

   第一批外派收集燃料的人一直没有消息。从两天前开始,营地里就再也没有任何燃料。饥寒交迫的情况下,清惠只能再一次组织起第二批外出的人员。

   可是,与第一批人一样,第二批外出的十个女人,仍旧没有任何消息。

   这时,整个族群已经陷入既无燃料,也无食物的绝境。几个体弱的女人已经出现了可怕的水肿。清惠明白,如果再没有任何食物补充,那么这些人根本就坚持不了多久。唯一的结果,只能是被全部饿死。

   因此,万般无奈之下的她,只能把主意打到了自己人头上。

   应该承认,清惠是一个很不错的代族长。当天晚上,她召集了剩余的族人,宣布了自己的决定。在指定了下一代族长的同时也声称:愿意把自己的身体贡献出来充作食物。

   这样的决定当时就震惊了所有的人。阻止与劝说自然是少不了的程序。可是到了最后,清惠仍然说服了所有人。毕竟,在饥饿的威胁下,友谊与亲情,根本无法取代那种最原始的欲望。

   只是,就在清惠刚好准备要用匕首割断自己脖子的时候,意外的事情突然发生了。

   (吃女人是一种很无奈的事,老黑也不想.但是不吃就只有死,死了后面就没看头.想来大家应该会支持老黑的YY.只是看本书的女同胞不要因此对老黑产生反感.毕竟,我还是一个很疼爱女人的男人.好了,接下来,收票时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